讯警 第二十二章 牧家长女的病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讯警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热情的与蓝青打招呼,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稍微的留意一眼在她身边的司言,就好像并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一样。

    不过司言也不在意,他根本就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自顾自的端着一杯茶坐在沙发上欣赏蓝青美丽的侧脸。

    过了一会儿,就有佣人过来提醒说能够开饭了。于是在蓝涛利俩夫妻的招呼之下,所有人都起身往餐厅走去。

    餐厅里面摆上了三张十人圆桌,可是却一点都不显得拥挤,足以证明蓝家别墅大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司言坐在蓝青身边,也不说话,只顾着吃着桌上各种精致的菜肴。蓝家所请的厨师都是在外面鼎鼎有名的大厨,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做出来的菜味道绝对称得上是美味佳肴。

    “牧家这回真是麻烦大了,你说要是牧子真的治不好了现在的牧家还有谁能够挑起大梁啊!”

    “就是,也不知道是谁下的黑手,好端端的一个人只一晚上就被下了病危通知。”

    “牧家那丫头病倒之后我去看过,我去的时候据说还只病了不到两天,就已经不成人样了,只有一口气吊着,要不是用药保着,估计已经不在了!”

    司言正和面前的一根大排骨做着斗争的时候,蓝涛利与人的一段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蓝总你见到了牧家丫头吗?我昨天也去了,可是牧家的人根本就不让我进病房,在外面就将我打发了。那丫头病得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哎!”蓝涛利叹了口气,有些惆怅的说道:“见到了,不过估计这就是最后一面了。牧子那丫头病得实在是太严重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真不知道牧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她是不是昏迷不醒,口中胡话不断,而且脸上呈现出铁青之色,眼窝深陷,黑圆圈非常大,看上去就如同僵尸一样?”

    没有人会想到自从进屋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司言会突然开口,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他。

    虽然对这个准女婿非常的不满意,且两人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了。但是蓝涛利良好的素养还是让他没有对司言的问题沉默以对。

    “是的!”

    “你进到她的房间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身上无故发冷,而且会觉得病房里面阴深深的?”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司言再问。

    蓝涛利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还真的有如司言所说的,当时踏入牧子病房的一瞬间,他还真的有种进入到冰窟的感觉。不过当时震惊于病床上牧子的惊人变化,他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点点头,蓝涛利看着司言,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不用救了,医生根本就救不了她,不管用多少钱都是浪费!不过两天之后还能保住命倒也算是有点本事。”司言没有正面回答蓝涛利,而是直截了当的给出了自己的诊断。

    他的这一席话立刻就引来了桌上人的不满。

    “还用你说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救了,要是有救牧家现在也不会几乎所有有点身份的都聚在医院里面!”

    “就是,有救的话牧远的股票也不会连着三天大跌!”

    面对指责,司言不屑的嗤笑一声:“呵,我说的是医生救不了她,但是我没说别人救不了,不说别人,这病我都可以给她治好!”

    司言的这话就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还只是他们这桌的人对他表示不满和指责,听到他说能够将牧子的病给治好之后,旁边两张桌上的人也开始加入到了指责司言的行列之中。

    “吹牛皮是不用上税的,这还真是一个人性化的规定啊!”

    “哈哈!王姐,这你就错了,吹牛皮是不用上税,可是却能够看出一个人的人品怎么样啊!喜欢吹牛皮的人一般都没什么本事,一辈子都只能是一个**丝!”

    司言面不改色的站起身来,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开口说道:“既然你们认为我是吹牛,那你们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中气十足,能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坐在司言身边的蓝青一直注视着司言的举动,但是并没有阻止。这是她和司言之间的默契,她知道司言能够处理好一起。

    “赌什么?”听了司言的话,立刻就有人不服了,站出来问道。

    司言看了一眼那个一脸盛气凌人的年轻人,说道:“只要我能够将那牧子的病治好,你们每人输我两百万!”

    “那若是你治不好呢?”立刻就有人接着问道。

    “若是治不好。”司言顿了顿,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坚定的说道:“若是治不好,条件任由你们提!”

    “司言!”听到司言说出这话,一旁的蓝青终于忍不住了,赶紧想要出声阻止。

    可是他刚刚喊出司言的名字,立刻就被别人打断了。

    “好,一言为定!”

    “那既然赌局成立了,还有没有人想要来赌一赌?”这么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司言自然不会放过,加入赌局的人越多,他得到的好处就会越多。

    至于失败···

    那是什么?能吃吗?

    “算我一个!”

    “还有我!”

    “哈哈,终于能够不用见到这小子了!”

    “我一定要让他去我的煤矿里面挖煤!”

    在一片喧嚷声中,司言用纸笔写下了一纸合同,然后再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他写的内容并不多,连上日期以及签名都只占了这张a4纸的四分之一。

    而剩下的空间,则被一些密密麻麻的签名占满了。

    司言算了一下,一共有二十五个名字,也就是说他这一次能够得到五千万巨款,想想都有些激动啊。

    虽然这纸合同不受法律的保护,但是司言不在乎。他只要赢了这个赌局,就能够让这些人颜面扫地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

    “司言,你确定能够治好她吗?”蓝青满脸担心的看着司言,忧心忡忡的问道。

    司言开着车,微微的侧头对着蓝青一笑。

    “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

    在司言的赌局达成了之后,蓝涛利就联系了牧家老爷子牧有为。说为他们找到了一个神医,或许能够治好牧子的病。

    现在的牧家上上下下都是六神无主,眼看着牧子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短短的三天里面就已经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所有人的心中都沉重不已,一旦牧子倒下,现在的牧家没有一个人有能力接她的班。

    听说了蓝涛利给他们找了一个神医,牧老爷子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蓝涛利,并且让司言第一时间赶过去。

    牧家这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了,要是以往的时候,听说蓝涛利为他们找了一个医生,估计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蓝涛利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找人过来害他们的。

    司言开车走了没有十分钟就到了同样位于郊区的仁心医院。仁信医院是一所高端医院,无论是医疗设施还是医生水平都是国际上一流的。

    但是仁心医院的面对的消费人群也是一流的,医院里面实行会员制,而只有经过两名以上的会员推荐,而且还要交上一笔不菲的会员费,才能够成为仁心医院的会员。

    当然,医院里面收费也是高得离谱,就好像现在牧子所住的加护病房,都是按小时计费,一个小时五千块的收费还真没多少人能够消费得起。

    开车到了医院的门口,门禁系统居然自动开门了。司言惊讶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蓝青,说道:“你也是这里的会员?”

    蓝青点点头,回答:“嗯,当初买车的时候,我爸将我的车牌设为了会员。”

    看着蓝青一脸无辜的表情,司言转过头去,他现在只想说:土豪的世界我不懂!

    按照蓝涛利所给的地址,司言很快就找到了牧子所在的那个病房。

    他刚刚接近病房,就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拦住了去路。司言刚准备开口说话,跟在身后的蓝青却抢先说话了

    “牧叔叔,我是蓝青啊!”

    听到蓝青的声音,一个刚刚从病房里出来的中年男人抬起头来,见到蓝青之后快步的走了过来。

    “蓝青,你来了啊!神医呢?”牧周挥手让两个保镖走开之后,急切的对着蓝青问道。

    司言打量了一个牧周,他脸上带着浓重的疲惫之色,眼睛里面布满的血丝,显然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下巴上面胡子拉扯的,让他显得更加的狼狈。

    “你好,我是司言!”见到牧周直接忽略了自己,司言便主动的自我介绍:“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神医。”

    听了司言的话,牧周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年轻人。在他的映像中,蓝涛利请的神医肯定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一幅仙风道骨的模样,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个穿着时尚的毛头小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