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十五章 大嫂自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李奎听着魏梓禹的喃喃自语,眉头有些微拧。

    他从少年到青年,都陪在魏梓禹身侧。

    魏梓禹感情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尤其是这四年和素汐相处时的情绪改变。

    这一看,也让他在不经意间陷了进去。

    能忍,却难自拔。

    “魏府的招牌是魏老爷打响的,他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您现在颓靡不振……”李奎平静说道,将声音压抑得很平稳。

    提及早逝的父亲,魏梓禹头疼地压了压眉心。

    李奎的提醒,的确让他波涛汹涌的内心渐渐风平浪静。

    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走到这一步,他硬着头皮也要继续行下去。

    但这场变故也让他意识到,病床上的素汐,才是牵引着自己内心深处最细最柔最脆弱的弦的那个人。

    魏梓禹深吸一口气,换了衣裳离开医院。

    李奎安排了佣人寸步不离地照顾素汐,门口也安顿了保镖把守。

    魏府。

    魏梓禹看着端茶过来的程贞贞,眼神幽深晦暗。

    “梓禹哥,你别生贞贞气了好不好?”程贞贞用撒娇的口吻说道,眼底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素汐当真是你亲妹妹?”魏梓禹看着她,眼眸没有一丝波澜。

    程贞贞怔了怔,随即柔声回应道:“当年母亲庙中求子一个,却一胎两个,生产当日父亲吐血昏迷不醒,算命的说程家命中只该有一个孩子,这第二个孩子会克了父亲的性命……于是母亲便命人将瘦小的那个扔进了坞河,父亲果真痊愈。”

    “素汐的养父母已饿死,没人知道她是不是当年被扔进坞河的女婴,可她的长相和胎记,的确像是我的孪生妹妹……”

    她一边谨慎说着,一边打量着魏梓禹的表情。

    “只可惜素汐现在精神有些错乱,城门下的胡言乱语,已经让帅主心生厌恶……她那日拿刀伤我,我并不怪她,毕竟我离开的这四年,是她替我在照顾你……”

    “够了!”魏梓禹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你谨记自己的身份,好好做魏家的当家主母,我去店铺看看……”

    魏梓禹说完,便站起了身,大步朝外走。

    程贞贞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精致容颜溅出阴暗寒光。

    她挑灯去了魏梓骁的卧房,挤出几滴亮晶晶的泪珠。

    “梓骁哥,你当真不要贞贞了?”她惨兮兮问道。

    那白皙脸庞上挂着的泪珠,刺痛了魏梓骁的双眼。

    他别开视线,看着手中的书籍。

    “过往情分已断,还望大嫂自重。”他这次说到做到,不会再跟她有任何瓜葛。

    就算年少时倾尽一生爱恋又如何,这个女人只把自己当踏脚石。

    他无怨无悔甘之若饴,亲口咽下她下的毒,但还是捂不热她贪婪冰寒的心。

    “你大哥根本就不爱我,他只是自欺欺人把年少时的喜欢当成了成年人的爱情,你这一声大嫂,可真是扎心……”

    程贞贞说着,摇摆着腰肢缓缓走到魏梓骁跟前,将软糯的手放在了他肩膀上。

    “若不是那夜怀上你的孩子,再假装让梓禹哥对我负责,我现在也做不成大少夫人……那个女人杀了我们的孩子,你真的不想跟我一起报仇吗?”

    程贞贞轻轻挑开魏梓骁的衣襟,细手慢慢滑了进去。

    触到他皮包骨头的身子,程贞贞明显皱了皱眉,但还是收敛住情绪。

    “我只有嫁给你大哥才能做魏家的当家主母,可我手握一切权利,不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吗?”

    程贞贞将吻落在魏梓骁脸颊,感受到他凌乱的呼吸,嘴角闪过一丝得意。

    “今日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烟草,你不是说过,只要抽上几口,便会忘了病痛的折磨吗?”

    程贞贞说完,从兜里拿出一小袋烟丝,装进了烟斗中。

    魏梓骁嗅着那陌生又熟悉的味道,瞳孔猛地一缩。

    “你又想用这东西控制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