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侠传之锦瑟 第四一九章 山屋失火结仇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解毒不看人好不好,就看高兴不高兴。”游无镜笑道。

    “我就这么一说,你想多了。我就喜欢赞美赞美别人。”韩三笑歪着嘴道。

    “你是说,中毒的这个人,是上官礼的娘亲?”

    “是啊,他们之前处得有芥蒂,所以他一直想把那些年的疏离补偿回来,你知道,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嘛。”

    游无镜认真点了点头:“你说得是。”

    “无镜姑娘似乎对他挺有兴趣?上官礼人品不错,才高八斗,潇洒却不风流,目前尚未定亲,似乎也没有什么心上人。”韩三笑贫着调笑道。

    游无镜笑了,笑得很开心,肩膀抖动,笑得不可开交:“你以为我对那个斯斯文文的秀气公子有兴趣么?你太小看我了吧,我偏不爱这种大众迷的类型,若是让我选,我选你也不选他。”

    韩三笑露出小虎牙,笑道:“无镜姑娘可别开我这玩笑,我这人比较有点自信,会当真的。”

    游无镜笑得更欢了,笑得眼角泌泪,咯咯不止,前俯后仰,韩三笑有点不明白这姑娘干嘛笑得这么投情。

    但她笑得挺好看,慵懒的双眼半眯着,像只很尽兴的猫。

    但短暂的快乐稍纵即逝。

    游无镜很快停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

    韩三笑也吸了吸鼻子,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鼻子都很灵,也都很怕臭。

    奇怪得的,我也闻到了,一股烧火的味道,火烧木柴的味道。

    好奇怪,我居然能闻到这么真实的味道。

    这时咣的一声大响,游无患像是用脚踢开了门,盛怒的脸苍白如纸,只有唇上一抹血色,如一滴鲜血落在了白莲之上。

    游无镜与世无争慵懒出尘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慌乱。

    游无患瞪着她怒道:“游无镜,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游无镜紧张地站了起来。

    正当会,小驴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来:“小三哥,不好了!大事不妙!村前山着火了,好像是宋姑娘猎屋那处,有没有人上去瞧瞧?!”

    韩三笑脸色一变,往村口一看,果然是一片浓烟从宋令箭小层那片升起!

    “还不快去把她带回来!”游无患似乎已经知道是谁在作怪,冷厉对着游无镜道。

    “就去。”游无镜真是躺着都会中流箭,明明不是她起的祸,长姐还是会责怪她照看不力,不过她当真也是脾气好,一句也不反驳,马上向前山走去。

    我根本没想到去看看屋里的自己怎么样了,既然我还在这里,就表明我还没有清醒过来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也急着跟了上去。

    离火处越近,越感到层层热浪呼夹着林木的焦叶扑面而来,这种感觉真实到我好像实实在在的就在这里一般。

    韩三笑如箭入木心般“铮”地入定,我站在他边上,看着面前烟火飘舞迸发出哔剥声的火堆。

    看着火堆仍然还残留着屋房的框架,支立着小屋的树几乎已经毁去,由于都是木竹制的,又是天干物燥的天气,再加上木屋离地面有点儿距离,火势一起几乎就收不下来,现在整个像火屋一样,籁籁地冒着火星在往下掉梁木。

    四周本来是绿木蓝水的美景,可惜已被火映得通红,没了那出尘的安静。

    就像在做梦一样,宋令箭那么美的山屋,一直安静地落在山腰上的避风港,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一堆着了火的废墟?

    那条我亲手挑的门前地毯呢?

    挂在檐下宋令箭一直嫌吵却没有摘掉的木风铃呢?

    怎么就这样了?

    韩三笑突然转向一边,狠瞪着隔岸观火般若无其事的游无情。

    一身火红的游无情一脸的烟灰,见韩三笑瞪着自己,反瞪道:“你瞪我干嘛?!”

    “倒是我要问你在这里干嘛?屋子好好的为什么着火了?!”韩三笑冷着脸道。

    “这是你的屋子吗?!你凭什么这么大口气问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们不是也在这里么?我还可以说这火是你们起的!”游无情毫不退缩。

    韩三笑冷道:“我有怪说是你起的火么?你是做贼心虚不打自招了吧!”

    “谁做贼心虚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起的火?!”游无情泼辣道。

    “除了你还会有谁?这火里全是你的毒辣辣的味道,你发誓你没有进去过?”韩三笑逼进一步。

    “我——我进去过怎么样?我转了圈见没人就出来了,天干物燥的,它自己着的火关我什么事?”游无情仍旧不承认火事与她有关。

    但韩三笑就认定了她就是纵火凶手,愤怒地握起拳头——

    这时后面游无患愤怒地叹了口气,韩三笑又松开了拳头,收回了怒气,现在我们有求于游家人,不能将事情做绝了……

    突地一声长哨划破整个山林,尖锐得耳膜嗡嗡作痛。

    我一愣,韩三笑的神色也变了。

    这哨声——这哨声怎么这么像宋令箭召唤十一郎的哨声?!

    自十一郎死后,我再没听过这声哨响起过。

    宋令箭?宋令箭醒了?!

    游无患见韩三笑脸色变了,也觉得有些异常:“怎么了——”

    树林某处响起了剧烈的骚动,很沉重也很凶残的喘气声——

    阴声瑟瑟,密林间突然蹿出了一条半人的黑形犬物,碧绿的眼珠子倒映着鲜红的火光,甚为诡异。它对着游无情喘着气,好像在等待着某种能量的爆发。

    十一郎?!

    我第一个反应,看到它的一瞬间,感觉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待我看仔细后,又感觉到了失望。

    不是十一郎,这是二蛋,虽然亦是这样虎虎生威,但比起成年的十一郎,二蛋还是小了一圈。

    不过,二蛋怎么跑山上来了?我隐约记得,他跟着莫掌柜吃香喝辣,明明那时候膘了一些,但现在看看却如此精壮。

    二蛋怒吼了一声,毛发倒竖,再不是往日慵懒的怂样,冷冷瞪着游无情。

    “你们做了什么?!”燕错随后就到,他来给海漂送餐,看来也一直呆在山上没下来,他看着烈烈雄火的山屋,转而狠瞪着游无情。

    冬末冷风中他穿着单薄的衣服,高挽着袖子,古铜的胳臂筋脉盘错,身边又有凶神恶煞的二蛋,顿时就有股不羁的野味与狠辣。

    二蛋什么时候跟燕错玩在一起了?

    奇怪的组合。

    游无情看着燕错一愣,似乎没被人这样凶狠地恐吓过。

    山屋着火了,海漂呢?他在屋中么?!

    燕错也像是突然想起了这点,猛地冲进了火屋!

    “燕错!危险!”韩三笑飞快挡在他前面。

    燕错吼道:“海漂哥肯定还在里面!”说罢用力推开韩三笑,人已进了火海。

    韩三笑恨瞪了游无情一眼,也追了进去。

    “海漂哥,你在哪?!”燕错底气十足,叫得整个屋子都在震。

    火声撕咧,毕剥地在耳边响着,从前那些平静安详的木榻竹桌,都已狰狞地蜷成了一团。还好屋子小,就那么几个房间,燕错个个进入,都没有找到海漂人影。

    “他可能出去了,这里不安全,出去再说。”韩三笑一把抓住燕错,燕错想反驳,但人已被他拉起往外跳去。

    他们刚站稳身形,身后就“彭”的一声巨响,最大的横梁倒了下来,随之倒下的,是每一片残缺不全的木檐竹梁。

    这片山明水秀的仙境,泉如蓝玉树如苍石,环抱一茅竹小屋的宁静与安详的美景,成为火烛吞噬的尸体。

    燕错怒火中烧,蹿到游无情前面一把拉住她:“你这个毒女,别以为你姐姐在救燕飞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谁要你对我手下留情!你以为你是谁!一个野人!快松开你的蹄子,脏了本姑娘的衣裳!”游无情眼中也有了惊讶,但还是强作镇定,用力要拉燕错的手,却怎样都拉不开。

    “小兄弟,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何必大动干戈。”游无患紧皱眉头道。

    燕错狠狠瞪了这美人一眼:“谁做的还需要去查么?你若是铁心要帮你妹妹,别怪我不客气!”

    游无患忧患地皱了皱眉,盯了一眼他露在外面的扼腕扣,似乎也识得那宝物,再没有要相帮的意思。

    “呸!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我们说不客气!”游无情已经看出游无患的铁心不帮,一脸怒气迎战燕错。

    正说着话,我看到她拉着燕错的手手指轻微地弹动了一下。

    燕错突然脸上青筋暴裂,一把用力推开了游无情,

    游无情身手轻捷,旋了个身站住了,冷笑:“中过一次招,还不怕死地惹本姑娘。”原来这她在给燕错下毒。

    燕错咬了咬牙,用力一握拳,扼腕扣沉重地转了半圈,突然一阵发红,散出烟尘般的铁锈,又归于玄色。

    游无镜在后惊声道:“我的天啊!扼腕扣!”

    扼腕扣,能食毒化毒,游无情的毒一下就被扼腕扣化成了铁锈抖落了出来。看来燕错对她也有了防备,这下横行无惮的游无情算是遇上克星了。

    “哼!”燕错动作极快,手中铁棍暴涨数丈,直直向游无情攻来!

    游无情轻功不错,避了几招,但明眼人都看出来,燕错出招刚烈极快,而且也不失灵巧,一段时间没有见,他功力大进得厉害,跟当初那个只知蛮力的少年不可同日而语!

    游无情自作聪明,小瞧了燕错,想从轻功上取胜,她一个穿游想绕到燕错身后去,但燕错却更为灵巧,一个燕子低飞避过,大力一把将她扯摔到了地上!

    燕错的轻功还小胜过朱静的,可不能小看了他。

    “哼!”游无情飞快旋站了起来,袖间闪出红光!

    燕错“嘣”的一声,铁针插豆腐般将铁棍钉在了身侧,冷冷看着游无情。

    “无情!”游无患的本事显然在无情之上,一下就看出来自己的妹妹不是别人对手,半是教训半是护短地喝了一声。

    游无情却不买她的账,愤恨地瞪着她:“你不帮我,就少来管我的事!”

    这时一直在边上对着游无情嘶吼的二蛋却突然毛发垂下,乖顺地转头向后看去。

    我顺着它的目光看去,看到林子里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晃动,步伐稳定,安静地向我们靠来。

    火光慢慢照亮他的脸,五官坚毅如同刀刻,同为碧绿的眼睛倒映着红光,像是一泉碧水里生出了一朵娇艳的红莲,让人看着心中生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