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忽隐隐听得似有什么轻轻磨擦的声音,开始没在意,然后才发觉:那象一个人磨牙切齿的声音。如此荒坟暗夜,他也不由一惊。那声音空空洞洞,绝不象生人发出的。难道:真的是鬼?

    韩锷心里虽哂笑了下,却也不由暗暗发毛,四处寻眼望去,却一无所见。原地转了一圈又转回原地后,那声音却已停了。他不由松了口气。忽然那声音又起,竟就在自己身后。他一转身,身后不足二尺之处竟就有一个人影,那人影蹲在地上,伸着一手在摸那坟头的石碑,另一手在碑上轻轻凿着。韩锷第一个感觉就是:鬼!他不自主地退后一步,喝道:“谁!”

    那人不答,只管用手中斧凿向那碑上刻着什么——原来适才那声音却是那空心凿子敲在石碑上的回声。

    韩锷心头一松——是人,可能是个碑匠。

    他低喝道:“你在干什么?半夜三更的,还装神弄鬼!”

    只见那人头也不回,轻轻道:“我没干什么,也没装神弄鬼。”

    他后退一步,似在鉴赏自己刻字的成绩:“我只是被迫无奈地出来做一点儿活儿。”

    然后他又凿了两下,似才满意:“总算改过来了,要怪,也要怪他们。他们刻错了我的名字。”

    一股轻烟似从他身上升起——韩锷耳边一炸,当真是妖言鬼语!连胆识如他,也不由闻声吓得退后了一步。

    ——什么叫“他们刻错了我的名字”——那碑上刻的该是死者的名字!难道他就是坟里的死者?

    他一惊之下,好奇之心大起,伸手一搬那人肩膀。那人却忽然一倒,似立时死去了般。那人披了件斗蓬,斗蓬上的头兜盖住了他的头脸。韩锷轻轻一掀那那斗蓬,只见那布一翻,露出里面来,韩锷却更惊得说不出话来:那人腔子的上面居然没有头,而只是一具有身无头的身子!

    韩锷一个倒旋身子已然腾起,直翻飞了两转才远远立在两丈外的地上,这时他才来得及看得清碑上的字,只见那名字的第一个字已改,上面已划了个叉,在旁边另填了个‘余’字。

    那被改掉的字分明是“于”。

    那三个字原文就是‘于自望’!

    ——已经身死、惨遭割头的于自望?

    韩锷出了一身冷汗,心头更升起一股凉气!

    那地上无头之人这时却象从腔中发出了声音:“他们不只要急急埋我,还不肯找回头来给我。就算我生前害过人,但死了真的就连头也不还给我吗?没有面目的人在阴间也无法投胎的呀!他们是想埋掉积压了这么多年的一件冤案。可惜,他们忙乱之下,还刻错了我的名字。”

    他的声音忽转惨厉:“我要找回我的名字!”

    韩锷心头一惊,要知他人虽自恃,但从小也最是怕鬼。如今虽心胆成熟,但当此暗夜,遇此诡事,也不由不汗毛一竖。

    那个无头人却忽又坐起。韩锷勉强定住心神,那人却忽用凿子在自己手臂上一敲,自己在自己臂上凿出了一个洞,洞里冒出了一蓬血。然后只听他腹中出声道:“你不知道我出身大荒山吗?大荒山的人,头可以没有,人并不见得就死的。”

    韩锷只觉喉中一阵发干。然后只见那人居然用一个小皮囊接住自己臂上冒出的鲜血,低声道:“送你。”

    手一掷,那个小血袋居然直向韩锷掷来,口里轻声道:“我死因在此。”

    韩锷心知关联极大,不由就冒险伸手一接。他久闻川西大荒山‘排教’中人最多幻术,难道自己今晚所见也是幻术?这一革囊血会不会隐藏着什么暗算?这时他心中忽有所念,忽颤声道:“殊儿,是你吗?是不是你?你是殊儿吗?”

    只听对面那人声音一滞,竟似有些慌乱。

    只听韩锷道:“要不,你是阿姝?别跟我闹了,我听说你们中有一人到了北氓山来,但我没有搞清到底是谁。到底你是阿姝还是阿殊?”他声音忽转柔和:“你知道我禁不住吓的。”

    那“鬼”的心情却似已瞬间凝定:“可笑,可笑,我是于自望,世上之人难道真的要当面才能相识吗?”

    他腔中惨笑一声:“可惜我已没有头面了。”

    说着,那无头之尸忽又站了起来,向那碑前晃了两晃,似要钻入那坟中。这荒坟间蓦地升起一片烟霭。韩锷一跃而近,拍拍那人的肩,道:“你别走,我不信你不是阿姝,咱们先聊聊。”

    那人身形却一僵,双膝忽直直地一跳,已跳到另一个碑头。惨月微光下,他就那么无头抱膝冷冷地坐着,诡异道:“你要问什么,只管问吧。”

    这副情形当真诡异,只见荒凉坟地里,一个外乡子弟和一个无头之人相对闲话,胆小之人见了,只怕不免当场惊骇而毙。

    韩锷心中疑惑,叹道:“难道你真的是于自望?就当你是于自望吧,那于婕到底为了什么要杀你?你的死又跟这城中形势有何干联?——这洛阳城中,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你可以告诉我吗?”

    ‘于自望’脖后的斗蓬兜头忽自己卷起,盖住了他的头,却没有什么支撑,突兀地竖在那儿,里面却是空空的。

    “洛阳城?洛阳是个腐臭之地,是所有力弱者葬身的去处,是豪强们倚马而歌的所在。你不该来,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韩锷一叹,已不是第一个人和他说这句话了。

    然后只听‘于自望’轻声道:“如果你要知道洛阳城具体的情形,那么我告诉你两句话,你记好了,等你彻底都见过他们后,也就知道这洛阳城中大体的局势了。”

    然后只听他低吟道:“龙门异、白马僧,洛阳王、震关东”。

    他的声音凄凉,顿了一顿,又道:“城南姓、北氓鬼,河洛书、定舆图。——真正的洛阳是分为一层一层的:有的是明媚鲜亮,有的是权谋暗斗,有小老百姓血汗求生,也有达官贵人樽酒千金…这是一个极擅内媚的城市,也是个藏污纳垢之处。你不该来的,不知是谁勾引你来。我想,他们是想凭你命相中的清刚之气来一冲阴浊,以为这世上只有你可以一破这内媚之术。”

    他叹了口气:“可惜他们也许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