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女儿行 第25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似是也不愿与方柠真的反目。见迫之以威不成后,反口气软了一软。含笑道:“方姑娘,你就不多想想?”——紫宸一脉,原是护卫当今圣上的侍卫。就是他们总管,也不想轻易卷入方柠背后的东宫与当今宰守之间的纷争里去。方柠却微微一哂:“似吕兄这等前倨后恭,只爱听狮吼的男子,我怕是却要觉得吕兄也不过是一个庸碌男子了。”

    吕三才却并不动怒,只微笑了下,忽似在侧耳倾听,有倾才道:“方女侠听到了吗,洛阳王府里的利与君似乎现在就在这董家酒楼的楼顶,大清早的,不知为什么他跑到那楼顶吃风去?他声音极微,如果不仔细的话,怕连在下却也听他不到的。”然后他纵目向楼下一望,轻轻一弹指:“那边洛阳桥外,俯身观水的却不知是不是御使台的古超卓?”然后他拊了拊掌:“只怕还有一个人不曾为我见到,那却是洛阳王府里的总管区迅。他这个人交际广阔,形容百变,这时不知是扮做一个小商小贩还是什么店伙掌柜呢。这且不去管他,反正他就算有别的极重要的事,这时也必然会在的。”

    他眼睛含笑斜睇着方柠:“不管怎么说,这还是方女侠第一次正正式式的在洛阳城中露面。如此江湖大事,凡洛阳城中的人,只要解得技击一道,又怎么不会前来一见?”

    他脸上笑意款款,话底却全是逼迫之意。“不知方女侠可听到了别的什么没?你在洛阳城地界儿熟,想来必还有我听不到的。”

    方柠脸上微微一笑:“一竿渔钩一钓翁,洛阳河上只怕还少有这么一早前来垂钓的钓翁吧?”她伸手随意一指,只见洛河之中,一只舟子上确实坐了一个钓叟。那钓叟平平常常,如果不是她特意指出,吕三才都会把他混同常人略去不见。

    只听方柠笑道:“如此兴致,只怕也只有龙门异的那些异物才有的了。”

    说着她鼻孔微微一嗅,“不知三公子可曾闻出,这附近还有些鬼味?”

    吕三才听说到‘龙门异’三个字时,已是微微动容。又听得此句,不由眉毛一蹙:‘北氓鬼’?——这些鬼魅,就是他想起也不由不一蹙眉毛的。

    只听方柠笑道:“三公子接着是不是想说:这些人里有没有你的交好?”

    她微笑着一摇头:“没有,确实没有。”

    她脸上笑容晏晏,可她的笑意之下,所遮掩不住的却是一丝苦涩——怎么了,怎么只短短数年,城南姓在洛阳城中,交游零落一至于此?当真树倒众人推?也确实,统共也只那几口干粮吧,少一人吃岂不总比多一人吃好?她的心头忽升起一丝无力感,这无力感还不仅只是出于她一个女子独坐楼头,强敌环伺,而是觉得:自己所争所护,其实也、着实无益。

    不知腐鼠成滋味——韩锷心头只怕这么在说自己吧?可那上城南二姓,上上下下二千余口,他们就要仗着这腐鼠为食的。那是命,她不争夺又待怎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如他一般,风般掠过,与世无忤!

    只听吕三才笑道:“所以,以方姑娘万金之躯,何苦跟这些蛮汉子与异物鬼类苦苦争竞?以方姑娘一根青索,纵横江湖,用以自保,原是足够了。”

    他一弹手中之杯:“更何况我听说,长安城外乐游原,乐游之事盛矣!如果有人双驹并辔,而那并辔之人又长身佩剑,姿容清朗,剑术一道,称绝一代,这样的快乐,岂非世上个个女子倾心向往的神仙境界?方姑娘何苦为一些蝇蝇小事,自苦如此?”

    方柠一垂眼。她这些年蒙面江湖,没想,与韩锷的那些事倒还真的是人人皆知了。吕三才看她神色,以为她已被说动,正要再加几句,忽见方柠忽仰面大笑起来,直笑得脸前的面纱一阵簌簌。吕三才不由愕然道:“方姑娘却在笑些什么?”

    方柠好久才忍住笑道:“三公子,我适才打算以色诱你,让你放过我一个小女子。我一个女子身为弱势,行此也就罢了。没想三公子居然也还要以色诱我,而且以之相诱的还不是自己之色,居然还是他人之色。三公子如此行径,当真强过庸俗如我方柠者的女子百倍吗?你叫我不笑又如何?”

    她词锋极为锐利,方才一见面她为家门之事,一意潜忍,为吕三才所辱,此时方得机以锋锐相报,一直心中意下,俱都快意无比。

    吕三才的脸色终于变了。这世上对于男人而言,本没有比遭到一个女子的嘲笑更为折辱的事了。只见吕三才一挑眉:“方女侠,我刚才所道可是为你好。你别太不知进退!我好说话,可我幺弟只怕就不那么好说话了。嘿嘿,当今世道,当真阴盛阳衰呀。怪道朝中早就盛传起了那一句话:生子如羊,不如有女如狼!杜尚书果然好福气。”

    杜尚书也就是杜方柠的父亲。吕三才提到的那句话,却是朝中韦杜两家的政敌久已用来明里背地嘲弄韦杜两家的话了。只见方柠却不怒,反淡笑道:“哪里哪里——男不封候女做妃,谁道女却是门楣。真的如羊的女儿岂不强过如狼的多多?起码父兄都可以跟着沾光,也可以混进宫中谋上个一官半职了。”

    吕三才这时脸色才终于大变了。在他吕家门中,他正是有一个姐姐入了宫中受皇上所宠,才恩宠更及于满门的。且他姐姐原是有夫之人,背夫而去,这本是他吕家即荣耀又羞惭的一件暗事,听得方柠一语道破,他脸色不由一变,心下大怒,面上还强做镇定,面向窗外道:“啊,我幺弟来了。”

    “大白天的,他居然还背着他那一把擘雕弓。”

    方柠的手里忽一紧。她虽不见得瞧得起面前之人,但情知,如论功夫,这当面的紫宸三公子手里可是硬铮铮的。他虽倚仗家门得势,但紫宸中人,声名绝非幸至。如果他手里不硬挺,就算紫宸中的俞九阙容得下他,紫宸中的其余六人也容不下他。光他一人,方柠就不知自己接不接得下,何况还来了紫宸中以意气根骨自负绝世的老幺?

    “一星如月看多时”——据书载:昔者纪昌学射于飞卫,飞卫就对纪昌说:“汝先学目不瞬”,意思就是说学不眨眼。纪昌回去后就卧在妻子的织机之下,用眼睛盯着妻子脚下织机的脚踏板上下晃动,苦苦练习,两年之后,就是锥逼眼前也能一眨不眨了。去见飞卫,然后飞卫才教他学“视小如大,视微如著”。纪昌回去就以牛尾毛悬个虱子吊在窗户上,天天看去,直到运足目力,看着那虱子大小有如车轮一样,才开始学着用燕角之弧、朔蓬之竿射之,终于一射可贯虱子之心,而牛尾不断。——虽然传说中本有夸大之意,但——“一星如月看多时”,视微星如朗月,如此声名,想来其中也必有其深意。那紫宸一星的射术目力,果已高明至“一星如月”且“看多时”的地步?

    方柠忽把头向后一仰,这本是她不自觉的动作,但一仰之后心里猛地一阵酸痛——这还是韩锷面临强敌时惯于做的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他那一仰之后,袍子的领后就会微微一咧,露出一个男子如此年轻、如此修韧的后颈来,方柠心中忽于大敌当前想起韩锷那麦色的后颈。自己是何时,于他的习惯也沾染得如此之深了呢,连这一仰头的姿式竟都学会了的?

    她忽然感到自己气息震荡之下,袖中的那青索已如惯常的面对强敌时的簌簌欲动。这青索,却是她父亲在得知她竟背着自己,苦修技击,终于艺成之后请高手匠人以天山冰蚕之丝混以五金之外的‘太白之精’编就的。她对它可真是又爱又恨。爱它,是因为它柔韧着她的骄傲;恨它,是因为她有时觉得那青索却是针对自己不自由的一个暗襞:它缠绕牵绊的不是别的,而正是她自己那根不肯轻易俯首低眉的脖颈。

    她只用眼角余光扫着洛阳河上的天津桥上。那上面,紫宸一星正自一步步地背弓而来。天津桥上人不多,他的步态更是显眼。她不知他从解弓到开弦要多长时间,也不知自己的青索能不能在吕三才的盯视下系住他飞射来的一箭,她不知道。

    但她脸上忽露出了一种倾听的神情。她头上带的竹笠极为精巧,顶心居然是活动的,晴天带着,就不要顶,那顶心里冒出的是一个她束发用的男子样式的冠,她平时行走江湖就总是这一副打扮。可这时她似乎是在用心颂听,以至于笠顶的冠儿都保持了一种倾斜的姿态。

    吕三才还没见她如此沉浸的失神过,只听他惑然道:“方姑娘,你在听什么?”

    方柠苍白的脸上却忽有神彩一灿:

    “我在听一首歌。”

    “一首十分高亮十分高亮的歌。”

    第八章 江上沙鸥掠水分

    洛阳桥上的紫宸一星忽然停下步来。

    他已走到了桥头。一抬脸,正面不过十丈之距就是董家酒楼。

    十丈对于一箭,不过是个近而又近的距离。如此距离,就是九阙总管,只怕也不敢托大轻易避开他这破弧一箭。

    董家酒楼的最高层——第三层上,窗口边,正坐着他的三哥。他的右手轻轻的伸到窗外,手里拿着一个茶碗。这姿式看似无意,但只要他的手一松,那个茶碗脱手之际,他的一箭也就该即刻发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