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绊仙最新章节!

    若不是遇见了奉远尊者,怕是也没有今日的汉铃。

    青鸟又越过几间屋子,有意往后面挑。

    这一下,汉铃长大了不少,一身红衣,肆意飞扬。那时候仙门还没有分出这么多峰,弟子们都居住在主峰之上。

    许多长老也还没有飞升,仙门虽不大,但却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变故就发生在汉铃成年的那一天。

    妖兽成年和人类成年不一样,妖兽成年就意味着她该你开族群,去过自己一个妖的生活,从此自由自在,生死在外,一切都是天命。

    可汉铃那时是仙门唯一一个妖修,她养在仙门,自然是不会离开仙门的。但正因为她是个妖修,所以心里眼里从来都藏不住什么秘密。

    不知几时起,汉铃对自己的师兄,生出了一些奇异的心思。

    她的眼神总是会围着他转,练功的时候看着他,上课的时候会在后排张望,奉远察觉出她的女儿心思,悄悄找过她一次,要她收心,他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也不知奉远凑在汉铃耳边悄悄说了什么,汉铃的脸一下变得惨白,那以后,虽还是会悄悄看他,却已经不再那么活泼。

    顷了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白解送到仙门的。

    青鸟不知道,原来那时汉铃看着她,眼中闪过些艳羡。

    顷了和奉远尊者一起住在落霞峰,汉铃很少会上去,于是和这个小师弟的感情也很生分,只存在于见面打一声招呼,就各自远走的关系。

    转折发生在一次仙门宴会上,众弟子围坐在大殿之下小酌,那人已是仙门栋梁,被人提及和一个小门派联姻,问他愿不愿意娶一个道侣。

    汉铃手边的角杯,却是不受控制掉落在地。

    她一时心乱如麻,又被众人盯着,已不知该如何是好。

    坐在她身边的顷了却是突然笑出声来。

    “不小心打翻了师姐的酒杯,师弟在此向师姐赔罪,先自罚一杯,还望师姐不要生气才是。”

    众人也笑出声来。

    “是啊是啊,别跟小师弟计较了。”

    “汉铃大方着呢,怎么会呢,顷了你多心了。”

    等众人渐渐忘却了这件事,顷了才凑到汉铃面前,小声的提醒。

    “师姐,你的裙角脏了。”

    汉铃低头一看,那杯酒水,一滴不差的落在她的纱裙上,脏了大大的一片。

    青鸟走马观花一般看着,她不是汉铃,但却能看出汉铃脸上的死灰。她曾经一直仰望的那个人,只是淡淡的看过她一眼,视线便再没落在她身上。

    她看着汉铃和顷了出了殿门,两人坐在悬崖边上喝了一夜的酒。

    汉铃对着风声又哭又笑,顷了也只是浅浅的看着,时不时仰头倒一口酒。那晚之后,改变的不止是汉铃对顷了的态度,还有她对所有人的态度。

    那之前,她是骄傲的小师妹,那之后,她变成了逢人便笑,一笑就要出事的女魔头,却再没看过他一眼。

    青鸟又打开一扇门。

    突然,她停下走动的脚步,因为她,居然在汉铃的记忆中,看见了自己的父神。这应该是汉铃偶然撞见的,可是她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远远的站着,大大方方的窥视,直到父神离开时,才冷冷的一眼看在汉铃身上,汉铃抵不住父神的威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等父神驾云而去,她才慢条斯理的起身,拍拍自己腿上的灰尘,走到顷了身边。

    顷了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不好,但汉铃也没有追问,只是站在他身边,静静地陪了他一会。

    后来,就是顷了进入苍穹秘境所遇到的事情。

    这事情并不是汉铃亲眼所见,而是一群仙门长老,在一起讨论。

    顷了不知为何,修为大涨,甚至一下子让他们众多化神期的修士都看不出他修为的深浅。这放在小门派只会被看做是一件好事,可是仙门的长老不但不会这样觉得,反而开始隐隐对顷了起了戒心。

    不知是多久之后,顷了突然找到了掌门,说他要退出仙门。

    这一下,却是引起四方哗然。

    那时的掌门虽要年轻很多,却不难看出,这就是如今的天帝。

    青鸟在回忆里看着他们,就像在看一个个的陌生人。

    虽是熟悉的面孔,却好像都不一样了。

    后来就有消息传到仙门,蛮荒出现了魔族。

    仙门带人前去,却被次次放走,魔修对他们,也诸多手下留情。

    汉铃是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的,她是妖修,生来感觉就很敏锐。

    趁着仙门的队伍在外集结,她偷偷地潜入蛮荒内部。

    却不意外的看到了一身黑袍的顷了。她没有大声的质问他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也没有感到奇怪。她的面容,异常的平静。

    她只是上去问了一句,“非要这样么?”

    顷了盯着她淡淡的笑:“只能这样,师姐。”

    两人又待了一会,拔契便亲自送她出了蛮荒,直到汉铃远走,快要看不见背影之时,顷了才叫住她。

    汉铃只留下一个背影没有回头。

    他说:“师姐,日后再见,不用对我手下留情。”

    后来汉铃便再没有见过顷了,仙门之人对他的谩骂她也只当做听不见。有蛮荒的战役,她也主动请缨,杀魔修从不手下留情。

    她后来也见过白解几次,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悠远深长。

    之后便是神魔大战,两败俱伤的局面。仙门却因为站在后面,没有多大的伤亡,天帝也因为这一战打出了威名。

    后面的事都和顷了无关,流水一般划过,却没什么新鲜的面孔。

    青鸟慢慢走着,却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汉铃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可是为什么她看不到?

    难道是有人在汉铃的记忆中动过手脚。

    在她的认识里,是有这样一种秘法,和青鸟给肖十三施展的那一个不同,这种秘法只会让她忘记一些重要的事情。

    对汉铃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无奈,青鸟只能先退出汉铃的识海,施展术法,毁了不知是谁对她设下的禁制,为了防止汉铃醒来,青鸟又喂他吃了一颗天元丹。

    这才又潜入了汉铃的神识之中。

    这一次,却真是和刚刚不同了。

    每个小房间的汉铃,都开始变得鲜活起来。

    小小的汉铃被父母丢弃在山野,渐渐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山里的野兽都欺负她,她慢慢又流落到人间,可人间也不欢迎她,这段记忆,一直到奉远尊者出现。

    青鸟便知道,她是成功了。

    之前并没有她被父母丢弃的那一段记忆。

    越往后,青鸟才明白。汉铃初到仙门时,也受了不少委屈,因为她被奉远尊者收为弟子,其他同门都嫉恨于她,遂诸多为难。

    那个人总是在这种时候站出来为她说话,把小小的汉铃护在身后。

    青鸟想,这就是汉铃对他喜欢的起因,因为这些保护,后来才有那么多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

    让青鸟更惊讶的是原来她父神不止一次来找过顷了,被汉铃看见的,就有很多很多次。每一次,父神都是气冲冲的来,又一脸冷色的离开。

    青鸟最怕父神皱起眉,可顷了却在这样的威压之下,每次都能保持微笑。汉铃站的太远,根本就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青鸟身为一个局外人,自然也是听不见的。

    她只能站在汉铃身边干着急,却是无可奈何。

    可自拔契去了苍穹秘境之后,汉铃就没再见过父神。

    后来的故事走向和之前的没什么不同,但青鸟选择再继续看下去。

    因为汉铃被人封印住的记忆,绝不是之前这些成芝麻烂谷子的小事情,那一件事,究竟大到什么地步,才能让别人不惜使用秘术,非要封印住汉铃对这件事的记忆。

    不叫她想起。

    可当青鸟真正的窥破这件事之后,却也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良苦用心。只是身为一个女人,甚至是一个女修,青鸟觉得这样对汉铃很不公平。

    若是日后被汉铃想起,她可能会接受不了。

    试问哪一个人,天天被自己的儿子蒙在鼓里,却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就是自己的儿子。

    回水是汉铃的儿子,亲生的。

    也是掌门的儿子,亲生的。

    仙门的掌门,便是汉铃曾经一直仰望的那个师兄。

    她记得,可是对他的感情却淡了,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回水的存在。

    神魔大战之时,如今的掌门受了重伤,和汉铃一起被困在蛮荒数十年。那十年里,两人朝夕相处,日益生情。

    对此汉铃自是欢喜,她恨不得两人就这样,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可是后来,困住他们的阵法被人破开,奉远尊者察觉到爱徒的生气,一路追来,却发现两人身边已带了一个回水。

    原掌门飞升,奉远尊者已经代位数十年,可他就是个放荡的性子,实在做不来掌门的事情,他有意传位,可汉铃却不同意,开始阻拦。

    一个男人,一生难以匹敌权利和高位的诱惑,又或许说,他是忧心天下和仙门,最终,汉铃还是被抛弃了。

    她带着回水就住在了蛮荒。

    一个人,守着一间小房子,等一颗不会回来的心。

    可让汉铃意外的是,他还是回来了。

    小回水扑到他的长袍上,抓着他的裤脚叫:“爹爹。”

    一家人温存两日,一碗噬神药,夺去了汉铃的所有记忆。

    那以后她又被接回仙门,依旧是那个只爱红衣的女子。

    她有了一座峰,叫万寿峰。

    她容颜不老不散。

    她一对红绸使的跟棍棒一样,叱咤仙门。

    可是她却忘记了,她还有个儿子。

    或许是因为忘了,所以当回水第一次被送到仙门的时候,她并未松口要收他。

    那时她坐在高位上,眼神像二月的冰凌。

    “他资质太差,还是个半妖,师兄怎么会想到要我收他在门下,更何况是亲传,你该知道我的规矩。”

    第二次,回水却一个人溜到了汉铃的殿中。

    汉铃看他的时候在笑,眼里却没有光彩。

    那时的回水已经大了些。

    他虽不知道自己的娘亲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样子,但他记得爹爹说过的话,只要他不叫她娘亲,就能留在她身边。

    汉铃最终还是抵不住奉远尊者的劝慰,收下了回水。

    后来也偶然撞见回水和掌门的会面,她心里乱了天,面上却是滴水不漏,她知道这个孩子是掌门和一个妖修的骨肉,可她还是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少年是她的儿子。

    他脸上的期待和孺慕,她统统的没有看在眼里。

    可能是因为半妖的关系,回水的修炼一直都跟不上,但是他很刻苦,不管是什么都会好好的学,汉铃经常看见他一个人在悬崖边上琢磨剑法。

    回水时常会说起自己的娘亲,但她从未问过回水的娘亲是谁。

    这就是汉铃的秘密,被封印起来的记忆。

    以掌门的修为,是不可能知道这种上古秘法的,所以教给他噬神药的人,应该是奉远尊者……

    青鸟咽下心中的惊涛骇浪,退出了汉铃的识海。

    她端着茶浅浅的吸了一口,已经冷掉的茶,并不能掩盖住她接受这个秘密的所有惊讶。

    汉铃没多时便悠悠转醒,她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脖颈。

    皱眉看着青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睡着了?”

    青鸟眨眨眼,“可能是太累了吧?师傅最近都在做什么,是不是灵力耗费太多没有好好休息,咱们妖修,还是要靠睡觉来调息的。”

    听青鸟这么说,汉铃却不能再说什么了,她总不能说,最近一直都在屋里,神识锁定着她的吧!

    汉铃端起茶杯想掩饰自己的心虚,岂料茶也冷掉了。

    她手下灵力运转开始给茶水加热,这时候门口却响起了回水的声音。

    “师傅你在吗?”

    汉铃淡淡的答一声,“进来吧。”

    回水进来之后,见到冲他招手的青鸟,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小师妹也在?这个时间,你不是该上早课吗?”

    青鸟举着的右手顿了顿,怎么人人都在提早课,不说早课能怎样!

    回水站在汉铃身后,道:“师傅,我在路上遇见了旭阳峰的戴闲师兄,他让我把这盒丹药交给你。戴闲师兄还让我问问小师妹,秋月师妹在不在万寿峰。”

    此次再见到回水,青鸟心中自是又有不同的感觉了。

    她楞了一下,这才道:“没有啊,秋月姐姐已经回去了哎。”(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