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妖街鬼店最新章节!

    下午的时候,火五爷三人又和几个负责人谈了谈。负责人告诉他们废料堆放的位置,却死也不愿意带他们一起去。

    临走的时候,左馗突然问道:“那几个民工的尸体呢?”

    负责人道:“也埋在废料下面了。”

    左馗沉默了一下,道:“他们的家属呢?”

    “这……”负责人为难了一下说:“告诉他们被绞碎了,直接给埋了。给了他们遗物,又给了他们不少钱,就没人再提这事了。”

    左馗不说话,他的拳半握了一下,跟着火五爷走了。

    三人在一处阴凉的地方歇了下来。这些内行人,都在等天黑,等夜深。

    火五爷捻着自己的紫须,和左馗坐在一起,望着对面紧盯着左馗、来回踱步的司谌。

    “左掌柜的,你到底欠了这小爷些什么?”火五爷眯着眼悄声道。

    左馗一言不发,火五爷也不再多问。三人就在这种沉默中,硬生生从下午呆到时近子夜。

    火五爷本来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得老大,而且似乎比白天要明亮有神得多。他一跃而起,向废料处走去。

    左馗和司谌紧跟其后,三人步调一致,却无人说半句话。

    废料堆了数堆,都像小山一样。三人按照负责人的描述找到了棺材放置的地方,却有些无处着手。

    棺材被埋在了废料下面,只露出一角。如果不是有人描述过,三人甚至都不太可能发现这具棺材。

    那根本不像是棺材,仅看露出的一角,是金属材质,上面有奇特的纹路。

    “这不是棺材吧。”火五爷捋着胡须道:“怎么看都不像。”

    “挖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左馗道。

    火五爷将背上的口袋打开,里面窜出数个小巧的黑影,是四肢毛色土黄的老鼠。它们跳在废料堆上,像钻地机一样飞速挖了起来。

    废料飞溅,左馗和司谌双双用宽大的衣服遮挡着自己,眼睛却都不眨一下。

    一件碎屑飞出,被左馗敏捷地抓在手里。

    那是一块民工的碎尸。

    左馗拿着碎尸,面无表情。他翻看了尸块片刻,突然皱起眉头。

    他吹出一声长长的口哨,没多久,朱老板的鸟儿就出现在了视野里。

    鸟儿落在左馗的胳膊上,左馗望着他,眼白消失了片刻。

    鸟儿眨眨眼,眼白也消失了一下,恢复之后,飞快地飞走了。

    四只老鼠把“棺材”挖了出来,又钻进火五爷的麻袋去了。

    这确实是棺材形状的一个物件。但它不是传统的名贵木质,而是厚重的金属质地,上面满是纹路。

    火五爷捻着胡须,围着物件转了几圈,摇头道:“有点意思。我火五爷也活了不少年头,还真没见过这种东西。”

    说着他又摸摸了物件,前前后后反复端详了半天。

    “混铁锻造的,掺了不少东西,是凡人的秘方,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这刻的究竟是……”

    火五爷转了半天,突然舒展眉头,低呼一声:

    “哟嚯,碰上硬茬子了!”

    火五爷话音未落,整个铁棺材中发出隆隆的金属运作声响。很快,棺材的四面分别凹陷进去一个空洞,里面黑漆漆的,毫无动静。

    两只触角从其中一个空洞中伸了出来。接着,一个硕大而修长的生物从棺材中探了出来,缓缓地爬在棺材上面,蜷着下半身挺立起来。

    “多目蜈蚣,长这么大,起码活了上百年。”火五爷捻着胡须,撇嘴道。

    蜈蚣的身体比一般的成年人高出半个身子,步足与躯干链接的部分皆是红得发紫的图案,形状如眼睛一般。两条触须朝着左馗三人摆动,似是在试探。

    “这又毒又凶的东西,可是入药的好材料,有价无市啊!”火五爷搓着手道,两眼放光。

    左馗看着铁棺材,沉声道:“这铁箱中的机关为什么会打开呢?”

    火五爷道:“管他呢。左掌柜的,之后的事儿可交给你了!”

    左馗的手伸进怀里,还没来得及拿出什么,一边的司谌突然移到他的面前,快得像闪电一样。

    一道符咒贴在了左馗的额头上,左馗像被定住一样,无法行动。

    他望着司谌,却并不惊慌。

    火五爷诧异,道:“怎么茬啊?谌小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谌宽大的刨袖里落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剑,他转身面对着蜈蚣,并没有理会火五爷。

    “左馗!你给我看好了!”

    说完,他大喝了一声,一跃而起,用剑斩向蜈蚣。

    刚刚缓缓爬动的蜈蚣,突然迅速地蜷缩了起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司谌一剑斩在蜈蚣的外壳上,传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他落在地上,拿剑的手震得发麻。

    火五爷捻着胡须,嘿嘿笑着,摇了摇头。他也不去管左馗,也不去帮司谌,而是在一旁坐下来,从腰间抽出一根硕大的旱烟袋,点起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司谌对付蜈蚣。

    司谌落地之际,蜈蚣已经舒展了身躯,对着司谌弓起了身子,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

    司谌咬了一下牙,没有轻举妄动。

    对付这种野蛮危险的生物,一击无法得手,之后就会变得很被动。

    司谌围着铁棺材走圆,蜈蚣也始终保持面朝着他。

    司谌猛地发难,冲了出去。几乎是同时,蜈蚣绷直的身体也一弹,像箭一样射了出去。二者的身体在空中交错,发出肢体撕裂的声响,血液四溅。

    蜈蚣摔在地上,一侧的步足被斩去近半。司谌跪在铁棺材上,捂着肋下的伤口,气喘吁吁。

    司谌的伤口不深,但是血液黑如墨染。他的脸瞬间漫上青色,嘴唇像紫薯一样。

    左馗望着这一切,兀自道:“果然好毒。”

    火五爷吐了口烟圈道:“笑话,蜈蚣里面最毒的了。”

    司谌感到肢体开始麻木,他颤抖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脸上的颜色开始变淡。他又用剑斩下风衣上的一段布料,简单地包在了伤口外。

    多目蜈蚣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很快又稳定下来。它断裂的伤口处向外喷着黑血,爬动起来像是半身不遂。

    司谌望着蜈蚣缓缓爬向自己,他试着提了两下剑,结果并没有成功。

    蜈蚣终于爬到了铁棺材的边上,又慢慢爬到了司谌的脚下。它又一次蜷缩起下身,挺直残缺的上身,居高临下地望着司谌,身体绷得像弓一样。

    像是个宣告胜利的暴君,准备撕裂它的对手。

    几秒之后,多目蜈蚣张开两只颚足,对着司谌的头颅咬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