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唐·王之涣《凉州词》

    公元六百一十五年,突厥精兵引兵入侵,隋帝杨广抱幼子杨杲,恸哭于雁门郡。雁门四十一城被攻破三十九城,中原危急。一向不听劝的杨广只得听从苏威的劝说,声明不再侵犯高丽,并悬重赏诏令天下勇士来援。突厥见来势汹汹,解围出塞。

    然而,隋炀帝又一次失信于天下,成了独夫民贼。自风云盟解散,江湖各大组织纷纷招兵买马,群雄并起,几十路好汉各自挑起义旗,霸占一方。

    雁门一战中,十六岁的李世民慨然应征,以他过人的胆识,娴熟的兵法,为自己争下了赫赫声威。

    公元六百一十七年,李渊从李世民计,起兵攻长安,使长子李建军统帅左军,次子李世民统帅右军。三子李元吉留守太原。李渊自称大将军,率左右二军自河东郡城渡河至朝邑。随后,又令李建成据永丰仓,守潼关防东方兵马入关;李世民右军经略渭北一路招集二十余万人马,一举攻入长安。

    公元六百一十八年,隋炀帝在江都死在宇文化及手下,李渊废隋恭帝自立为皇帝,国号为唐。

    这就是历史上光芒夺目的天朝上国,大唐。

    十八岁的李世民表现出了极高的政治与军事天赋,在大哥和三弟一个留守一个驻扎的

    情况下,独挡一面,势如破竹不废吹灰之力取了中原关山。

    这离他的“十年之约”期满,还剩两年。

    面对着秦皇汉武的功绩,这个文质彬彬的少年会极淡的一笑,而眼底下却发射出炽热和攫取的光辉。每个人都已认定,他才是大唐帝国的唯一合适的接班人,但他还有一个哥哥,

    东宫太子李建成。

    看着他还不够宽厚的肩膀,李靖常常会想起年轻时的自己,二十年前的他也是象这样的

    文武双全,带着一肚子的谋略天赋和野心,去摘取权力颠峰的王冠吧,只是,这少年比他更

    有根基,更有霸气,更有王者的风范,他注定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而自己,无

    论怎么努力,也只能在其中的一页上写下卫国公李靖这个名字而已。

    而那个人呢?那个草原上的传奇与复仇的魔鬼,他……又怎么样了?

    昔日唐高宗起兵太原,准备取关中,先向突厥称臣极尽臣子之礼,使突厥大军不致兴兵南下。

    短短一年,唐已立国平天下,咄苾这才意识到那个弱冠少年的力量与心机,但席卷中土的最好时机已经失去。

    公元六一九年,始毕可汗卒。弟苏察即立处罗可汗,旋暴毙……在苏察不明不白的死后不久,咄苾终于众望所归的成为突厥的可汗,即颉利可汗。

    消息很快传来,咄苾上位不久即宣布立始毕之子什钵苾为突利可汗,使之节制东方诸部。而自己的儿子叠罗施王子却仅仅委与部分兵权。

    听到咄苾登基的消息,李靖的心骤然颤抖了一下。

    “是个极强的对手。”似乎看穿了他的担忧,李世民微笑:“李将军。”

    “是的。”李靖回答,早在五年前,这个青年人就不再喊他“李叔父”了,似乎已经顺理成章的从父皇那里接手了他。

    “李靖——”李世民的目光显然另有别意:“这天下只有你是他的克星,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们再合作一次,无论如何,都要铲除他。”

    李靖当然知道李世民口中的“他”是谁,他别无选择,只长叹了一声。

    三年后,颉利可汗牛刀小试,引数十万大军直入中原,一路抵达晋州,一路破大震关,势如破竹,朝野震惊。唐遣使郑元寿求和,献金帛无数,行属臣之礼,咄苾见时机未到,遂退回塞北。

    这一次的狼烟,烧得中原汉人闻风丧胆,咄苾王的战马在大唐的版图上肆意踏过,划下了一个血的箭头。

    六百二十六年,唐高祖武德九年丙戌。

    长安城里似乎多了几分春意。

    大都督府的花园里,几枝垂柳刚刚吐出嫩黄的芽儿。

    “小姐,小姐……”一个丫环急匆匆提着裙角跑着,喊道:“快回来,后花园有客人,老爷吩咐过谁也不许进去……”

    前面传来一阵风铃般的笑声,只看见假山上黄衫一闪,一条人影已滑入花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