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首辅 第18章 朝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端亲王宏奕看一眼肃文,赶紧跪倒在地,“启奏皇上,是臣……”

    “我不要听你讲,哈保都已经把状告到朕的跟前了,”宣光看都不看宏奕,东方已经紫霞微露,启明星起,他的目光仿佛要穿透云层,“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济尔舒看看肃文,脸上的肌肉不自觉颤动了一下,荫堂却是若有所思,他看看肃文,肃文已是朝前膝行几步,到了宣光帝跟前,“启禀皇上,苏冲阿为我所杀。”他感觉自己的心不断下坠,就要沉到那黑黢黢的无底深渊。

    “嗯,”宣光下下打量着他,“身材魁梧,眉目耸拔,胆子也倒——不小!”他声音仍然非常平静,平静得让人心悸。

    “臣胆子本不大,但宫中走水,事起仓卒,臣等一心进宫救火,本应事急从权,可苏冲阿百般阻拦,”他想说出宏奕下令拿下苏冲阿一事,但想想还是改了口,“臣,臣无奈,只能手诛苏冲阿。”

    “启奏皇上,是臣心里忧急如焚,才命肃文拿下苏冲阿,请皇下旨降罪!”宏奕又跪倒在地。

    不诿过,不揽功,肃文偷眼一看宏奕,一股感激之情霎时涌上心头。

    “苏冲阿罪不至死,他职责所系,按法度办理,只不过不能圆融办事,但,何苦要杀了他?”宣光却是神情黯淡下来,“肃文,你虽救火有功,但手诛大臣,着——”

    肃文的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荫堂、济尔舒并一干教习、侍卫、官学生也都不眨眼地盯着宣光。

    这一句话可定人生死,滴水成冰的天气,肃文感到自己汗湿重衣。

    “唉,人死不能复生,……算了吧……着令咸安宫总裁成文运严加管束,不赏不罚,功过相抵,……苏冲阿,赏银一千两,好好葬了吧!”

    “是!”众人一齐答应着。

    可是宣光帝仍没讲完,“领侍卫内大臣竟被一个小小的统领挡在西华门外,说出去,别有用心者,不知道要传出什么话来!,这宫里禁军的统属,也要拟定一个章程!另外,再拟定一个稽查门禁章程,以后倘有火烛之事,护军即行开门,放王公大臣进入扑救,但需核明所带者何人,带多少人,核对清楚,方许放进!”

    “是。”看着宣光帝背手而去,众人心里都舒了一口气。

    肃文刚要试着站起来,却发觉腿麻膝酸,竟是又跌坐在地上。

    ………………………………………

    ………………………………………

    咸安宫官学的开学日期,只能延后,光是清扫这堆瓦砾,重新收拾利索,就需颇费时日,但宏奕却定下推延五天的期限,内务府顿时紧张起来,安排人手,紧锣密鼓,赶紧办理,惟恐误了时日,触了这位当今天子亲弟弟的霉头。

    荫堂下朝回来,一干仆役也忙碌起来,“汪先生在么?”

    “在,”太监头子武桂笑着递给他一把热毛巾,“汪先生正在陪十二爷作诗,王爷,您别说,十二爷的诗那是越来越好了,汪先生直夸呢!”

    荫堂却不理会他的奉承,径自朝自家学堂走去。

    穿过一片花园,进入东边廊阁,却见汪辉祖与他的十二世子纳兰明德正在练字,汪辉祖一脸喜悦,正自勉励不已。

    见他进来,纳兰明德慌忙跪下请安,汪辉祖也要跪下,荫堂却一把扶住了他,“你是世子的师傅,不必多礼。”

    虽然荫堂经常这样提,但汪辉祖却不敢僭越,却听那荫堂道,“拿字来我瞧瞧。”

    纳兰明德看看汪辉祖,拿过字来,汪辉祖笑道,“世子的字很有长进的,笔笔中锋,端严劲秀,不可多得啊。”

    那荫堂也觉着纳兰性德的字不错,却不开口褒扬,“师傅这是勉励你,你当更加努力,你且下去,把《礼记》背诵一百遍,书背百遍,其意自现,你可明白?”

    “明白,阿玛。”纳兰明德略一施礼,转身而去。

    “王爷,是宫里有消息了么?”汪辉祖看着荫堂。

    “是,皇上今天命上书房拟定罪已诏,估计明天就要明发各省了!”

    “噢?”汪辉祖

    “失火的原因也已查明,说是太监用火不慎,炉缝走烟,将厢房引燃,以致失火。”荫堂看看静静坐听的汪辉祖,“咸安宫失火太监原拟以绞刑,其他太监绞监候,稽查总管首领太监革去顶戴,罚去钱粮六年,发往上驷院,派往吴甸铡草,皇上却是圣心仁慈,引以为过,都从宽处理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当今皇上是仁德之君!”汪辉祖一拱手。

    “救火的侍卫与官学生人人按例恩赏,只是,只是那肃文不赏不罚,交咸安宫官学严加管束!不过,济尔舒不会放过他!”荫堂看看汪辉祖。

    汪辉祖马上反应过来,荫堂是想听自己的意见,他略一沉吟,“王爷,这咸安宫官学开学第一天,不禁血溅西华门,且宫中失火,怎么看,都象是针对端王而来。”

    “我也这么看,这咸安宫官学已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荫堂一抚脑袋。

    “这次大火,学生认为,太监失火是明面,暗地里说不定有人一手操纵,这,一是打击了端王,他受命主持咸安宫,不能不说这是当头一棒,二是间接也打击了皇上,历代皇帝,几人下过罪己诏?”他看看幽幽地看着自己的荫堂。

    “嗯,”荫堂赞赏看他一眼,“皇上也这么看。”

    “皇上?”汪辉祖一惊。

    “皇上已密谕我暗中查办,估计,宏奕也接到了密旨。”荫堂道,“皇上登极至今已有十八年了吧,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老夫怎么觉着,那晚济尔舒与苏冲阿象是在演戏呢!”

    汪辉祖一笑,“这宫里的风,何曾停过?嗯,礼亲王,他是有这手段,”他看看荫堂,就是眼前这位王爷,也是个造风高手,但他却不敢说出来。

    “济尔舒之心,人尽皆知,他是盯着皇位呢,……唉,我是怕,”荫堂的面色一下沉了下来,“皇上本有内疾,”前些日子宫里与太医院都有消息传出,“身子骨这几年有些吃力,唉,怕是——”

    他叹口气,却换了个话题,“福庆家里,派人去了吗?”

    “去了,福庆一家感激不尽。”汪辉祖忙道。

    “那肃文,本王没有看走眼,”荫堂的情绪慢慢高起来,“敢不请命,悍然诛杀护军统领,杀伐果断,心志超常,呵呵,我倒想把他招进军中了。”他脑海中又泛起那晚众学子及教习疯狂伏地呕吐的场景,肃文却有如雪松一般,昂然挺立。

    “福庆那么个人,怎会有这么个儿子?”汪辉祖笑道,“不过,照我看,前晚最大的赢家应是他呢!”

    “唔?”

    “一切赏物不足为道,能在皇上心里留下印象,才是最大的恩赏!否则,光是善杀统领这一条,都足以灭他满门了!皇上,明显是在护着他!”汪辉祖一笑。

    …………………………………

    …………………………………

    “肤躬膺天眷,统御寰区,夙夜祉承,罔敢怠忽,期于阴阳顺序,中外枚宁,共享升平之化。乃于宣光十八年二月初二日咸安宫灾,朕心惶惧,莫究所由,因朕不德之所至欤?抑用人失当而至然欤?兹乃力图修省,挽回天意……”

    肃文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邸报,看着这道罪已诏,敢情皇上这是真抓实干哪,说打自己脸就打自己脸,说下罪己诏就真下啊,不过,这用人失当四字,他定定地看着,仿佛意有所指似的。

    讷采看看一脸惊讶的肃文,起身给他倒了杯茶,“已经传谕各省,明发天下了。”

    见肃文要说话,他一摆手,“今儿让惠娴叫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说道说道。”

    见他面容整齐,肃文也收敛笑容,端坐静听。

    “前晚的事我也听到一些,你奋力灭火本是好的,何苦,何苦,要诛杀那苏冲阿!人命一条暂且不说,那苏冲阿是礼亲王济尔舒的门人,你那不是打他的脸吗?他不会善罢干休的,虽说皇上不惩处你,但保不齐以后济尔舒不会出手,惹下这么一个泼天大的仇家,何苦来哉!”讷采是真着急了。

    他一摆手,“听我讲完。你刚进咸安宫,其实,已是半条腿迈进官场,咸安宫现在又是万众瞩目,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步不慎,就是万丈深渊,朝堂上有些事,我得说与你知道,别得罪了人,还不知晓,让他背后卖你,你还当他是好人。”

    讷采的声音有些嘶哑,目光有些黯淡,“本朝实行议政王会议制度,也叫八旗议政,八旗旗主并上书房大臣、六部九卿等部院大臣、各省督抚、提督,会选皇帝,当今宣光皇帝是大金朝第四位皇帝,也就是六爷端王爷的亲哥哥!”

    “皇上出自镶黄旗,前三任皇上却分别出自正黄旗、正蓝旗,镶白旗,皇位永远在八大皇族间轮替,皇上驾崩,议政王会议再行选出新的皇上!”

    肃文静静听着,讷采的声音却黯了下来,表情有些沉痛,“原本呢,是九大皇族,可是老睿亲王一族,却是在三十年前就灭了满族,当时那个惨哟,直杀的是血流成成河,尸堆成山……睿亲王,原本是最有资格登上皇位的,……”

    幽暗的灯光下,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好似要穿透墙壁,追寻那些遥远的记忆。

    良久,他才叹口气,继续讲道,“睿亲王死后,九旗并为八旗,他自将的正黑旗也就散入八旗,再往前的镶黑旗,那更遥远,不说了……”

    “现在朝中的八位旗主王爷,都是议政王,可进入上书房的只有四位,其中郑亲王荫堂是首席议政王,端亲王、礼亲王、康亲王也都是上书房大臣,上书房大臣中还有四位,以张凤藻为首辅大臣,鄂伦察次之,再就是周祖培与孙世霖,撇开满汉不论,张凤藻与鄂伦察都在朝中经营多年,历世不倒,手下学生、门人众多,不结党也隐隐是朝中两大势力……”

    “这么复杂?”肃文不禁惊呼道。

    “我就知道你以前整天不谙世务,光知道玩耍为乐,对这些事是不上心的。”讷采嗔怪道,却是透着自家人的亲切。

    “再有,朝中还有武官、御史、刑名、翰林四大派系,却是以历年来以官场任职或后来任职为名目。武官派,以现在的九门提督哈保为首;御史派,都察院左都御史钱牧为首;刑名派呢,却与刑部无关,多是刑名师爷出身,后成为各方职官,其它诸如钱粮师爷出身的官佐,也加入这派,这派首脑也是师爷出身,以当今的刑部汉尚书为赵彻为首;这最后一派呢,顾名思义,大多出身翰林,以当今吏部满尚书魏瑛马首是瞻。”

    “这些派系,不分满汉,又分满汉,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派,却无人认承,不说派,确真真存在。”

    “你在咸安宫,一定要处处小心,你现在已是得罪了礼亲王,须得防着他对你不利,记住,不可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行一步路,指不定哪个学生背后站着什么人,哪个教习是谁的门人学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