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问佛教徒,你知道火星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佛教徒会轻松地回答:火星上的事情也只是缘起性空而已。

    你再问他,你确切地知道火星上发生的事情吗?

    他仍会微笑着告诉你:只要因缘足具,我就会告诉你。

    这两个回答一个形而上的,另一个常识上的,都是肯定性的回答,当然,这回答里也不包含什么信息(或者也可说包含了所有的信息)。

    不过,也有否定性的回答。

    他会说,火星上的事情与解脱无关,我知道它干什么?让天体物理学家去告诉你吧,不过我可好心提醒你,科学的问题与解答便是一种能所对立,必须破除它你才能感悟到真正的究竟真理。知道太多与道德品质无关的知识,无非是让你进入一种多元对立,那是一种迷悟,你不可能从中得到自在。

    呵呵,谢谢——其实我不该问佛教徒有关火星的问题,但宇宙究竟真理难道能够不涉及火星吗?不过,这个例子中,你可看出这个问题其实问天体物理学家更合适一些——天体物理学家是用自然主义的方式来看待并回答问题的,佛教徒是用佛教教条来回答,而我作为一个怀疑论者在中间左看看右看看,只好自己作一个判断了。

    天体物理学家会说,“我们现在知道火星表面温度是多少,自转速度是多少,地质构造又是什么样子等等,我们现在对火星就了解这么多,我希望我们以后了解更多”。

    而佛教徒呢,则认为他已经完全地知道了火星这件事物,呵呵,还是那句话,“火星是空性的”(这其实是一个哲学回答,意思是说,总体来讲,火星是由一些因缘条件构成的,其有一些事物和另一些事物发生关系,而无论是构成火星的事物的,还是其中的关系,它们都是没有本质的),对于修行者来讲,这就能够叫人满足了。

    而怀疑主义者到此便感到自己像是走进了两个世界,一个是宗教世界,一个是科学世界。宗教世界的尺度包含了一切,而科学世界的尺度总体来讲还是只限于人的尺度,至此,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偏好来判断这两个回答哪一个更令人满意。

    我作为一名怀疑主义者,多半会选择科学世界,因为那里的回答更符合我现在作为一个人的偏好,它更具体更丰富,而佛教世界的回答则显得有点别扭,因为这根本不是答案,而是你谈论事物的前提,甚至是谈论哲学事物的前提——当我说到某一件具体的事物,其中隐含着一个信念,那就是认为这个事物有一种我们关注的意义,即,我们的偏好,我们不考虑无主体的情况,因为我们不知道那时会发生什么——既无主体,哪里来的偏好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