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惑天下Ⅰ残皇,妃要你不可 427.兵败垂成,他不甘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香惑天下Ⅰ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

    “殿下!”

    张吉已经感觉出异样,转头担忧望着御景煊,御景煊面色难看,还透出少许苍白,他知道自己这状况不对,手臂像是突然失了平日的力道,不然以他的箭术,不可能不伤及御翎皓分毫。

    桥上,御翎皓望着那支没有伤及自己的箭,镇定自若抬头对自己的二哥:“二哥,箭术似乎退步了。”

    嘲讽的话语混在宫门被撞击的声响里,御景煊心内浮躁渐起,抬手,再接过来一支箭。

    禁军统领被御景煊安排领着人从里守着宫门,不让门外御翎皓的人攻破,但若是最终不能守住,那么只能迎面一战。

    紧迫的形势中,几名禁军从统领身边经过,擦肩而过时,目光似有片刻交汇,继而那几人便神色无恙地往城楼上去了。

    御景煊再度拉开弓对准城楼下御翎皓所在的方向,是用尽了最大的专注力,身边的兵士又换了一批,射出的箭成雨往下方而去。

    当手中箭脱弦而去,御翎皓策马后退,虽然自负,仍是惜命。

    而阴沉的天空在这时突然落下雨来,雨线中御翎皓的坐骑被一支不知从何处射来的箭擦过前腿受了伤,同时天空突然打下一声巨响惊雷,骏马在御翎皓策马后退的指令中步伐乱了。

    利箭袭来,擦过御翎皓的左手臂,他捂着自己的左手蹙眉,却又不得不分心拉紧缰绳控制座下马匹,饶是这样仍被带着转了半圈。

    雨势变大,城楼下也开始看不真切,御景煊知道自己刚才射伤了御翎皓,彷如突然多了信心,又抽过箭,瞄准自己的四弟所在。

    就在御翎皓好不容易控制住马匹背身往后撤,寻找更安全的庇护时,抬头看去,却见护城河外围黑压压的一片人正往这边围拢压来,铠甲战衣,是军队!

    那军队之中的旗帜在蒙蒙大雨中有些失了真切,晃入眼帘的那一眼却极为熟悉,御翎皓心下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就在他分神的这一刻,箭雨之中一支直直往他而来,对于御景煊箭术的预估让御翎皓认为自己此刻是安全的,却在这时,猛地被那一箭刺穿了后心。

    马背上的他背对着城门的方向,直直僵立在马背上,利箭末入胸膛的窒痛让他瞳孔大睁,其中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李皓天反应过来不妙,策马近前,御翎皓已经从被雨淋湿的马背上滑落,被李皓天扶住。

    而岳泠溪跟着下马跑来,看清跪坐在地被李皓天勉力支撑着的御翎皓胸膛已被染红一片,而那支箭从他的后背直穿前胸,分毫不差正是贯穿心脏的所在。

    御翎皓倒在地,仍睁着不敢置信的大眼,口中鲜血大口大口涌出,说不出话,被李皓天扶着,那失焦的圆睁的眼对着灰蒙的天际,是不可置信,是不甘心。

    用尽力气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箭头带血,是御景煊惯用的箭没错,但,这贯穿胸膛的一箭,不应是御景煊的箭术能及。

    而他已经没有力气转头去看,城墙之上到底是谁。

    今天这一战,本该他是赢家,明日,明日他就能入主东宫,成为诏月下一任国君。

    然而此刻从口中大口涌出的鲜血,让他惊恐,雨声中逐渐围拢的军队,整齐的步伐也同样震慑人心,令他心慌,他想要起来,却已经没有任何力气。

    “四王爷、王爷?!”

    李皓天眉间紧蹙,在岳泠溪的唤声里抬头,从军多年,训练有素的他看到不远处那围拢过来的军队,看到那在雨中依然高举的旗帜,心中便像是被扑灭了最后一星火焰。

    那是画府,镇国将军的军旗。

    而随他们而来的大军看到主帅受伤,早已失了进攻之力,被禁军步步逼退,逐渐处于败势。

    城楼上,握着弓的御景煊看到御翎皓从马上坠落,同时听到身边亲信张吉道:“殿下好箭法!”

    御景煊遥望躺在城楼下地上那人,暗暗松了口气之余又有些意外,刚才那一箭,似乎让御翎皓伤得不轻?

    “殿下,您看,是镇国将军的军队!”

    御景煊随着张吉所指看去,果然看到转小的雨势里,一支队伍整齐行进而来,气势无人能比。

    岳泠溪眼看御翎皓已经无力回天,片刻的惊恐慌张之后突然回神,抽过御翎皓掉落在地的那把剑,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向御翎皓的腹部。

    本就奄奄一息的御翎皓目呲欲裂,从未想过这时候岳泠溪竟然背叛了自己,染满鲜血的手想要费力指向岳泠溪,却半分都抬不起来了,嘴唇嚅动,说不出半个字,口中鲜血狂涌。

    “泠溪!”

    李皓天同样不敢置信,看着眼前慌乱中掉了头盔披落一头长发的女子,偷走兵符劝他与御翎皓合作的是她,而现在,给了御翎皓再度致命一剑的也是她。

    岳泠溪脸上被溅到的血渍被雨丝混得模糊狼狈,她嘴唇僵硬,却依然紧握那把带血的长剑,意味深长地望了李皓天一眼之后,才低头看向地上的御翎皓。

    “兵败垂成,四王爷您别怪我们,谁都想活下去。您便安心去吧,泠溪与皓天不会忘了您今日的成全。他年您的忌日,泠溪定都厚拜。”

    御翎皓在极度的疼痛中发笑,笑眼前岳泠溪一番话冠冕堂皇。

    他们身后的士兵已经在李皓天的指令下停战,马蹄声嗒嗒,整齐渐近围拢至前,主帅四王爷生命垂危,李将军命令停战,而此刻到来的是被誉为战神的镇国将军及其军队,李皓天身后的众兵士面面相觑,唯恐遭殃,不少人甚至主动放下了武器。

    军队近了,骑在最前高大战马上的人,铠甲凛凛,正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镇国大将军画从年,而他身后一左一右,正是画言成与画玄朗。

    画玄朗第一个下马,快步来到御翎皓身边,蹲身去探鼻息,继而转头,对父亲与大哥摇了摇头。

    “发生了什么事?”

    画从年浑厚有力的声音带着震慑人心的力量,令在场鸦雀无声。

    岳泠溪刚要开口,身边的李皓天已经上前一步先行请罪。

    “镇国公,这一切,是皓天失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