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生尘 第六章 谁家玉笛韵偏幽(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罗衣生尘最新章节!

    紫罗便在紫藤阁住了下来。说来兰墨随口提起的紫藤阁,自己倒是很喜欢。室内没有多余的摆设,一切物件皆是紫藤木制成,很是难得。更为难得的是,花厅的一株古藤,看起来有些年头,盘根错节,是紫罗自小就喜欢的植物,总觉得古藤是很有灵性的。紫罗记得小时候家里也有一株古藤,紫罗最喜欢坐在它旁边读书。

    兰姜每日都会找紫罗谈笑,石斛也经常来送些小玩意儿给紫罗,兰墨偶尔在院内闲逛的时候会看见,却也只是点头致意,紫罗总觉得兰墨在刻意躲着她。只是自从那日午膳过后,侯爷和夫人就再没找过她,有几次她主动去给侯爷和夫人请安,也是推脱身体不适不见。

    这日午后,紫罗如往常一样倚在古藤旁的石桌上读书。紫藤阁里藏书甚多,紫罗自小就喜欢埋在书堆里,在绮凤楼的时候荒废了几年,倒是来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意料之外地过了月余自己求之不得的日子。盯着书久了,有些许困倦,紫罗把书放在膝盖上,手撑着石桌闭上眼睛。

    兰墨坐在悦风居阁楼的窗户边上朝紫藤枫看去,有些距离,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远远望去,那紫衣女子斜倚在石桌上,古藤的影子隐约投在那女子身上,把她隐入暗处,却显得她的面色更为通透。兰墨把玩着手中的剑,眯起眼睛。叶紫罗,兰墨没意识地念着。

    一阵轻风吹过,手里的书滑落,紫罗惊醒。弯腰拾起地上的书放在石桌上,紫罗抬起头仰望那花厅梁上缠绕着的古藤,却被一道刺眼的光晃了一下。紫罗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再看时,那光的来源却无人影。

    “紫罗姑娘,夫人请您去断鸿苑一叙。”紫罗认得是夫人身边的侍女闻香。

    “闻香姐姐,那边那阁楼是谁的居所,看着与别人的住处都不同,很是别致。”紫罗指着刚才强光的来源问。

    “是少爷的悦风居。别致是当然的,少爷十岁的时候自己画了图稿,老爷让人从云南请来最好的匠人搭建。说来石爷那时跟着明在师父一起去,险些遭难。”紫罗听完这段话心想,莫非就是那次,自己遇见石斛。

    “紫罗姑娘,夫人还在等着。”紫罗回过神,跟着闻香去断鸿苑。

    出院门的一刻,紫罗又回头朝阁楼望去,这次,却看见一个人影飞快从阁楼侧面掠下。那阁楼虽不高,但那人速度之快却让紫罗惊叹。并且那步法,分明与师父的相同。看来,文心山庄果然与叶家有所关联。

    紫罗到断鸿苑的时候,夫人正命人换茶。

    “让夫人久等了。”紫罗欠身后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不碍事。”白芷吹了吹侍女刚端上来的茶,笑了笑,“我看紫罗姑娘偏爱紫色,和姑娘的名字倒是相宜。”

    紫罗看看身上,无奈的笑了笑,好像从记事起,自己就没穿过其他颜色的衣服,除了那日穿兰姜的衣服是嫩黄色。

    “母亲偏爱紫色,所以紫罗从记事起就只穿紫色衣物。”紫罗回道。

    白芷听了这话却是有些怔怔的,记忆里,她确实也是紫色的身影。

    “夫人,夫人?”紫罗唤第二声的时候白芷才回过神来,“夫人就直接叫紫罗吧。”

    “哦,紫罗。今日叫你来是有事与你相商。”白芷一失神险些忘了正事。

    “夫人请说。”紫罗颔首。

    “你可知弦隐门?”白芷垂手喝茶,余光扫过紫罗僵了一僵的身影。

    紫罗心下一惊,姑母特意叮嘱过弦隐门。虽然弦隐门是自己一大助力,但,叶氏一门仅剩自己,却是容不得半点行差踏错,当下便定了心。

    “不曾听过。”

    白芷已是晓得她故意隐瞒,却也不好戳破。

    “那你可会些许功夫?”虽然不能即刻确认紫罗这姑娘的身份,却也得设法将她留下慢慢查探。

    紫罗想着,日子长了难免露出些许,为免到时惹上嫌疑,不如承认。“父亲会些拳脚功夫,幼时曾教过紫罗一些防身功夫。只是多年未曾练习,怕是早已生疏。”

    “会些便好。日前不曾说与你听,今日便交代于你。承圣上信任,我已任弦隐门掌门数年。弦隐门自开朝设立以来,便是每朝皇帝直接指挥,专职搜集敌国、内乱各类情报,并有从急之权。只是内里牵涉太多,对外宣称只是皇上亲属卫队。这样一来,招揽贤士便有了难度。不知你是否愿意加入?”

    “紫罗只怕….”一时无法决定,紫罗只好支支吾吾以作掩饰。

    “修为方面你不用担心。上任暗隐之一故去之前曾定下弦隐门内部修习及提拔的规章,会有专人教导你日常修习及门中事物。”白芷故意提起上任暗隐,想看紫罗反应,却见紫罗只是一味皱眉,并不曾有波动的反应。

    这倒不是紫罗真能掩饰,紫罗只是惆怅,母亲倾尽一身心血的弦隐门,白芷作为掌门,竟对自己刚刚使内力移动她的茶杯毫无察觉。紫罗自认修为离母亲当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不过看看白芷稍显丰腴的身材,养尊处优多年的时光,怕是早已磨去她身为江湖中人应有的警惕置信。倒是那兰墨,夜里在悦风居吹笛时让紫罗吃惊,其内息浑厚悠长,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

    “那就劳烦夫人教导。”也罢,先借机留下探探弦隐门内里,免得日后错付。

    “母亲,我入门这么多年都不曾有个助手,不如让紫罗姑娘就跟在我身边吧,也免得他人烦扰姑娘。”兰墨推门而入。

    白芷皱眉,自家儿子的功力是与日俱增,自己竟是对他的靠近毫无察觉。看向紫罗却是无常,还只道是她无知。

    “你既提出,那就依你吧。”白芷无奈应下。兰墨已被宁枫选为下任暗隐继承人,于弦隐门中之事,她真是摆不出母亲的派头。

    兰墨沉沉的看向紫罗,紫罗回以一笑,对于兰墨的偷听,两人心知肚明,但紫罗也不置词。日光撒在兰墨身上,将他目光里的惊奇、探究、戒备都隐在阴影之中,紫罗却是蓦地一笑,平和而淡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