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女儿行 第5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只听候健道:“余国丈当年的这件案子已积压有年,原来也是在我手里经过的,可惜后来被刑部夺去了。这案子显然别有内情,可惜他们查了一番,毫无结果。这事虽然一直未能查清,但据我所知,洛阳城里近几年来一直潜流暗涌,犹有人执意要来彻查此案,以报当年之仇。这一党人以‘来仪’为号。嘿嘿,‘来仪’、‘来仪’,那是‘有凤来仪’了,只怕和当年莫名而死的余皇后也有些关联吧?——近日声势颇盛的‘来仪’口令看来和姑娘是大有干系了?”

    他说着,双眼直盯着那女子,厉声道:“据说当年那凶手之所以能破这‘十诧古图’布成的‘轮回密阵’,就和前日遭姑娘刺杀的于自望大有关联。姑娘刺杀于自望,可就是为此吗?”

    那女子轻声冷笑道:“你别问了,我虽受伤,可还不是伤在你的手下。如果我不是在杜家偷窥失手,中了一箭,凭你,也未必能蹑得住我的行踪,你又装什么胜算在手?枉你身为洛阳捕快统领二十余年,当年一出血案,你究竟又查出几分端倪?可笑、可笑,现在还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候健脸上一烫,一振手中之刀,正容道:“姑娘,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我管辖下动手犯事,我候健虽官品低微,但你已乱朝廷法度,无论你背景如何,声势多盛,只为此一点,我就不能不拿下你了。”

    他说完并不多言,反后退了一步,人影就如虎踞犬坐一般。韩锷一见之下,已知他已允称技击名手——这一番架式,分明已极精通北派‘卧虎居’之‘锯锉刀’。‘锯锉刀’招式雄猛,以‘犬坐’为守,‘虎踞’谋攻,轻易不动,动必伤人。那候健面色凝肃,用手指抚了下他手中的厚刀之背,喉里就低哼了一声。那女子似颇忌惮,伸手在袖中一抽,就抽出了一柄她当日曾用的短刀,依旧是左手执着。她刀身轻窄,看来用的是招术险恶的近身搏击之技。韩锷也呼吸一紧,他虽为技击名家,算得上海内精通此道之人中的翘楚,但深知技击一道,说起来其实是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的,任何偶然因素都可以干扰看似强弱已判的一局。哪怕是别人临场,他在场外都不由不感到一点紧张激动。

    那候健这时却动了,只见他走中宫,踏坎入离,一刀直直而来。这一刀毫无花巧,胜就胜在力劲刀疾上。刀未到,那刀风已荡开了那女子额前之发。那女子神色一变,似没想到候健一把厚刀居然可以使得迅捷至此。她扭腰一避,手中刃短,却还不出招来。候健喉中又低吼了一声,第二刀变劈为抹,分明‘锯锉刀’一十三路他已可以指挥如意,不必再缚手缚脚地顺套而发。韩锷眼中一亮,已来了精神——寻常俗手,往往为招路所缚,一经动手,只知依套路而行,不知这才是搏击大忌。看这候健如此出手,分明已得刀中三味。那女子腰功极好,脚下不动,拧腰一避,就待还以颜色,候健第三刀已变抹为削,直击向她肩胛。那女子这时再原地避让不得,只有耸身一退,让出了她适才谋就的最佳地位,手中短刃却也寻隙而进,一脱手——她刃上居然有索,飞掷而出,一击而收。候健面色凝肃,‘嘿’声道:“没想到十余年后,居然又看到了鲁夫人当年所创的‘轮回刃’。”

    他两个刀中好手俱已不敢大意,楼下只闻风惊刃响,两个已拼杀在一处。韩锷见那女子处于弱势,知她为伤势所限,今夜,无论如何,怕是也逃不过候健之擒了,心中却闪电般地想起下午‘玉钩斜’边那余姑姑的话:

    “如果你能查清轮回巷里的事,你就能找到她的出处了;如果,你能干一件侠义的事,你就能查出她的出处了;如果,你能帮助一个弱女子,你就能查出她的出处了。”

    她说的弱女子,是不是就是眼前这个善用‘轮回刃’的女子呢?

    韩锷正自凝思,却见楼下局面又变,只听候健喉中低沉道:“姑娘,原来你艺业如此精湛!候某要是在你没负伤时拿你,只怕倒颇为难了。没奈何,候某只有伤你了!”

    他口里‘伤你了’三字才出,手中刀法已是一变,竟倒转刀锋,以刀背向那女子击砸。那女子容颜惨变,惊叫了声:“厚朴刀!”

    “厚朴”本为中药,为落叶乔木,性干,叶呈长圆,花大而白,以树皮入药,有燥湿利气之用。用名在这候健刀法之上,果然干燥爽烈。候健这时以‘厚朴刀’心法行‘锯锉刀路’,就是才名如韩锷,也不由不对他刮目相看了。只见那女子忽仰天叹了一声:“老天,老天,你居然如此不公!”

    她声音悲愤,韩锷心中一动,只见她脸上胎记之下,一张容颜竟也颇有可怜之处。不知怎么,那张脸上的某些东西就打动了他,让他想到了方柠。所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韩锷只觉心中血气一涌。那‘厚背刀’候健已得空隙,一招‘倒逆锉’就已向那女子肩上劈下。那女子闪避无及,只听楼上韩锷大喝了一声“慢!”手里随手抓断一根窗棂,直向候健击去,他这是用的攻敌所必救。

    那候健眼看要得手,刀背已砸到那女子肩上,那女子肩上已有一声轻微骨响之声传来,这时却只有闪身收力,退步疾避。只见好候健,避暗器之余,犹有余暇一抬头,冲楼上喝道:“谁人?”

    韩锷也不想就此陷身入这洛阳城中他不明白的一局争斗,心头一转念,已退身暗影。伸手一捋,已从那只枯手上卸下了那枚银戒,抖手一掷,变声低喝道:“接着!”他这一掷,为显已威,虽只一枚小小银戒,却也如暗器般声势惊人。候健一翻腕,看来势料对方无伤己之意,当场接住。然后他张开手掌,凝目一看,面色就一变:“紫宸?怎么,宫中也来人了?”

    韩锷本不善说谎,只有隐身于窗后闭口不言。那候健却以已意忖度对方意思,想了一刻,才一跺脚:“好,你们要插手,我候某人不管了。”说着,他就已转身而退。

    可那女子却忽叫道:“慢走!”

    候健一怔,想:你不巴望我快些走还要拦阻?那女子已道:“表记留下。”

    候健愣了下,喉里‘哼’了一声,一张手掌,那枚银戒脱落于地。一耸身,人已飞跃了几下,翻墙而去。那女子捡起了那枚银戒,不知怎么,一望之下,似颇有失望之色。定了定神,才回头向楼上道:“多谢恩公。”

    韩锷当此情形,本不愿与她朝面,无奈心中记挂要寻之人,犹豫了一刻,才一跃而下。那女子看他跃下的身法,轻轻一叹道:“果然是韩公子。”

    韩锷一怔——怎么,这洛阳城还有人认得他?

    那女子已明他所想,开口道:“这提纵一术支脉虽多,但艺出太白的‘踏歌步’,当世之中,本已罕见。至于能用到这等清刚矫健地步的,怕也只有‘太白剑客’韩锷韩公子能为了。”

    韩锷不知怎么回答,只听那女子道:“何况我也知韩兄已至洛阳。韩兄该还记得有个脸上有青记的小孩儿,名叫‘小计’的那个吧?”

    韩锷点点头。

    那女子已轻轻一叹:“我就是他姐姐。我叫于婕。”

    她这时却抱膝在一块山石上坐了下来。她负伤不轻,先中箭创,后来候健的一刀也让她肩骨轻裂。只听她笑道:“我知道韩公子所为何来。没错,我已得了那副图。”她侧顾了一下韩锷的身影,目中一亮,一亮后居然微泛忧怨之色,唇角却微微含笑道“真是个好美的女子——也只有她,才配得上韩兄这等高才吧?难怪韩兄忧切至此了。”

    她抬抬眼,似是颇有自伤身世之感:“人生富贵多如意,没想她出身如此家门,生来如意,就是找个体己人,也强过我这薄命飘荡的无根之女多多了。”

    不知怎么,韩锷望着她的神情,心里不由就几近升起分怜惜来。这于婕他虽仅只初面,也见过她‘轮回刃’一击之利,但不知怎么,还是让他有一种由弱生怜的感觉。这感觉,他在方柠身上从没体会到过。他摇摇头,心里暗想:韩锷呀韩锷,你可别胡思乱想,人家姑娘只不过偶尔自伤身世罢了,和你可没什么相干。但他毕竟是个年轻男子,听到对方这么话里分明暗赞自己,还是不由得心里掠过一丝窃喜。只见那女子对他的神态似颇喜爱,轻笑道:“她,该就是韩兄近年来一同名传,人称‘索剑为盟,神仙眷属’的‘索女’方柠了?”

    她手中这时已掏出了那副画,那画上炭笔草就的人儿在这月光下似展现出一种说不出的静好。于婕轻笑道:“当真是‘静女其姝’,也难怪韩兄这般‘爱而不见,搔首踟蹰’了。”

    她面上隐露调侃,韩锷只觉羞涩尴尬,一时说不出话来。他面皮微红,虽还为这夜色遮着,但一只脚已忍不住地在地上轻轻蹭着,状极不安。那女子似很爱见他这般羞窘的男儿模样,有意看看那图,又看看他,分明拖长时间故意延挨,赏鉴他那副我见犹喜、很男儿气的羞窘。

    她这里看来看去,可把韩锷折磨惨了。直到韩锷已被她折腾够了,她才笑道:“韩兄当真要知道她下落?”

    韩锷红着脸点了下头。

    那女子扬脖一笑道:“那好,韩兄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她这一扬脖,虽脸上为青记所妨,颇碍姿容,倒也别有一种韩锷从未在别的女子身上看到的爽落潇洒之态。韩锷有些扭捏道:“什么事?”

    那女子道:“反正不违侠义,不悖私德,韩兄你答应吗?”

    韩锷脱口道:“我答应。”

    那女子面上微微一黯,轻叹道:“我知韩兄不是一个轻诺之人,这么快答应,想来对这方柠可是真心关切了。她可真…好福气。”

    她面上又有一种自伤的神情。韩锷哪懂得女孩儿们那千回百转的心思,只觉她那么双眉一蹙之态,实在…实在…因为心生暇思,他面上不由又是一红。那女子已笑道:“我要是要韩兄答应——只要你答应娶我,共此一生一世,我就帮你找那方柠,那韩兄你也照办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