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果阴司 第一章 我的iPad里住着一只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深夜,悠悠的旋律回荡在双耳之间,掩盖去宿舍其他人熟睡的鼾声,偶尔的梦呓,微亮的屏幕,显示着方寸世界,谁也不知道我在这个方寸之间做着什么,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在方寸之间做着任务,和魔鬼交易,为自己续命。故事还得从那一天说起。

    传奇的人生或是传说般的人,一生注定坎坷,不说命途多舛却也差不多,会经历诸多看似平凡无奇,却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小事”。

    一个人提着回家的行李,站在路边,很迷茫。毕业季虽然充满离别,但也不至于要死要活的,毕竟步入社会是一个新的开始,拉开新的人生序幕,值得期盼。

    可,对我来说,并非如此,没能顺利毕业,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一场梦幻,工作,父母的付出,期盼……等等。回家的路,变得分外的沉重,漫长,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年迈的父母。多年的期盼,多年的付出,付诸东流。

    “没事的,比尔盖茨不也是大学没毕业么?”我这么安慰自己自己,可是我比谁都清楚,那性质不同。苦笑了一声,甩了甩因为几天没睡而变得无比昏沉的脑袋,想甩开这些思绪,可是事与愿违,它们争先恐后地从每一个细胞里跑出来,冲击着我最后的防线,似乎不让我崩溃不罢休。

    公交车站,人来人往,吵闹不堪,戴着耳机依旧没法隔离那些吵闹。公交车来了又去,我错过了多次,这一次来应该是今天的末班车了,本想上车可是人太多,挤不进去,而我也没有心情和他们挤公交,提着行李沿着公路漫无目的地走着。

    插在耳间的耳机传来轻快地旋律,试图揭开蒙在我心头的惨淡愁云。

    闷热的黄昏下,公路边有不少的人在散步,多数是学校里的小情侣,他们的一举一动,在我眼里肮脏不堪,有人坐在树下谈笑风生,那些笑容在我看来有些刺目。

    “人生蛮可笑,又蛮可悲的。活着,也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拉着大黑行李箱,低着头不在去看那些人,自言自语地前进,在路人异样的目光里。他们的指指点点被我忽略了……

    “小子,你似乎不怎么开心啊?是不是有点想自杀了?”耳机里忽然传来了一个男声,很不正常,这并不是我歌单里的,而且声音有些刺耳,满是沙哑,像是喉咙被刺穿了几千个孔洞一样,毛骨悚然。

    我在路边停了下来赶紧把耳机拔了下来,从背包里掏出了pad,刚想看发生了什么,一辆摩托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载着一个胖妞。差点碰到了我,一边的行李箱已经被碰破了一角,摔到在地上。

    那摩托车没有停下来,一溜烟没影了。

    “我艹……”我没忍住爆了粗口。而后无奈地提起已经破了行李箱,在路边的槐树下长椅上坐了下来,点亮pad的屏幕,点亮的瞬间我被吓到了。

    “这他妈什么鬼?”屏幕上,本应该是音乐播放界面的,可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破碎的人脸,血淋淋的,一颗眼珠就挂在脸上,感觉我一摇动pad,眼珠子就会从屏幕里掉出来一样。

    “中毒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然而众所周知这家的pad怎么可能中病毒呢。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被人远程控制,恶作剧我,十之八九就是这样。

    在我发呆期间pad的屏幕已经熄灭,那张破碎的脸也不见了,我稍稍平静了下来,肯定是太久没睡,产生了幻觉。我苦笑一声,关了平板,打算去学校外的宾馆将就一夜。

    找了一家比较便宜的宾馆住下,虽然便宜但环境还算不错,有洗澡间,有电视。随便洗漱了一下我就躺下了,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就被噩梦吓醒了……

    我梦到老爸知道我大学白费了,他被气得突发心脏病身亡,把我从梦里惊醒了。坐在床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睡下的时候忘了关灯,日光灯的光芒刺痛着我沉重的双眸,提醒我那不过是一场梦。我让自己平静下来,舒了一口气,环首四周。

    宾馆里单调的白色,反射着日光灯昏暗的光,窗帘微微摇曳,像是有人在窗口跳舞,偶尔有一两缕月光从缝隙透进屋子里,照射在老旧的地板上。

    离开洁白而又朴素的床,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让月光完全透射进屋子里,窗外已经寂静,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笼罩在惨白的月光里,勾勒出一幅黑白色的世界画卷。正如,我此时的世界,惨白黑暗,日月无光。

    “跳下去,你的世界就会恢复彩色了。”沙哑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吓得我踉跄了一下,差点就从窗口掉了下去,这里可是六楼,掉下去就没命了。

    我咬了咬牙转过身来,恶狠狠地问:“他妈的是谁,找死么?”

    屋子里空无一人,但被我放在枕边的iPad的屏幕亮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关机后我没开过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系统紊乱了,还是自己出现的幻觉太严重了?

    我质疑着自己,抬脚来到床边,拿起亮了的iPad,锁屏界面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一张黑色背景下的土星壁纸,而是一张帅气的脸充斥着屏幕。

    iPad差点从手里掉了下去,但所幸没落下去,否则几千块钱就没了。

    我一只手揉了揉眼,关了屏幕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回到床边拿起iPad点亮了屏幕,这一次是熟悉的锁屏壁纸,那颗多彩的土星壁纸,在黑色星空映衬下格外美丽。

    我苦笑一声,自嘲:“果然还是产生了幻觉了。不就三天没睡么,看来自己是没用了,以前可是能做到一周只睡二十四小时的。”

    打开锁屏,习惯性地点开了音乐播放器,自然而然地播放起了自己最喜欢的歌曲,悠悠的旋律回荡在宾馆里,驱赶着寂寥。

    “你小子还真是够了,这他妈的是什么品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听这种过时了的歌,怪不得吃了那么多年的狗粮。”歌曲忽然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沙哑的声音,我第三次听到的声音。

    屏幕上一张人脸随着声音的发出覆盖了音乐播放器的界面,帅气,从容,自然,阳光,这是那张脸给我的第一印象。他有一双充满灵气的双眼,绽放着夺目的色彩,像是五彩斑斓地红尘。

    “你是谁?”我不想再纠结真假与虚幻,是幻觉那就让他继续下去,顺其自然。精神会有好起来的时候,到时候一切诡异自然会消失不见。

    “呦呵,见到我居然不害怕?有胆色。”屏幕里那张帅气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我怎么可能会害怕自己的幻觉呢。”我扯着嘴角,勾起笑容,这是我这几周以来第一次笑。

    “你他妈以为老子是你的幻觉?你觉得自己很牛逼,能够幻想出我这么帅气的人来?你也不看看自己?”屏幕里的那张脸扭曲了,歇斯底里地吼着,喇叭随之一阵震动。

    “哦,难道你不是?你怎么证明你不是我的幻觉?”我觉得“他”蛮有意思,正了正身子,让自己舒服地靠在床上,平静地回应他的生气。

    他更加地不爽了,感觉他有种想摔平板的冲动:“尼玛,老子只能呆在你屏幕让老子怎么给你证明?”

    我笑了笑,耸耸肩说:“那不就得了,你还说什么,显然就是我的幻觉。不过咱们还是可以好好聊聊的,在我恢复你消失之前。”

    “你想让我消失?你要干嘛?”他忽然急了,帅气的脸上失去了从容与阳光,他脸上满是恐惧,充满灵气的眸子变得暗淡无光,他哀求着我,“我已经死了一次,求你不要让我消失,求你了,只要不让我消失,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呦呵,还真逼真啊。我怕是没救了,看来是需要去一趟医院精神科看了看。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我按着屏幕,手指划过他写满恐惧的面庞,微笑着说同时也在反思自己的状况,难道自己真的被打击得不轻,幻觉已经如此严重了么,什么时候我的承受能力变得这么弱了?

    “你没病,你的精神也没问题,承受能力没有下降,我也不是你的幻觉。我是一段电波,或者说是鬼……阴差阳错我被困在了你的iPad里面了。”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解释,声音很大,喇叭在强力地震动,转达他的言行。

    “你还记得吗,去年,去年你不是去学校后山的跑马场么,回来的时候你迷路了,又饿又渴的你在一座枯坟前休息,还记得吗?”他焦急地看着我,一脸的期待,是想让我想起来他说的事,“你还记得吗,那座坟旁边还有几座新坟,其中一座是一个大二的,你还说死了可惜了的。”

    我没忘,确实有过这么一件事,那天我心情很不好,独自一人去爬山,不小心迷路了,傍晚时分又渴又饿的我在一座坟前累趴下了,看到坟前有一块又干又扁还只剩下一半的苹果,我顾不得太多拿起来就啃了,补充了一点点体力,在太阳完全落下之前终于走出了迷途,回到了学校。

    我笑了笑,这又没什么,和死人抢吃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小时候就干过,而且他是我的幻觉,我知道的他都会知道:“记得,那又怎么了?”

    “那块苹果本来是我的,被你吃了我很不爽就一路跟着你回到你宿舍,想在你睡着的时候来个鬼压床报复你,谁知道一上你的床,就被正在充电的平板吸了进去,直到黄昏才醒过来。”他解释,希望我们承认他不是我的幻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我大笑不止,这个因为幻觉而出现的家伙太有意思了。

    “你们两个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说话就不能小声点儿,吵得我睡不着。”隔壁有人不爽了,放开嗓子大骂。

    “啥?我们两个?”我被吓住了,难道这真的不是幻觉吗,我的iPad里住着一只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