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首辅 第17章 天火人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果不其然,失火的正是咸安宫。

    咸安宫本是三进三出的院落,三进正房当然是学堂,厢房则用作杂役房与教习用房。

    那火却是先从最后一进院的厢房着起,继而蔓延到正房。

    当大队人马赶至时,几个太监模样的人正在提桶灭火,一些侍卫模样的人也早已赶到,只见有的踌躇不前,有的提水乱泼,乱糟糟毫无头绪,见三位王爷齐至,又乱哄哄过来跪地请安。

    “都免了!”礼亲王大声道,“救火,都去救火,别在门这堵着了!”烟火气大,他心里的火气更大。

    “幸亏今天没风,如果象前天那样,朔风呼啸,后果不堪预料。”荫堂看看宏奕。

    “这防火班怎么还不到?”礼亲王大声说道,“后面是英华殿,再往前是寿康宫,再往前可就要到慈宁宫了!”

    肃文就站在宏奕身全,他却注意到,院里的这些门海(大铁缸)上都套着厚厚的棉套,这滴水成冰天气,竟没有结冰。

    “先救正房的火。”宏奕一声令下,跟随而来的侍卫长随,马上扑了上去,暗夜火影中,却是桶少人多,头碰头,人挤人,更加乱作一团。

    肃文急忙上前,“王爷,冬天刮北风,房里全是木头结构,这后进院,眼见是救不了,保其它房屋要紧!”

    “对!”火红中,荫堂看看这个年轻人,“不能火烧连营!太后老佛爷还住在慈宁宫呢!”同朝几十载,礼亲王的路数他太是熟悉不过,他已暗自打定主意,自己旗里的这个年轻人,他非保不可。

    宏奕自然懂得里面的份量,二月二开学的日期,是他亲自定下,如果官学不能照常进行,迁到其它处事小,就怕勾画多时的设想一夜间付诸东流。

    可是火向南烧,他又不能不管不顾,肃文的话提醒了他,保剩余两进正房,也能正常开学,还能阻断火势向南绵延,他一挥手,“走!”

    肃文答应一声,跟着他朝里面跑去。

    “这好端端的,怎么走水呢?”荫堂一抚胡须,若有所思,“去,找个当值的太监来。”

    一会功夫,一个满面黑灰的太监就战战兢兢跑过来,一下跪在地上,“奴才也不知道怎么着就走水了,我闻着东厢房有烟味,等打开房门,火已经着起来了,……”

    荫堂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霾,就象十五晚上皎洁的月亮走过一丝云彩,他咬咬牙,死命盯住前方熊能的火焰,赭红色的夜空,耳畔,人声嘈杂,喊声震天,他充耳不觉。

    ……………………………………

    “众人分成两拨,分成两拨,”宏奕大声喊道,见他进来,人群自发停了下来,“有水桶、有家伙什的,都往前面正房上泼水,这是一拨。”宏奕也不嫌火烤火燎,大声喊道,火光下,他的五爪正龙团褂格外耀眼,“赶紧的!”

    众人发一声喊,却是手里有家伙什的都行动起来。

    “另一拨,肃文!”他看一眼伫立一旁的肃文,“由你带领,救正房!”

    可是他话音刚落,“哗拉”一声巨响,烟尘火星四起,东厢房坍塌了!可是一阵朔风刮过,火势竟直朝第二进正房蔓延过去!

    众人手里都没有家伙什,那火势却甚是迅猛,熊熊大火,烈焰腾空,根本靠不上前。

    “快,上前救火,必有重赏!”宏奕声音有些嘶哑,火光中,他的脸上一阵狰狞。

    肃文返身跑进厢房,待他从厢房跑出来,却抱着几床棉被扔到地上,“兄弟们,把所有的棉被都取出来。”

    宏奕眉毛一皱,这不是火上添棉吗?这么玲珑剔透个人,不对,看到肃文从一太监手中抢过一个桶来,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肃文从门海中舀起一桶水,径自泼到棉被上,滴水成冰的天气,虽然身处火场,棉被马上变得硬挺起来。

    他依样又又拿起一张棉被如法炮制,两张稍有些软的“大冰块”瞬间制成。

    “来啊,帮把手啊!”他大声喊道。

    登时有几个人走上前来,“抬好了,滑过去。”几个人在他带领下抬着“冰块”往厢房与正房的空地走去,越走却越是火烧火燎,越是难以靠近。

    “停!”肃文大喊一声,“推进去!”“冰块”一下被推进正房与厢房的空当中。

    “用水淋湿毛巾!堵住鼻子了!”肃文又大声喊着,“再来!”

    众人马上自发行动起来,拿棉被的拿棉被,浇水的浇水,登时又有几个人围拢到一张“冰块”周围。

    肃文一抬眼,其中一人正是蒋光鼐,另有一个大鼻子和一个蒙古汉子,他却不认识。

    “起,走,”肃文大声喊道,火热熏天,烤得人周身就要融化一般,越往里走越热,“扔上去!”肃文大吼一声,面被做成的冰块虽然湿淋淋的,但硬度还可,就象一张大饼一样,被摞了上去。

    东厢房已经烧塌,三进院的正房眼看也保不住,造一道隔离墙,加上水浇水泼,二进院的正房,应该不会出问题。

    可是还没等他们把这隔离墙造成,风势一下大起来,火借风威,火苗一下窜起老高,冲在最前面的肃文与蒋光鼐的眉毛马上焦成两条黑炭。

    “不能退,把最后一床扔上去!”忙乱中,肃文喊道,烟气熏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鼻子上裹着湿毛巾,但仍是胸口象赛进一团麻絮似的。

    这叫什么事!第一天进学,杀了人不说,还得救火!他暗自有些埋怨老天的不公,想想礼亲王看自己的眼神,虽然身处火场,都让他不寒而栗,误杀了他的旗下奴才,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四人人兀自不退,肃文扭头一看,蒋光鼐一脸黑灰,身上也是狼狈不堪,烟熏火燎,但都是一脸绝决。

    火苗四窜,火舌乱舔,当最后一张“冰被”铺就上去,一道防火墙就此铸成!

    就在他们再要上前时,门外传来了惊喜的呼喊声,“激桶到了,激桶到了!”

    四人不禁面面相觑,这激桶到底是什么玩艺?却是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

    只看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太监推着几架车子进了院子,架子上装着几个大的水桶,看样子颇为笨重,怪不得姗姗来迟。

    只见压梁两端的几个太监同时举起,又同时下压,一个太监手持管子冲向大火。

    “噗”,一道激越的水流澎湃而出,火势随即小了下去。

    肃文发现,这颇象后世的灭火装置,不过采取人力加压,将水打出,但水管也可四方移动,不拘多高多远,都可喷到。

    防火队带着激桶到来,大家总算松了口气,眼着着越来越多的激桶运到,大家纷纷从咸安宫退了出来。

    这火烧得太是蹊跷!不早不晚,不偏不倚,正烧在了咸安宫!

    从院里退了出来,肃文看看宏奕,宏奕的脸色却一如往常,波澜不惊,从容镇定。

    “唉,好歹大家奋力用命,终不致酿成大错,”荫堂看看咸安宫里被激桶压制得越来越小的火势,神情舒缓下来。

    “现在什么时辰了?也不知是皇上是否担心?按说,现在叫起儿该结束了吧?”礼亲王济尔舒道,他看看东方天际,一抹鱼肚白在火光的掩映下诡异非常。

    “朕,不担心!”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肃文转身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正倚立在宫墙处背手静听,只见他头戴黑貂缎台冠,貂皮黄马褂外罩黑色貂皮大氅,手里捻着一串小叶紫檀念珠,正看着大家。

    郑亲王、端亲王、礼亲王都愣住了,慌忙趋前磕头,“皇上您几时来的,臣等忙着救火,竟没见着主子!”肃文也有些愣,听称呼、看穿戴,来人正是大金朝宣光帝宏基!

    “微臣参见皇上!”“参见皇上!”众人忽啦啦马上也跪倒一片。

    宣光略一点头,竟是踏着水流污浊从容走进咸安宫去,他步履从容,瞳仁炯炯有神,脸上竟丝毫不见颜色。

    “皇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咸安宫余火未灭,臣等还请皇上移驾别处!”荫堂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宣光站住脚步,“朕刚才就讲了嘛,朕不担心,朝臣用命,侍卫齐心,这火势,不是已经扑灭了么?”他回头看看一班仍跪在地上的臣子,“天凉地冷,都起来吧!”他的目光仿佛穿透院落,直击火场。

    “皇上,臣弟失职,管理不严,致使宫中火起,臣弟自请处罚!”端亲王宏奕快步上前,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

    宣基看看他,“你先起来,里面如何?”

    “三进院的正房烧掉两间,东厢房烧塌了,前两进院子,收拾收拾也还利落。”宏奕垂手站立,小心答道。

    “咸安宫作为官学,朕记着今天是二月二,是开学的日子,”宣基抬起头扫了众人一眼,“既然还有两进院子完好无损,那也不必别择新址,着内务府天暖后重建起来就是,一应物品,再行补齐。”

    宏奕一听,顿时松了口气,却听宣基继续说道,“这场大火,到底是人火还是天火?……端亲王掌总,内务府要快速查清失火因由。”他转过身来,口气严厉起来。“咸安宫一应太监,不能加意小心,要按例治罪,内宫稽查总管首领太监,巡防不严,怠于职守,也要一体治罪!荫堂、宏奕!”

    “臣在!”二人马上出班又要跪倒,不料宣基一摆手,“你二人是内务府大臣,宏奕还兼任领侍卫内大臣,要迅速治定防火班章程及防火细则,天干物燥,不能再有此类事情发生!”

    二人答应着退了下去,却又听他口气舒缓下来,“朕适才在高处也都看到了,侍卫大臣用命,亲冒烈火,奋不顾身,着对参与救火之侍卫及官学生,分别恩赏!适才,朕看见,四名官学生不惧烈火,不顾安危,将生死置之度外,隔断了大火,是哪四位啊!”

    众人面面相觑,宏奕一看肃文,肃文赶紧跪倒在地,紧接着蒋光鼐、大鼻子跟那个蒙古汉子出跪了下来。

    “臣蒋光鼐,现任翰林院检讨!”

    “臣肃文!现为咸安宫官学生!”

    “臣德灏,现任咸安宫教习!”蒙古汉子的汉语说得不是太流利。

    “臣麻勒吉,现为咸安宫官学生!”阔脸大鼻者声音很大。

    “好,很好,着依例封赏,”宣光声音激昂,“但适才,朕听说,护军统领苏冲阿命丧西华门,悍然手诛禁军统领者,也是个官学生?!”

    众人的心思马上都提得老高,多道目光一齐射向肃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