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首辅 第14章 走百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14章走百病

    正月二十,按照大金朝习俗,妇女这天的夜间,结伴外出行走,见桥必过,能祛病延年,进庙烧香,触摸门钉,能早结姻缘,早生贵子,民间称这一习俗为“走百病。”

    不到酉时,额娘与三妞早早就出了门,惠娴也与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约好,见天色渐暗,已到掌灯时分,肃文正想着出去吃点什么,多隆阿与胡进宝就准时出现在肃文家里。

    “二哥,走吧?”多隆阿一抽冻得发红的鼻子,鼻涕如长龙一般,“哧溜”又缩回鼻子里。

    “风寒了不在家好好待着,出来瞎逛什么?”肃文顺手拿了几个糖瓜递给二人。

    “今天走百病啊,二哥,你忘了?”多隆阿的小眼睛在薄暮中放着光,“我们出去看姑娘去!”

    “呵呵,把妹啊!”肃文一下乐了,这古代与现代都一样啊,只要是男人就有这个想法。

    “把脉?不用,小小风寒,不碍事的。”多隆阿挺胸抬头,好象就要出征的将军一样。

    “什么把脉?胡扯,就是泡妞!”肃文笑道,他顺手拿起紫貂暖帽扣在头上。

    “泡妞?泡三妞?”多隆阿一口把剩下的糖瓜赛进嘴里,眨巴着眼睛问道。

    “我抽你!”肃文看看他的样子,抬手吓唬道。

    “二哥,你净说些蒙古文,呵呵,快走吧,别晚了!”胡进宝却是坐不住了,催促道。

    “急什么?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肃文收拾妥当,一抬腿,“晚上吃什么?”

    “老规矩,还是到城隍庙吃卤煮火烧,一人一包糖耳朵!”多隆阿笑道。

    ……………………………………

    外面的天儿虽然冷,但街上也真是热闹,到处是三五成群的女子,个个衣服簇新,花枝招展,比上元夜的晚上打扮得还要漂亮。

    远远望去,大街上全是星星点点的灯笼,暗夜里,就象是无数流动的飞火,又象是那宝蓝色天幕中撒下来的银河。

    三个人吃了个通身大汗,却是一人买了一包炸蚕豆,也融汇进这一望无际的银河里。

    “个崩,”多隆阿一口咬碎一个蚕豆,“二哥,快看,快看,那个,那个,你瞧,那小脸真白净,那小身段,——”

    胡进宝却默默无闻地吃着蚕豆,但眼睛不住在这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身上逡巡。

    “进宝,你离我远点!”肃文推了他一把。

    “怎么了,二哥?”胡进宝回过神来,茫然不解地问道。

    “你那两个铜铃眼就象狼崽子似的,发绿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头狼呢!”肃文伏身摸摸赛虎的脑袋。

    “呵呵,就是,进宝的眼里放的是绿光!”多隆阿抚胸大笑,肚子笑得一颤一颤的。

    胡进宝委曲地看看肃文,“二哥,你不也没闲着吗?惠娴姐不在身边,你不是也盯着那个小媳妇瞅个没完!”

    “滚犊子!你懂个屁!”肃文老脸一红,“没读过书,肚里墨水少,不是有句话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二哥我,……那是欣赏!”

    “对,欣赏!”多隆阿马上附和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官学几年,他对这句话学得最深,理解得最透。

    三个人一边打着嘴官司,一边肆无忌惮地走着,转眼间,到了隆福寺一带,街上早错落地搭起了席棚。方圆一二里地间,卖古玩字画的,卖狗皮膏药的,卖鼻烟壶的,应有尽有,耍中幡的,变戏法的,胸口碎大石的,轮番上演。

    隆福寺门前更是小商小贩云集,香客游人不绝,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

    “炸面筋来,熏鱼哟……”

    “坛肉,扣肉,米粉肉……”

    “哎,烤白薯哇,热乎哎……”

    把个庙前搅得如开锅般热闹,如滚水般沸腾。

    多隆阿、胡进宝手里有了银子,转眼间就象盐入大海,不见了踪影。

    眼见前面有座桥,肃文迈腿就往桥上走去,居高临下,四下寻觅着二人的踪影。

    “哎哟!”又是一声尖利的叫喊。

    肃文忙回过头来,这个声音太是熟悉不过,声音比正常的音节都高八度,果不其然,仍是那个叫梅香的丫头!

    而他一脚踩中的仍是那个大栅栏里的明媚少女!

    那女子可能刚进香回来,正走在一群妇女中间,一门心思念着阿弥陀佛,抬眼一看,撞到一起的是个男子,脸已是红到耳根,再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大栅栏里唱大戏的肃二,这冤家路窄,冤鬼难缠,她不由得凤眼圆睁,脸却是变得白了。

    这次,还没等丫鬟梅香聒噪,桥上桥下却先是嚷上了。

    “呵呵,不早不晚,鹊桥会啊!”

    “哪跟哪啊,我看,象一对欢喜冤家!”

    “姑娘肯定去隆福寺的庙门摸铜钉了,最是灵验不过的!”

    “一段好姻缘啊!”

    起先,肃文还在暗地里欣赏着那女子,不过,慢慢,他发现有些不对劲,那女子象要马上落泪似的。后面的妇女可能是一家人,有的在劝着,有的在说着,也有人瞪着自己。

    今天,这里的人流是大栅栏的几倍,各色人等都有,三教九流混杂,议论声却是越来越大。

    “二哥,好福气啊,多俊的女子!”人群中,传来多隆阿的喊声,也难为他,在一群人中,他的叫声最响。

    就在肃文转脸寻他的功夫,“啪”,那女子竟是一巴掌打了过来。

    “梅香,走!”她拉着丫鬟一溜烟跑了,后面的妇女都鄙夷地看看他,从他身边一掠而过。

    肃文捂着脸愣愣地立在了当场,那群看热闹的却更是起哄起来。

    多隆阿与胡进宝分开人群,咋咋呼呼跑过来,“来么来头?连二哥都敢打,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快,别让她跑喽!”

    肃文气得一脚踢在多隆阿的屁股上,多隆阿站立不稳,一下扑向前面一个少妇。

    少妇一声惊呼,却依样画葫芦,在多隆阿左脸颊结结实实也留下了一个红手印。

    多隆阿清醒过来后,却是不见了肃文和胡进宝的踪影,“奶奶的!”在众人的哄笑中,他骂骂咧咧走下桥来,还没走到天坛,却见肃文与胡进宝站在一处豆腐脑摊前正朝他呵呵直笑。

    “你们这起子没心没肺没良心的小人,”多隆阿骂道,“以后不跟你们一块了。”他摸摸发烫的脸颊,犹自忿忿不平,“一点义气也没有!”

    “行了,行了,别得便宜卖乖了,刚才是不是触手一团绵软?呵呵,挨了一巴掌也值,”肃文笑道,“好了好了,别跟个小媳妇似的了,走,喝碗豆腐脑去,二哥请客!”

    三人到一摊前坐下,“哎,老板娘,给我多加点芝麻酱!”多隆阿甫一坐下,马上来了精神,扯着嗓子吼了了一声,“二哥,你别说哎,走了小半宿,我还真有点饿了!”

    “那,进宝,你再去买几个芝麻烧饼!”肃文笑道。

    胡进宝站起来,多隆阿却急着舀着滚烫的豆腐脑,“哎哟奥,烫,嘶——”他享受地发出一个音节,却又迫不及待地再舀了一口。

    “二哥,你说这豆腐脑,象不象个妙龄少女,二八佳人,那老豆腐象不象个年轻少妇,半老徐娘?”多隆阿忽然停了下来,吡笑着问道。

    肃文先是一愣,但马上也笑起来,他一拍多隆阿的脑袋,“呵呵,有长进啊,今晚这一下没有白挨!”

    多隆阿却凑上前来,小声说,“二哥,你跟我说说,适才在桥上,这豆腐脑是什么滋味?”

    肃文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他一口豆腐脑刚吃到口里,却一下喷到了多隆阿脸上,他笑得捂住自己的肚子,都快笑得抽筋了。

    周围吃豆腐脑的人也都吭吭哧哧,捂嘴偷笑不语。

    多隆阿五官都快要挤到一块了,他抹一把满脸的豆腐脑,“有那么好笑吗?”他话没讲完,却见胡进宝背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群姑娘媳妇,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他背后背着的,看打扮,正是一个年轻少妇,俊俏媳妇!

    “老豆腐!”两人对视一眼,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惹得摊子上吃豆腐脑的人直瞅他俩,却都是不敢言声。

    “快快,多隆阿,让一让,让一让,让这位大姐坐下。”胡进宝一脑门子汗,两人这才发现,他背上的小媳妇正在不断呻吟,脸上疼得五官都扭到一块了。

    “这是怎么了?”多隆阿赶紧站起来,小眼睛不断眨巴着,“进宝,这一袋烟功夫,你就作下这么大的业!”

    胡进宝抬头看他一眼,“这怎么话说的?我看这位大姐躺在地上动不了,我才出手的!”

    旁边马上有个四十岁左右的太太模样的人谢道,“阿弥陀佛,多亏这位小后生,我们家男丁也不在场,死活抬不动她的。”

    多隆阿却仔细瞅瞅躺在条凳上的俊俏媳妇,嘴里啧啧有声,“有眼力价!”

    胡进宝牛眼一瞪,刚想计较,一个老者模样的人却走上前来,“我看看,救人要紧!”

    “岳老爷!”三人一起惊呼道。

    岳老爷朝三人笑笑,径直走向条凳。

    肃文一看,敢情他就在一边喝豆腐脑,刚才与多隆阿的话都一字不落地被他听到了,这老小子,也太阴了!

    “这位姑娘,你别动,别动,我是德仁堂的掌柜,我姓岳,我来瞧瞧,兴许就没事了。”

    “我们是……那,谢过岳老爷。”躺在条凳上的小媳妇呻吟着,却是不能动弹,旁边的妇女赶紧致谢。

    “是腿不能动了吗?”岳老爷紧缩双眉,

    “嗯。”小媳妇痛苦地答应一声。

    “腿脱臼了,”岳老爷一锤定音,“术业有专攻,抓药瞧病我在行,治跌打损伤,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还得回城里赶紧找个大夫看看。”他看看小媳妇,“可是,大家今晚都是走着来的,这么远的路,你可怎么回去啊?”

    那小媳妇下意识地一瞅胡进宝,那眼神却是哀怨又凄迷,胡进宝大吼一声,“我背她!”

    “你背得动吗?能有十里地吧!”肃文却分开看热闹的人群,走上前来。“去去,这么大老远的地,你怎么背?我来瞧瞧!”他笑吟吟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