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春日下午,阳光流泻。

    碧色蓝天下,一只燕子风筝在清澈城市上方飘飘扬扬。

    井薄蓝向来自诩心静如水,在这个欢畅的季节,她仍然觉得自己应该停止枯燥工作,前去赏花、踏春、郊游、野餐——总而言之,这并不是一个适宜纠结的时刻。

    面前眉目精致的小姐还卧在躺椅上,用一种幽幽的声音说起井薄蓝至少听过十万八千遍的故事。

    少女生性顽劣淘气,学习成绩低等,宠溺家长找来家教为其补习。新家教是名英俊青年,少女先怀疑之戏弄之试探之,随后沉浸变态之单恋中。

    幸好男教师自有分寸,工作之外只视她如妹。少女心郁难开,派遣无法,只好来心理治疗师处抒怀。

    “井医生,他不喜欢我,你说我该怎么办。”花季少女问出万年来怨妇的经典问题,没等井薄蓝回答,她再继续幽幽道,“井医生,你说,我喜欢上比我年龄大的男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恋父情节?那我是个合格的变态吗?如果有一天我杀人了,会坐牢吗?”

    合格的变态,杀人坐牢……真是愤世嫉俗的姑娘啊。饶是井薄蓝那颗已经被这古怪病人训练到波澜不惊的心脏,此刻也停了停。她轻声说:“胡小姐……”

    “不,请你不要叫我胡小姐……”少女语气更加哀怨,“我老师就总是叫我胡小姐,哦,胡小姐,胡小姐,多么生疏,又多么客气!”

    井薄蓝只好吸口气,勉强道:“胡……”

    “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呢?我虽然比他年纪小,但是年轻漂亮。让他等我上大学又能如何?如果他等不及肉体,我也已经能接受更亲密的举动!”她羞涩地低下头,继续沉浸在自我哀怨中,“我一切都那么好,但为什么老师他就是不接受我呢?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井薄蓝终于找到机会打断她,尽量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道:“胡小……胡……总之胡小姐,我记得上一次的时候,我们双方都同意关于你的治疗已经可以暂时告一个段落。老实说,我的存在对你的心里疏解已经没有任何帮助——”顿了顿,她终于问,“但你今天下午又来我这里,到底什么意思?”

    少女猛地从病床上翻身坐起来,惊道:“我的治疗已经终止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井薄蓝好心提醒她:“就是昨天。你在,你母亲在,你父亲也在。我可以借你电话让你再去问问。”

    少女睁大明眸:“我刚刚进门,你为什么不制止我说下去?”

    井薄蓝淡定地把手头自动铅笔芯扎到橡皮里去。她制止过,实际上井薄蓝试图制止过八十六次她的讲话。

    未果。

    后来心灰意冷,开始整理昨天的病例报告。

    少女看着不管自己而自顾自忙碌的井薄蓝,明显憋着笑:“井医生,世界上只有你才可以救我啊!因为只有和你聊天时,我才能开心!”

    井薄蓝淡淡道:“不会,我觉得你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少女再瞪大眼睛看着她:“怎么可能!”

    “省省吧,”她冷冷说,“你不过是讲述自己有多么可怜,挟制别人感情来帮助你达到目的。但这招对我没用,我自己就是心理医生,不吃你这卖同情的老套路。”

    几分钟,成功预约到下次见面机会的少女,志得意满地推门走出。

    剩下向来理智淡定且再一次被病人打败的实习心理医生伏倒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思考如果毒死病人,她的月工资是否会更少。

    正在这时,小凤敲了敲门进来。

    “薄蓝?”小凤笑眯眯看着她道,小凤也是心理医生,薄蓝的上上届学姐,“主任来找你,”她神神秘秘道,“你大概又有新病人了。”

    薄蓝这家私人心理诊所仍处于试用阶段。虽然主任对她的稳重和做事有条理甚为看重,但每次接收病人前,也必须要先经过主任这一关。

    可惜这种筛选似乎没什么意义,不然那个难缠少女怎么会进来。薄蓝扶着额想,老天保佑,世界上不会有再比胡姓少女更难办的人了吧。

    推开主任办公室的门,她当场愣住。

    男人被好几个人围着,他身后的人在和主任絮絮叨叨地说话,男人自己则靠在沙发里。

    黑色华贵西装从不肯好好穿,衬衫开两个扣子,十分之九的疲懒,最后一分却是漠然。

    听到声响,乔由抬起头,看到井薄蓝后仿佛也一愣。随后他眯起眼睛,懒洋洋地扯动嘴角——

    “……瞪什么瞪?喜欢上我了?”

    明明是如此温柔低沉地语调,然而吐露的台词那般可恶。

    一如当初极端麻烦的不良高中生。

    她只能站在门口,依旧恍惚。

    井薄蓝,人如其名。

    她自小便安静聪颖,是老师眼里的宠儿,家长眼中的典范。学习好的孩子通常能获得更多便利。

    薄蓝当时是查课间操的纪律监督员,全校的苦孩子风雨无阻地被赶到操场跑步时,她留下楼道协助老师检查逃操的学生。

    她对这工作并不上心,唯一开心的是能在偌大校园里获得些独处时间。教导主任让重点去查人少楼阔的天文楼,薄蓝轻声答应,但告别老师后就往自己耳朵里塞耳机,脚步轻快地跑过空荡荡的走廊,打算直接绕回班继续写数学作业。

    跑着跑着,她听到前面走廊暗门传来几个男生的暗笑声。井薄蓝止步不及,撞入一双眼睛里。

    ——天生薄性爱自由,然而又带着些深情颜色,仿佛那眸子里能流失光芒一样。

    几个男生趁着跑步时间,躲避了老师,正在天文楼的走道偷偷抽烟。

    夹着烟的乔由当时穿着邋遢的校服,少年脸部的棱角轮廓已经分明,夹着一根万宝路。

    四目相对,对方目光闪动,最后落到她袖子上的“纪律督导员”的鲜红标志。

    少年微微眯了下眼睛,张口却轻佻道:“……瞪什么?喜欢上我了?”

    井薄蓝险险一噎。她不是口齿伶俐的人,皱眉时,一丝可疑的红便爬上耳根,一时居然答不出话来

    男生们骤然见到薄蓝出现,先是大惊;听闻乔由调戏她,再是大笑,随后却赶紧藏烟,还有人悄悄推开窗户散风。

    井薄蓝自然都看见。然而,当时她只能看着那双眸子,说不出话。

    十年后,井医生已经稳定住她的神情,推门走进来。

    “主任,这个病人的诊费该怎么算?”

    乔由笑容一点都不变,唯独目光略微闪动。

    他想起来,十年前,井检察员稳定住她的神情,掏出身上的小本:“你们逃操,每个人扣2分纪律分,高一几班的?”

    永远一本正经的脸,乔由叹气,果然是适合当医生的,枯燥无味的女人。

    主任听闻井薄蓝的话,脸上的微笑僵了僵。她早想问乔由经纪人这个问题,此刻只是说:“井医生,你……”

    “诊费不是问题,但必须要做好保密工作。”经纪人余姐是个很痛快的人,她眯着眼睛,锐利打量走进来的井薄蓝,对主任道,“这就是井医生?看起来很年轻啊。”

    主任是何等精明人物,自然听得懂余姐口气里对薄蓝的不信任,也自然要为自己诊所长脸:“年轻有为。井医生是从国外留学归来,虽然刚来我们这里工作,但她可是拿的响当当名校的心理学博士——”

    两个人扯皮的当口,乔由已经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男人十年前就比她高出许多,此刻高大的身影更是完全压上来。

    井薄蓝颇感压迫力,然而她没退后,硬撑着,仰着脖子看他。

    乔由看着她良久,过了会张口道:“告状精,你还认得我吗?”

    果然是当心理医生当久了,万事都能自若。井薄蓝听到她淡淡回答:“你是大明星,我自然认得你。”

    乔由唇边笑容收敛点,接着问道:“我叫什么名字?”

    她再平淡说:“……乔由。”

    他再转转眼珠:“那我是几班的?”

    女医生的无波面色终于波动些:“……乔由,你真的很幼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