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十四章 什么是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为首的医生深吸一口气,摘下了嘴上的口罩,看着魏梓禹欲言又止。

    “你们快救她!她只是睡着了!”魏梓禹嘶哑吼叫着,最后一丝理智在顷刻间被烧断。

    “魏先生,你先冷静……”主治医生皱眉说道。

    “她要是死了,我让你们整个坞城医院陪葬!”魏梓禹吼出狠话,狰狞面目中带着一丝无助的绝望。

    眼看他要将拳头砸向自己,主治医生连忙说道:“她没死!她撑过了我们预期的时间!”

    魏梓禹身形一顿,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攥紧医生的肩膀,五指用力到将白大褂捏出皱褶。

    “她的心跳刚刚停了近一分钟,但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心跳频率,这是个奇迹……”医生也觉得不可置信,这样的事在他从医这些年,是头一次遇见。

    一个子弹卡在颅腔中取不出来的人,居然还有呼吸和心跳。

    魏梓禹眼底的情绪瞬息万变,滑过震惊和期待,最后被欣喜和激动取代。

    他半跪到床边,拉住了那柔软微凉的小手。

    “汐汐,你是不是听到了我说的话?我不许你没经过我同意就离开,我早就说过,你的一辈子我要定了……我没忘记,我都没忘记……”

    魏梓禹断断续续说着,语调虽平稳,但依旧能让所有人听出那极力克制的慌乱。

    有惊无险的一夜终是过去,魏梓禹担惊受怕了整宿,在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射进病房之际,俯头靠在床上沉沉睡去。

    他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素汐站在城墙上,嘴中不停吐着乌血。

    她手中没有匕首,身前没有程贞贞,但那城墙上的士兵依旧举枪对着她,将她射成一个血窟窿。

    “不要,不要……”魏梓禹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伸手握紧素汐软绵的手,乱撞的心才勉强安定下来。

    每一个人都做过这样的梦,梦到自己的亲人爱人或者是朋友离开了自己,梦里的自己脆弱得一塌糊涂,不管怎么努力都救不了那个人。

    直到哭得喘不上气,直到哭醒。

    醒来时那种寂寥和不安,心痛和无助感深刻似海,像根刺一般扎进了骨血之中。

    拔不掉,斩不断。

    李奎给巍梓禹带来一身干净衣裳,还有馒头白粥。

    “大少爷,府上还有好些事需要您去处理。”

    魏府此刻已经乱成锅,旗下的几个招牌店铺又遭到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和排挤,许多顾客举牌在门前投诉讨说法。

    魏母年事已高,受不了这种刺激,直接一病不起,卧倒在床。

    魏二少爷魏梓骁本就一直在府中养病,没有管理府中生意。

    出了这样的乱子,他也解决不了。

    管家来回在店铺和魏府中疾走,忙得焦头烂额。

    眼下能一览大局的,只有刚入府不久的大少夫人程贞贞。

    所有人都以为魏梓禹爱程贞贞爱到了骨子中,可李奎知道,那情虽真,却不是促使魏梓禹铁了心娶陆贞贞的真正源泉。

    尤其素汐还出了这样的事,魏梓禹是否会继续带着面具示众,还要另当别论。

    “李奎,你说她什么时候会醒来?”魏梓禹似是没有听见李奎的话,目光依旧落在素汐身上。

    李奎瞳孔中的光闪了一下,低声道:“吉人自有天相,素姑娘命大,等她想清楚了自然会醒来。”

    魏梓禹叹了口气,将素汐的手小心轻柔地捧在掌心。

    “四年前陆贞贞执意去日本留学,我整日借酒浇愁,总觉得心底闷得慌,燥得很……后来遇见了她,我便不再饮酒,整日听她弹琴吟唱,倒也过得舒坦……如今看着她一睡不醒,我坐卧不安,茶饭不思,心底落空空的。”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