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冥王宠后:毒邪五公主最新章节!

    “他来了,正带着主力大军牵制住了城外的四海军力,很快,他就会过来了。”宇文晟半边面容上泛起自信的笑容,眸光阴寒的盯着大阵之外的身着朱红地龙战甲的四海女帝上官嫣儿,也是曾被他杀害的神女。

    “上官嫣儿,独孤寒,这一次你们的死期到了。”

    宇文晟紧盯着相拥的上官嫣儿与独孤寒,半张脸上泛现阴毒的笑容。

    上官嫣儿与独孤寒相互对望,皆不屑的笑了,独孤寒看向宇文晟,说:“我听你说这句话好多次了,可从没有让你如愿,这一次要做个了结,今日的死期却是你的。”

    “听说你去求救兵了,还是快让我们看看,你请来了何方神圣吧。”上官嫣儿笑着说。

    楚云飞倏然走近她低语了几句,她美丽的瞳眸里立现惊愕之色,回头看向深蹙眉宇的楚云飞说:“怎么会是他?”

    楚云飞摇了摇头,又道:“他带来的大军已然与城外我们的大军对持而立,如果他真要帮宇文晟,我们本有的胜算战事,局势将会变成势均力敌。”

    上官嫣儿微眯美眸看向身边的独孤寒,刚要开口。一道白光乍现在他们的面前,从耀眼的白光中传来爽朗的笑声。

    “哈哈……,嫣儿,时光飞逝转眼已经有两年多没见了,你终如愿与独孤寒相见,是不是早就把我这位知己以及救命恩人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白光渐渐散去,现出霍俊豪一身华丽白衣裹挟着他高大健美的身形,依然美得让人心醉的面容上呈现妖魅的笑容,缓缓走向上官嫣儿与独孤寒二人。

    众人看到突然出现的霍俊豪无不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万没想到,宇文晟请来的救兵竟然是他。

    楚云飞面色凝重的看着霍俊豪,这个曾经被他视为同病相怜的挚友,被嫣儿种下情-蛊的霍俊豪,他一直认为嫣儿如此对霍俊豪不公平,可是,嫣儿若不如此恐永远也出不得妖域,她善意的欺骗可谓用心良苦,楚云飞曾不止一次设想着,当霍俊豪从情-蛊中醒来时,他必会恨极了嫣儿。

    那么现在,这个设想终于要成真的吗?现在的霍俊豪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狂狷,似乎太平静了,楚云飞觉得霍俊豪平静的背后必是隐藏着什么。

    例如,宇文晟又为何能请得动他前来助战,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楚云飞的思绪在飞快的旋转着,他甚至都想到霍俊豪很可能是宇文晟安插在女帝身边的细作,一切都是假的,可,他冒着生命危险相救嫣儿,并用心血滋养嫣儿重生,这又怎么假得了。

    霍俊豪妖孽的面容上带着戏谑的笑意,慢慢走到面色肃然的上官嫣儿与独孤寒身前,斜挑剑眉说:“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是真的忘了我,还是,不想见到我啊?”

    “俊豪,你,你怎么会和宇文晟……”上官嫣儿面对霍俊豪有一丝愧然,续而她开门见山的问道。

    霍俊豪现出一丝不悦瞪了一眼上官嫣儿,又瞪向独孤寒,咬牙切齿的说:“宇文晟不去我那里,我还不知,原来我不只是用心血让我的嫣儿重生了,还有你这个令人厌恶的家伙,我为嫣儿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了,你却是不然,我今天就是来向他讨债的。”他说着修长的手指点向独孤寒的心口,又道:“独孤寒,说吧,你要怎么报我的救命之恩呐?”

    独孤寒抬手打开豪俊豪的手,冷冷的说:“说话注意点,嫣儿是我的娘子,不是你的,请你注意言词,不要毁我娘子清誉。

    嫣儿却是被你所救不错,而我是被嫣儿的心血滋养重生,与你无关何来报答。”

    “放屁,我若不救嫣儿,你能活吗?”霍俊豪气愤的大叫着。

    “你救嫣儿,嫣儿救了我,一马归一马,对于嫣儿你也别想求得什么,不管是我与嫣儿哪一个,都没要求你来救。”独孤寒说。

    “独孤寒,你知不知道你长了一张很欠扁的脸。”霍俊豪暴怒,抬起钢拳打向独孤寒。

    “好了,你们别一见面就闹,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上官嫣儿倏然挡在独孤寒的面前,霍俊豪的拳头近得让她的面颊感觉到他的温度。

    霍俊豪桀骜的神情,突变得阴沉之极,带着极寒之意盯着上官嫣儿,说:“你个骗子。”

    上官嫣儿看到他眸中闪过的伤痛,她的心中一阵绞痛,愧然的低垂眼帘,说:“对不起,我……”

    霍俊豪邪魅一笑,收回拳头挥了挥手,说:“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好在我现在真的爱上了婉仪,知道吗?她怀孕了,再过几个月我就要当爹了。”

    “真-的-吗?”上官嫣儿看着又恢复邪魅狂狷的霍俊豪,她为他种下情-蛊,为的就是他可摆脱对自己痛苦的单恋,现在真的如她所愿了吗?

    霍俊豪看着上官嫣儿脸上的欣喜,嗤笑一声指向独孤寒说:“看把你高兴的,比我这要做爹的人都开心呢,我看你这开心是为终于甩开我这个麻烦,再没有人跟你夫君为敌,而欢喜之极吧。”

    “不是,不是,俊豪,我那样做,不管你信与不信,我都是为了你……”上官嫣儿欣喜的说。

    独孤寒拉上官嫣儿回自己的身边,看着她说:“他不会信的,不过这到是最好的结果。”

    上官嫣儿笑着点头,遽然转头问霍俊豪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宇文晟怎么会请你来?”

    霍俊豪傲然环视一周,看着他曾经熟悉的面孔,他微微叹息一声,再看向上官嫣儿说:“嫣儿,你还记得我曾与你讲过,童年的我是有娘亲有爹爹,有幸福快乐家园的吧。”

    上官嫣儿看着他眼中的悲伤,她如被传染般眸中也现出一丝伤感,心中突的涌现一个猜测,愕然的说:“难道你失踪的父亲就是……。”

    “是啊,就是宇文晟,这个天杀的负心汉,他改头换面隐性埋名欺骗了我娘亲一生,那时他姓霍,所以我叫霍俊豪,可就在前几天我才知,我真正的姓氏是宇文,我应该叫宇文俊豪。是不是很可笑?”霍俊豪凄然的笑着,摇了摇头,又道:“他去求我救他的家族,你应该知道娘亲对他的深情,得知真相后,娘亲非但没有怨恨他,还来求我出兵助他。我不愿,娘亲便以死相逼,我只能前来……”

    上官嫣儿看着霍俊豪的颓然,她淡然一笑,说:“那么,你是选择了与我为敌?”

    “不,我怎么会与我的嫣儿为敌呢,我想到了一个万全的方法,这也可说是我要你们报答救命之恩。”霍俊豪说着,他回头看了看大阵后正焦急看着他的宇文晟,邪肆一笑,说:“他要我保他的家族,好,我保他,但我要他的神帝之位。”他回头看向上官嫣儿与独孤寒,笑道:“你们可舍得以神帝之位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上官嫣儿闻言转头看向独孤寒,独孤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示意她可全权做主。

    “我不是非要做神帝,只要你能做个英明的君主,这帝位你拿去吧。我正好可与阿铮回神境中过逍遥的日子。”上官嫣儿笑看着独孤寒说。

    霍俊豪怅然一笑,说:“我也不想做这神帝,只是,他得到了你,我若不在你的手中得到什么,心里总感委屈,现在好了,他得美人,我得江山还算公平。”

    “你这样决定,宇文晟与凤弘懿恐怕……”上官嫣儿说。

    “我出此主意,知你们会同意把帝位让于我,于宇文晟我是他的儿子,继承他的帝位也算顺位。几百年前我家园的破败皆因为他,我怎可如他心意再让他做回神帝,现在他有求于我不敢不同意,至于凤弘懿就由宇文晟去说服吧。

    帝位好解决,可你们的恩怨不解决,这大战恐是无休止的,依我想这就是你们个人的恩怨,偏就拉进这么多无辜的人与你们一起同生死,岂不是造孽,就趁这时我做个中间人,你们几人把一切恩怨了结,别再伤及无辜。”霍俊豪说。

    上官嫣儿微凝黛眉看着霍俊豪,本是讨伐宇文晟与凤弘懿,却被霍俊豪说成为一已私欲挑起战争,表面上他的说辞不可挑剔,如果能说得通的道理,又何来战争,只是他的真正的用意……

    “好,就依你说的,我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独孤寒笑说,低头看向心有疑惑的上官嫣儿,轻抚她的背脊给她安慰。

    上官嫣儿读懂了独孤寒眸中的深意,她笑着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话。

    “那好,我的大军也只是摆摆样子的,绝不会动,我这就让宇文晟打开大阵,再将神将们撤离,之后嫣儿你再调离你的部下。”霍俊豪说着先走向大阵。

    霍俊豪与宇文晟隔着大阵说了他的要求,宇文晟还没有回答,凤弘懿却是暴躁的跳起。

    但最终,宇文晟劝说住了凤弘懿,神将被撤离后大阵也被打开。

    小乌飞到上官嫣儿身边,说:“嫣儿,让我进你的神识中去,我觉得这狐狸精怪怪的。”

    “不,不用了。”上官嫣儿看向关切她的朋友们,又道:“就如俊豪说的,一切恩怨就终止与我们吧,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我与阿铮必须面对的。”

    “是啊,毕竟我们都欠了他的,该来的早晚都躲不掉。”独孤寒说。

    “主人,我跟着你他们不会发现的。”黑曼精想伸展枝条进入上官嫣儿的身体,还是被上官嫣儿拦下了。

    宁承煌把金罗盘与魂幡交于上官嫣儿的手中,看着二人眸中盈满担心之之色,说:“一旦有不对,马上用罗盘告之我。”

    上官嫣儿笑着拍了拍宁承煌的肩膀,然后将兵符交于楚云飞后,两人便走向了神殿。

    王者们都进入了神殿之中,三方的军力却没有一点懈怠,都严阵以待的密切注意着神殿中的动静,一旦有异常都想抢占先机。

    大殿之中,宇文晟与凤弘懿坐于一边,上官嫣儿与独孤寒与他二人对面而坐,霍俊豪则坐于四人中间,看着神情各异的四人,他淡然开口,说:“今日我不偏袒任何人,只为平息战乱,你们也心平气和的商议出一个和解的方法吧,达成协议后从此恩怨皆无。”

    “我想问问宇文晟,你勾结龙凤二族杀我如何了结?”上官嫣儿问。

    凤弘懿傲然冷笑着说:“笑话,那是你上一世之事,与你这一世无关,再者,至古以来谋政者必善为权力之争,神女之死只能说她愚蠢,做不得神帝这个位置上。”

    “哦,那我夫千年前被你们屠害全族之仇,二位也是不想了结了。”上官嫣儿笑着说。

    “本就没得商量。”凤弘懿强势的瞪着上官嫣儿,话落他突的站起大手拍向桌面。

    “咔吧。”

    由独孤寒与上官嫣儿的坐位上突响起绷簧的声音,旋即从椅子中冲出几条金色绳索紧紧束缚住了二人。

    凤弘懿看二人被捆绑住,张狂的大笑道:“你的前世就死于可笑的良善之心,这一世的你是彻底的笨死。”

    “你们这是做什么?快放开他们。”霍俊豪面色变得阴冷,怒瞪着凤弘懿说。

    凤弘懿冷哼一声不予理睬霍俊豪的责问。

    “怎么,这就是你劝说他的方法吗?”霍俊豪看向宇文晟说。

    宇文晟愧然一笑,语气极为温和的说:“豪儿啊,这个结果不是很好吗?只要杀掉独孤寒,你就可重新得到上官嫣儿了。”

    “呵呵,你会将上官嫣儿这心腹大患留给我吗?我可是记得千年前你是如何拆散宇文琼玉与独孤寒的,还有六十年前那一次,你为除了独孤寒再次牺牲女儿的幸福,现在怎么就变得这么好,会成全我与嫣儿了。”霍俊豪鄙夷的笑看着伪善的宇文晟。

    “豪儿,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抛弃你与你母亲,我那时真是逼不得已啊……”

    “好,我相信你那时的不得已,那现在,你完全在能力做到答应我的事了,开始吧。”霍俊豪说着,抬起修长的白皙的手指指向凤弘懿,狂肆一笑。

    凤弘懿见霍俊豪那阴毒的笑容,怒瞪向宇文晟,说话:“你,答应了他什么?”

    宇文晟一把拉住暴起的凤弘懿,说:“现在大敌当前,大哥你冷静一点好不好。”说话间他迅速附于凤弘懿耳边小声说:“那只是权宜之计。”

    霍俊豪把宇文晟的小动作看在眼中,越发厌恶他的行径,他嗤笑一声,说:“我这人可是较真的很,如果做不到那我就立刻撤兵回去了。”

    他说着,一扬手将一个影符甩到凤弘懿的面前,妖艳的容颜上笑意更为阴寒。

    宇文晟见影符大惊伸手去拿,却被凤弘懿先一步抢走,展开后他看到的是影符记载了宇文晟答应霍俊豪,会诛死当年杀他家人,害他母亲伤了双眼之人。

    “你竟然以杀我为条件,向他求来救兵,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你难道忘了你是怎么做上神帝之位的,没有我凤弘懿扶持你,你算个屁。我还把我最疼爱的妹妹嫁于你,你做上神帝之位一心就想着修炼修炼,是我,是我一直在帮你治理着神域,如今你危难之时我凤族仍不离不弃与你奋战。

    你在去向他求救兵时,心中就想到这个结果了,是不是?我真是这天下头号傻瓜,还安慰着自己你不会忘记凤族对你的恩惠,不会对我那般绝情,没想我凤族却终成了你还多年前孽债的本钱,你这个白眼狼,你休想丢弃我凤族再求富贵,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凤弘懿愤怒的狂吼着冲向宇文晟。

    宇文晟面对凤弘懿狂猛手攻势逼得连连后退,焦急的大喊道:“大哥,你别生气,先听我说,你对你恩重如山,我怎么能害你。”

    “你不能害他,那你就是在蒙骗我了。”霍俊豪看着缠打在一起的二人,冷眼旁观着还不忘扇风点火。

    “豪儿,你不要再说这话,我们都是一家人啊,此时外敌还没有击退,我们不能内讧啊。”宇文晟焦急的看着霍俊豪喊道,可看到霍俊豪那冰冷的目光,他的心如被冰锥刺中一般,疼痛之极又感寒彻心扉。

    这个儿子,他看得简单了。

    当年宇文晟为能成为神帝,他求助于凤弘懿,被凤弘懿的妹妹凤弘慕爱上,能娶到凤女凤族便会全心为他成就帝位,但凤弘懿向他提出一个要求,便是此生只能有慕儿一妻子,再不可爱别的女子,宇文晟便豪不犹豫的答应了。

    千年后,妖皇应邀来参加神域的盛会,宇文晟对妖皇身边跟着的一位绝美的女子一见钟情,那女子便是霍俊豪的母亲,狐族的长公主涂山娇,从此相思成灾。

    最后他借修炼闭关偷跑出神域,改变了容貌与姓名去狐族苦苦追求狐族长公主涂山娇,后来两人坠入爱河,他成为狐族公主的夫婿,一年后生下一个极漂亮的儿子。

    那是他这一生中,最幸福的快乐的日子,心爱之人在怀,漂亮的儿子围绕着他们玩耍,他越发的乐不思蜀。

    可是在孩子刚过完五岁生日后,厄运降临。凤弘懿悄悄的找到了他,约他出去说话以玄阵将他困在山洞中,等他冲开玄阵跑回那个美丽小家园时,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之气,遍地的尸体流淌的血汇聚成蜿蜒的小河流入他最喜爱的芙蕖池中。

    他找不到涂山娇和儿子,那一刻他恨极了凤弘懿,他想为妻儿报仇,可是,他最终放不下高高在上的帝位,悄然回到了神域去。

    时间一久,那份伤痛慢慢的消失,他到是庆幸凤弘懿将他从情关中拉了回来。

    而一切,从新一届妖皇诞生时,那个他熟悉的名字勾起了他对往事的追忆。

    他的儿子成为了妖皇,他欣喜之极,他为儿子自豪。可他只能遥望于东方,不敢去看望他们母子。

    即便是见了面,他们母子也不会认得他,因为,当年他不管是面貌还是姓名都是假的,他自知愧对于这对母子,只当那是心底深处一个美好的回忆,再不去触碰它。

    没想,突来的危机让他不得不厚着脸皮求儿子助他抗击敌人。

    在发生事变之时,他就派心腹去调查霍俊豪,方知六十年前,救走上官嫣儿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儿子以自己的心血救活了他的敌人。而令他欣喜的是,上官嫣儿竟然对儿子种下情-蛊,让儿子情移别的女人身上,这对于一个深爱之人来说,是极残忍的剥夺了爱的权利。

    他来到妖域狐族没敢去见涂山娇,以神帝之名求见妖皇,欣喜的与儿子相认后,却不敢寄希望让他愧疚的亲情,只有用上官嫣儿对儿子种情-蛊之事,给了他一个开口相求的好借口。

    他为霍俊豪解去了情-蛊,霍俊豪如他所愿答应出军,但条件是,他要报凤弘懿伤母亲双眼之仇。

    他没得选择只有答应了,按他所想战事结束后,他会把想办法把凤弘懿交于儿子处置,却没想,敌军还在外儿子就挑起了内讧。

    他终是明白,儿子这是将计就计,他求来的救兵现在成了追命阎王。

    儿子冷酷的眼神,让他害怕,他的儿子要向他复仇,因为他也是当年导致涂山娇瞎掉双眼的罪人。

    儿子乐此不疲的对暴戾的凤弘懿火上浇油,不管他怎么解释凤弘懿已经急红了双眼,尽信了霍俊豪的话。

    节节败退的宇文晟终是被凤弘懿打怒了,两人如狂暴的野兽般拼杀着。

    上官嫣儿与独孤寒都被困在椅子上,霍俊豪并没有想将他们解救出去的念头,却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宇文晟与凤弘懿两人厮杀,她转头看向独孤寒无奈一笑,说:“等他们一死,我们将成为俊豪下一个戏耍的对象。”

    “呵,欠了他的,就任他玩一会吧,从此再不相欠到好。”独孤寒极为轻松的笑着说。

    两人正说笑间,霍俊豪走向已经两败俱伤的宇文晟与凤弘懿。他眸中立现狠戾与绝杀,刹时间点中二人身上的几处大穴,举掌打在二人的眉心的神海穴位上,运动全身神力吸取他们的神力。

    “你,你这个小畜生,快给我,放,放手。”凤弘懿被点大穴动弹不得只能任霍俊豪吸走体内的所人神力。

    宇文晟拼命摇头,慌乱的叫道:“儿啊,豪儿啊,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我是你的父亲啊。”

    “哈哈……,父亲,我的父亲在我五岁之时就死了,这就是冒认亲的下场。”霍俊豪冷冷笑看着惶恐中的宇文晟,如此冷血薄情之人怎配做他的父亲。

    他转眸看向咒骂自己的凤弘懿,说:“我出兵,取你的狗命是其一,之后,我会挖出你的双眼,然后再让你尝尝万鬼噬身的滋味,那些鬼厉中就是被你害死的我的亲人与族人们,你的魂魄会被他们分食殆尽,凤家的凤王,曾经受万人敬仰的强者,我要让你以最凄惨的方式死去。”

    霍俊豪指向如一滩烂泥的宇文晟,说:“你,神域之王,却是满腹的狼心狗肺,虽然我不想承认你终是我父,我不会弑父。

    如果,你去狐族能去看看我娘亲,我可能会对你手下留情,而你,不但没有去见她一面,就连句是否安好的话都没有问她一句。枉娘亲这一生都视你为忠爱之人。

    你现在就是废人一个,从神帝到废人这大起大落,应该足够你好好品味了。”

    “哈哈……,好痛快!”

    拥有了绝顶神力的霍俊豪,周身散出耀眼的白光,渐渐幻化成一只巨大的九尾神狐之形,放射出极强大的神息。

    狂肆的笑声在空旷的殿宇中回荡,令人骇然。

    上官嫣儿看着冷血狠毒的霍俊豪,转开视线长叹一声,从他一出现时就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愤怒,这时才应该是他的真正的情绪。

    他恨她,非常的恨她,因为她为他种了情-蛊,终止了他对她的爱。

    得到了宇文晟与凤弘懿神力后的霍俊豪,真就亲手剜出了凤弘懿的双眼,再放出鬼厉啃噬着凤弘懿的身体。

    他看着被万鬼噬心强压巨痛紧咬牙关的凤弘懿,心中是无比的欢畅感。

    突然他一扬手一道玄光冲破殿宇之顶,瞬间整个殿宇被万道玄光笼罩,形成了极为坚固的结界神网。

    独孤寒看到那玄光心感不妙,猛一用力想挣开身上的绳索,才知那强索并不是一般的绑神索。

    与此同时上官嫣儿看到玄光惊呼道:“这是狐族的镇族之神器,他以神器封了神殿是不想让我们出去。”

    二人皆知道霍俊豪必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他们,又因他们的重生都归功于霍俊豪,他们不能视他如仇敌一般的对待。

    玄光笼罩住神殿,霍俊豪阴寒的目光看向独孤寒与上官嫣儿,慢慢走向二人唇边泛起阴森的狞笑。

    独孤寒暴发神力终是挣开了绳索,遽然向上官嫣儿打出一团毒瘴。

    “独孤寒,你干什么,快帮我拉断绳索。”被围于毒瘴中的上官嫣儿焦急的挣扎着绳索大叫着。

    她得立刻冲开绳索,霍俊豪恨她,他会把这份恨变本加厉的发泄到独孤寒的身上。若是以前两人对战她不会担心,霍俊豪绝不是独孤寒的对手,而独孤寒因霍俊豪的救命之恩绝不会伤他。

    可刚刚,刚刚霍俊豪以将计就计挑起宇文晟与凤弘懿的内讧,吸了两大神尊的神力,独孤寒应该很难应付神功大增的霍俊豪,她必须相助独孤寒才有赢得霍俊豪的胜算。

    “这是男人的战争,你给我老实呆着。”独孤寒看了眼毒瘴中拼力挣扎的上官嫣儿说。

    “你们不许打架,我不许你们打架,听到了没?”上官嫣儿心慌意乱的大叫着,喊着的话,心中却是极为惶然,因为霍俊豪再不会听她的话,他必会对独孤寒下狠手。

    “来吧,来场男人的对决,我不会因为你曾救我与嫣儿而留情,你也尽全力发泄心中的愤怒,不管谁死谁生,从此仇怨一笔勾消。”独孤寒说。

    “哼,独孤寒,以我现在的神力,你必死无疑,要不,你跪于我面前求我放过你,我许会发善心饶你一命,而嫣儿,我会把她带回我的妖域去做我的妃子,我要让你们永远承受与爱人分离的痛。”霍俊豪说着,闪电出手击向独孤寒。

    两大强者展开战势,神殿被强大的神力震荡得剧烈摇晃着,耳边皆是轰轰的雷鸣声,上官嫣儿一边挣扎一边发了疯的咆哮着。

    “俊豪,我知对你种下情-蛊是我不对,我也不辩解什么,你恨我,那就冲我来吧,如果你伤独孤寒一丝,我绝不饶你。”上官嫣儿狂吼着。

    与独孤寒立战中的霍俊豪听到上官嫣儿的话,心中泛起阵阵刀绞般的巨痛,到此时她的心依然没有他一丝丝的位置,她的眼中心里皆是独孤寒,为此他更恨独孤寒,他怒吼道:“恨你,不错,我就是恨你,我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了。

    我等了你那久,终于盼到可与你在一起的时刻,为了你我以心血供养你,差点堕身成魔,我全心全意的爱你,从不会强迫你不喜之事,想以自己真挚的爱感化你,而你呢,你却处心积虑的设计我,对我种下情-蛊,让我像个傻子一样移情与别的女人。

    你以为的为我好,其实就是想甩掉我这个碍眼的傻子,想与独孤寒双宿双飞。

    现在,我要毁掉你在乎的一切,我不能让你爱我,那就让你以恨记得我吧。”

    独孤寒狠发一招击退霍俊豪,冷然看着他,说:“霍俊豪,你别以为别人都欠了你的,你虽然救了我与嫣儿,可当年,我与嫣儿遇难之时,你不是一直冷眼旁观的吗。嫣儿醒来后,你虽然做了很多,可依然没有让她转变心意爱上你,你就应该懂得适时的放手,你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嫣儿,嫣儿以情-蛊的手段对付你的禁锢,也没什么不对的。

    现在,你已经有了完美的妻子,而且她还有了你的孩子,她们才是你应该好好去爱的,别让你的执迷不悟毁了你拥有的幸福。”

    “你给闭嘴,什么完美的妻子,她不过就是千方百计想爬上我的床的贱女人,她怎么配得我的爱。

    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你如愿。”霍俊豪大喝着,突然转身打出一道强悍的神力击向毒瘴中的上官嫣儿。

    “不。”独孤寒大惊之下立冲过去救上官嫣儿,当他紧紧抱住上官嫣儿,那道神力也重击在他的后心上。

    “噗!”一口鲜血涌出,独孤寒立感头昏眼花。

    “阿铮,阿铮,你怎么了,快让我看看。”上官嫣儿恐慌的大叫着,感觉到他颤抖的身体,刚才那一击对独孤寒来是多么的重。

    “霍俊豪,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上官嫣儿发了疯的大叫着。

    “在你杀了我之前,我先杀独孤寒。”霍俊豪绝美的面容上呈现狰狞可怖的笑意,再次抬手运足神力向独孤寒发出致命一击。

    蕴含着强大神力的白光势如闪电击向独孤寒,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挡在了独孤寒与上官嫣儿的身前。

    “啊……”

    “你,你怎么来了。”

    霍俊豪看着挡下强大神力的卓婉仪,惊讶的目瞪口呆。

    “婉仪,婉仪……,啊……,霍俊豪你个畜生,婉仪不是怀了你的孩子吗,你快怎么可以……。”上官嫣儿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卓婉仪惊恐的大叫着,遽然看向重伤的独孤寒,说:“快,帮我全力冲开绳索,我要去救婉仪。”

    独孤寒与上官嫣儿合力终是冲断了捆神索,上官嫣儿没有管又口吐鲜血的独孤寒,飞扑向卓婉仪摸着她极微弱的脉搏,她哭得泣不成声。

    从脉象上她听出婉仪真的有孕在身,只是现在已经胎死腹中,婉仪气息微弱生命之火就要熄灭。

    “婉仪,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是那么好,霍俊豪这畜生根本配不上你,婉仪,都是我害了你,呜……”

    上官嫣儿痛苦之极的抱着躯体越渐冰冷的卓婉仪,心中悔恨之极。

    “嫣儿,姐,不,不怪你,是,是我不好,我失败了,我,我没能,让,他爱上,我。是你让我勇于爱,虽然那份爱,是,是假的,但我不后悔,我曾经真的,真的,很幸福。”卓婉仪脸色苍白如纸,说出的话语极为虚弱与颤抖,她唇角上溢出的鲜血显得格外的刺目。

    “不,不,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的血可以救你,我可以让你重生的。”上官嫣儿说着在手腕上划开一个血口子,鲜血立时涌出,她立刻将手腕凑近卓婉仪的嘴唇。

    卓婉仪转开头不喝上官嫣儿的鲜血,她用尽全力抬起手无力的推开上官嫣儿的手腕,颤声说:“嫣儿姐,就,就让我,魂,飞,魄,散吧,我,不要重生,这,就是,我贪念爱情,的,结果。为了这,份爱,我,好累,好累,我没有,保护好孩子,我不配做母亲,就让我消散,于,这世间,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

    卓婉仪缓缓闭上了眼眸,一行清泪顺她的眼角落在上官嫣儿的手臂上,上官嫣儿紧紧抱着卓婉仪嚎啕痛哭起来。

    独孤寒忍着身体中的巨痛,看着痛哭的嫣儿他心疼至极,更为死去的卓婉仪而悲伤不已。。

    霍俊豪看着手中的镇族神器,他刚刚用它对神殿下了结界,防止神女大军冲去神殿来。

    卓婉仪来了,以术语唤回了神器,她一出现时他看到了,依他所想,卓婉仪会以神器挡下他的神力,到时受伤的应该会是他。

    可,卓婉仪一冲进来,却是将手中的神器扔向他,全然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他的神力。

    她这样做,是怕神器伤到他吗?

    她怎么可以这么傻?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是应该,孩子才是她们最为重要的吗?

    他想到刚才,他骂他是千方百计爬上他床的贱女人,他后悔了,他明知她不是那样的女人,而她,一定听到他骂出的话了,才绝望之极放弃了重生。

    心好痛,在他被解开情-蛊时,他对她没一丝情意,脑海中与她种种幸福与快乐,皆都变得让他恶心之极,怎么现在,他会为她的死而心痛。

    “嫣儿,你没事吧?”楚云飞与众人都跑进了神殿中,看到痛哭的上官嫣儿,他冲过来急切的询问着。

    小乌看到上官嫣儿抱着卓婉仪,他连忙蹲身抚上卓婉仪的脉搏,下一刻他垮下小脸耷拉着脑袋。

    是他亲自给霍俊豪种的情-蛊,看着卓婉仪如此完美的女子以此为结局,他极为心疼。

    众人皆都关切的呼唤着上官嫣儿,独孤寒虚弱的说:“别叫了,让她哭一会吧。”

    “啊……,啊……,啊……。”

    霍俊豪只感胸中有团闷气憋得他透不气来,他狂肆的大叫着,可那股沉闷却压迫得他更为难受,激得他更为暴躁。

    心中如火烧般的灼痛,他撕扯着自己的衣衫,双目赤红看到安然死去的卓婉仪,心中涌上强烈的怒火。

    他大吼一声,:“死吧,全都给我去死吧。”

    他突的发动神力,排山倒海的神压势不可挡袭向众人。

    轰!

    一声巨响,强光乍现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巨大无比的神力波动,将霍俊豪全力一击反弹回去,霍俊豪被击出好远,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吐出一大口鲜血,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迷雾飘散中,一金一银两团光飞舞于大殿上空,最后缓缓落于上官嫣儿的周身。

    “日月精轮!哈哈……,日月精轮回来了。”小乌欢喜之极的飞扑向日月精轮,月精轮灵活的躲避着他小小的身子,说:“小乌,我们又见面了!”话落欢快的与小乌玩耍起来。

    众人看着日月精轮,眸中都迸射着闪亮的光辉,有上古神兵这仗再不必打了。

    远古传说应验了:得日月精轮者得天下。

    日精轮轻唤着悲痛中的上官嫣儿,说:“主人,切莫过于悲伤,你有神血可附于这女子重生。”

    上官嫣儿带泪的眸子看到日精轮时,有一刹那的惊喜,很快被悲伤占据,说:“婉仪,她不让我给她重生。”

    “主人,你可将这女子的真元凝炼于灵植中,可保魂魄不散,置地灵泉中滋养,如果她想重生可以灵植获得新生。”日精轮说。

    “对,这样可让婉仪自己选择生路,她性格恬静温婉,芙蕖是最适合她的。”上官嫣儿抹去脸上的泪水,以一丝神力搜出卓婉仪的真元放于地灵泉中收好。

    没有真元的躯体,刹时化为飞灰随轻风消散而去。

    上官嫣儿抬手抚上胸前置放卓婉仪真元的地方,长长的叹息一怕,说:“婉仪,对不起,我无法看着你魂飞魄散,从此我滋养你的魂元,可随你心意选择你生存的方式。”

    沉吟了片刻,上官嫣儿回身看向独孤寒,看到他面色好了些许,她知是小乌救治了独孤寒,她抚了抚小乌的头,看向独孤寒淡淡一笑,说:“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把剩余的事处理完,我们就回家去。”

    话落她点了点小乌的头说:“照顾好他。”便转身向外走,日月精轮紧随她左右,为她周身萦绕着圣洁的光辉。

    众人皆随她走出殿宇,此时的神殿前已经挤满了人。

    上官嫣儿一出得大殿,就被日月精轮拖于半空中,日月精轮散出了强大的神威,万道神光普照神域整个上空。

    “日月精轮奉天命神主,号令天下,莫敢不众。”

    日月精轮神光幻化也赤焰金龙与玄冥冰凰,高声喝唱着在天际中盘旋飞翔。

    “天命女帝,神威盖世。”

    所有神将不分敌友,皆向神女顶礼膜拜。

    上官嫣儿高高在上,俯瞰着脚下的臣人们,大声说道:“从此神域,四海,魔域,妖域皆为一体,统称大明圣域。”

    “天命女帝,英明神武,一统大明圣域。”

    长空中传荡出阵阵铿锵有力的呼喝声,大一统将体现出人人平等再没有神与凡的区别,所有民众们皆信服于大明圣域在神女的带领下将会变得更强大更富饶。

    正欢呼中的民众们突然讶然肃静下来,仰望着天空正走向上官嫣儿的独孤寒。

    上官嫣儿转头望向独孤寒,柔声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吗?”

    独孤寒冲她淡淡微笑,突的单腿点地跪于上官嫣儿的面前,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束艳丽的红瑰花,另一只手举着一枚红宝石戒指。

    他仰脸笑看着惊讶的她,说:“与你大婚之前,你要我向你求婚,我矮不下面子,不愿向你屈膝下跪求婚,现在,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补回欠你的求婚,娘子,我做得可好。”

    上官嫣儿娇美的面容上立现红霞,伸手就欲搀扶他起身,独孤寒却是把手中的花塞于她的怀中,拉过她的另一只手为她带着那枚闪亮的红宝石戒指,轻轻置于唇边亲吻了下,说:“娘子,我爱你。”

    上官嫣儿喜极而泣,连忙拉起他,娇嗔着说:“你说你,要你暗里只跪给我一人看,你却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跪,你这大男子的形象都让你丢尽了。”

    “我说过,会把所有美好的都给我,会让你永远快乐,求婚一事我没有满足你,却成了我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遗憾,现在做出来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是看到你开心,一切都值了。”独孤寒笑着拥住上官嫣儿说。

    “神女魔皇天做之合。”

    民众中突有人呼喝,随之所有人都欢声符合起来。

    欢声笑语间,一个颓靡身影慢慢消失于欢闹的人群中,瞬间带着大批神将向东方而去。

    此后,上官嫣儿与独孤寒共为大明圣域二圣主,封楚云飞为神域帝君,四玄神为魔域四魔君,霍俊豪为妖皇,四海由上官耀帝君,司徒铭与燕翘统领暗界谍者与杀手军队,被封为暗王。

    百年后,

    小乌灰头土脸的从神境中跑出来,他身后还跟着同样失魂落魄的鬼灵儿。

    “我的妈啊,再不跑,非被独孤禹折腾死。”小乌一冲出神域山门,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胖手抚着脸上的汗水,还心有余悸的看向山门内,见除了鬼灵儿没有那可怕的小身影,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哎哟,我的个神啊,那小子也太能作了,我这小身板都要被他玩散架了。承煌还说他超可爱,可爱个屁啊,简直就是可怕好不好。”鬼灵儿也一屁股坐于小乌的身边,大口喘着粗气。

    “那小子,在他爹娘面前最会装人,嫣儿与老毒物一不在,他瞬间化身成魔。”小乌嘟着嘴说。

    想他千年的捣蛋精,只有他折磨别人的份,何尝受过此等窝囊气啊,面对那小魔头,却打不得骂不得的,真真是把他给制住了。

    “那小子,明明是见人下菜碟的,他对宁煌就从来不会这样,怎么一到我,他就成精了,我还就不信了,我一圣灵还能被一个小娃子给当玩具了不成,传出去还真丢份啊,我得想个法子,让那小子吃瘪才行。”鬼灵儿拉着羊角辫子,猛一抬头看到走来一人。

    “哎,这人有点眼熟哦。”鬼灵儿指着越来越近的人影说。

    小乌抬头看过去,大大的眼睛盈满一丝不悦说:“这狐狸精怎么来了,他一来准没好事。”

    说罢,他站起身跑向霍俊豪,用小胖手指着他,说:“霍俊豪好久不见,你能来神境还真是稀客,不过你来干嘛,不会是又想抢嫣儿的吧,我可告诉你,现在嫣儿与老毒物可幸福着呢,而且嫣儿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你再没机会的。”

    “我对生过孩子的老女人没兴趣。”霍俊豪冷硬的说着,脚步不停的向山门走进去。

    “你,你你,你这没礼貌的家伙,就不应该理你,都臭着你才好。”小乌气愤的看着渐行渐远的霍俊豪。

    霍俊豪刚走进神境山门,就看到一个可爱之极漂亮之极的奶娃娃,一路蹒跚着咯咯笑着走来。

    他看到霍俊豪,停下脚步很是好奇的瞪着大眼睛看着霍俊豪,说:“叔叔,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霍俊豪被娃儿的可爱逗笑了,蹲身抱起他,说:“你都叫我叔叔了,还问我是不是女人?”

    “嗯,因为叔叔长得太好看了,比女人还好看呢,不过,比我娘亲还是差很多的。”奶娃娃扑闪着大眼睛看着霍俊豪很是认真的回答。

    “叔叔来找你娘亲的,你能告诉叔叔她在哪里吗?”霍俊豪问。

    “啊,你是来找我娘亲啊,那叔叔你可一定要小心哦。”奶娃娃嘟小嘴说。

    “为什么?”

    “因为,爹爹说娘亲就是他一个人的,他不许娘亲多看别的男人一眼,不然那个男子就死定了。

    看你长得这么好看,那我就悄悄告诉你,我娘亲在芙蕖池那边。”奶娃娃小脸很是认真的表情,小手指着一个方向,那神情更显他萌萌的可爱之极。

    “呵,你爹爹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谢谢你告诉叔叔,我会很小心的,争取不被你爹爹打。”霍俊豪说着把奶娃娃放在地上,指了指山门说:“小乌与鬼灵儿都是山门外,你快去找他们玩吧。”

    “是吗,那可太好了,我正在找他们呢。谢谢叔叔。”奶娃娃说着便又蹒跚的跑起来,笑呵呵的向山门外而去。

    “这么可爱的娃娃那里可怕了。”霍俊豪看着跑开的小娃娃,美眸中泛起一丝惆怅。

    当年,那个孩子若活着……

    他叹息一声,快步走向芙蕖池方向。

    一路上总是能听到欢声笑语,他刻意的回避着,百年中,除了处理妖域的政务,他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种欢声笑语完全不属于他。

    从那欢笑声中他听得出上官嫣儿非常的幸福,她与独孤寒终与家人团聚于唯美的神境之中。

    他曾经想着会给予她的幸福,现在才明白她的幸福他给不起,因为,从始至终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而他应该给予幸福的,他却狠心的推开了,百年之中,他一直活在自责与痛苦中,愚笨的他历经百年的煎熬才勇于走出来,面对自己的爱。

    芙蕖池,他终是来到了这里,清澈的泉水中,那朵清雅圣洁的白色芙蕖在盛放着,散发着淡淡的莹白光晕。。

    他轻轻走过去似怕惊扰到她一般,想伸手去触碰她,却又胆怯的缩回了手。

    他就站在池边静静的凝望着那朵芙蕖,心中泛起阵阵绞痛,一股辛辣感觉涌上视线变瞬间模糊了。

    “婉仪,对不起,历经百年我才懂得,我对你的爱早在心中生根萌芽,我是爱你的,越是明白这一点,我越是害怕,越是自责,我很痛苦,因为没能抓住你,不敢来面对你。我今天来就是要接你回家的,我知你临走前绝望之极,请原谅我的无知,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会给你一个真正幸福温馨的家。”

    他盈泪诉说着,伸手小心翼翼的拖起整只花株,轻柔的放进一个锦盒中,说:“婉仪,你当初选择魂飞魄散,我的心好疼啊,我知你是再不想看到我,原谅我不能听从你的意愿,任你随波逐流,我带你回家,我可以等,等到你愿意见我的那一天。”

    霍俊豪怀抱着锦盒视如珍宝,脸上呈现久未展颜的笑容,转身离开芙蕖池。

    他的脚步越来越急切,并不是怕被上官嫣儿发现。

    她没有出现,就是想给他与婉仪单独见面的机会,怕他尴尬才回避,她一直就是他最知心的朋友。

    独孤寒拥着上官嫣儿望着飞快离开的霍俊豪,独孤寒摇头叹息说:“这个笨蛋,花了百年才想明白,还真是为卓婉仪感觉不值。”

    “有什么不值的,婉仪性子恬静温和,想让她回心转意恐怕很难,霍俊豪又要苦等了,这一对苦命鸳鸯不知还要多久才能真正在一起。”上官嫣儿说。

    “好,就应该好好折磨那臭小子,这是和我抢女人的报应。”独孤寒开心的笑着说。

    “你啊,真是小心眼。”上官嫣儿娇嗔着说。

    独孤寒挑眉邪魅一笑,撩起她的下颌压上她的红唇,肆意吮吸亲吻着。

    “不好了,娘亲,小弟弟把鬼灵儿惹毛了。”

    两个十一二岁大长着同样清丽容貌的女孩子拉着上官嫣儿的衣襟着急的大叫着。

    “这个小祖宗,怎么专挑不好惹的撩啊。阿铮,你赶紧把承煌唤来,灵儿这丫头也就听他的话,哦,这老三象谁啊,怎么这么顽皮呢。”上官嫣儿说着,便领着两个女儿快步跑向山门。

    独孤寒笑看着妻儿们,眼中唇边荡着欣然的笑意,心中盈着满满的幸福。

    【本文完结】

    谢谢一直支持汐的读者朋友们,汐向你们致敬,以后我会写出更好的故事,敬请关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