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有喜 新书《红妆覆》,欢迎大家阅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简介:

    复仇篇:

    母亲惨死,渣爹携贱婢登堂入室。

    戎马归来,宋青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抢走庶妹的未婚夫。

    她以为他是她复仇的棋子,她以为他是她手中的猎物。

    直到那纨绔公子翻手为云,她才惊觉,猎物的从来都是她。

    暖心篇:

    宋青鸢:我身中剧毒,活不过三个月,夫君的如意算盘只怕是打错了。

    连锈玉:为夫乃毒医,有何不能解?

    宋青鸢:夫君就不怕妹妹伤了心?

    连锈玉:为夫想要的,一直都是娘子你。

    【病娇女将军VS妖孽亡国君】

    开篇试读:

    第001章、新婚夜

    夜,晋王府,四处张灯结彩。

    不时有几个婢女说着小话。

    “听说了吗?咱们这位新主子活不过三个月。”

    “都快死了还抢自己妹妹的夫君,真不要脸!”

    宋青鸢端坐在喜床上,对于外头的闲话充耳不闻。

    随着越来越近的步伐,一道温柔的男声入耳,“冻成这样,怎么不叫人拿个火盆儿?”

    遮住脑袋的红盖头被揭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皙的俊颜。

    妩媚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尖润的下巴,眼前这位绝色美男,便是她的新郎连锈玉。

    宋青鸢轻轻瞧了他一眼,显得极其冷漠,“七公子若是不愿意,今夜就不必洞房了。”

    是她不想洞房吧?

    连锈玉狭长的丹凤眼含上一丝邪肆,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岂能浪费?”

    说话间他已经握住了她的小手……

    由于常年奔走于战场,她的手有些粗糙,真叫人心疼啊……

    连锈玉轻轻抚过女人的指尖,哈了一口气为她取暖。

    宋青鸢被对方突如其来的温柔弄得有些发懵,他不是为了拒婚还挥刀自尽的么?

    她的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慌忙的想要收回手,然而还未来得及动作,对方却连手带人的将她搂进了怀里。

    她用力的挣了挣,面前的男人却将她搂得更紧。

    宋青鸢恼怒极了,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你做什么?”

    “今夜是你我的新婚夜,你说做什么?”连锈玉轻轻摸了摸女人写满愤怒的小脸,低头含住她的红唇。

    香甜的胭脂味儿扑入口腔……

    怀里的女人顿时一震,伸手就往他脸上抓。

    嘶啦,一股灼痛,连锈玉微微颤了颤,蓦的直起身子来。

    怀里的女人狠狠瞪着他,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布满怒火,好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了。

    他的娘子,武功尽失了脾气还是一样坏呢。

    连锈玉伸手擦掉脸上的血痕,显得委屈又无辜,“娘子不择手段嫁给为夫,却不愿意洞房?”

    宋青鸢又羞又怒,她以为今夜连锈玉根本不会来,可眼下看来,他是势在必得。

    若不是她武功尽失,她一定会立刻打死这小子!

    她咬了咬牙,冷眼看着他的手,“我不愿意,放开!”

    这是她最后的挣扎……

    “好。”连锈玉嘴角含笑,缓缓松开了她。

    然后起身朝着旁边的香炉走去,似乎朝那香炉里放了什么东西。

    宋青鸢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一股撩人的香气弥漫开。

    刹那间,她便觉得手脚发软,甚至口干舌燥,这味道是……

    “你往香炉里放了什么?”

    “合欢香。”

    “你……”宋青鸢怒视着对方,想要挣扎,可是身中剧毒的她连个寻常女子都不如,又如何敌得过连锈玉这般的年轻男子。

    浓烈的香气入鼻,冷空气侵袭了皮肤,宋青鸢只觉得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

    “娘子,为夫会让你满意的……”迷迷糊糊中,宋青鸢听到男人低哑的呢喃。

    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屋内已不见连锈玉的身影。

    宋青鸢吃痛的从床上坐起来,只见一个婢女端着盆子走进来。

    “夫人,您醒啦?奴婢是红英,以后就由奴婢照顾夫人。”红英说着,已经走过来扶起宋青鸢。

    这是连锈玉送给她的婢女?送来监视她的?

    她都已经快死了,这些人竟还竭尽所能的算计她。

    最可恨的是,昨夜他竟还强行要了她,这笔账,她定要与他算的!

    宋青鸢淡漠的看了红英一眼,“七公子去哪儿了?”

    “说是……说是夫人的娘家妹妹来了……”红英深知这三人的恩怨情仇,一时有些尴尬。

    宋如心来了?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

    有意思……

    宋青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走,去看看。”

    连锈玉的住处也很是广阔,从里屋到裕丰院的厅堂,也走了好一些时候。

    “阿玉哥哥,我那位姐姐自小生活在边境,常年与男子同吃同睡,早已非清白之身。”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我的亲姐姐,你定要好好儿待她……”

    一进门宋青鸢就看到宋如心楚楚可怜的往连锈玉身上蹭,还对着自己一通污蔑。

    以前,她们母女就是这样污蔑母亲的吧?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将母亲逼上绝路的……

    “妹妹这是做什么?大清早的就跑来污蔑嫡姐,还与姐夫拉扯不清,你可知道礼义廉耻?”宋青鸢说话间,已经踏入了厅堂。

    宋如心顿时一怔,愤恨与不甘一触即发。

    可在阿玉哥哥面前,她是不能暴露的。

    她眼底的怨毒瞬间隐去,顿时红了眼,“姐姐在说什么?妹妹是怕你因着那些往事受了委屈,这才特意来叮嘱阿玉哥哥的。”

    第002章、毒胭脂

    说得好听,可不就是装着可怜骂她荡妇吗?

    宋青鸢樱唇勾出一抹凉意,冷漠而不屑,“说完了?说完了就滚!”

    宋如心今日前来可不是真为她这位嫡姐说好话的,她是要叫宋青鸢毁容的,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再说了,宋青鸢这个贱人凭什么敢这么骂她!今日不叫这个贱人尝到苦头,她是绝不会走的!

    宋如心恨得咬牙切齿,面儿上装得更加委屈,梨花带雨连带着哽咽,“姐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贺礼,昨日没有来得及给你,今日一并拿了过来。”

    贺礼?让人毁容的毒胭脂?

    出嫁的前一夜,宋青鸢就听到宋如心母女商议害她,当时她并未戳穿,本以为她们得过一段日子才动手,不想竟是如此迫不及待。

    宋青鸢冷笑了一声,嘲弄的看着她,“贺礼?什么贺礼?让人毁容的毒胭脂?”

    她是怎么知道的?

    宋如心一震,又惊又愤,表面强作委屈,干脆哭上了,“姐姐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宋青鸢眼底里的寒霜越来越浓,缓缓朝着宋如心走过去,一把夺过胭脂,步步逼紧。

    宋如心一时有些懵了“你想做什么,你……”

    她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忽然被砸了东西。

    刺鼻的香粉味儿,这是……

    宋青鸢竟然把整盒胭脂都砸到了她脸上!

    “啊!我的脸!我的脸!”突如其来的瘙痒,宋如心顿时就慌了。

    这东西是要毁容的!只是一丁点儿就能叫人皮肤溃烂,一整盒几乎能要人命。

    宋如心惊慌极了,全然顾不得形象,发了疯一般的扑向宋青鸢,“你…你敢害我!你这个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贱人!”

    她吼得歇斯底里……

    然而,她刚扑过去,却被曾经的情郎一掌拍了出去。

    他的神情冷漠至极,看着她的眼神甚至是厌恶的,“二姑娘还请自重!你若再敢与我家娘子放肆,休怪我这个做姐夫的不客气!”

    连锈玉这一掌力气不小,宋如心一个鲤鱼打挺,摔得骨头都像是要断了。

    宋如心惊愕极了,明明前几日阿玉哥哥还说要娶她的,怎么才一夜就变得如此维护那个贱人!

    她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慌张抹去脸上的毒胭脂,满目不可置信,“阿玉哥哥你做什么?这个贱人她害我!这胭脂一定是被她掉包了,她定然早知道我要送她胭脂,她故意掉包陷害我的!”

    宋如心越说越激动……

    连锈玉本就厌恶宋如心,此刻见她倒打一耙,更是厌恶到了极致。

    “拖出去!”他已然不耐烦。

    他一声令下,宋如心如同死狗一般被拖了出去,无论她如何哭喊,连锈玉都置之不理。

    站在一旁的宋青鸢惊愕之余,亦生了一丝怀疑,这位七公子只怕是看中了自己将军的身份,故意示好,想要借此夺取世子之位。

    好无情的男人!她还以为他对宋如心的感情能有多深呢?

    翻脸比翻书还快,她都有些同情宋如心了。

    宋青鸢冷笑了一声,满目嘲讽,“七公子好生无情啊!这般待我那妹妹,也不怕她寻死觅活?”

    她话说得阴阳怪气,似要借机将昨夜的仇给报回来。

    然而后面的更难听的话还未出口,宋青鸢忽觉脚下有些发软,瞬间……喉咙里一股血腥,她身子一震,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连锈玉一惊,慌忙将她抱住。

    “阿鸢……”失神之间他竟是喊出了她的乳名。

    下一刻,他又似回过神一般,小心翼翼的将她往里屋抱。

    宋青鸢想要挣脱,眼前却是越来越模糊……

    半个时辰之后……

    新房内,一名红衣女子皱眉看着床上面色惨白的人儿,不禁叹息,“师哥,我看这姑娘是活不久了,师哥何不将自己真实身份告知她?”

    连锈玉没有说话,只取出手帕擦了擦女人额间的汗珠,又将她露在外头的手放进被窝里,满目心疼。

    片刻之后,他才低低回应红衣女子,“我会医好她的。”

    “可是,她若躺下去再也醒不过来了,那师哥的大业……”那女子显得有些不甘。

    “她如今身患重病,我不想让她担心。”连锈玉目光瞬间一冷,阴沉沉的看着她,“福音,此事你不要掺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