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十七章 别有用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魏梓禹进了厢房,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再从柜子中找到煤油灯,也一并点燃。

    “你总说这青花瓷煤油灯太好看,舍不得用……你看,若不用它,便会生灰,哪里还好看……”

    魏梓禹拍了拍床上的棉被,打掉一些灰尘,然后躺了下去。

    他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白日被一堆事缠身,入夜时又总挂念着病床中的人。

    他控制不住地想起那些过往,又控制不住地心里发疼。

    有时候他也扪心自问过,为什么一定要到这种境界,才会沉下心想到那些。

    是失去了才幡然醒悟,还是错过了懊恼悔恨?

    此刻他已无法否认,自己对素汐的感情,不光是占有欲。

    还有那可笑到不敢承认的爱情。

    可事到如今,那该死的爱却不能改变什么。

    身心俱疲。

    魏梓禹蜷缩在床上,昏沉睡了过去。

    冰凉的床铺让他睡得很不舒服,但他还是在睡意恍惚中做了个梦。

    那梦很真实,似乎让魏梓禹一梦之间回到了四年前,跟素汐从相遇到相知的时刻。

    那满头乌黑的秀发又细又软,他每每抬手抚过去,就像摸着纯良无害的娇气小猫,他的心柔得一塌糊涂。

    魏梓禹想起了第一次将素汐压在身下时,她疼得一直在颤。

    但她一直紧咬着下唇没有一丝反抗和挣扎,泛起薄雾的黑亮双眸,满满都是他的倒影。

    那一瞬间,魏梓禹脑海中另一个女人消散无影,只想将毕生所有的柔情都给到身下这个干净清冽如泉的女人。

    素汐跟那些传统女人无二样,也想将最美好的一刻留在最难忘的夜晚。

    但她还是没有拒绝自己的索取。

    “阿禹,你以后要对我好……”她颤声呜咽着,眼底透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清晰梦到那一幕,魏梓禹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痛。

    “汐汐……”他隐约间听到有人在哭,睁眼醒来时,却意外在自己脸上触到了湿冷的泪水。

    魏梓禹坐了起来,桌上的蜡烛已经燃尽,只有煤油灯依旧亮着。

    他垂着睫毛扑闪了两下,呼吸间都透着泪水的湿咸感。

    “你快点醒来,怎样惩罚我都成……”魏梓禹哑声自言自语着,再也没了睡意。

    失神坐到天亮,魏梓禹拿冷水冲了把脸便去了医院。

    病房中,李奎正抬手掖了掖盖在素汐身上的被角,手背有意无意地擦过素汐的指尖。

    魏梓禹皱了皱眉,这一幕不是他想看到的。

    李奎对魏梓禹的突然出现也是吓了一跳,他连忙退后几步,脸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敛。

    “大少爷,我刚来……护士没有整理好被子,我便……”

    魏梓禹是头一次见李奎有如此不冷静沉着的模样,他心底一震,突然蹿出一股猜测。

    “以后这种事,让护士和女佣来做更合适,我若不了解你,一定会误以为你对她别有用心。”魏梓禹淡声说道。

    李奎眸光一闪,脸色僵了几分。

    “知道了,大少爷。”他将手指蜷紧。

    魏梓禹坐了下来,将手中的桂花枝插进了一侧的花瓶中。

    “你闻闻,这是家里的桂花树飘出来的花香。”魏梓禹面色柔和地看着素汐。

    但床上的女人头上缠着厚重的纱布,嘴上戴着氧气罩,两眼依旧紧闭着,丝毫没有要睁开的迹象。

    魏梓禹深吸一口气,病房里的空气苦涩刺喉咙。

    他半跪在床边,小心轻柔握住素汐苍白的手,轻声哽咽:“汐汐,醒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