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秘术之天下无双最新章节!

    天亮之后,我俩都着凉了。

    这属于计划外情况,没办法,我们只能养好身体,然后再做下一步安排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利用养病的这点时间,好好地琢磨一下怎么处理铁将军墓的问题。

    打定主意之后,我跳下石头,然后把沈晴扶了下来,她已经开始发烧了。

    "看来咱们得休息两天了",我说,"走吧,我扶你下山。"

    她拨开我的手,"不过是发热而已,我休息一天就没事了,下一步该怎么办,你有想法了么?"

    我打了个冷颤,"现在没心思想这些,先回去休息一下再说,你不用我扶是吧?那行,你扶着我点吧。"

    美国妞一点也不含糊。抄起我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一放,扶着我就往前走。

    我笑了,"你还真扶啊?我跟你开玩笑的。"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她说。"你走的太慢,我想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你别着急,下山的时候得慢点走",我说,"我受了点风寒,身上疼得很。"

    她看我一眼,"中国男人,你的身体素质也太差了吧?"

    "那没办法,我们中国男人从小就用抗生素,不管什么病都用,哪像你们似的",我顿了顿。"瞧这意思,弄不好我也得发烧,我先跟你说啊,我养病期间你不许去打扰我,我喊你去除外。"

    "你确定你需要休息两天?"她问,"明天真的好不了?"

    "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我说,"但这事记不得,我需要调整一下状态,顺便想想办法。这个铁将军墓不处理好了,密道绝对不能打开。"

    "天知道我得等你多久",她无奈。

    "反正你们沈家还有十来年的时间呢,不用那么着急",我淡淡的说。

    她突然瞪了我一眼,那眼神看的我身上一冷,"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警告你,不要再跟我说这种话",她冷冷的说,"我需要迅速的解决九曲如意的问题,越早越好。一天都不能耽搁!"扔尽女亡。

    "那你让我好起来呀",我也不高兴了,"生着病开密道,你以为这是开玩笑呢?那些邪灵一旦出来,我们就不能有任何失误,中国有句话叫谋定而后动,越是大事越不能着急,你不懂吗?"

    她一把将我推到地上,我一个趔趄,膝盖撞到了一块石头上,嘴里一声闷哼。

    "你要跟我动手,是吗?"我看着她。

    她冷漠的一笑,"林卓,你别忘了自己什么身份,我请你办事,你就该为我负责,不可能什么事都由着你的性子来!最晚明天中午,我要看到你拿出来的方案!"

    我也一阵冷笑,"沈小姐,你以为这是做生意?方案方案,你那套经营公司的方法在我这里没用!你不用给我下任务,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因为你的命令而提前一分一秒!"

    "你!"她恨恨的看着我,"你真以为我离开你就办不了这个事情吗?"

    "你当然办的了,那你自己办啊!"

    "fuck!"她一声怒吼,转身自己走了。

    我揉了揉膝盖,无奈的叹了口气,跟这美国妞打交道就得简单粗暴,你要是想细致一些,那真不够跟她累心的。

    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慢慢往下走,一边走一边看着两边的草丛,虽然有唐琪护着,我还是担心会突然窜出一条蛇来。

    走了一会,抬头一看,沈晴又回来了。

    "你回来干嘛?"我问。

    她看看我,"中国男人,真没用!"

    "哎你说什么?"我不干了,"你别忘了,你爸爸也是中国男人,你......"

    她不理我,默默的将我胳膊往肩膀上一架,扶着我就往山下走。

    我心里一热,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呃......谢谢,我以后会锻炼身体的......"

    一直到把我交给冯勇之后,她才看我一眼,"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尊重你的决定,两天后再听你的方案。"

    冯勇看看我,"哥,什么情况?"

    我点了点头,"好,一言为定。"

    我没吃药,回到别墅里喝了碗姜汤,然后整整睡了一天。

    天黑之后,我醒了,被子里已经潮湿了,出了一身透汗,身上轻松了很多。周延见我醒过来了,转身出去端来一碗粥,"哥,一天没吃东西了,喝点粥吧。"

    我看了看那粥,"这玩意那管饱,有饭没有?"

    她笑了,"你吃得下?"

    "废话,不就是发了点烧么,有什么吃不下的",我揉了揉肚子,"赶紧的,让冯勇去给我弄点吃的来。"

    "好,你稍等啊!"她起身走到门口,"冯勇,林爷要吃饭!"

    "好嘞,我这就去办!"冯勇喊了一嗓子。

    半个小时后,冯勇回来了,给我带回来一份米饭,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芹菜肉片,一个红烧鸡块,外加一盆汤,我擦了擦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周延平静看着我,"你能吃饭,我这心里就踏实了。哥,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别问我,自己算一卦就知道了",我说。

    她淡淡一笑,"你别闹了,我这两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算得准你?"

    "谁说让你算我了?"我看她一眼,"你算算山上什么情况不就知道了。"

    她一愣,"也是啊。"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三个铜钱,往地上一撒,仔细看了看,接着就是一皱眉,"那山上有东西?"

    "看得出来是什么东西么?"我一笑。

    "看不出来",她说,"不过这卦上阴爻占中,四面封闭,看样子应该说有邪灵被封住了,而你们昨天离它还很近。"

    "这就让我头疼的地方",我说,"沈家的地库里有很多邪灵,而我们昨天待的那个地方,离地库的密道口不远,所以你说这卦上的邪灵到底是指哪个?是地库里的,还是那个地方的?"

    "哥,我越听越糊涂了",周延不解,"什么叫那个地方?那是什么地方?"

    我紧扒拉几口,把米饭吃完,然后端起汤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把盆一放,揉了揉肚子,打了个饱嗝,"好了,你把这些收拾了,回来我给你细说。"

    周延点点头,站起来将碗筷归置到一起,放到塑料袋里提了出去。我往枕头上一靠,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盘算着一会怎么跟她说。

    很快她回来了,往我床边一坐,"哥,说吧!"

    我看她一眼,"山上有一座古墓,当地人叫它铁将军墓,墓前有铁人,坟茔左边还有一只石马......"

    我讲昨晚的经历大概的讲述了一遍,周延听的一头雾水,越来越迷糊。

    "是不是听糊涂了?"我问。

    她点点头,"马踏坟茔,铁人扔纸钱......这到底是什么来路?我怎么从没听说过这么怪异的布局?"

    "你没听说过不稀奇,铁人的事我都没听说过",我淡淡的说,"现在要紧的是要弄清楚那墓里葬的到底是什么,沈晴后天就要听我的方案了,如果想不出来,美国妞还不得跟我疯了呀!"

    "让她找人把那墓挖了不行么?"

    "不行,挖坟掘墓损阴德,这事咱不能干!"我说,"再说了,那墓里是什么还没搞清楚,冒然行动,万一弄巧成拙,麻烦就大了。"

    周看我一眼,"哥,其实就是你心太好了,要是换别人,管它墓里是什么,误伤就误伤了,就你想这么多。"

    "你这话不对",我看着她,"咱们办风水的事,本身就会对自己有损伤,损阴德的事绝对不能干。别人怎么做是别人的事,咱不能拿别人的无知来掩盖自己的愚蠢,真那样的话,咱这命理不久白学了么?"

    周延一笑,"是啊,很多人都白学了,你没有,所以我才跟你跟的这么踏实。可这事该怎么办呢?总不能这么拖着吧?"

    "明天等我彻底好了,我自己用卦推算一下",我说,"现在病着,不愿意动。"

    她点点头,"那行,你早点休息,这样也好得快些。"

    "不急",我轻轻舒了口气,"刚才这句话本身就很可笑,心动即卦,说明天推算的那一瞬间,卦其实就已经出来了。"

    "那你现在这样能解么?"她担心的问。

    我沉思片刻,"我把卦象说给你,你来解一下,看跟我的结果是不是一样。"

    "哥,自己的卦自己解最准,你让我来,这合适么?"她一皱眉。

    "别问那么多,你解你的,我自有用处",我说,"刚才得的是明夷之复,你试着解一下,看看结论是什么。"

    她想了一会,摇了摇头,"哥你别为难我了,我真不知道,你用的术数比我的高级得多,我根本摸不着门板。"

    我眼睛一亮,"对了,要的就是你最后这句话!"

    "什么话?我根本摸不着门板?"她问。

    "没错,有你这话我就能确定了,自己判断的没错",我有点激动,"那墓是个空墓,里面有一枚沾着血的雕龙印信,还有一个厉害的阵法。那印信在阵法中时间长了,化作了一个邪灵,现在它已经成形了,就要破棺而出了!"

    周延一愣,"雕龙印信......那......那不是玉玺吗?难道那邪灵的本体是玉玺?它如果真出来的话,会怎么样?"

    "玉玺......"我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下全明白了......"

    PS:

    今天的更新完了,大家明天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