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首辅 第8章 士别三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大金一朝,从太祖一代就亲自选定八旗师傅对子弟进行教育,以骑射为主,兼修满文。

    太宗时,国家稳定,府库充盈,正式设立官学,内务府上三旗设有景仁宫官学,太宗也积极鼓励旗学的设置,八旗中,都设旗学,就连健锐营、火器营等京郊驻军,也纷纷设立了自己的旗学。

    到了本朝,旗人书院的设立,让更多进不了官学、旗学的旗人走进了学堂,那些平民旗人则就近入读于旗内义学。

    这样,从景山官学、各旗旗学、旗人书院到旗人义学的设立,各级有志于读书的旗人都有书可读,有学可上。

    肃文的阿玛是正白旗的佐领,他自然在正白旗旗学就读,八旗旗学学制为十年,他已是上了六年,如果不是上世读过硕士,当过院长,肃文还真如惠娴所说,也就些许认得几个字,他与多隆阿、胡进宝一道,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养鸟遛狗、赌博打架上了。

    正月十五这天,讷采吩咐惠娴过来叫他,要亲自去端王府时,他才知道入景仁宫官学读书这事,讷采还真给办成了。

    两人雇了一乘骡轿,就直奔端王府而来,肃文虽然面上沉着,但心里却有些兴奋,前世也到北京看过恭王府,但货真价实的王爷,今个倒是第一次见。

    坐在轿里,行不多远,他就看到一处府邸,巍峨壮观,一溜五楹倒厦正门,亲书御匾直挂正门中央,朱红大门,金漆铜钉,分外耀眼。

    十几个王府护卫静静挨墙肃立,门前鸦雀无声,影壁外几株高大的垂杨柳,对人无声出神。

    从仪门进入,穿过几进院落,又进入一处回廊,经过一片海子,肃文就随着讷采站在了一溜三间茅顶歇山房前,讷采笑道:”这就是端王爷的书房了。“

    一名长随通报一声,只听里面传来爽朗的笑声,“请进来!”

    肃文跟着讷采走了进去,见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他穿着一件石青色褂子,外罩玫瑰紫巴图鲁背心,面如冠玉,瞳仁似漆,顾盼生辉,神采奕奕,正是当朝皇上的亲弟弟——端王爷宏奕。

    “给王爷请安。”惠娴父亲跪了下去,肃文一皱眉,也跟着跪了,他这些日子也学会了这个朝代独特的礼节。

    “讷采,在我跟前不必拘礼,上茶!”宏奕马上过来搀扶,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人觉着和气可亲,儒雅温循。

    肃文刚想学着讷采的样子,半签着坐在椅子上,可是讷采一看他,他马上醒悟过来,自己是后辈,理应站着的。

    端王宏奕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身上,“这就是肃文了?身材魁梧,眉目耸拔,不错,不错。”他含笑道,没有一丝一毫王爷的架子。

    “儒雅倜傥,平和大度。”肃文脑中火花般闪出八个字来。“谢王爷夸奖。”他一欠身道。

    “呵呵,”宏奕又将目光转向讷采,“想进景仁宫学习?老弟你一句话而已,你的为人我是知道的,想来老弟看中的人,也差不到哪去,你不必单独再跑一趟,呵呵,你也知道,我兼管内务府以来,对景仁宫官学还是颇多看重。”

    “知道王爷看重景仁宫,我才带他过来,见过王爷。”讷采陪笑道。

    “嗯,模样倒是不错,人物也周正,不知才学如何?”宏奕拿起茶杯,呷了口茶,目光却穿过远处萧索寂寥的海子,继而又收回目光,停在了窗前一片枯黄的茂林修竹上。

    “以竹为题,赋诗一首吧。”他笑着看看肃文。

    “还要作诗?”肃文感觉脑袋“嗡”地一下,不禁有些慌张,前世今世都不曾有学诗做诗的经历,他有些不知所措。

    讷采看看他,忙起身道,“王爷,头次见您,这孩子有些紧张,能不能容他思量一阵儿,然后再作?”

    “曹子建七步成诗,倚马可就,他只是个旗学生,当然无法相比,呵呵,但歌以咏志,我就是想听听他的志向。”宏奕笑道。

    讷采看看肃文,他知道肃文肚里的墨水,正想破脑袋想提示几句,门外走进一个长随,“王爷,成文运成大人来了。”

    “请。”宏奕笑道。

    “当年,张老相国在南书房行走,圣祖命他赋诗,当日就奉旨特简,传为佳话,今天想必又是一段故事。”成文运笑着走了进来,肃文抬眼一看,这个成文运,正是成大爷,在亲王书房里,竟敢笑语吟吟,感情他与端王爷交情还不浅呐!

    成文运请安后,一眼也看到了讷采与肃文,看着讷采与肃文又要施礼,他笑着一摆手,“在王爷跟前,不必拘礼了,”他好奇地看看肃文,“讷采,今天有什么要紧事要撞王爷的木钟吗?你这人,我是知道的,无事不登三宝殿。”

    “回大人的话,”讷采先看一眼宏奕,见他笑着无话,才说道,“是来求王爷让肃文到景仁宫官学就读的。”

    “肃文?到景仁宫?”成文运突然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讷采看看肃文,却只能尴尬地陪笑。

    “厚庵,为何如此发笑?”宏奕有些不快,但面上却如水般光滑,水波不动。

    成文运好不容易收住了笑,“肃文,任性游侠还可以,但静坐读书,恐怕会火烧屁股吧!”

    宏奕马上明白了成文运的话,他打量了一会儿肃文,才笑着对讷亲说道,“老兄,你的文采我是知道的,在咱们旗人中当属上乘,我也知道你的本意,但进景仁宫的官学生,才学都是八旗之中的佼佼者,……肃文,你不如让他改走武职,似乎更好一些!”

    成文运笑道,“肃文是个仗义之人,前些日子,我府里的管家吃里扒外,还是肃文带人收拾了他一顿,让他把吃下去的银子又吐了出来,”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肃文一眼,“说起来,我还欠着他一份人情哪!”

    肃文马上知道,成文运知道了自己讹诈刘管家的事,但好象又并不以为意,他正在琢磨成文运的为人时,宏奕笑道,“讷采,你看这样可成?”

    讷采原也知道肃文的秉性天赋,他看看成文运,只能无奈道,“但听王爷安排。”

    “好,我写个条子,你去找一下九门提督的哈保哈大人……”

    “王爷,我作出来了。”肃文突然站起来,看着他们仿似自己不存在似的,他没来由有些生气。

    “噢,作诗吗?”成文运看看肃文,刚想笑,又顾及讷采的面子,硬是忍了回去,却憋得一张脸通红。

    宏奕也笑道,“那,那说出来听听。”他端起茶来,“来,二位请用茶。”他目示有些拘谨的讷采。

    讷采有些犹豫,他不知该阻止肃文还是让他说下去,思量再三,还是说道,“肃文,不要说了,回去润色一下,再呈给王爷看,也是一样的。”

    “我刚想出来,怕回头忘了。”肃文笑道。

    他这样一说,成文运终是忍不住,刚喝的一口茶一下喷了出来,弄湿了胸前一片衣襟。

    “咬定青山不放松,”肃文却站了起来,正对着宏奕,背了起来,“立根原在破岩中。”

    第一句时,宏奕还在微笑着,可是到了第二句,他就正色起来,茶杯顺手放在了桌上。

    成文运也有些吃惊,他看着肃文,又看看讷采,很怀疑这是讷采提前教导的。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肃文一口气念完了,他看看一脸惊讶的讷亲,轻轻抚了抚胸口,幸亏自己急中生智,这首后世家喻户晓的诗还记着。

    宏奕却站了起来,“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他沉吟几遍,却起身在室内踱了起来。

    他的神情极为专注,目光炯炯地盯着桌上的镇纸,胸口却有些起伏,成文运不言声地看看肃文,又看看宏奕,他是最知道宏奕底细的,知道这首诗触动了宏奕最隐秘的心弦,真心好似专为宏奕所作。

    蓦地,宏奕收住脚步,又急走几步,来到桌前,援笔濡墨,随着手腕翻动,笔走龙蛇,洁白的宣纸上,一首七绝已是浑然天成。

    他定定地看了几眼,方才抬起头来,却已是恢复了天潢贵胄的气度,“这诗现场作成,文字老辣,格局天成,气象万千,文运,你以为如何啊!”

    文字见风骨,此人堪用,想到这里,他又兴奋起来!

    “确实不同凡响,”成文运马上猜到了宏奕的心思,“我只看到肃文平时任游侠,仗义助人的一面,想不到,在学业上也进益颇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肃文不是那个吴下阿蒙了!”

    宏奕的目光倏忽一闪,却慢慢踱回书桌后面,“仗义多是屠狗辈,这是为人的底蕴,在我看来,能作诗能论文固然好,但心性好才是首要的。”

    “是,肃文的心性是好的,行止虽有些狂放,但为人不错。”成文运马上附和道。

    讷采激动得手里茶杯都有些颤抖,他看看肃文,却怎么也想象不出他有作诗的能耐。

    “讷采,我看肃文进景仁宫读书,完全有这个资格。”他稍一思量,“不过,我不想让他进景仁宫。”宏奕笑道。

    “啊?”不只讷采惊讶,成文运也是一脸不解。

    宏奕一笑,“我已奏明圣上,正月十五过完年后,内务府准备成立一处新的官学,地点暂设在咸安宫内,由我亲掌,不只上三旗的子弟,也要从八旗中挑选俊秀子弟,景仁宫中的优秀官学生,也在挑选之列,这处咸安宫官学,……肃文,你就入咸安宫读书吧!”

    讷采一听,急忙道,“肃文,还不谢过王爷!”咸安宫官学的地位,这样看来还在景仁宫之上,天下第一官学的称谓,恐怕就要由景仁宫转到咸安宫了!

    肃文也听出宏奕器重的意思,急忙站起身来,“学生感激王爷栽培!”

    成文运在一旁凑趣道,“那肃文要成为王爷的首批弟子了!”一句话,说得讷采也激动起来。

    宏奕笑道,“这咸安宫官学,初步设想招收九十名学生,以文武两科为主,经史、骑射、火器、天文、历法、算数、武功并重,当今圣上对算术历法颇有研究,亲自授课也未为可知,还有,官学每名官学生每月二两银钱,每月三斗俸米,呵呵,也算吃皇粮了。”

    肃文正愁官学里要学习八股文,一听这个教学方案,与后世差不多,却比后世更好,打心眼里是一百个愿意。

    而讷采起先就发愁肃文不能袭他父亲的禄位,这下一听每月有钱粮,与旗人的待遇一样,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却听宏奕继续说道,“咸安宫官学里的学生,如果成绩确属优异,皇上准我推荐到吏部,可以直接出任官职,不必再经过会试殿试!”

    “呵呵,”成文运拍手大笑起来,“那这官学中的学生可真是百里,不,千里挑一,万里挑一,能进去学习,那也是人中龙凤,旗中翘楚了。”

    他看看宏奕那张静若止水的脸,心中隐约猜到了宏奕的想法,但,事涉朝堂争斗,朝局更替,他却不敢点破。

    只听那宏奕说道,“那就定下来吧,年后到内务府备报,过来进学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