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术之天下无双 404 马踏坟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秘术之天下无双最新章节!

    铁人能动?这他妈什么情况?

    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它还是老样子,似乎根本没什么变化。

    我松了口气,"你看花眼了。它还是那样,根本没动。"

    "不是,它真的动了!"沈晴的声音颤抖起来,"你看呀,真的在动......"

    我又看了看铁人,还是之前那样,难道我刚才的看到的是幻觉,而沈晴现在依然在幻觉中?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被一股浓重的阴气包围了。不能再等了,我右手抓住她的手,左手掐手诀准备念咒。

    还没等念出来,她突然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上顿时感觉到了一阵温暖的酥软,我心说这咒语还没念就起作用了?话虽如此,我还是定了定心神。随即默念起了阴阳和合咒。

    咒语一起来,四周的阴气更重了,但我俩的周围却出现了一边纯净的气场,有这气场在。我们很安全。沈晴的情绪没那么紧张,手却本能的又抱紧了些,这也不错,起码我身上暖和多了。

    "林卓,它真的在动,它在热身",她小声的说,"我没骗你,你再仔细看看,它真的是在动......"

    我一边默念咒语,一边把目光转向了铁人,这一看不要紧。惊的我咒语差点念错了。她说的没错,铁人真的在动,这次不是微微的颤动了,而是在大幅度的活动身体,真像是在热身。

    我手心冒汗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铁人怎么会动?难道我们都进入幻象了?

    转念又一想。我们来这里是干嘛的?不就是想看看有什么怪异的情况么?如果一切都正常,那我们不是白来了么?

    想到这里,我的心顿时踏实下来,你不是要热身么?那我就看看你到底一会准备做什么运动!

    铁人活动了一会,停下了,这时后面的石马又开始动了起来。

    "我操!真他妈的开眼了!"我额头冒汗了,咒语也顾不得念了,"姑娘,咱真来着了,这表演,你在美国可是看不着的。"

    "你怎么说话了,念咒呀!"沈晴赶紧说。

    我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继续念咒,下面的石马似乎根本没察觉到我们的存在。还在那继续活动着。扔尽女才。

    我灵机一动,故意把咒语停了,想看看石马什么反应。

    石马突然不动了,紧接着周围的阴气迅速集结,形成了一个龙卷风似的阴气旋。这阴气旋围着铁将军墓转了几圈之后,化作了两团黑气,分别融进了铁人和石马的体内。

    周围顿时安静了,静到我和沈晴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嘎吱,嘎吱嘎吱......

    随着一阵生涩的摩擦声,铁人和石马同时动了起来,石马在用蹄子虚挠着坟茔,而铁人不断地重复着扔纸钱的动作。

    子夜时分,荒山孤坟,一对青年男女,躲在一块石头上,看着下面石马挠坟地,铁人扔纸钱......这幅场景,想想就够恐怖的,而此刻,我和沈晴却正在真实的经历着。

    已经顾不上考虑它科学不科学了,我也看出来了,铁人和石马根本不在乎我念不念咒,似乎它们这是例行公事,而对周围是不是有人看着,它们根本不以为意。

    我听到牙齿碰撞的声音,那是沈晴发出来的,女王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生在美国,看惯了美式恐怖片,东方风格的鬼片估计没怎么看。这下好了,眼前这幅景象,比我看过的任何鬼片都来得吓人,因为它不需要音乐来衬托,它看上去那么真实自然,所以它才会让你打心眼里吓的直哆嗦。

    我还好,没哆嗦,但是却忍不住冷汗如雨,怪异的场面我见过不少,这次,最邪性!

    看了约十几分钟,我轻轻地舒了口气,心里不那么紧张了。不就是扔纸钱,挠坟地么?只要它们不爬到石头上来咬人,我就没什么可怕的。再说了,就算它们敢上来,大不了我用咒语灭了它们,管你幻象不幻象的,总之老子不怕你就是了。

    我开始从容的观察它们,以及周围的气场,慢慢的发现了一些端倪。周围的阴气很弱了,铁人和石马除了会动之外,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我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似乎问题的关键在这俩东西的动作上。

    铁人是马弁,它不牵马,而是在前面撒纸钱,这意思是为亡者引路。后面的石马不住的虚挠坟茔,就像是一匹战马不舍自己的主人,想把他从坟中刨出。把这两点结合起来,那就是这铁人石马在共同努力,想让墓主复活升天呀!

    先不管铁人和是石马是不是真动,仅从它们的行为来判断,这墓中葬的应该是一个为国捐躯的英灵。这让我不由得眉头一皱,如果打开密道,放出里面的邪灵,到时候用阵法和咒语势必会误伤这墓中的英灵,这可是缺大德的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干。可不这么做还有别的办法么?难道在这铁将军墓上做文章?

    看着下面的石马和铁人,我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它们有意识的话,也会认为自己所做的对自己的主人是有用的。可实际上这一切不过都是对墓中英灵的安慰而已,因为只要石马的蹄子还踏在坟茔上,那就是镇压禁锢,墓中的英灵就无法解脱,无法重入轮回。

    这就像那个民间故事,骑驴的老头举着一个鱼竿,鱼线上绑着一根胡萝卜。驴能看的见,却一直吃不着,但只要有这个念想在,驴就会踏踏实实的往前走。

    这铁将军墓里的墓主也是一样的,看得到希望,却等不到它实现的那一天。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很多善良的人,他们被欺负着,被压迫着,然后还被一个看上去很美好但实际上几乎无法实现的梦想吸引着。为了这个梦,他们苦苦支撑,拼命的忍受,任由那些造梦的忽悠们剥削着他们的血汗,欺凌着他们的尊严,践踏着他们的权利。其实这些人都是高尚的人,有希望的人,也都是可怜的人。

    我真想对他们说,其实那些用心灵鸡汤忽悠你们,给你们造梦的人,往往都是准备欺负你们的伪君子。就像布置这铁人石马的那个人,看似他有心,实际上却是一颗无比恶毒的心,这种人,生活中无处不在,却又让人防不胜防。

    我无奈的一笑,"真是可怜哪......"

    沈晴看看我,"你说什么?什么可怜?"

    我一怔,"你能说话了?"

    "我......"她有点茫然,"我怎么了?"

    "你刚才不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么?"我纳闷,"你忘了?"

    沈晴不解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做梦了,我什么时候被吓着了?"

    我猛地清醒过来,赶紧往下一看,铁人石马一动不动,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这时一阵凉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把手伸进衣服里一摸,毛衣里面已经湿透了。

    "林卓,你没事吧?"沈晴有点担心,"你是不是看到幻觉了?"

    我看她一眼,一把拉开她前襟的拉锁,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沈晴一愣,赶紧推开我,合上自己的衣服,"你干什么!"

    "你的衣服湿透了",我看着她,"刚才的事不是假的,你是不是都忘了?"

    她愣住了,把手伸进衣服里摸了一下,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来,凝神看着下面的铁将军墓,"这墓很古怪,我看里面葬的人物很不简单,恐怕不仅仅是一个人。"

    "那还能是什么?"她很害怕。

    "它想出来",我冷冷的说,"想让我们把它放出来,所以用这么个幻象迷住了我们,让我们以为它是英灵。"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她无助的看着我,"那里面是鬼怪吗?那我们......我们在这里不是很危险?"

    我没理她,静了静心,"唐琪,刚才我们是不是被幻象迷住了?"

    "是",唐琪说,"不过那不是普通的幻象,似乎是某种阵法,我想唤醒你,但做不到,如果是灵体的话,不会这样。"

    "我好像明白点了",我点点头,"这墓里葬的是什么,你能知道么?"

    "哥哥,我看不透",她有点惭愧,"这墓里有特殊的物件,似乎就是为了防备有人用护法来看它底细而专门准备的。我虽然是阳神之体,可毕竟还没恢复到当初的境界......"

    "物件你看不透,但我或许能用卦推测出来",我说,"这个事我来办。"

    "哥哥,我建议你最好别动卦",她说,"既然对方布置这个阵法的时候就防备别人用护法了,难道这里面就不会有干扰你心神的物件么?卦无法欺骗,可心神可以被蛊惑,哥哥,你还是先不要冲着急,等天亮下山之后再从长计议,这样才更稳妥些。"

    "嗯,我的意思也是下山之后再用卦",我说,"不管这墓里是什么,有地库的禁锢阵法在,它想发凶都不容易。看来今晚不会有事了,你只把蚊子和蛇给我们赶远一些就好,挨到天亮,我们就下山。"

    "好的哥哥!"

    我重新坐下,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女王,"很冷?"

    她颤抖着点了点头。

    我解开冲锋衣,一把将她揽到了怀里,她这次没抵抗,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你......你真好......谢谢......"

    "你误会了",我淡淡的说,"抱你是因为......我也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