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十六章 一年一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程贞贞挑了挑眉,用火柴将烟斗点燃,然后递到了魏梓骁嘴边。

    “这明明是让你快活的东西,怎么能说成是控制?”

    她用不容挑衅的眼神看着魏梓骁,甚至抬起食指挑开他微微干燥脱皮的薄唇,将那烟斗放了进去。

    魏梓禹坐在书房中,听着李奎传来的消息,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继续观察,不要打草惊蛇。”他抿了桌上一口浓茶,拨弄着手中的几根烟丝。

    “大少爷,真的打算让程小姐完全掌管烟草铺吗?”李奎问道。

    魏梓禹将烟丝扔进烟灰缸,随即丢了一根点燃的火柴进去。

    “她执意要走那一步,我便给她机会。”魏梓禹轻声说道,神情叵测。

    李奎点了点头,正欲往外走,忽的想起了什么,又扭头对魏梓禹说道:“对了,大少爷,医院传来消息,二少爷这几日都去探望了素姑娘,但门口的保镖都没让他进去。”

    提及那个女人,魏梓禹淡漠的面色终是有了一丝缓和。

    “赏。”魏梓禹吩咐道。

    处理完手中棘手的事,魏梓禹眼眶下已经布满淤青。

    他靠在书房中的软塌上假寐休息,太阳穴突突地胀痛。

    只要周遭安静下来,魏梓禹就无法自控地想起那日在城墙下发生的一幕。

    素汐断断续续说过的话,他已记不太清。

    只有那日她生无可恋的决绝眼神,已经刻至了自己的骨血。

    一闭上眼,就会被那抹眼神包裹,吞噬。

    “阿禹,阿禹……”他的耳畔又想起了她一遍又一遍的低喃。

    有浓郁的依赖和深厚的情愫,还有满满的爱意。

    魏梓禹睁开眼,眼眶中已经泛起一层薄雾。

    他拿起衣架上的外套,迈着微微混乱的步伐走了出去。

    夜太深,他不想去医院打扰已经睡着了的素汐。

    这般想着,魏梓禹自嘲地笑了起来。

    明明是醒不来,他却自欺欺人说是睡着了……

    不知不觉中,魏梓禹已经走到了别院门前。

    他看看门口一地萧条的落叶,心底五味陈杂。

    曾经这里是他的温柔乡,如今却门可罗雀。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自己。

    魏梓禹深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庭院中的一切如常,只是门窗上布了一层灰尘。

    素汐住的厢房在最南边,门前的桂花树芬芳馥郁,沁人心脾。

    这满树的花,应该是别院中唯一一抹生机了。

    魏梓禹摘下一束桂花,放在鼻翼边嗅了嗅。

    那股味道,像极了素汐的体香。

    浓而不腻的气息带着一丝甜意,久闻不厌。

    “阿禹,这八月桂一年只开一次,花朵还可泡茶做药膳,我们种一株在家中可好?”

    “阿禹,你给我买桂花糕,我给你酿桂花酒,亲手缝制桂花香囊,你对我一分好,我便对你好两分。”

    魏梓禹想起了这棵桂花树的来源,心思百转千回。

    四年前刚抱得美人归,他是变着法子哄她开心,带她吃遍她想吃的,玩遍她想玩的。

    只要看到她神采奕奕的模样,还有那干净无邪的微笑,都让当年的魏梓禹精神抖擞。

    那空虚枯燥、度日如年的生活,终是有滋有味。

    那日带着素汐去西巷买桂花糕,她嗅到了扑鼻的清香,也看到了糕店后的桂花树。

    素汐的双眼瞬间布满星星,双脚都移不开。

    魏梓禹本想跟糕店老板买下那桂花树,可老板说他每日现做的桂花糕,都是用家中这棵桂花树开的花做原材料,不能卖。

    但那老板看到素汐充满期待的眼神,还是折了一株树枝给了他们,然后交代了栽培方法。

    素汐将那小枝种在自己厢房门口,整日浇水施肥,天天看着它一点点发芽长大。

    四年时间,已长得粗壮如手臂,枝繁叶茂,飘香四溢。

    但这,好像是它第一次开花吧?

    “汐汐,你悉心栽培的桂花树开花了,它只开一个月,你要快点醒来啊……”

    魏梓禹捏了捏手中的桂花瓣,喃喃自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