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指已呈在厅前案上那一小袋血:“就是这个了。”

    他侧看向蓝老人:“蓝前辈,昨晚你是怎么说的?”

    蓝老人这时才惊觉自己已卷入了一场复杂争讼。他叹了口气,沉吟道:“不错,昨日这位韩公子曾经前来,相烦小老儿检验了一个死者存血。小老儿在那血中,查出了一种毒。”

    他看了厅上诸人一眼,他一生混迹刑部,一眼之下,已猜知此事水深,不便多加卷入,只按实说道:“小老儿在那血中查出的是一种罕见奇毒。”

    “这毒的名字甚少有人知道,那就是——‘眼儿媚’。”

    他眼中流露出一点恐惧。座上之人也人人一惊。要知,蓝老人虽未明言,大家却也深知‘眼儿媚’之毒为宫中秘方,当年多少淑妃名媛遇害,据云就多与这毒药有关。因为这毒使它的多是女子,被害的又多是女子,才得了这么个香恻的名儿:眼儿媚。

    只听蓝老儿叹道:“这毒药甚是少见,只能混在香茶中下,还必需是‘捻儿茶’,毒性才能发作。这茶叶也是少有。凡中此毒之人,只要喝下了掺有‘眼儿媚’的‘捻儿茶’,毒发之时,只是气息渐紧,一句开口求助的话也说不出的,不出三刻,必然身亡。而一旦身死之后,如不是立时遭遇五金相激,再资深的杵作,也是查它不出的。这原是杀人最无对证的一样毒药,小老儿所验的结果就是如此了。”

    韩锷已在旁边接口道:“这血就是在下在于自望身上抽到的。”

    他声音冷侧,心里已知此事必已干涉权门之争。他一向鸥游江海,不愿参与人世之斗,但为助于婕,为找方柠,他也只能如此了。

    周无涯却吸了一口冷气。半晌才转过神色,镇定地道:“可你怎么证明这血就是于自望身上的。”

    他看事果然慎密。韩锷开颜一笑,一挥手:“请周大人叫人把门口的那个木柜搬进来。”周无涯一挥手,令衙役们搬进了韩锷带来存于门口的木柜。

    韩锷上前一把掀开,口里淡淡道:“诸位大人请看,这就是于自望的尸身了。”

    柜中果有一具无头尸首,那尸首脖颈上血迹已干,更显得肤色苍白,抬来在这‘有南厅’之上,虽是在座人人都是见多了凶杀惨案之辈,但背上还是隐隐感到一抹阴凉,却又不能扭过脸去不看。

    韩锷淡淡道:“就请蓝老人当堂相验如何?”

    周无涯见事已至此,只有一点头。

    蓝老人就从身上掏出一把金柄小刀,在那尸身臂上一刺,放出了些已凝之血。然后,他却从怀里掏出个银盒——原来他干杵作的虽已退隐,家当还是随身携带的。他在盒中翻出了一片干枯的说不出名目的树叶,晃燃了一支火摺子,把那干叶一点,烧之成灰。那叶子燃时无色无嗅,然后他极小心地把才采来的血滴了一滴在那叶子烧成的灰上。

    然后,只觉一抹混了血味的异香就在这‘有南厅’上升起,座中人人俱闻。他们也是行家,知道这是‘贝叶验毒’之术。蓝老人叹了口气:“不错,尸体血中有毒,正是那‘眼儿媚’。如不是他毒发之后,立时遭兵刃割体,这人,死也就这要白死了,这毒是再也验它不出的。”

    周无涯沉吟道:“只是,你能断定这毒不是人死后才下的吗?”

    蓝老人微笑道:“这毒是非要生人饮下,化入血中,才有此异象的。”

    周无涯就沉吟不语。韩锷已开口道:“据在下所查,于自望当日在回官衙之前,曾到过‘滴香居’,那日他所饮用的正是‘捻儿茶’。用茶之后,再上轿到天津桥,恰恰刚好有三刻工夫。”

    他一指于婕:“何况,就是我不说,众位想必也知:于大人于技击一道允称高手。以他之能,如何会毫无反抗之下就已遇刺?所以我说,这位于姑娘,确曾杀人,可她杀人之时,那于大人已是个死人。”

    “所以,要论真正杀害于大人的,其实另有凶手!”

    此言一出,周无涯默然不语,在座之人也人人噤口。半晌,周无涯才侧顾身边的吴槐、楚绍德与古超卓,犹疑问道:“三位大人怎么说?”

    那三人一时也默然不答。最后,还是古超卓道:“看来此狱另有隐情。即有韩兄质证,又有蓝老人验尸,我看这案还是要彻查的。”

    周无涯面色就微微一黑。韩锷却哂然一笑,笑容中若有讥讽之意:“周大人怎么不问那日是谁请于大人在‘滴香居’中饮的茶?”

    周无涯无奈之下,眼色茫然地道:“是谁?”

    韩锷淡淡道:“她只怕身份很是尊贵了。据小子所查,那日与于大人一同饮茶的,却是城南韦家的少夫人,娘家是城南杜氏。”

    他眉毛一挑:“大人此案是否还要彻查到底呢?”

    说完,他目光望向古超卓,双眼逼视,意谓:我的活儿已干完了,你的应诺不可不兑。古超卓似也没想到会是这等结果,愣了下,才极轻极轻地向韩锷点了点头。

    第九章 斑骓只系垂杨岸

    皇城之南的住宅皆颇壮丽,飞檐斗拱,文彩辉煌。

    “城南韦杜,去天尺五”——韩锷走进韦府前面那条清洁整静的小街时,心里就想起小计说过的这一句话。

    韦姓与杜姓在当时俱称旧族,就是高官仕族,想与之联姻,一向也是攀附为难的。由此一点已可见出这两姓在当时的人望之重。

    在韩锷语意催逼之下,周无涯不得已,才叫人备轿,与吴槐、楚绍德、古超卓、韩锷、于小计、蓝老人、候健并带着于婕同到韦宅一齐拜见韦府少夫人。他们不敢提她前来衙门质问,只此一点,就可以见出韦家在洛阳的声势之盛。周无涯到得韦府大门,遣人通报,先被人让入了小花厅。

    众人在小花厅上坐了有一时,均默默无语,各各在想自己的心事。韩锷却在想:那古超卓不象轻言寡诺之辈,他当日即曾有言,说只要自己代查出此案幕后,就会烦‘洛阳王’出面,给于婕一个还魂之机。他虽未明言,但韩锷也知刑场上一向花头甚多,大致猜得出他们全于婕一命的办法。心里只盼这件事快点完了,他可以早一点见到方柠。

    小计的手在他手中却有些汗湿湿的,韩锷低头对他一笑,不知怎么,只觉得这孩子跟他倒大是投缘。

    可古超卓如果食言呢?韩锷唇角忽然微现冷笑——有自己一剑在手,古超卓想不依诺而行,只怕也要三思。一念及此,韩锷看了古超卓一眼,唇角笑容颇为冷峻。古超卓却凑近他,低声道:“韩兄放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