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十三章 相煎太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他的声音有些虚弱,听在魏梓禹耳中就像是受了极大委屈。

    魏梓禹明显被噎了一下,随即目光沉了几分:“你们两个,我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不代表你们能在我眼皮底下……狼狈为奸。”

    “素汐只是大哥扔掉的玩物,又何必做出这幅大义凛然的模样呢?”魏梓骁微微勾了勾唇角,苍白的薄唇有了一丝烟火气息,“你别忘了,贞贞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

    魏梓禹紧了紧拳头,走到魏梓骁的身侧,压低声音说道:“你这时候提醒我,陆贞贞是我的妻子……那日她俯身吻你的时候,你怎么就忘了她是你大嫂呢?”

    魏梓骁脸色白了几分,不可思议望着他:“你……都看到了?”

    “若素汐熬得过今晚,你的错事我既往不咎,若她熬不过,别怪我不念多年兄弟情分。”当着素汐的面,魏梓禹不想再多言。

    他虽不清楚素汐能不能听见,但还是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态度。

    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晚了一步采取措施。

    “你若不能对贞贞一心一意,就该把她还给我。”魏梓骁抬手握住门柄,还是忍不住将心声道了出来。

    “别让我再看到你眼底的杂念,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魏梓禹坐了下来,没有扭头去看身后的人。

    有着血缘关系的两兄弟,因为两个女人几近闹掰。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错的又是谁?无人道得清。

    当病房内再次变得寂静,时钟已指向了午夜十二点。

    魏梓禹眼眶已经布满血丝,可他依旧不敢有丝毫怠慢,目不转睛地盯着素汐。

    看着她卷翘浓密的睫毛,看着她白皙修长的指尖。

    以前他从未料想过,自己和这个女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同处一室。

    初遇时的惊鸿一撇,是因为她和陆贞贞长得太过相似。

    那清澈如湖水的眼眸,仿若事件最纯净的存在,瞬间撬开了他心底坚硬的石门。

    魏梓禹也扪心自问过,这四年他当真只把素汐当成程贞贞的替身吗?

    那深夜软塌的次次欢好,那亲密无间的十指交缠,那舒畅婉转的吴侬软语,过往的点点滴滴,当真不是两情相悦?

    他想过他们会分开,想过他们会各自安好,却唯独没有想过——

    她会死在自己眼前。

    “滴滴滴”

    连接着素汐心跳的警报器响起了报警声,在这寂静的深夜格外刺耳。

    魏梓禹按响了急救铃,眼底的慌张和祈求如荒草般蔓延。

    “素汐!我命令你醒来,否则我会真的不要你了!”

    人慌乱到一定程度,会口无遮拦地说一些不经大脑的胡话。

    话一出口,魏梓禹的心便荒凉似沙漠。

    他早就弄丢了这个女人,如今是她不要自己了。

    值班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手忙脚乱地给素汐做着急救措施。

    魏梓禹心底像压了一块巨石,任他怎么喘气都费力,连双手都止不住颤抖。

    “素汐!程素汐!你给我醒来!你什么都没跟我说清楚,你必须给我醒来!”

    魏梓禹像魔怔了一般,冲到病床旁对着素汐大吼。

    护士连忙将他拉开,他却似扎了根一般纹丝不动,依旧不停喊着这个女人的名字。

    李奎走了进来,用着蛮力将魏梓禹拖开。

    “大少爷,你这样会耽误医生救素姑娘!”他也心乱如麻,却不得不镇定。

    魏梓禹红了眼眶,整个人陷入巨大的恐慌和悔恨中。

    他无措地后退了几大步,度秒如年地看着五六个白大褂将素汐围住。

    突然,所有医生护士都顿住了手中的动作,神情复杂地看着白布下的素汐。

    “怎么了?你们怎么不救了?”魏梓禹的心好像被尖刀狠狠剜了一下,疼意汹涌袭来。

    他这辈子,从没像此刻这般害怕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