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病倒下来,倒难得的显出一份乖来。平日韩锷只嫌他聒噪得可厌,这时却只巴望着他快快好起来,哪怕天天被他聒噪上十二个时辰也是情愿的。可恨的是他这回重返长安,也曾数次潜入大内,还找到了暮华院,可祖姑婆却一直不在。他心中烦恼,只有租了套院子住在长安城内苦等。每每闷极无聊时,只有教小计量力练些功夫以自养。自己晨起夜深,也时时与他按摩导引。闷了就掣了一把“长庚”在院内独舞。他心情不快,剑风起处,肃杀之势较那秋声来得还甚。小计有时半夜醒来,身边不见韩锷,只听得院内剑风霍霍,但那剑刃破风之声却能让他心里感到一份平安踏实,听着听着,就重又昏昏睡去。

    这些日子,长安城内正自沸沸扬扬地传说起“龙华会”的事。朝廷偃武修文已久,虽然隔年还有武举,也要较考进士冷落多了。没想前日洛阳城九门提督遭刺后,今年本不是武举之年,由仆射堂提议,朝廷竟大开“龙华会”,争选江湖能人异士、精擅技击之高手,已开破格之例。一时长安城内,好手云集,谣言盛起。就是酒楼茶肆,每常也有一干平头百姓议论起这家那派,你道这家的渊源深,他说这家的功力胜,平添了不少口舌之趣。只是习武人多有睚眦之怨,长安城内虽还好,长安城外,却时时半夜三更,发生些动刀弄剑之事,搅得众人心中兴趣更大。韩锷却一概不听不理。每常心动,也是为想起方柠:那洛阳提督之职,洛阳王一派的人马想来志在必得,方柠只怕也正寝食难安呢。想着想着,有时他不由就气血一涌,直想代她拨剑一击。但一想起她那夜的话,不由四肢面骸一片冰凉,心灰意冷——女人呀女人,就算已相交数年,以为知己,谁又能讨度得出她们的深心呢?

    这晚韩锷待余小计睡了,一时怎么也没有困意,不由耸身上房,坐在居仁坊里自己租来的院子的屋顶,抱膝闷闷。夜很黑,已经宵禁,隐隐地只见千门万户的屋瓦栉次鳞比地黑鸦鸦在这夜色里。韩锷本来不爱热闹,但这大半年有小计凑趣惯了,现下倒觉得冷清得可恨。他一时想起自己的父亲,摆摆头不想再想下去。一时又想,如果小计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长安城中又碰上了“龙华会”这等数十载不遇的大事,他这个小包打听不知天天要带回多少消息来,在自己面前聒噪个不停。他陷在暇想里,唇角不由微微含笑,只觉得生活中那些最无关痛痒的小事原来才是真正的乐趣。只要小计病好,这他一个人时只觉喧噪烦心的人生也会变得很有趣。这么想着,他一时不由高兴起来,轻轻纵起,在屋瓦上翻了个跟头,心里道:“祖姑婆总不会总也不回来的。只要她回来了,一定能治好小计,那时,还有好多快乐在等着小计与自己。”

    他这一纵之时,却远远看见有几条夜行身影在不远的屋瓦上奔跑,心里一时好奇,摸了剑,一耸身,悄悄向那一追一逃的人影起落处跟去。

    那几条几影却是前一后三,他们行的方向却是正东方向。韩锷在后面缀着,并不靠前。那几人却奔得快,不一时,已奔到了大雁塔脚下。前面一人似已力尽,只见他身影一跃,竟跃上了那塔第一层的塔檐上。后面三人转瞬即到。前一人想是情知逃不掉了,宁可取了个居高临下之势以负隅一战。韩锷在后面也已赶到,他隐于暗处,先看向那后面追的三个人。却见那三人却穿的并不是夜行紧身黑衣,反是侍卫打扮。只听他们中一人道:“相好的,下来吧,这些天,你已数探大内,别当我们不知道。我们不过想查查你还有什么靠山,所图为何。今天,你居然敢试图闯进芝兰院。嘿嘿,如此禁地,你也敢冒入,咱们可就再也容不得你了!”

    芝兰院——韩锷心中一愕,不由定下神来细看。只听那檐上之人一声冷笑,韩锷听了心里猛地一惊:这笑声好是熟悉!他一抬眼,只见檐上那人冷冷道:“紫宸果然厉害,是我自己不自谅了。姓陆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去那芝兰院,就是想看看当年余皇后遇害到底跟你们紫宸有什么关系。”

    她虽蒙了面,韩锷注目之下,也是脸色一变——余姑姑!那坐于檐顶的不是别人,正是余姑姑。“姓陆的”,那却是谁?难道是紫宸里行六的“六幺”陆破喉?以她的功夫,怎么惹上这样的煞星去?

    陆破喉脸色果然一变,只听他冷冷道:“好,你即实说了,那我就留你不得。我们俞总管有令,凡欲窥探芝兰院者,杀无赦。你这么个老女人,想来擒住你你也不会吐实的了,只有…”他一剔眉:“杀之了事了!”

    然后他声音忽紧:“最后问你一句,我们的老七关飞度是不是你杀的?”

    檐上的余姑姑神色一愕,却忽似颇为开心,嘎声道:“是我杀的又如何?”陆破候已变得面色狠戾:“你究竟用了什么阴招,让老七他…”他话没有接下去,想来那关飞度死得极惨。韩锷心里却大起怀疑,他数遇紫宸,心里情知余姑姑就算使上阴招,只怕也暗算不得关飞度那等高手。檐上的余姑姑却神色冷冷,再不开声。陆破喉已一拨而起,他一起身,就见一道金芒从他身上飞起,那该是他成名的“金鳞砍”了。

    这金鳞砍却是天下少有的一样独门兵刃,似刀似剑,短宽而厚。韩锷一见,情知他已存必杀之意。如要救那余姑姑,只有趁其不备,赶早而为了。就在那陆破喉已扑到檐头之际,韩锷忽然一声清唳,身影一拨而起,一道剑芒闪出,直向陆破喉背后击去。他喝了声“着!”陆破喉闻声已然大惊,他听风辨刃,万没料到自己身后还藏有如此好手,当下不顾伤人,身形沉沉一坠,一挥手里的“金鳞砍”,一道金光把自己先护得个结实。

    那余姑姑袖中白光一晃,似本打算负隅一拼,这时突见剑光,只见她眼中已不似个盲者,精芒一闪,面上神色说不出是惊是喜,袖中那道白芒却已不见,眼中精光也马上顿敛。

    韩锷此袭,本就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伤人,剑风虽盛,但虚张声势处更多。他一见陆破喉身形下坠,并不跟击,人直扑檐顶,一手拉住了余姑姑的手,喝了一声:“走!”说着已带起余姑姑,直向东面飞掠而去。

    他直疾奔了盏茶时间,身影在街巷坊里间连弯连绕,直到确认陆破喉再没追上的可能,才在一个荒园里停下身来。说了一声“得罪”,他轻轻松开了余姑姑的手,可这时才觉得,怎么余姑姑面相如此苍老,手腕却还…如此滑腻。他允称君子,想了下也自觉不好多想,微微一笑:“余姑姑,没想又碰面了。”

    那余姑姑低着头,侧着身并不看他,身形却在轻轻颤动。韩锷心里一愣,然后才解悟过来:不管这余姑姑看上去多么老辣,毕竟还是个女人,想来还没从刚才险境里缓过神来。他话本不多,正不知还该说些什么,却见那余姑姑双肩峭瘦地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叫韩锷觉得:她似是想让人安慰一下自己。但她年齿即高,韩锷也一向不善虚词,也不敢略加慰语。

    那余姑姑静了一刻,静得韩锷似也觉得自己沉默得可恶起来,张了张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却忽听那余姑姑尖刻一笑:“有什么想不到的?我早知道,即然那杜方柠又遭大难,这龙华一会,你又怎么不会来帮她消灾解厄的?”

    她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悻悻之味,似是哀怨,似是愤怒。韩锷每次见到她都不由就有种怪怪的感觉,那滋味很不舒服,总觉得自己象欠了她什么一般。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好略加辩词。

    余姑姑只当他叹气就是默认。只见她猛地回头,望向韩锷的侧脸,口中责备之言似乎马上就要出口了,她定要责他有负余婕当日所托之事。却听韩锷抢先开口道:“那芝兰院,我其实已经去过了。芝兰院中有一人,叫我不要再彻查此事。但据说,还有一人可能知道真相。小计病了,我长安之行本是为他。此事一了,我可能就会去居延找当年余皇后的侍女朴厄绯一探底里。”

    余姑姑一时闭住了口没再说话。韩锷只觉在她面前好不自在。如果她再开言,自己实料不定她还会说些什么,又该怎么应答。如此一想,身子便一腾而起,还是速避为是。口中只道:“至于小计,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请余姑姑放心。而芝兰院,当日我险些命丧于彼。余姑姑如无要紧,还是不要招惹为是。”声音落处,他已跃至院外。留下荒园内的余姑姑追问了一声:“小计…”

    第八章 一代名家不数人

    余小计笑嘻嘻道:“锷哥,咱们去看看那劳什子龙华会吧?”他瞧了一眼韩锷的脸色:“这些天,可当真闷煞我了。”

    韩锷虽还镇定,但脸上也挂了丝乐呵呵的笑影。他兄弟两人今日如此高兴,实是为——头一天韩锷终于找到祖姑婆了。祖姑婆一时却没空,听了病症,先叫他带了一贴药回来。韩锷与小计先煎了吃了,昨日子夜过后,余小计四肢面骸内郁结的气血果然就大为通畅。韩锷犹不放心,运气潜查他经脉好久,果觉与先前郁结之势大是不同了。两人心里的石头大半落了地。那余小计但凡性命无碍,总要找出些乐子来乐的。韩锷这时也不忍违他主意,笑道:“你可是手痒,想上去就夺个‘天下技击我第一’的名头?”

    见他嘲笑自己,余小计一笑反讥道:“也不羞,才教了个徒弟大半年,就痴心枉想,想当天下第一的师傅了。锷哥,你简直当真自视高明得一塌胡涂了,却叫我怎么说你?”

    两兄弟但凡斗嘴,没哪一次不是韩锷早早败下阵来的。但韩锷见小计又有心思真心说笑,不似前两日的强颜装欢,心里早已大是开心,哪在意他的小小讥刺?

    原来今日正是朝廷那命名为“龙华会”的较技大比的日子。这回例放得宽,凡江湖健者,英发少年,不问出身,俱可参加。韩锷情知,这多半是洛阳王一派人物顾忌“城南姓”在朝廷中武举出身之辈中根深蒂固,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搬倒他们。而江湖之中,卧虎藏龙,他情知方柠断不会束手待毙,一定自有她的办法,但也不由暗地里替她捏上一把冷汗。

    那“龙华会”却设在曲江池不远的旧校场边。那校场本来空落,多年弃置,只有几个老兵看守,今日却忽然热闹了起来。加上秋空高旷,所有之树,木叶半凋,越显出一片爽明。

    此时那校场边早已清出好大一块空地,却没设高台,看来比武较技只是在那校场之内了。这次特拨武举本为数十年朝廷未有之例,但因本是由于洛阳城九门提督被刺一事生发出来的,那案子又没破,朝廷想来不欲太过张扬,所以虽然城内传得沸沸扬扬,但城外此地,观者倒还不多,四周有兵看守,闲杂者俱都免进。

    韩锷因当日芙蓉园一会,识己者已多,嫌那斑骓乍眼,把它先骑到一个远远的村舍里寄放了,才与小计缓步行来。将至那旧校场边,却见路上已有人把守。为守的人身穿御营服色,想来这守卫之责是归金吾卫管领了。那路上设了几把石锁,青斩斩的,看着就甚为沉重;另又设了一个高竿,一撂牛皮。小计一愕,问韩锷道:“锷哥,这是做什么?”

    韩锷微微一笑:“想来是来的人太多了吧?这可能是为了预选与会资格用的。”他们才行到那关口,果就见有人在举石锁,有举起的,也有举不起的。举不起的悻悻而下,举起的因见过关俱多好手,也不见欣幸之意,神色只见凝重。另有不以力气见长的却卖弄身法,轻佻佻地从高竿上翻过,小计见了,不由大喜。这腾跃之术,他因近半年来苦修踏歌步,可还在行。看看那竿儿,估计自己还翻得过,不由摩拳擦掌。但韩锷见所有过关之人都要登录乡里姓名,他不欲留得形迹,低声道:“咱们还是混进去吧。”

    小计也明他所想,不由打住兴头,一时想到如果人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却也大大好玩,不由又开心起来。

    但那旧校场本为空旷之地,眼下又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要想混入,却是大难。韩锷皱眉沉思,先带小计退后了里许。他还在想着,却见远远有一辆马车驶了过来。看那马车的架式,似是车中人很有威势。韩锷一拍手,已得主意。

    那马车行得甚快,转眼已到眼前。韩锷要顾忌旁边人耳目,倒没太在意那车子。就在那车子驶过他与小计身前之时,他忽一牵小计的手腕,两个人低下身子,平掠而起,直钻入那车底里去。他才钻进车底,一手就攀住那车底的车轴,一手却挟在小计腰间,把他安稳稳抱在怀里,安置得极为妥当。余小计全不顾那车底卷起的灰尘蓬到脸上,因为锷哥这混入的招法甚怪,眉毛眼睛早已四下里各自跃动,眉飞色舞,低声道:“好玩,好玩。锷哥,你即想到了这招,下回暗探大内之时,却不可象先前那般推托,也把我也带进去耍一耍才好。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呢。”

    韩锷实想不出这孩子为什么总能花样翻新不断给自己找出些新鲜麻烦来,情知此时断不能理他,哪怕再怎么明拒,把这念头在他心里种得深了,自己最后多半还是逃不开的。小计却已一人笑嘻嘻地在旁边幻想开了:“让我在那皇帝老儿的御酒中尿它一泡尿,岂不大大好玩…”

    韩锷气哼哼地哼声道:“要给人捉住了,把你那好玩的家伙割了,留在宫里当太监,那才真真正正算个好玩了。”

    小计冲他吐了下舌头做个鬼脸。两人正低声絮语,那车子已然行到关卡,想来车中之人位份甚尊,那关卡上人拦也没拦,由着那车子长驱直入。

    那旧校场离这关卡不过里许,旁边早备了停放车马之地。车子停稳后,韩锷与小计听到车内人下了车,又等了一会儿,见四周悄无声息,才轻轻从车轴上翻了出来。余小计四顾无人,偶有一两个马夫,却也没看到他们,他们此时大可装得正常进入的样子大摇大摆,开口笑道:“这车主倒好大威风,看来是今天朝廷派来的大官。却不知是谁?”

    他一说,韩锷不由就向那车门前晚上用来照明的灯上望去。然后他脸色微微一变,小计一抬眼,只见那灯笼上写了“杜府”二字,当即噤声。韩锷怔了下脸色方转过来——这杜府是不是方柠的那个杜府?如果是,那她们家来的又是谁?不知可是她的老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