锷哥怎么了?——相识这么久,小计在他对敌时也一向只见其洒然风概,还从未见他出招如此凛烈怒急。是不是锷哥觉得他根本没有缓手的时间?只要一缓手,对方反击之下,他就再无暇有谋攻之余地?

    小计额头上汗滴滚滚而下,他靠近了那匹斑骓,那马儿似乎都紧张了起来,四支蹄子在地上只管刨着,却似一下下都刨到了小计的心坎上。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一只手紧紧握住那马缰,他倒并不是想独自逃走,而是锷哥一但遇险,他要马上翻身催马,借着这名驹之力把锷哥带离险地!

    那人却几乎并不回招,只以身影闪避。小计看了几招,已看出了门道来。在锷哥如此急催迫至的剑招下,那人身影居然没离身边方寸之地!

    数招之后,那人才被迫出手挡了韩锷一剑,他居然并没用兵刃,只是以掌代刀,掌沿如刀,一式劈向韩锷持剑的手腕。那人接下来并不反击,只以身形躲避,偶有接招,也是怪异异的,他这一路技击之术似乎只是要对方打得大不舒服,直待对方力疲之下,破绽一现,就可一鼓而擒之。

    韩锷头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忽然开声道:“销兵手?你是什么人,居然会用销兵手?”

    要知普天这下,只怕少有人会练这极吃力又极不讨好,绝不反击、却只让对方打得不舒服到被迫露也破绽的无用之术“销兵手”了。这一门功夫极为难练,也极怪,却号称一但练成,可以销尽天下之兵。韩锷早就听人说过,却从来未见。那销兵手以无用为用,却似乎合于道门的一句话:无用之用,乃为大用。韩锷一语叫罢,身子忽由动返静。他是被迫的静。

    小计身在场外,还感觉不到他局中人的感受。原来那人只是闪避之下,韩锷已渐渐觉得自己步法、度量、轻重、软硬之感全部乱了。那人的闪躲之术分明别有一功,这种感觉和当初身陷芝兰院的“轨书大阵”时庶几相近。可“轨书大阵”的压力毕竟是无形的,而与此人对战,那压力却绵绵泊泊,就在眼前。

    那个人忽伸手一击,一只手有如破浪,直向韩锷心口捣来,口里冷冷道:“无怪乎是太乙上人的得意弟子!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人认得出我的销兵手。看来,我不杀你,是不成了。”

    他这一招破浪而进,韩锷身前防护顿失。他一惊之下,身子空中横滚,一柄长剑竟根怪异极丑陋地在随身同旋,竟向那人破浪之手绞去。

    那人咦了一声,这一招却是韩锷近日来悟得的新作。可这样的招术,他这数日所得,不过三数招而已,真抗得住那来人渊沉海阔般的修为吗?

    那人“咦”了一声,口里却沉沉道:“我跟了你数日了,看来我所料不错,如果现在不杀你,再假你些时日,只怕要杀你就大费周章了。”

    韩锷一剑反击得手,身子却向后跃出,他情知那人已有必杀之心,那凭什么自己反要送上门来给他杀?他接下来的选择的居然是:逃!

    于逃逸之际,只怕那人厚如城池的防备或可小小疏露——韩锷也不敢真的有此奢愿,但起码,可以把那人带得离小计尽量远上一点。他照护小计以来,还从未有一次如这般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受。

    他身子一纵即退。韩锷就算剑术上修为还不足以翘楚宇内,但“踏歌步”在他苦习之下,实已足以侪身技击一道内提纵之术的顶尖好手之列。只见他身形劲捷,在草尖树杪掠过,有如渡枝寒雀,别海惊鸿。猱形鹤式,当真不愧他曾获得的“山猿海鹤”之称。

    那人似也没料到韩锷生性如此劲疾,却会逢险而退。他一愕即追,两人身形从小计身边飞快掠过,那人本可抓住小计以要胁韩锷的,这么做易如反掌,但如韩锷所料定,他根本不屑为此——在杀了自己之前,他是不会对小计怎么样的。

    小计眼看着那两条人影飞也似的在自己眼前渐远渐失了,心里急得仿佛把心都提到了嗓子口。他张了张口,喊了声:“锷哥…”却又怕于此紧急之即让韩锷分神,马上缩口不喊。翻身上马,跟着那人的身影追去。

    那马儿虽为良驹,无惧山路,无奈韩锷所逃之路专向险僻处行去。小计跟着前行里许,转过了一个山谷,只见一片突兀兀、恶狠狠的怪崖横了过来。那崖崖高百丈,生在路边。韩锷忽然弃路一拐,直向那山崖脚扑去,这一扑,岂非是自寻死路?那追的人似乎也有此感想,喉中低笑了一声,却见韩锷身子已窜到崖底,接着向上一窜,人竟已攀上了那几乎直立的崖上。他手足并用,轻如猿猱——到这时才可见出他从小山居修习而来的腾跃之术的功底。他竟似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可随意控制一般,全身没有一块多余的肌肉在不必要动时去动,也不多费出一丝一毫的力气。

    小计奔到崖下,马儿已无法跟上。天上的月儿很明,照着韩锷在山崖上攀爬而上的矫捷身姿,越来越高。好多根本没有凸浮借力处的地段他就身子使力,双臂一勾一拉,凭空跃起,如一只苍猿般地扑向下一个落点。那山崖有的去处还突兀伸出,有如直角,这时就可见出韩锷那瘦得没有一丝多余的肉的腰上的腰功。只见他勾转自如,翻身腾跃,越攀越高。小计的头也就跟着越来抬得越高。

    那人也已攀缘而上,追到山崖半中央处已觉得再进一步都难。只听韩锷在他头上道:“你只怕还没尝过被人高居于上的滋味吧?嘿嘿,技击一道,熊经鸟伸,熊经练气之术我许你为高,就看看你这鸟伸之术如何了?”

    “鸟伸”即为腾跃之术的古称。那人本有退意,这时却面目一沉,忽仰天吸了一口气,身形竟不顾那山崖,忽挺直而拨,直向上拨起。他双手发力,全凭一口内修真气,拍击崖壁,藉以借力,身形直向上冲天而去。

    他这一升,却比韩锷手足并用似乎还要快。韩锷低头一顾,已凛然心惊:居然有人练气已练到如此阶段!倒要看看你这一口气能撑多久。他唇角划过一丝冷笑,心知如此提纵,最耗内息。而此崖高悬百丈,那人真有信心凭这一口气直升崖顶?那可真所谓超凡绝伦了。

    韩锷手下不慢,足用了半柱香的时间攀到崖顶。那崖居然是个孤崖,前面并无去路,韩锷回身一看,他本以为那人还要几口气息才能攀爬上来,却见眼前人影一冒,那人已经露头。

    韩锷长剑一击,他错算之下,已无暇再退,兜头就向那人头顶砍落。

    那人却双手一拍,人已腾离崖壁一丈,避开过他这一击。他身形提纵之术倒不见得如何佳妙,但这一口气息之深实让韩锷不由不惊绝。他心知那人此时内息耗损必大,自己处于地利,长身立于那百丈崖畔,对准空中扑来,欲一落崖头之人就全力发招。

    那人只有再退。一时,一个江湖年少,一个无名高手,就在小计目力勉及的百丈崖头做起了一番殊死之斗。

    那人的功夫也当真强悍,于空中适时换了一口气,然后一只右掌居然不顾韩锷剑式,直向他剑脊捉来。韩锷此时已无暇伤他,只要逼得他无机在崖头立足,被迫落身殒坠于百丈高崖之下就好。但那人一口内息当真绵长难测,竟仅可凭与韩锷剑身一触之力折回往返得隙呼吸,翩然往返,在空中与韩锷硬碰对撼。

    这是什么人?——韩锷额头之汗涔涔而下。就是师傅他老人家,当此地利之助,自己也不会被他迫得狼狈至此等地步。小计站在崖下,把脖子都快仰折了,却只见到锷哥那瘦骨嶙嶙的身子高耸耸地站在那高崖之侧,如同风中之苇,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一般。那个黑衣人却有如一支大鸟,在崖侧空中不足数尺之地飞旋搏杀,欲图冲到崖上暂得一块立足实地。

    小计只觉这一生都不会再看到如此险绝之斗了。但他只望那人赶快被击落崖底,锷哥赶快安全下来。他已顾不得这是不是一场公平之战,因为,那人是要来杀锷哥的。那他就一定是坏人。他的手指甲都几乎抠进了掌心里,恨不得拚了一身小力气都借与锷哥,让锷哥可以把那家伙打下崖来。

    韩锷在崖头的剑势时松时紧,紧是紧在要回击那人的强攻,免得他有伫立崖头之机,松的时候却是有意不再给他借力,让他于这百丈崖头之外,还可以借与自己剑锋一触之机吐换内息,空中盘旋。

    却见韩锷蓄力一击即出,那人以为又可藉他剑上之力换一口气时,韩锷剑上的劲气忽然散了。这一招本来极险,如果两人平地对搏,这是必蹈死地的一招。但那人身在空中,一击不到,登失所凭,身子一探,向前伸了伸,韩锷却发出了劈空一掌。那人再无从借力,可身子在半空中似乎还顿了一顿,才向下如一块巨石般坠落。

    他这一下沉落,崖高百丈,韩锷此时心中才生悲悯,难道这一代高手,尚不知其名姓,就要这么殒坠崖底?

    他探头一望,由上视下,由明视暗,只觉眼前微微一昏,底下小计一声欢呼,却忽惊“啊”一声,似是报警。韩锷只觉眼前一昏,一蓬微茫茫的光影在他眼前腾起。他惊呼了一声“日月同昏?”

    就在他惊诧之下,那个人影,不惜耗损精气,竟于极险之境,距离崖壁尚有丈余之处,已跌落数丈之时,凭空发力,一掌劈空遥击,只见一蓬微黄而黯的光芒一闪,他竟腾身而起,在韩锷无防之下,落身崖上!

    他这一落身,韩锷却没马上进击。只见他冷冷地看着这时才见清其面目的四十八、九岁的中年人,只见他面色苍白,精气大耗,似乎忍了忍,但终于忍不住,低头咳出了一口黑血。

    韩锷忽一仰头,他终于知道他是谁了,当今天下,会这一手“日月同昏”的没有别人。

    只见他长身而立,扬声问道:“上帝深宫闭九阍——原来你是——俞九阙!”

    那人一抬头,似乎九阍九阙的深严城池就隐藏于他的身后了。只听他冷冷道:“刚才你怎么不趁危出手了?”

    韩锷朗声一笑:“即然名驰宇内的天下第一高手要杀我,还亮出了招牌手段。小子何幸,无论如何,也要给你也给自己留一场公平之斗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