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生尘 第九章 燕尾点波绿皱(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罗衣生尘最新章节!

    “秦时睿!”兰姜站秦时睿旁边,怒气冲冲。

    “兰姜,你都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这么莽撞。”秦时睿叹着气摇摇头。

    “姜儿,怎可直呼太子名讳。”兰墨这话似是劝说兰姜,可是紫罗听着却觉得有些怪,而且石斛也是咳一声掩盖自己的笑意。

    “你们!”兰姜气得跺脚,看对面坐着紫罗,便过去拉住紫罗的衣袖,“紫罗姐姐,他们都欺负我,你可得帮我。”

    “不知太子缘何惹得姜儿如此生气?”紫罗无奈地笑着。

    “哼!”兰姜瞪了秦时睿一眼,扭过头不再说话。

    “上次太子来,姜儿缠着太子比武,结果比试的时候太子将兰姜的玉佩打碎了。不巧的是,那玉佩是姜儿自小带在身上的。”石斛解释说。

    “紫罗姐姐,他是故意的。”兰姜又揪着紫罗撒娇。

    紫罗自小独自长大,不曾与人如此亲近。而且平日兰姜如何都是女儿家之间私下调笑,可现在兰姜当着外人,还是三个男子,一直跟自己撒娇。而紫罗也不知太子心性,不知该如何应对,一时间有些窘迫。

    “太子府里不缺珍宝,赔你一个不就是了。”石斛接到紫罗求救的目光,如是说。

    “他得跟我道歉。”兰姜听了石斛这话,理直气壮起来。

    “太子,我看你还是道歉吧,要不姜儿今儿怕是要跟着你回东宫了。”兰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好,我道歉。”太子无奈地白了兰墨一眼,“姜儿是我不对,明儿我让人给你送十块儿和田玉佩来。”

    “我要自己挑。”兰姜听了太子这话,笑了起来。

    “也罢,你挑个日子,我安排人带你去我的珍宝阁,随你挑就是。”秦时睿无奈的说。

    “那倒不用,我想要的,你肯定带着。”兰姜狡黠的一笑。

    “你想要什么?”秦时睿站了起来,环顾了自己。

    兰姜走到秦时睿身边,趁他不住意从他腰间取出一块儿玉佩。

    “这个不能给你。”秦时睿夺了回去,长舒一口气。

    “姜儿,不得无礼,那是圣上赐给皇子公主们的。”兰墨站起来,把兰姜拉到自己身后。

    “兰墨不要责怪姜儿,没事的。”太子把兰墨摁回座位,兰墨却瞟了他一样,和没事一样。

    “紫罗你怎么了?”众人听了石斛的话都望向紫罗,紫罗面色苍白,额头渗出一丝细密的汗。

    “可是旧疾复发?”兰墨担忧的问,怕是昨日心痛留下的后症。

    紫罗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好像隐约听见兰墨问了什么,却无心回答。

    “太子,可否将刚才那玉佩,再借紫罗看看。”紫罗朝着太子说,有些颤抖。

    太子看紫罗状态有些不对,便拿出那玉佩,交与紫罗看。紫罗结果,心头一震,瞬间觉得天旋地转。通透的玉,上面雕着龙凤祥云的图案,中心嵌一块儿明黄色水晶,上刻一个“睿”字。

    “这玉佩,兰公子,你方才说这玉佩是?”紫罗喃喃的问。

    “这玉佩是父皇所赐。每有皇子公主降生,父皇便请工匠打造一块儿玉佩,中嵌水晶,刻名于其上。”太子说。

    紫罗只觉得手中的玉佩烫手,幼时的种种以及母亲的音容都逐渐模糊。“紫罗,你看这玉佩好不好看,是娘亲自己挑的玉石为你做的!”恍惚间是五六岁时候那个平常的午后。母亲把她抱在膝头饮茶的时候,“紫罗你要记得,要一直带着这块玉佩,这样就像娘亲一直陪在你身边。但不要拿出来给别人看,这玉石珍贵,别被抢了去。”

    却原来,这是母亲留给她的真相。紫罗强压下心头的翻腾,将玉佩递还给太子,却看着太子与自己相似的容貌一时失了言语。

    “紫罗姑娘,是认得这玉佩?”时睿见紫罗脸上闪过恸色,心里存了疑问。

    “兄…”紫罗对着太子一时失言,暗中掐了自己掌心一下,转向石斛:“兄长,方才想起幼时与你一同逛集市,你买来孝敬明在师父的玉佩,与太子这块有些相似呢。”

    石斛仔细回想,却是有些印象模糊:“紫罗你记性好,我不太记得玉佩的样子了,不过玉石仿佛与太子的玉佩是同一种,只是成色差了许多。”

    “紫罗姐姐,秦时睿的玉石是云南来的呢,我母亲说过,他与别的皇子公主的玉石不一样。”兰姜邀功似的挽住紫罗。

    紫罗心里又是一惊,太子的玉石与别的皇子公主不一样,却……与自己的一样。

    兰墨见紫罗不对,把兰姜拉开来,轻声道:“紫罗姑娘病愈不久,你这么缠着她也不怕吵着她。”

    兰姜一听也瞬间心疼起紫罗来,便不再缠着紫罗。转头就继续跟秦时睿抬杠:“不过就是一块玉佩,大小姐不稀罕,秦时睿你不还也罢。”

    秦时睿只好将玉佩收好,无奈的笑笑,他一向拿兰姜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没什么办法。

    “要不咱们是市集逛一下吧,我听说城南开了家戏楼,演得戏码多不说,里面有一对武生功力很好。”兰姜突然来了兴致,拉着秦时睿的衣袖眨眨眼睛。

    兰墨看看暗暗笑着得秦时睿,意味深长得问兰姜:“你听谁说的?”

    “就是林丞相家的三公子,他前些天给我送了些小玩意儿来的时候说的。”

    秦时睿听兰姜兴致勃勃地说,默默地拂开兰姜的手。

    紫罗看在眼里,也看到了和自己相似的眸子里闪过的失落。

    只有石斛在附和再次提议的兰姜,说是紫罗病好之后也没出去透透气,正好去热闹热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