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此时大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使劲的向我靠过来,我心里也是没底啊,毕竟自己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过我想起了周师傅的话,一般的脏东西是没法害我靠近我的,若是真的有啥事的话,我就准备用我的舌尖血喷那玩意儿,想想也只有这办法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师傅院子里面那七八个大水缸忽然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加上周师傅的院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虫子之类的叫,所以听起来特别清晰。

    大头吓得直哆嗦,问我怎么办。我那时候虽然装作很镇定,可是心里没底啊,鬼知道周师傅这院子里面有啥鬼东西,早知道周师傅在的话老子就不来了。

    我和大头想了想决定两人背靠背,这样前后都能看到,就不怕有什么东西接近我们了,而且我还让大头若是有什么异常就叫我。

    就这样,我们两个神情高度紧张的盯着那七八口水缸,那水缸里面哗啦哗啦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就要冲出来一般,周围的温度也再次下降了一点,冷的我和大头直哆嗦。

    就这样大概过了几分钟,大头终于忍不住了,大骂一声要去将那水缸砸了。

    我赶紧拉住他,笑话,本来那水缸就诡异的很,要是让他砸了水缸,里面要是真的有东西那我们两个岂不是死定了。

    可是我刚拉住大头就发现不对劲,这家伙今天的力气大的要命,居然差点将我甩出去。我有些气不过,对着大头大吼一声:大头,你***在做啥?

    大头愣了一下,我明显的感觉到大头的眼神变换了一下,随即一手将我推倒在地上,大步的向那水缸走了过去。

    我被大头推到之后,要想爬起来阻止大头已经是来不及了,看着就要走到水缸的大头,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心想这下完了,自己还不知道走得出这里不。

    可是就在我心里几乎绝望的时候,一道身影冲了进来,一手抓住了大头高高举起的手臂,随即一脚将大头给踢得后退了两步,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周师傅,心里顿时大喜,赶紧爬起来向大头跑去。

    可是周师傅却叫我别靠近大头,大头已经被鬼上身了。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怪不得刚才大头忽然力气这么大,原来是这样。

    周师傅让我站一边去,自己拿出一根木剑对着大头问:孽畜,不去投胎做人,为何在我这里捣乱?

    当大头阴笑出声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这家伙发出的声音居然是个女子的声音,配上那身子,看起来有多恶心就多恶心。

    大头笑玩之后,看着周师傅说:这个人已经答应这一辈子都陪我了,我自然是来找他。老头子,你虽然厉害,但是这是他亲自答应我的,你也管不着吧?

    周师傅理都不理大头,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从那里面扣了一点什么东西出来抹在了眼皮上才对着胖子说少废话,是投胎还是打的你魂飞魄散自己选择。

    附在大头身上的东西估计是铁了心想要和大头在一起,尖叫了一声就扑向了周师傅。

    接下来的情景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想之外,原来我以为周师傅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可能是战斗力为0的渣渣,不过自从这一次之后完全改变了我的想法。

    大头的力量我是见识过的,就算是我现在去跟他打都打不过。

    可是周师傅愣是轻松的好他周旋了起来,而且大头一碰到周师傅那木剑就会尖叫一声躲开,看来周师傅的木剑可是好东西啊。要是我也有一把那多爽多威风。

    就在我幻想的时候,周师傅躲过了大头的一拳,一剑拍在了大头的额头上面,顿时传来一道女人的尖叫声。紧接着大头的身子软倒在了地上。

    周师傅喘着粗气,眼神却看向了另外一边的空气,对着空气说现在给你一次机会,是让我帮你投胎还是打散你,你自己选择。

    我站在那里,不敢去扶大头,也不知道周师傅为啥对着空气说话,反正就是一肚子问题。

    周师傅停了停,继续说:你别想那边那家伙了,那家伙是纯阳命,你去惹他简直就是找死。

    好吧,我确认周师傅不是神经病,对着空气说话,还一副商量的语气,要是路人看到肯定会认为周师傅脑子不对劲。

    不过周师傅在哪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之后,从腰间掏出了个漆黑的小瓶子,对着那空地念了一道咒语,最后我发现周师傅手中的小瓶子抖了一下,周师傅便快速的掏出一张黄符,贴在了瓶口。

    小子,发生么楞啊?这胖子身体虚着呢,还不扶进来,想让他死么。

    周师傅说完之后,拿着瓶子向屋内走去,边走还边低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死活,什么都去答应,小心把命都搭进去。

    我听到周师傅的话,但是为了大头和四眼,也不敢多问,生怕周师傅一冒火将我赶出来不帮他们了。

    将大头抱起来的时候我就纳闷了,因为大头这家伙真特么的重啊,从院子到屋子就十米不到的距离,硬是累的我大口的喘气。

    将大头放下之后,周师傅才问我们为啥会出现在他的院子里面,丝毫没有去管昏睡在椅子上的大头。

    我将来意说明,周师傅点了点头,大头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周师傅说多半是昨晚他在县一中惹上的不干净东西。这女鬼生前估计也是为情所死,所以他们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最可恶的就是大头这家伙好色,居然在那女鬼的蛊惑下居然答应和那女鬼一起,不然这么弱的女鬼是绝对不会来缠着大头的。

    周师傅还说让我以后不能轻易答应鬼的要求,如果答应了就得做到,不然鬼可是会回来缠着你的,若有办法制服这样的鬼还好,要是制服不了那就悲剧,这大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我问周师傅为啥我看不到鬼,周师傅说我是纯阳命,火气比常人高了不知道多少,怎么可能轻易的看到鬼,刚才那女鬼周师傅都是抹上了牛眼泪才看到的,不然平常周师傅也只能感觉到,并不能直接看到。

    周师傅跟我解释通之后才问四眼现在有些啥情况,我将四眼的状况给周师傅说了之后周师傅也微微皱眉,想了想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便说跟我一起去巡警大队看看四眼,不然以四眼的状态恐怕已经支撑不了多久。

    不过周师傅叫我先将大头弄醒,他去准备些东西,不然要是遇到陈思的话,自己怕对付不了。

    周师傅进内屋之后,我才看向大头,此时大头的额头上面红了好大一块,虽然还在昏迷中,但是大头的呼吸均匀,两个大黑眼圈也明显的消散了不少,但是他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虚弱,这应该是鬼附身的后遗症吧。

    几分钟之后我就纳闷了,因为我怎么摇怎么叫,最后还掐人中都没能将大头叫醒,想了想这大头可是被附身了,若是按照常人的办法来肯定行不通啊,可是我又不会什么特异功能,这可咋办。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周师傅从内屋拿着一个帆布包出来,那帆布包一看就有些年代了。

    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周师傅笑眯眯的看着我问我怎么还没弄醒。

    我那时候当然不能说我弄不醒啦,那多丢脸?于是我便找了个借口说我又不会捉鬼那些行当,叫不醒正常嘛。

    周师傅也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以后多跟他学学就是,他可以免费教我。

    当时我还觉得周师傅这人实在是不错,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我被周师傅忽悠上了他这贼船,要不是周师傅教我这些,恐怕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周师傅说完之后,又解释道:鬼数阴,而人是阴阳协调的东西,但是阳气要稍高,被鬼附身简单的说就是打破了阴阳的协调,所以想要去除被鬼附身的后遗症,就得补阳气。

    周师傅一遍说,一边漫不经心的拿起我的手,我下意识的缩了回来,昨晚被割的地方还疼得很呢,看他样子,似乎又要拿我开刀了。

    周师傅笑着说怕什么,今天只是要一点普通的血变成,因为一般的人阴阳协调,体内的阳气一般会旺盛一些。

    但是也有阴气较重的人,这种人也有个极致,那就是阴年阴月阴时生的纯阴体质,这种人从小就畏寒,而且肯容易碰到看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种人往往都比较柔弱,性格也比较内向。

    而像我就是另外一种极致了,那就是阳年阳月阳时生的纯阳体质,这种体质阳气极重,就算是普通的血压对脏东西都是完全的克制。

    简单点说就是纯阴体质的人和鬼比较亲近;而我这种人就是鬼的克星,一般的脏东西见了我都只能绕道而行,不敢碰我。

    听完周师傅的话之后,又想了想大头这么兄弟,不能不救啊,不就是点血么。

    想到这里我便伸出手,不就是点血么,现在还得回去救四眼这个不争气的家伙。

    果然,周师傅只是取了我一滴血便让大头醒来,不过大头醒来之后,额头上那伤疼的他哇哇大叫。不但这样,他说他浑身都疼,就像是体力透支过度那种样子。

    最后大头问我他额头是怎么回事,我只能支支吾吾的说是他莫名其妙的摔倒了,碰在地上碰的。

    原本我还怕大头不相信,也不知道这货是装的还是怎么,居然点头相信了。大头醒了,我们三人就向巡警大队赶了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