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锷轻轻点了点头。

    这韦府花厅被装饰得颇为富丽。外面春虽料峭,可厅中已陈设了市面上见不到的催生的鲜花了。一支栀子淡白微素,香飘一室。厅内簟展龙纹、钩悬冰绡、纱隔户宇、砖铺锦罽,当真清贵雅秀。坐此室中稍久,韩锷也觉心神一松,脑中想起:此案一破,自己终于可以见到方柠了,那个他千思万想的方柠。

    方柠据余姑姑所言,已碰到极大难题,不知她的难处却是什么?而自己——到底帮不帮得上手?

    他心头沉思,不觉已等了好半时,可主人还未出来。周无涯几人却没什么不奈之色。又过了好半晌,才听屏风后步履微微,正有人缓步而出。听那声音,就知是几个女子。其中一个,声响悄悄,几不可闻。韩锷一惊:好功夫!

    然后,只见屏风后先转出三个侍女,一衣轻绯,一衣浅绿,一著榴红,人人俱是肤凝鹅脂,颈弯优柔,光这侍女已足称佳丽了,韦氏一门果然富贵。

    然后环佩叮咚,古超卓等一抬眼,才见正主儿缓步而出。韩锷本是背向而立,先只见到那几个官儿面上露出惊艳之色,似是虽闻其名,再也没想到韦府的少夫人会是如此绝色。韩锷心头也奇,知道这几个官儿该不是没见过世面之人,却怎么还会如此面露惊艳之色?倒要看看这韦少夫人究竟是何丽色!心里又好奇——而她究竟是何等人物,出身豪门,却能杀人于无形,下得如此这般狠手?

    他缓缓回头,不知怎么,没回头时就已觉出不妥,却又不知不妥在哪里。然后他抬眼一望,只见来人身量中等,一身少妇装扮,眉弯目灼,灿丽幽冷。他心中如受重击,不相信似的几忍不住要抬手擦擦自己的眼睛。他闭了下眼,这一闭甚或不愿再睁,却也觉出那女子目光正自望向自己。然后那熟悉已极、在他心中已回响过千遍万遍的一个声音柔嫩地响起道:“累各位久候了。小女就是韦府杜氏,杜方柠。”

    不会——不会——怎么会这样?韩锷只觉自己心中一时千头万绪。他千寻万找、费了好大力才查清秘案、只为要寻找的那个女子却正是本案的那个——凶手?而她已是韦府的少夫人。不,她不会,她是一个多么清丽单纯,天真可喜的女孩儿呀,她不会!

    但,他心中已知这是真的——怪不得,怪不得她一意不让自己进洛阳城!怪不得那夜轮回巷中偶遇她又是那般装扮!三年来种种疑惑至此才算烟消云散,只是再也想不到是这么个结果。

    然后,他心里才讥刺般地想起余姑姑的话,他也是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如果你能查清轮回巷里的事,你就能找到她的出处了;如果,你能干一件侠义的事,你就能查出她的出处了;如果,你能帮助一个弱女子,你就能查出她的出处了。”也怪不得于婕曾那么哀凉地看着自己,说:“——何乃太多情?但多情何似总无情啊!这话我不该说——但到时你就会知道了。方柠虽好,只怕却非、——却非是韩兄佳偶。”

    ——他一时只觉这是命运开给他的一个残酷的玩笑。耳中只听方柠道:“诸位大人找小女子不知有何贵干?”

    韩锷终于重睁开眼,只见方柠——不、杜方柠正一双妙目深深地盯着自己,眼中如有哀伤、如有啼笑、如有讥刺、如有…幽怨。他只觉喉头发干,万没想到千思万盼的重会居然会是如此一面。他答应过于婕,要全她一命,可为全她一命代查的案居然会将自己千思万念要找的人却牵连入案中,方柠甚或为此已犯死罪。他回头一看,只见被押在一边的于婕正满目哀怜地看着自己,那目光中似有一丝抱愧。韩锷至此才觉查:原来这是一个套,而他一直懵懂不觉,那被套的正是他自己。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查一个与己无干的案子,却如此这般被算计进了这个精密的套中!

    此时却让他如何自处?——他又该如何才救得了他绝对不能伤损的方柠?只听周无涯干咳了两声,半晌才吭出声来:“韦夫人,前日不知可曾一临‘滴香居’?”

    杜方柠点点头,淡淡道:“怎么?”

    周无涯叹道:“当日,韦夫人是否曾与洛阳尹于自望一见?”

    他一句句问话似都割进韩锷心底。

    杜方柠神色微变:“不错,我曾与他相见。”

    周无涯喟然一叹,道:“剩下的,韦夫人可有什么要说?”

    杜方柠望向韩锷,面上神色却瞬间万变,半晌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道:“这么说你们已查清了,那我…”

    ——她要开口了,她马上就要自承以一杯掺了‘眼儿媚’的捻儿茶毒杀了一个当朝五品大员,她要开口了!

    韩锷几乎忍不住想上前捂住她的嘴巴,只想,只想立即拉了她将她带走——他不能,不能如此辛苦最终却将自己千寻万找的人送入绝境。一边一直没出声的于婕却一直盯着他,这时忽面色一变,一跃而起,大笑道:“你们这些笨蛋,那毒就是我下的,那日我也曾到‘滴香居’,哈哈,哈哈,如无此毒,又怎么轻易割了那千杀万剐的于自望的头?”

    候健也当即跃起——怕她伤及在座之人。那于婕却是跃向桌边,伸手戴着铐镣抓起桌上一把并州小刀,将之倒转,轻轻一刺,就已刺入自己胸口。众人大惊,万没想到她会于此时忽然认罪自戳!韩锷一惊,心头一惨,已不由向于婕跃去。于婕却也似有意无意向韩锷身上倒来,口里轻轻在韩锷耳边道:“韩公子,你欠我一个情…”

    她语音中如有轻笑。韩锷人犹在怔愕,于婕忽仰天哭笑:“恩怨未了,恩怨未了!爹娘呀,爹娘,苍天呀,苍天,我于婕此生不甘呀!”

    然后她身子一软,已轻轻软倒在韩锷怀里,血从她胸口渗出,滴在了韩锷疾疾抱来的袍袖之上。只见她面色惨白,轻轻道:“韩公子,我于婕纵千难万劫,无忘君此日之伸手一抱。只请韩公子念我此日之情,一了小女子家门未竟之仇。”

    接着,她注目向小计,口里喃喃道:“小计,小计…”底下的话却再也吐不出了。

    然后她头一仰,双目空睁,喉中连连倒气。蓝老人已抢近身来,他身为杵作,本通医术。但他急救了一会,面色一惨,叹道:“不行了。”

    众人也都未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杜方柠也一时错愕,然后脸上升起一抹古怪之意。只见韩锷傻傻地还在抱着于婕的尸体,心里只在翻来覆去地想:她怎么会…怎么会突然自戳?这一切,是为了自己吗?他想起于婕最后一刻含情凝望的眼,半晌,眼中忽然泪下——她居然为了自己当意的女子舍弃生机,可能只为,自己也是她此生最当意的人,可这却叫自己、情何以堪?

    韩锷忽仰天悲笑了三声,冲周无涯四人一拱手,道:“此案已了,小子先退,我没料到会是如此…如此…”

    他喉中哽咽,再也说不下去,黯然道:“于姑娘贵体,在下就先携走了。”

    说完,他抱着于婕的尸身,牵着小计,耸身就退。候健犹要相阻——囚徒就算已死,也断不能容他把尸身就这么带走。韩锷忽然停步,一反手就拨出了背后之剑,一剑就击在了候健腰下的刀上,那厚背之刀嗡然一振,响彻花厅。候健身形一沮。然后韩锷长笑一声,人已长身而去。

    杜方柠却在他背后似喟似叹地轻轻低吟了一句:“来是空言去绝踪…”

    她此句中隐有深意,隐有悲痛。这一场生,这生中的相会,为什么总是——来是空言去绝踪?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这首李商隐《无题》的原文就是这样的。

    月斜五更时,韩锷已葬了于婕的尸身,安抚了已呆了的于小计,把他送回客栈,才一个人又重新悄悄潜入皇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