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生尘 第七章 谁家玉笛韵偏幽(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罗衣生尘最新章节!

    晚膳的时候,夫人跟侯爷和兰姜说明紫罗是自己门下的人,兰姜问起夫人却没细说,只是吩咐兰姜要照应紫罗。

    “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我看紫罗姐姐就觉得亲近。如今知晓紫罗姐姐是自己人,当然只会更亲近。”兰姜拉起紫罗的手,笑着说。

    “既然紫罗是弦隐门人,以后就要和墨儿还有斛儿一样,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墨儿,你以后要多多照应紫罗。”侯爷看着紫罗和兰墨说。

    “是,父亲。”兰墨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母亲,我也要和紫罗姐姐一样,加入弦隐门,和哥哥做一样的事情。”兰姜早就想入门,可父亲和母亲一直不同意。

    “姜儿,”白芷严声道,看兰姜有些委屈,后面的声音柔了下来,“你还小,况且你的武功也只够防身用,弦隐门的任务凶险,你去了,怕是有危险。”

    “为何紫罗姐姐去得,我便去不得。”兰姜是不服气,从前母亲总推脱说女孩子打打杀杀不好,可母亲是女的,如今紫罗姐姐是女的,可为何偏偏她不行。

    兰墨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哭笑不得。兰姜的武功,他是见识过的,花拳绣腿,可是偏偏她性子极强,今天怕是和母亲杠上了。

    “姜儿,你母亲也是担心你。”侯爷也是无奈,这母女俩,一个比一个性子强,偏偏姜儿不是习武的料子,所以白芷一直不让她参与弦隐门的事情。

    “母亲就是偏心,哥哥和石斛哥哥从小就入弦隐门,偏偏不让我去。如今紫罗姐姐和我一样,怎么她可以,我就不行。”兰姜心里气愤,站起来激动地说。紫罗看着也是极为尴尬,不知该如何劝说。

    “姜儿,看着!”兰墨说着,就将手中的筷子朝兰姜飞去。那筷子速度极快,兰姜受了惊吓睁大了眼睛,想要后退。兰姜那一步还未来得及退,那筷子却转了方向,朝紫罗飞去。兰姜不可置信得看向紫罗,却见紫罗也不躲,慢悠悠地把桂花糕往口中送。

    “墨儿,不得胡闹!”白芷厉声喝到。

    兰墨无奈之下把手一抬,即将打到紫罗眉心的筷子落下。

    兰姜这才呆呆地坐下,大喘一口气之后,冲着兰墨嚷嚷起来:“你是想要我和紫罗姐姐的命吗?”转头又拉住紫罗的手,说道:“紫罗姐姐你别怕,我替你讨回公道”。

    紫罗回握了兰姜,安抚她道:“兰兄有分寸的,他只是想试试你我临危反应,又岂会真的伤人。”

    侯爷和夫人也是将兰墨的胡闹责怪了一番,兰墨也只是带着猜测得到验证的笃定应着,浅笑回道:“姜儿,你要想入弦隐门,须得像紫罗姑娘一般临危不乱。”

    兰姜本想回嘴,却自觉自己的表现差强人意,恨恨地坐下戳自己面前的饭。

    饭毕,从断鸿苑出来,已是月上梢头。紫罗和兰姜一路走着,兰墨走另一条路。紫罗瞥了兰墨一眼,这人是什么时候知晓自己的功力的?

    回到紫藤阁后,紫罗关上院门,独自坐在古藤下。白芷开始也给她配了侍女,只是紫罗惯了独来独往,就让侍女只是打扫一下,平时这不小的院子只有紫罗一人。

    兰墨坐在自己阁楼的栏杆上,看着紫罗,嘴角微微扬起。这姑娘果然是与众不同,紫藤阁白日还好,书香气重些,可一旦入夜,藤影斑驳,却是有些骇人。开始听说要去紫藤阁的侍女惧都面露难色,紫罗没让她们跟着倒是让她们松了口气。就是兰姜那样莽撞无畏的性子,也是不敢在紫藤阁久待的。叶紫罗,果然不是寻常女子。

    兰墨看着,眼前忽有石子飞来。兰墨向后一倾,再坐好时身边却多了个人。

    “兰少爷好雅兴,三更半夜不睡觉,倒是窥视他人为乐。”紫罗并没有看兰墨,和兰墨之前一样,把视线投向自己的院中。话语虽是有些调侃,不过紫罗的语气却是淡淡的,没有怪怨的意思。

    “叶姑娘说笑了,今日月色好,在下只是看看景色而已。”兰墨指指今日碰巧几乎圆满的月亮。

    “不只月色好吧,日色怕是也不错。”这次紫罗的语气倒是有些故意的味道。

    兰墨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就侧身定定地看着紫罗。月色为紫罗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显得更不真实,但她沉静的眸子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却是容不得他不信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紫罗虽然因为兰墨带着探寻的目光有些不自然,但她还是因着些许傲气,同样直视着兰墨。

    “日色是不错,不过我偏爱夜色。”过了许久,却是兰墨先开了口。兰墨没想到紫罗会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他,而且她的眼睛像是湖水,看久了自己竟会怕被淹没。

    听到兰墨开口,紫罗松了一口气。兰墨的目光,像是漩涡,自己真怕会深陷其中。

    “日光虽耀眼,终不如夜色让人感觉安心。”紫罗垂下头,发丝散落遮住了兰墨的目光。

    “紫罗姑娘,”兰墨顿了一下,这么叫总觉得生疏了些,不过紫罗周身散发出的清冷,却让他不敢有些许自作主张的亲近,“你既有如此功力,那日怎会晕倒在绮凤楼前?”

    “你怎么知道我会功夫,而且今日试过,又为何不拆穿我?”紫罗并没有直接回答他。

    “今日你捡书时用內劲推开那石桌。那石桌却是入地不浅,竟被你生生折断,这文心山庄能有如此功力的也仅你我。”兰墨说。

    “掌门和侯爷功力也不浅,为何说只有你我?”紫罗确实不知其中缘由。

    “母亲和父亲功力是不浅,他们一直也以为我和他们功力相当。”兰墨看了紫罗一眼,“不过我修习的心法怕是只有一人的心法能匹敌。”

    “你是什么意思?”紫罗直直盯着兰墨。

    “弦隐门最高心法诛心诀,叶紫罗,你是否也每到月圆之夜就要忍受万箭穿心之痛?”兰墨看紫罗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来你和我,是他们选中的下一任暗隐。”兰墨的神色暗了下来。

    紫罗听了这话,径直飞身而下。从兰墨的角度看,紫罗紫色的衣裙划破月色,飘逸中却有些哀痛。

    紫罗背靠古藤,不敢回头望向阁楼。紫罗摸摸隐隐作痛的心脏,叹了口气。兰墨,你,是和我一样的人吗?

    兰墨一直望着古藤掩盖下隐约的人影,心脏隐隐作痛。紫罗,你现在也如我一般,忍着这疼痛?

    他们就这样一动不动,直到更深露重。这每月一次的心痛,几乎要耗尽所有力气。

    以前,紫罗从未看过月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发病,只能躲在房中。兰墨今日倒不像以前那样感觉孤独,毕竟,这次的月圆,他不是一人在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