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霖春 番外 后续(皇帝+夏祁+罗骞+小包子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文 番外 后续(皇帝+夏祁+罗骞+小包子们)

    春日和熙的阳光斜斜地透过窗棂,照进屋子里来。屋子里一片宁静,只有朱笔落在纸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门外进来个侍卫,看到皇上的批折子,脚下一顿,堪堪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他正转身欲走,偏门口晃动的日影惊动了安鸿熙。他抬起头来,看到那个侍卫,眉头一皱,停下笔问道:“何事?”

    侍卫只得回转身子,行了一礼,禀道:“皇上,永安郡主于两刻钟前生了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

    “嗯,知道了。”安鸿熙淡淡地挥了一下手,便又低下头去,在折子上写着什么。

    那侍卫退了出去。

    侍卫一走,安鸿熙的笔就写下不去了。看看自己刚才写的那两个字,他烦躁地将笔一放,站起身来。

    屋里侍候的内侍连忙打起精神,准备在皇上出去的时候跟上。然而他们的脚还没动呢,却见皇上重又坐了回去。

    两个大内侍对视一眼,赶紧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安鸿熙静下心来将几个折子批完,这才回了后宫,进了贵妃的院子。

    贵妃欢喜地迎上了来,亲自给安鸿熙换衣服。

    安鸿熙张开∮,..手臂让贵妃解开扣子,道:“永安郡主生了一对双胞。她虽是异姓郡主,却于国有功。你一会儿叫人去,给她赏上一份厚礼。”

    贵妃诧异。

    皇帝日理万机,忙碌得紧。这些女人生孩子的大小事,他向来不管。都是太后或她这个执掌凤印的贵妃张罗。今儿个怎么关注起永安郡主来,得知她生了孩子。而且还特地吩咐要赏一份厚礼?

    想到夏衿差点被封为皇后的事,她心里便有谱。身为后宫妃子。最不能做的就是拈酸吃醋。更何况,那位当面拒绝了后位,嫁进了武安候府,如今还生了孩子,完全威胁不到她贵妃的地位。这种醋吃起来,惹恼了皇上,才不明智呢。

    她笑盈盈地赶紧应了,给安鸿熙换好衣服,亲手奉了茶。便吩咐宫女准备笔墨纸砚,当着皇帝的面,立刻念了她要打赏的贺礼。末了还请示安鸿熙:“皇上看着可妥当?”

    安鸿熙又叫添了几样。贵妃这才打发人去礼物送去武安候府。

    看看安鸿熙脸上十分满意的表情,贵妃暗暗谨记:往后定然要好好对待这位永安郡主,她在皇上心里的地位可不一样。

    东大街,兵部衙门。

    罗骞从门里出来,便看到夏祁已等在那儿了。他不由笑道:“你今儿怎么这么早?”

    “是你迟了。”

    罗骞看看天时,这才笑道:“果真是我迟了。”

    看到小厮牵了马来,他翻身上马。对夏祁道:“今儿去哪里?”

    “帽儿胡同新开了个酒馆,咱们去那儿坐坐。”夏祁轻轻夹了一个马腹,策马朝前奔去。

    他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当初罗骞给他拿来的科考文章,还介绍名师给他。他都铭记在心;但罗夫人对夏衿的伤害,他也牢牢地记在心里。所以罗骞与苏慕闲pK的时候,他是坚定地站在苏慕闲这边的。事情一码归一码。他欠罗骞的人情,等他考取了功名。有了能力再还也不迟,但他绝不会拿妹妹的终身幸福去报恩。

    如今夏衿跟苏慕闲日子过得极好。夏祁也考上了庶吉士,在翰林院有了一个职位。他便跟罗骞也走动得勤快起来。如今凭他的能力,虽说不能帮罗骞什么。但他相信,自己终有能报答罗骞的那一天。

    两人去了酒馆,刚刚落座,就听下人飞快来报:“老爷,武安候府派人传了信来,姑太太即刻要生了。”

    两人“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差点把过来上茶的小二手上的茶给撞翻。

    夏祁抬脚欲走,走了几步忽然记起罗骞,遂又停住了脚步。这一停,后面跟着的人便撞了过来,撞得他后脑勺生疼。他也不恼,回转身看向直揉下巴的罗骞,问道:“你是回家等信还是怎的?要是回家,那边一有消息,我便即刻派人给你送信。”

    自打夏衿和罗骞成亲之后,两人就甚少见面。夏衿是避嫌。虽说苏慕闲对她很信任,但她不愿意因自己的缘故,影响到罗骞夫妻间的感情。罗骞能忘了她,与龚玉畹鹣鲽情深,是她最愿意看到的。她自己幸福了,也希望世间之人都能幸福。而罗骞呢,因他新娶的妻子贤惠知礼,对罗夫人孝顺,对他也极爱重。他心里虽然装着夏衿,却不愿意让心里装着他的女人伤心难受,所以也是有意在避开夏衿,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能让心里那个影子慢慢淡去,或是留在心底的一个角落里。他见了她,不会再引起情绪上的波动。

    罗骞刚才想都没想,便要紧跟夏祁准备去武安候府的。可被夏祁这么一问,他却犹豫了。

    想了想,他道:“武安候府附近有个茶馆,我在那里等着。有消息你记得叫人传给我。”

    “好。”夏祁深深看了他一眼,暗叹一声,转身出门,上马飞驰而去。

    到了武安候府,他得知夏衿已将孩子生下来了,一男一女,竟是龙凤胎不过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邵家基因强大,向来都有生双胞胎的传统。前不久,岑子曼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呢。不过却是两个男孩儿,不像夏衿,一下就儿女双全了。因为这个传统,不少人打听邵家是否有未出嫁的女儿。只可惜夏衿是邵家这一代最后一位未嫁女。至于下一代,则还未成长起来。

    再者,夏衿是神医,早在怀孕四五个月的时候。她便告诉大家,她怀的是龙凤胎。如今果不其然。

    夏祁即刻打发人去给罗骞送信。自己则进了内院,找来成了管事妈妈的茯苓打听:“郡主可好?一切可顺利?”

    “郡主和两个孩子都很好。顺利得很。”茯苓喜滋滋地道。

    夏衿自己是郎中,最懂得孕妇如何做才有利于生产,且身体又好,所以这次生产顺利得连稳婆都没派上大用场。

    夏祁见那茯苓一副忍俊不住的模样,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忙问:“怎么了?”

    茯苓是从临江跟过来的家生子,可以说是跟着夏祁、夏衿一块儿长大的,交情自与后来的下人不同。这会子她便笑道:“公子您没见候爷那模样。郡主在里面生孩子,候爷在外面紧张得几欲晕倒。请来的太医没在郡主身上派上用场。反倒给候爷扎了几针。”

    夏祁想想那情形,也觉得甚是好笑,可嘴角刚刚上翘,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他想起十天前岑子曼生产时,他也是如此没出息的。当即板起脸喝斥道:“候爷是担心郡主安危才会如此,万不可拿这事取笑。”

    茯苓也是看到夏祁这个旧主,觉得亲切,再加上苏慕闲对夏衿的丫鬟一向和气,才会说这话。此时莫名地被喝斥一通。顿时懵了。愣了一愣,这才肃然低头认错:“奴婢错了,奴婢再不敢了。”

    夏祁这才满意了。朝门外朝长脖子:“不知两个小外甥长得如何,祖母她们会不会抱出来给我看一看。”

    夏衿虽有婆婆。但常年养病。她要生产,自然是娘家的祖母和娘亲过来照顾。舒氏更是早早就跟萧氏商量好了。要是夏衿和岑子曼同时生产,岑子曼那里由萧氏过去照看一个月。她则到武安候府来侍候女儿坐月子。岑子与邵家是什么交情?且能照看女儿,作母亲的自然是极乐意的。所以萧氏二话不说。极爽快地答应下来。

    “小公子长得像郡主,小小姐则像候爷。”茯苓道。“刚老夫人说了,虽是足月,两个孩子都健壮,但终是双胞胎,斤量上总吃些亏,此时刚出生又娇嫩,恐吃了风,便不叫抱出来了。公子您要想看,也得等出了月子。”

    这个老夫人,指的是邵老夫人。

    夏祁听了,只得作罢。

    而坐在茶馆里的罗骞,得到夏衿母子平安的消息,一颗如在油锅里煎熬的心才平复下来。他端起桌上快要放凉的茶,一饮而尽,起身下楼,到临近的点心铺子买了两盒妻子爱吃的点心,骑马回家去了。

    ……

    又是一年冬,夏衿正坐在葡萄架下,端着一杯茶慢慢地喝着。

    而在她对面,坐着已梳了妇人髻的菖蒲,手里拿着一张礼单,正念着武安候府要送出去的年礼:“……张将军府,猛虎下山双面绣楠木屏风一架,粉彩花蝶琉璃瓶一对,上等白眉茶叶两斤;太医院梁大人府上,金匮医术孤本一本,玉狮儿镇纸一对……”

    忽然院门处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两个粉雕玉琢的胖团子飞快地跑了进来,扑到夏衿身上,喊道:“娘亲。”

    夏衿将茶杯放下,一手搂住一个,对着他们的小脸各自亲了一下,柔声问道:“刚才去哪儿玩了?”

    “宁王哥哥来了……”做哥哥的苏博睿道。

    妹妹苏亦萱紧接着道:“……寿王哥哥也来了。”

    “我们在后院捉蚂蚱……”

    “……结果哥哥摔了一跤……”

    “……我没哭……”

    “……可衣服脏了。小福儿觉得自己没照看好我们……”

    “……她倒哭起来了……”

    两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你一言我一语,你上半句我下半句地说了起来。要是不看两人说话,只听声音,还以为全都是一个人说的呢,中间都不带停顿,接龙游戏玩得格外顺溜。

    夏衿无奈地看了这两个孩子一眼。

    她跟夏祁也是龙凤胎,不要说她重生后,即便是重生前,夏祁和夏衿都没这毛病呀,邵家那些双胞胎也没这样,偏这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因为有趣,还是这样说话既省事也公平,打一岁学说话起。两人就这么互相补充着说话。

    直到这时,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这才慢慢地走了进来。大的正是寿王。今年已有七岁了;小的是宁王,今年只有四岁。两个孩子都穿着黄色锦锻袍服。头戴金冠,小小年纪便已有王爷风范,走路稳当得很,看到夏衿,极有礼貌地叫了一声:“郡主姑姑。”

    夏衿看到他们,满脸无奈:“大殿下怎么有空来了?今儿个不用上学吗?”

    “今儿过小年,宫学里放假了。我跟弟弟便过来玩一会儿。”寿王严肃着小脸道。

    “哦,原来是这样。”夏衿声音温柔地对寿王道,“咱们现在先让妈妈们帮你们换身衣裳。再洗手跟弟弟妹妹们一起吃点心好不好?”

    “多谢郡主姑姑了。”寿王仍一脸严肃地道谢。这孩子自打掉了一颗门牙,就一改往日喜欢说话喜欢笑的习惯,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宁王小朋友就可爱多了,给了夏衿一个大大的笑脸,问道:“是蛋挞吗?”

    “是啊。”夏衿伸手摸摸宁王白嫩的小脸,示意四个孩子的奶娘带他们进屋里去换衣服。

    孩子新陈代谢快,又喜欢蹦跳跑动,极容易出汗。这时不把里面的湿衣服换下来,这大冬天里。就很容易生病受寒。

    看到四个孩子被奶娘领着乖乖进了屋,夏衿对菖蒲耸了耸肩,做了个累觉不爱的表情来。菖蒲自然知道夏衿对皇帝常让儿子来骚扰苏家双胞胎很不满,不由得捂嘴笑了起来。

    她是夏衿的心腹丫鬟。皇帝的心思她也能猜出几分。当年他想封夏衿做皇后,显然是动了心的。可没想到被夏衿一口拒绝了。他又是那么高傲的性子,再见夏衿与苏慕闲两情相悦。自然干不出横刀夺爱的事来。但心里总是不甘。所以得知夏衿生了一双龙凤胎。趁夏衿坐完月子后到皇宫的当口,便让贵妃向夏衿透露了些意思。想让她才满月的女儿做宁王妃。

    小小年纪什么品行都看不出来,要是宁王以后跟寿王争皇位争得你死我活呢?夏衿要是答应这门亲事。岂不是坑女儿?因此她婉言拒绝了。只说两个孩子太小,这么早订亲不好,长到十几岁后再说。

    于是皇帝只好曲线救国,让寿王和宁王拜了苏慕闲为拳脚师父。自打苏家两个孩子能走路开始,宁王就被奶娘领着,常来苏府串门。而寿王已正经上学,有一次跟着弟弟过来,看到苏家双胞胎十分有趣之后,也一发不可收拾,有空就往苏家跑。

    对于这两个常来的尊贵小客人,夏衿也没多管,吩咐丫鬟给他们上了点心,便继续在院子里跟菖蒲对礼单。好在今天过节,两个皇子吃了点心喝了茶后,便告辞回宫去了。

    他们走了才一会儿,苏慕闲便回来了,笑问道:“两个皇子又过来玩了?”

    “可不是么?”夏衿抱怨道,“也不知咱家有什么好的,兄弟两人偏偏喜欢往这儿跑。”

    “谁叫咱家两个小家伙招人喜欢呢。”苏慕闲十分自得。皇帝的心思虽然昭然若揭,但小孩子的心思是最纯净的。要不是他的儿子和女儿可爱有趣,宁王和寿王也不会见天儿地往这里跑。

    他将御前侍卫的服饰换下,穿上一身石青色锦袍,对夏衿道:“刚我回来的路上遇见你哥哥了,他说你娘叫你有空回家一趟。”

    夏衿递茶的手一顿,问道:“说了什么事么?”

    “没有。”苏慕闲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现在时辰还早着呢,咱们府里人口简单,便是过小年,也不过是吩咐下人准备那几样,着实没什么要张罗的。不如咱们现在过去打一转,免得你心里又掂记。”

    “也罢。”夏衿同意。主要是两府不远,打个来回,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去邵府打一转再回来准备过年事宜也不防碍什么。

    于是夫妻俩带着两个小家伙,去了邵府。

    两府人常来常往的,邵家有事的时候,夏衿一天不知要回邵府多少趟,所以也用不着讲究什么礼数。夏衿没有惊动邵老太爷和邵老夫人,而是直接进了南院。苏慕闲去外院书房找夏正谦和夏祁,夏衿则去了后面舒氏的院子里。

    丫鬟见了夏衿。忙恭敬地上前行礼,又道:“夫人在厅里见客呢。”

    “谁来了?”夏衿问道。

    “是罗夫人和罗家少夫人。”

    “哦?”夏衿迈向门槛的脚一顿。随即收回脚来问道,“她们怎么来了?”

    不怪她诧异。实是京城女眷圈子分勋贵、文官和武官三个圈子。三个圈子的交际虽也有交集,但交集的地方并不多。她是郡主,又是武安候夫人,自然是勋贵圈子里的;而罗夫人和龚玉畹则属于武官圈子。她和这两人在宴会上拢共才见过一面,彼此打声招呼便过去了。夏衿一来不喜欢罗夫人,二来也不知龚玉畹知不知道她跟罗骞曾经议过亲,所以并不想跟她们多说什么,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而罗夫人从地位高于夏衿许多,到如今见到夏衿要行礼陪笑脸。心里自然十分不自在。再加上一看到夏衿就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蠢事,更加不舒服,便也不欲跟她多说话。所以双方都是淡淡的。

    可这会子,罗夫人怎么领着她儿媳妇跑舒氏这里来了?

    难道舒氏叫她回家一趟,是为了罗夫人?

    夏衿吩咐荷香:“带着公子和姑娘在这里玩,我过去看看。”说着,转身朝厅堂走去。

    “衿姐儿你怎么回来了?”舒氏见到夏衿,又惊又喜。

    “不是您叫我回来的么?”夏衿道,目光投向了罗夫人和龚玉畹。

    罗夫人和龚玉畹早在夏衿进来之时便站了起来。此时恭敬地向夏衿行了一礼:

    “郡主。”

    “请郡主安。”

    “罗夫人。罗少夫人,不必多礼,快坐。”夏衿伸出手,朝下压了压。走到上首坐了下来。

    她是郡主,先有国礼才有家礼。所以即便舒氏是她的母亲,也得坐在她的下首处。

    四人重新落座。

    “我原说叫你有空再回来。没想着你节都没过,就回来了。”舒氏嗔道。

    夏衿站了起来。佯装往外走:“既这样,那我就回去了。”

    舒氏赶紧拉住她:“哎。来都来了,这么快走做什么?”

    夏衿扬了扬眉,坐了回去。

    她知道舒氏心软,想来是罗夫人有什么事求了她,才召了她回来。既如此,夏衿觉得自己便没有上赶子去帮人的道理。端了茶坐在那里慢慢饮着,等着罗夫人或是舒氏开口。

    果然,罗夫人跟夏衿寒喧了一几句,便别扭地开口道:“听说太后娘娘的身体现在都是郡主在开方,可见郡主医术高明。我们身份地位不显,按理说,是没资格请郡主看病的。但我这儿媳妇,成亲两三年了都没动静。我们家的情况郡主是知道的,骞哥儿虽说有个庶出哥哥,但我却只有他一个,一生的指望都在他身上。如今还请郡主看在同乡的份上,给我这儿媳妇拿个脉,瞧一瞧她为何未能有孕。”

    龚玉畹被罗夫人说得又羞又愧,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去。

    因要嫁给罗骞,夏衿与罗骞的过往她曾打听过一些。在她内心里,是不愿意来求夏衿的,甚至在心里隐隐要跟夏衿一较高低,总想让罗骞更爱她,要过得比夏衿更幸福。

    然而夏衿成亲半年就有了孩子,她却至今没有动静。偏找了太医吃了药也没见好。罗骞自成亲以来,对她确实不错,平时敬重有礼,屋里通房丫鬟都没一个。两三年没孩子,他不光没责怪她,还多方安慰。越如此,她心里就越觉得愧疚,没奈何,在罗夫人的规劝下,她这才忍着心里的不舒服来求夏衿。

    夏衿是何等聪明之人?第二次跟龚玉畹见面时看出她神情有异,就知道她已知晓自己与罗骞的过往了。龚玉畹此时的矛盾心情,她完全能理解。不过看在罗骞面上,她也懒得计较,望龚玉畹淡淡道:“还请罗少夫人将手伸出来,我拿个脉看看。”

    脸面再如何也比不得子嗣重要。龚玉畹见夏衿这么好说话,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赶紧将手伸出来,放到丫鬟拿出来的一个脉枕上。

    夏衿拿了脉,点头道:“确实有些毛病。先吃两三个月的药看看吧。”

    “多谢郡主。”龚玉畹见婆婆一脸焦急地想要开口,忙抢先道谢。

    她比罗夫人聪明些,知道没有哪个郎中一拿脉就拍着胸脯说“一定能治好”这样的话的,除非是江湖骗子。夏衿能给她开药方,就说明还有希望。她自然不愿意婆婆说话不中听得罪夏衿。

    罗夫人见夏衿提笔写药方,只得闭上嘴。

    ……

    一年半后,龚玉畹生孩子时遇难产,身怀九甲的夏衿前往,将她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并顺利生下了一个儿子。而夏衿因受累发动,提前半个月又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于是,两年后,武安候府除了寿王和宁王常往,又多了一个姓罗的小客人,对着小他一天的苏家二小姐,“妹妹”长,“妹妹”短的,无比亲热。(未完待续……)

    pS:我写文不喜欢写得太满,所以向来不大写人物番外。这次自不量力答应写夏祁、罗骞番外,苦恼了几天不知如何下笔。如今写了个后续番外,请大家将就看吧。只此一篇,后面没有了,大家见谅。

    另,求十分评价票(订满十元都有一张免费评价票),求满意度票(全订阅可投)~~

    至于新书,要休息一段时间、调养好身体再开,到时候会在旧文公众章里发新书信息。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