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女儿行 第21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韩锷神色一变:“利与君?那个号称洛阳城中‘无双士’的利与君?”

    小计摇摇头道:“我也不知,我只知道如果那暗处的人真是利与君,那他可是洛阳城中一个不得了、了不得的主儿。据说他是洛阳王府中的上宾,人称‘外区内利’,洛阳王府中,打点外务的就是韩哥你见过的那个区迅区总管了,外人传说他是一个隐藏不露的高手,但没有人见过他出手。他平时总是笑笑的怪是和气的。旁人也曾问过他,他只笑道:‘如果我都算高手的话,那利兄又算什么?这话可千万不可给利兄听到’。由此大家就知道洛阳王府内的第一高手只怕就是利与君了。那利与君我们却很少能见到,只是洛阳王府里的人都待他极为尊敬,称他只称为利大夫,好象他会看病。所以苏落落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他自道当时吓得脸色都变了。传说中那个利大夫一向是杀人如草芥的。苏落落猫在那面矮墙上,只见屋瓦上那个人影一语说罢,便全力提身向外墙跃去,欲待逃走。他这一下似倾力而为,那隐于暗处的人也不由得不现身了。苏落落只觉眼一花,都不知那个人影从哪里钻了出来!只见他遥遥伸手就向空中一抓,他与那先前那人相隔尚有三尺,但那人凭空就似被他一爪抓下来了似的。那都象是…妖术了!”

    韩锷皱了皱眉,释疑道:“那不是妖术,是技击一道中久负盛名的‘擒龙手’,出手就捉向那人身法破绽处,那人当然不敢逃走,怕被他一招夺命。”

    小计信服地点头,继续道:“只听那个人道:‘好,你狠,老子斗不过你,这东西你就拿去吧!’说着他在怀里一掏,就掏出个物事,向空中抛去,口里犹喝道:‘这可是紫宸老三要的东西,拿到了,你也未见得有什么便宜!’他口里说着,脚下却不慢,已向相反方向疾跃而去。可他才才跃起,不知为什么,身形忽一顿,然后忽然后撞,反向利与君撞来。那利大夫一愕,没想那人还敢撞他,伸手一挡,接那物事的手就慢了一慢,这时…”

    小计望向韩锷的目光忽生闪烁,里面隐隐有着忧虑:“…空中忽然冒出一根绳影,一卷就卷住了那物事,那利大夫好容易才逼出的东西竟被人轻松夺去!”

    说完,他抬眼看向韩锷,果见韩锷眼睛一闭——他在想什么?锷哥也猜道她是谁了吧?小计心中也生起种代韩锷心疼的感觉。只听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利大夫已知那人身非由己才向自己撞来,他抓住那人的腕,一抖手,只见那个人就被他抛出了墙外。苏落落说他当时都惊呆了,利大夫随手一抛,可把人抛得那个远呀。想来,这就是那利大夫的‘纵鹤’手法吧?”

    他故意一问,是想尽己之力,岔开一下韩锷的心思。韩锷点点头,小计心里叹了口气,继续叙述道:“只听利大夫道:‘果然是你!嘿嘿,‘索女’方柠,你这些年闯下的好大的名头呀!你即来了,韩锷想来也就不远了吧!’”

    小计转述的语音轻轻的,似是不想说,又不得不说。韩锷只觉得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江湖中、江湖中,还是把他的名字与‘索女’方柠时刻并称的。乐游原上“索剑盟”,本以为这一盟已盟取今生来世,谁知,谁知…他想得到利与君当时心头的振奋,江湖中人,但凡好手,只怕少有不以单挑‘索剑双侣’为毕生幸事的了。

    “那使索的人并不说话。利大夫道:‘你即来了,也就别走了!’苏落落说只见他出手十分怪异,一手如推,一手如抓,竟似贴身撕打一般。与他相斗的那个人人影袅娜,却是个女子。他甚至都看不清她的影子,只见空中有一条青索在飞。似是她要远战,而利大夫求的是近搏。”

    韩锷一脸紧张,面对‘无双士’利与君这等高手,就是他出面一搏,只怕也是胜负之数参半,何况方柠毕竟还只是一个女子。所谓关心则乱,他忽不自觉地抓住小计的手腕:“然后呢?”

    小计被他抓得嘴角一咧,却不敢呼疼,忍痛道:“然后的事苏落落也看不清了,因为场中两人斗得太快了,他一眼不眨地也分不清谁是谁了。但他最后听到了那女子的一声低呼,似乎…”

    他拿眼看了看韩锷:“…她受了伤。”

    韩锷眼睛一闭,小计认得他以来,还少有见到他神情如此狼狈错乱的时候,只有加疾道:“但她接着一索卷出,可能由此得空,反能遇机而退一般。她手中的索一卷就卷住了远处的一棵大槐树,身影一腾,就已飞起,只两三个起落,她就不见了。苏落落看着犹在屋顶的利大夫,只见他抚肩叹道:‘果然非凡。当世女子中,能伤我的不多。许你为第一好手了。’”

    韩锷这时才一松手,跌坐于座,闭了会眼,似才放下心来。可接着又不安了起来,双手互搓,似已忘了于小计就在身边一般,喃喃道:“她受了伤了?她受了伤了!”

    他知方柠的性格,她要抢夺的必是于她‘城南姓’极为重要的一件事物。她平日少与人争,但她要的东西,一定是不到手不罢休的。她当日曾说,韦杜二姓有一件重要的把柄落在了于自望手里,她抢的是不是就是那个证据呢?但这些他还不算关心,他关心的是方柠——那个方柠,不是杜方柠,也不是韦府的少夫人,只是方柠。她受了伤了。

    自己是不该弃她于不顾的!

    于小计这时抬起头来,轻声道:“韩大哥,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消息呢?”

    韩锷昨日没有拨马回长安,而是返回洛阳,今天和他吩咐时,只叫他出去打探一下消息,却没有具体说要打探什么消息,于小计开始时也没问,这时却下定决心地探询道。韩锷还是没有说话,于小计却低头道:“韩大哥是不是想打听下洛阳王不想让你插手的究竟是哪一件事?而那件事…”

    “…是不是还和杜方柠有关?”

    韩锷还是没有说话——连这孩子都看出来了,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只听于小计道:“韩大哥如果确实拿不定这件事是否与方柠有关,又实在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去找找余姑姑呢?”

    他低着头不敢看向韩锷。韩锷一呆:是呀,他为什么没有想到去找余姑姑?那个女人,虽只有一双盲眼,却似能把自己的深心与这个世路统统看透的。他一拍腿,呆呆地想着,全没注意到于小计面色划过的一缕惭愧。

    又是北氓山的东脚,二更时分。——余姑姑这么一个瞎女人,不知为什么偏偏与韩锷约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还是黑夜。当然,对于她一个瞎子来讲,夜与不夜反而没什么不同了。

    北氓山的东脚下有一个隐秘的山凹,那还是那日于婕死后,韩锷抱着她的遗体百忧如沸,乱走乱撞后给她选定的埋骨之所。北氓一山到处俱是阴宅,难得有这么一个山凹幽静空落,倒算得上是一个上佳的埋骨之地了。

    韩锷与余姑姑约的是二更时分,可他提早小半个更次就到了。他的身影才驰掠进那个小小山凹,身形不觉就慢了下来。一弯钩月冷清清地在天上挂着——人生攸忽,百年弹指,有谁能料到,仅仅认得才不过十有余日、似乎适才还在自己面前浅语轻笑的那个女子这么转眼间就已人鬼殊途了?那是一个小小的荒坟,坟莹还是韩锷那日用树枝掘就的。因为家伙不趁手,坟掘得很浅,也没有棺椁,因为于小计说:他姐姐老早老早就跟他说过,如果报仇失手,她是不要什么棺椁的,她情愿就那么轻衣裸发,同腐尘泥。她即未报父母大仇,她就不配得享棺椁。韩锷想起这一段话,心里只觉得一阵刺心——执啊,真的是执。于婕,其实你又何苦自苦如此?他一生认得的女子并不多,相交最长的也就是方柠了。可每想及方柠,他的心头都会是一阵甜柔一阵迷乱,如今,又多了一分凄苦。有时他甚或会想,是不是仅只是因为她是他的最初呢?但打交道时间虽不长,却如一根时时搅动他心头隐痛般的‘刺’样的女子却是于婕了。她并不是一个太漂亮的女子,却有一种方柠所不及的发于骨子里的柔。就算她曾那么浅语轻笑地将自己调笑,但韩锷还是觉得,她的话语深处,对自己还是柔和的。她的尖利都是世路所逼后的无选择的被迫。韩锷想采点什么献在那坟头以为供祭,他游目四顾,却见坟边不远,山脚背阳处幽幽的开着几朵星星点点的花。那花色是蓝的,小小的瓣,小小的萼,吟风浅颤,若有深忧。韩锷将它采了来,供于坟前,然后他就那么静静地在坟头坐着,也不知坐了多少时候。

    其实…你当日何必又引刀自戳?只为自愧于陷我于两难之境吗?只为了要救那个我所爱的方柠?斯人已矣,韩锷现在才敢这么想到:那个女子,那个于婕,虽只短短一面,她似乎是在意自己的。她为什么说她以前见过自己,只是自己没有见到过她?他伸手抚了抚那坟前之花,猛地在一朵蓝花中却发现,那花心上溅的却有一星红色。韩锷只觉心头如受重击,那红似乎还是于婕那日匕首血溅、溅在自已襟袍上的那一蓬鲜红。韩锷这时再也控制不住,忽仰天悲啸起来。静月荒坟,歌哭两罢,剩下的也只有这一声悲啸吧?却听身后忽有人道:“你终于想起她来了。”

    韩锷一惊回头,却见余姑姑如穿丧服般的一身黑衣地正立在自己身后不及丈远之处。她的身影摇摇晃晃的,有如一个鬼影一般,又似有什么伤势未愈。韩锷适才心意迷乱,竟没有发现她的到来。

    只听于姑姑哑声道:“说来也怪,生前死后,你几次见这于婕,竟然都只是为了另一个女子。方柠,方柠,她果有那么好吗?值得你置身边柔情于不察,一意寻找的吗?”

    韩锷心头惭愧,只听得余姑姑的声音却说不出的沙哑,她的一双眼就是在夜色中依旧白垩垩的,有一种诡异幽惨的味道。只听她咳道:“吭吭,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那月夜之魂毕竟抵不住春风一面呀。世间男子,何至好色一至于此?”

    韩锷说不出话来。只听余姑姑道:“我受那女子生前所托,你的事一定要尽力帮你,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韩锷嗫嚅着嘴唇,竟似不敢在于婕坟前提起“方柠”两个字来。他似乎又回到了初见于婕的时候,一只脚在地上轻轻地蹭着——怎么这余姑姑和于婕一样,心里似乎明明对自己印象不错,说出的话偏偏又都如此尖利?他低下眼,不敢看余姑姑,所以也看不到余姑姑眼中忽露出的怜惜的神情。韩锷只觉一缕青烟又从自己脚头漫起,余姑姑又点起了她那团暹罗所产的龙团密香了。那烟青青地在地上漂浮着,竟让韩锷都怀疑起此刻的自己到底是真是幻起来。这样的夜,这些日的经历,真的好象是一场梦了。余姑姑似很疲乏,已盘腿坐在地上。她忽右手一摆,伸到空中,手中却多出了一幅画轴。她的手一松,那画轴脱地一声就已在空中展开了。韩锷闻声抬头,只见月光下一蓬青烟中,那画分明就是自己当日为余姑姑香烟所催亲笔画就的。画上的一个女子妍姿巧笑,直似要从那画上走将下来。韩锷心头一迷,轻轻道:“方柠…”

    余姑姑哑声道:“你要问的就是她吧?是问她的运途还是问她的灾厄?她现在有难,或者说她父夫二门韦杜二姓现在都有难。洛阳王的人现在已盯上他们了,且拿住了她们与东宫串通做恶的大把柄。那件事一捅出来,对城南姓与东宫都会是一个毁灭的打击。洛阳城中,‘城南姓’一脉俱为隐藏的东宫一党,他们可以说阖门阖姓地把宝都压在东宫太子身上了。偏偏洛阳城里势力最盛的洛阳王却与当今宰相交好。东宫与宰相不和,虽暗隐潜伏,只怕知道的人也不少了。朝廷宫中,五监九寺俱站在东宫一边,而三省六部一台,却都支持宰相欲更立太子,他们这些年已斗得越发激烈,连当年轮回巷里的一段惨案也都与此有关。据说,护卫皇上的紫宸中人这次都已卷入,他们当年与余皇后有干联。这件事他们不肯放手,追杀于小计与抢夺证据都是与此有关。洛阳城中是非难断,已没有正义,只有彼此倾轧,与倾轧中的图存。你何必——定要留在这个洛阳城呢?长安城外乐游原,纵使真正乐游,真的难忘,但这世上也不见得只有一个乐游园的。”

    韩锷吸了一口气,他已无力自我解释,只问道:“这么说,洛阳王近日打算动手对象的果然就是…杜方柠?”

    余姑姑听他说及“杜方柠”而不再是“方柠”时,本已脸上一笑,但及看到他神情,没来由地就面色一怒。只见她一拧身,就已站起,怒道:“你还是只记得那个方柠,那好,我把她给你好了,把她给你好了!看你就算得到,究竟又有何益!”

    韩锷根本不解她为何缘故突然又如此大怒,只见她一扬手,那已收起的画轴重被她从怀里掏了出来,一掷,就向自己掷来,然后转身就走。

    韩锷想追又不敢,只听她边行边哑声的若悲若怒地道:“放心,我会帮你查详情的,几天之后再告诉你。天下负心的果然最无过于你们男子了。你现在只想着杜方柠,就全忘了那于婕临死前泣血拜托给你的事了吗?”

    “——她为你而死,但她要你追查当年轮回巷里的满门血案,你就全忘了吗?全忘了吗?”她人虽瞎,行得却甚快,转眼就已走出山谷,空中只飘着她的声音:“全忘了吗…全忘了吗…?”一声声回响,直要逼出韩锷的一份慨然勇诺来。

    韩锷愣愣地呆着:方柠…其实他对杜方柠的念头已经绝了,此生已心丧若死。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孤坟,那坟前的花儿犹带晚露,明天太阳一出,就会枯干的吧?韩锷突然后悔摘下它供在于婕的坟前了——他有什么权利这样,以一束无辜之花献于于婕的坟前,就象他有什么权利淡视另一个女子以成自己对那一个女子的执执苦念?他的心头茫然,茫茫然地打开那幅画,画上的人儿还没及为他所见,只见一蓬磷火就在那画卷上烧了开来。韩锷大惊。但那磷火幽幽绿绿,并不灼手,直到火终于熄时,画卷无恙,只是画上的图却已全然不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