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语意迟疑,没变声的犹还显嫩的喉咙里低低一叹。他也知,韩锷居然连剑都忘了带,其中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韩锷这一次重新转来又会被担搁多久。其实做为一个孩子,他不象姐姐那样曾亲历过满门大仇,报不报仇在他来讲,并不是顶顶重要的。他只想和韩锷远离了这洛阳,闭门学剑,只要在韩大哥——不,锷哥,他在口里已把对韩锷的称呼改为锷哥了——的身边,他就觉得踏实与快乐了。

    可看到卢侍郎满门抄斩时,他见到韩锷面色俱变,心里也知他当时想到了什么。那人据人说是城南姓的门下,这时,余姑姑又留下了这幅画…他疑惑地抬起眼,把韩锷看着。锷哥——他真的走得出这个偶然到来却由此深陷的洛阳城吗?就是走得出那个城墙包裹的洛阳,却走得出他心里的那个洛阳吗?

    他只要他舒心一些。只听他低声道:“锷哥,余姑姑肯定来过。她见你忘了剑,想必…终究要回来。所以才留柬示警。她也不许愿你此后遗撼终生。所以来把探查的消息告诉你。只是那把弓,却不知又代表什么?”

    韩锷抬起脸,木木地道:“紫宸一星。”

    ——余姑姑早就说过,连紫宸也卷入了这桩恩怨。他们一定是恼方柠出手,在利大夫手里夺得了他们本想要拿的于自望留下的事物,而他们又万万不愿那东西落入“城南姓”之手,才会有“紫宸一星”对方柠之逼。

    想到此,韩锷也才明白,那天古超卓的语意为什么那么难测。他不是要送自己,其实是在留自己。他已知道了韦少夫人是谁,当然也就知道了自己与她的关系。而方柠虽从他们手里抢得了那个事物,他们却更不愿那东西落入“紫宸”手里。而洛阳王的人对紫宸想来不便出手,所以才会暗示自己方柠有难。他心里想通,面上却全无欢愉。只听小计惊道:“紫宸一星,就是那天在酒肆外面自报家门‘一星如月看多时’的紫宸一星?”

    那天“紫宸一星”龚亦惺在酒肆外的一箭在他心头留下的威势确实让他久久难忘,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心里仰如天神的韩大哥也会负伤,而那伤就是伤在了那个人的手里。他记得那天晚上与韩锷清洗伤处时韩锷脸上宁定的神情与宁静下炽烧着的眼。那是个韩大哥也极为在乎的人物。是他在追逼杜方柠?

    只听韩锷道:“不只龚亦惺来了。”

    他抬起头:“来得还有人。”

    于小计一惊——那会是什么人?值得韩大哥特意提起的这另一个人又会是什么人?韩锷把那图交给他,伸指向上一点。于小计在他指尖落处,那个弓背旁的空白上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字。

    那个字是:‘三’

    什么叫做“三”?这个“三”又是什么意思?余姑姑怎么专爱打这些哑迷?只见韩锷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她指的不会有别人,应该是紫宸老三。那个号称‘三杯通大道’、平时滴酒不沾,一饮却无人能及其海量,善辨天时,善谋地利,善求人和的‘三公子’吕三才吧?”

    于小计抬起头,心中猛地升起一股振奋。这些人都是一向只闻其名、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说中的人物。小计也算从小跟技击圈内之人有关的了。那么,他们都要来了?洛阳城中,马上就要有一场风云际会了?

    第七章 楼中威凤倾冠听

    一幅白纱垂下来,恰恰遮到那女子的鼻。这里是董家酒楼,她坐在第三层的窗边,窗外就是洛河,在朝日下闪着粼粼的光。因为还早,董家酒楼中没什么人,那女子倒是独坐了。她不用酒楼里的茶碗,原自带了一个,就放在袖中,这时拿了出来,用一块素丝小帕轻轻地拭着。又从袖中掏出了一点茶叶来,放入杯中。她到这酒楼来,肯用的居然只有这酒楼日日从城外拉来的泉水。可是那小二却也一点不敢怠慢。他情知,越是这样的客人,赏钱反而越丰的。

    那女子象是在等人。她坐了有一时了,神色却依旧平静从容。那小二只见她端起杯子来,朱红的唇映在清白的瓷上,那一份颜色交激,刚柔相衬,当真是难描难画。心里不由想着:这究竟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女子,虽然隔着面纱,却依旧是这般好看。只不知如果揭开她的面纱来,却又会是何等丽色?

    那女子忽然以指扣桌,口里轻声道:“三公子,你也好来了吧?”

    楼梯口却传来一个人爽朗的笑声:“方女侠果然好耳力。居然已听出我来了。咱们相约的是二楼,方女侠怎么却上了三楼?”

    那女子却是方柠。她约了与人相见,这相见却是江湖相见。所以那人明知她娘家姓杜,却不肯点破,只称她为“方女侠”。

    他们各有避忌,不肯摆明了冲突。只听方柠淡笑道:“紫宸中人,一向居高惯了。三楼原本视野开阔些,小女子是不敢委屈三公子低座。怎么,三公子倒为人谦和,不惯高坐吗?”

    她说时缓缓地转过头来。那来人一双锐目自非小二能比,虽隔着一层轻纱,却也大致可把她的眉目鼻隼看得个清清楚楚。只见他神情一呆——当此丽色,他也只觉得那轻纱罩得可恶了。

    方柠却轻轻一摆头,吐出了一个字:“坐。”

    那来人中等身量,衣着得体,一身丝袍说不出的轻软,似是出身清华,著的虽是黑色,却一点不让人觉得那颜色压抑,反而有一种乌衣子弟、裙展风流的气韵。只见他轻轻地弹了弹指,一双眼却隔着面纱直盯着杜方柠。可这凝视却并不让人觉得无礼,反显出他的从容。他也是有意为此的,他心里情知,就是再罕异的绝色,只要你把它盯久了,也不过是那样的。这却是他于尘世中练就的“自定”之术。方柠也就由他凝视,心里却不由微微称奇:天下男子,确少有这样敢直视自己容面而毫不自惭的了。

    只有一个人曾挑落她的面纱后怔怔地盯了自己好久好久,直到盯得自己脸上也泛起红来,他才喃喃地说了一句:“你好美。”自己的青索却也化做鞭子抽到了他的肩上。可那一抽,竟没用力。

    方柠眉头轻轻一蹙,为想起了那个人。

    那却是,韩锷。——想起韩锷,她就觉得面前这个三十出头的男子的瞪目盯视也属寻常了。…韩锷、韩锷,三年来我苦心做局,终于诱得骄傲如你也一放矜持,进了洛阳。可今日我身遭大难,你却会来吗?

    那男子似乎也倾服于杜方柠的镇定,只见他微微一笑:“带来了吗?”

    “什么?”方柠面上浮起一丝浅笑。那笑意花明柳媚,似是一笑之下,城里不知春远近的洛阳一城的花都开了。只听她微笑道:“难道我的人来了还不够吗?”她低头轻轻啜饮着茶,姿态优雅,似有意要引动那那男子注目自己的容色。紫宸三公子,风流之名久著,也许,自己只要稍假以颜色,也不是不能化解开这场大难的。

    那男子愕了愕,脸上却浮起一丝冷笑:“就是你从利大夫手里抢到的东西了,也是于自望留下的东西,难道你不知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它?”

    方柠只淡应了一声:“噢?”接着笑道:“我以为三公子这样一个雅人,找我只是为了闲话一下的,没想也是为了这些俗务。”

    她唇边微微噙了笑。还是徘徊不及正题,盘算着怎么才可以把那男子的注意力从这事上绕开。她是女人,面对难题时自有一套靓丽女子们常有的办法。那件东西她实在不能交出,但紫宸之势,也实在太过强大。只要——也许只要给他看一看自己的颜色…

    那男子似乎也无法面对她的容貌轻易发怒,避开眼,淡笑道:“方女侠,你就不必再顾左右而言它了。那东西,却是我们俞总管交待下来的,让我和老幺必须带回去。就算你哄住了我,也哄不过我们俞老大吧?只要你哄不住我们俞总管,也终究是心机白费。连洛阳王号称门下多士,只怕也没那个胆子跟紫宸相抗。”

    方柠却猛地一抬眼——“上帝深宫闭九阍”?他说的老大不就是号称“上帝深宫闭九阍”的九阙总管俞九阙吗?

    这来的人也不是别人,却是“紫宸八卫”中的三弟,也就是人称“三公子”的吕三才了。这吕三才出身阀阅,看来所经历也多,世路滋味尝之已遍,就算以自己之丽色,也诱他心思不动了。

    方柠面纱后的眉毛忍不住的一挑,她在处事时,有时是会用自己的丽色做为小小的武器以达目的的。但如果她只会为此等伎俩,她也不叫方柠了。听那吕三才出口讥讽,她心里已是一怒。在被人逼至底线时,在干涉到她自己甚或她整个家族的命运时,她是决不会退让的。如不是为了不牵连家门,不想与紫宸中人彻底反目,她才不会不惜降尊纡贵,以一寻常女子身份与吕三才江湖相见。但就是你搬出俞九阍的声名来,我又岂能将城南姓两家上下两千余口的性命就这么交付与你?

    方柠的眉毛一挑,眉眼中露出的已全是威煞。淡淡道:“你说交,我就交,那我‘索女’方柠的名号这三年来岂不白混了?”

    吕三才这才又看了她一眼,忽哈哈大笑起来。半晌笑罢才道:“这才是方女侠的庐山真面!方女侠如果不发威,我吕某倒要认为方女侠也不过是一个仅只娇骄二字就可以形容尽的庸俗脂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