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紫宸一星并没有解弓。

    他的弓在背后,这弓所负声名虽盛,弓身却不特别大,长不过尺半,而且弓身极直,所以看着更窄——这样如果拉开,所蓄之力也最大。一根紧绷的弓弦跟离弓臂也不过两寸。

    他之所以没有解弓,是因为,他紫宸一星的弓,从解弓到引弓到发箭,从来只须一霎。

    他没有必要提前解弓,他当然有把握能在三哥茶杯脱手那一瞬完成张弓引箭,一射而发的全过程,否则他还称名什么紫宸一星,又号称什么“一星如月看多时”?

    但他却在蓄势。面对“乐游双侣”,那个传名极盛的“索剑盟”中的女子,他也不能不蓄势。当此天下,能让他紫宸一星也必须蓄势一击的女子,怕也只有这一个女人了。

    龚亦惺一生耽于艺业。这一生中,二十几年下来,他实在还未有暇真正接触与注意过一个女子。光是技击之道,几乎就已耗去了他全部的精力。否则紫宸名额,仅只八位,他以小小年纪,如何能侧身其中?

    但今天,他居然却对一个女子起了兴趣,当然那兴趣也只起缘于技击。

    他一抬眼,就向那楼头看去。只见楼头窗口,三哥对面,正坐着一个女人。他先一愕,三哥对于女人一向很有一套。这名声,就是在紫宸中也一向为众人所称,怎么那个女子却似全没在意他的存在一般?

    只这一点便已足以引动他的好奇,龚亦惺不由更注目地盯目向那女子望去。只见窗口中,只能见到她一张蒙着面纱的侧面的脸。她明知自己就在楼下,就在桥头,而自己的背上,还有一张就是令天下技击好手也无不侧目的擘雕弓,她凭什么还能这么镇定?

    然后他的一双锐眼透过面纱看向方柠的脸上——紫宸一星就算以技击之术还不足以翘楚海内,拨得头筹,但他的目力,只怕天下还无人能过之的,要不怎么允称“一星如月看多时”?所以相隔虽近十丈,且对方面蒙轻纱,他还是可以轻易得见那女子的容颜。

    然后他的呼吸一紧,只觉全身的血都不流了。那血静止得象要等到那一箭射出时才会爆发开来,重新活泛流动起来。

    紫宸一星只感到自己血脉凝滞的感觉:他从来还没杀过一个女子,而且是这样的女子!本来对于今日的任务,他此前也一向大有怀疑的。但现在,他觉得,这样的女子,让他来杀,也——值了!

    楼上的吕三才道:“方姑娘,那东西你到底是交还不交呢?”

    楼下的空气似乎也显出一丝异样。俯身看水的古超卓似乎已忘了再去看水,而洛水中那一个渔翁忽一抬眼,董家酒楼的楼头的屋瓦也一阵轻颤,转而寂然,空气中的鬼气诡异似乎也比平时重了,只有区迅还是不知道藏身哪里。

    方柠也感到了这一切的一切。可这一切都没让她姿式有任何变化。她依旧是侧着头,脸上甚或浮起一丝幸福——在这强敌环伺中,浮起一丝飘忽难测的幸福,倾着冠儿似真的在听一首高亮而又高亮的清朗的歌。

    吕三才神色一狠,忽一松手,那杯子就脱手而坠。

    然后,他紧盯着方柠——这可是你在逼我!就算你‘索女’之名绝非幸至,就算你能躲过老幺那一箭破空,可在惊乱之下,我的三才手可不是空负虚名的!

    今日之局,他本已安排得千妥万妥,甚惑怀疑俞总管非要他们两人齐齐出手到底有无必要?

    桥头的紫宸一星脸上划过一丝异色,那近于——爱。他一拧身,弓已在手中,拉步,端肘,左手如持泰山,右手如抱满月——这将是他的爱慕一箭。在那一刻,他已爱绝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所以这一箭张于他血脉一滞、却马上将万壑奔流之际。天上的阳光明晃晃的,让他有一种异样的满足之感。他要射杀那一个女子了。但那个女子却将由此为他终生记取,这是他二十多年生命里头一次留意瞩目的一个女子。他必须杀了她。

    这时,岸上却忽有一支歌响起。在此洛河清早,一阳初起之际。满桥行人,各有庸扰,一世豪强,各逞争斗,却忽有一支歌儿响起。

    这是一个橙红色的城市,连城中的尘土甚或都带着一股香气。而洛阳城的早上尢其是一个橙红色的清早,因为昨夜笙歌尽处犹未散尽的烛烟,因为早起时洛河之上蒙蒙浮起的人间水气,因为天津桥上聚堵拥塞的、人们睡了一夜、重新养足聚集起的种种欲望,因为…暖阳初曛…

    可那首歌穿破这所有的橙色迷红而来,在一地轻尘中,高亮亮地响起:

    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那歌声响起时,人人都回目细看,要看岸上那踏歌而来之人。楼上的方柠却没有回头:还看什么呢,那人的影子,一毛一发,已根根脚脚地早印在她的心底了。

    她的心头只响起一声轻叹:你终于、还是来了!

    唱歌的人却来自南岸上。他骑着一头小小青驴,那驴身太矮,越发显得驴背上他的身材高挑。但他并不是直坐着,而是有些歪歪斜斜。一身衣衫软旧地垂着,上面渍着不少灰尘酒痕。这时他身向后仰,手里正端着一个酒壶,那酒水洒洒落落地正向他才才歌罢的嘴里倒下。似乎这一歌已竟,他正要以酒润喉。

    那酒味甚薄——此地多有技击好手,五官之觉原比常人来得敏锐——只觉他身上的酒意极浓,但那酒味却似乎好薄。韩锷似乎不如此沉醉之下,他也不知是否该走近这行人如织的天津桥畔董家酒楼。

    方柠的眼中一湿,相识三年,一向她只见那个人的洒然脱略,却还从未见他如此的纵酒落拓,而且还气意寥落一至于如此地步。

    当此之际,她虽曾那么千次万次地盼他的到来,可他真到来时,却心里也忽生不安起来。

    就是她不说,她能忍得住心头的那丝惭愧之念吗?

    ——太乙近天都,他就是一向学业于终南山侧的太乙峰的。乐游原上,清欢如梦。梦醒后,那梦中的那个清刚男子,却是骑驴纵酒,将己相助。

    旁人俱都侧目,紫宸一星却一向寡思少虑,他只被打断了一下,就重一提气,开气吐声:“夺”!

    弦一松,一箭就已向楼头那蒙纱女子方柠射去。

    天津桥上惊鸣镝,

    洛河岸边纵酒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