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生尘 第四章 玉殿珠帘卷(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罗衣生尘最新章节!

    路上,石斛把兰家的情况大致跟紫罗说了一下。

    兰氏一族,是当朝四大家族之一。兰墨的母亲和父亲都是圣上挚交。兰墨的父亲兰钰曾是当朝兵部尚书,母亲白芷是一品诰命夫人。兰尚书告老之后封为文心侯,圣上特赐了这文心山庄,其规模之宏大在京城首屈一指,曾被林丞相上奏有越矩之嫌,可圣上坚持要赐,足见荣宠之盛。

    这些紫罗之前也多少听闻过。京城兰家,谋略之最,是圣上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其余三大家分别为山东孙家,多出猛将,为圣上戍守边疆;江苏白家,医术之最,基本垄断南方药材与粮食,这些年连年征战,白家是坚实的后盾,白芷便是江苏白家之人;还有一族,五年前遭灭门,云南叶家,握有全国各地暗哨之线,为圣上监察各地各部,却在五年前一夕之间消失殆尽。紫罗想到这里,拳头不禁握紧了些。

    “紫罗,不必紧张,兰伯父和伯母都是温厚的人。”石斛以为紫罗是因为要拜见兰家长辈有些局促。

    “嗯。”紫罗柔声道,也不做解释。

    文心山庄果真是不同于别处,走了三进院子还未到用膳之处。紫罗未愈,身子还是有些弱,这一路走下来,却是觉着。倒是这文心山庄院子里处处都布置得极为雅致,且每处均有不同,难得的是这院中的花草生得极好,倒不像是北方荒凉之地应有的场景。

    “到了,紫罗。”石斛看紫罗有些走神,便说。兰姜那小丫头早飞奔进去和侯爷夫人坐在一处说笑着。

    紫罗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匾上“断鸿苑”三字堪称绝笔,端得是行云流水。

    “母亲,紫罗姐姐到了。”兰姜看紫罗与石斛进来,忙指与母亲看。

    白芷顺着兰姜的手望去,倒是着实诧异。要说自己的女儿兰姜,生得虽不是绝色,却也是明眸善睐,而且生得活泼,连皇上和皇后都宠着她,她自是看不上别人的。只是不知这叶紫罗是何等人物,让兰姜一直夸赞。

    “石斛见过侯爷、夫人。”石斛行礼。

    “叶紫罗见过侯爷、夫人,多谢侯爷和夫人收留之恩,着实叨扰了。”紫罗盈盈下拜。

    “姑娘多礼了,快来用膳吧。”白芷笑道。

    紫罗行过谢礼之后便和石斛走上前去,分别坐在了兰姜和兰墨旁边。

    待紫罗坐定抬头一笑,侯爷和夫人俱都是一惊。一顿饭吃得甚是尴尬,侯爷夫妇一直盯着紫罗看,兰墨和兰姜却是觉得奇怪,怎的父亲和母亲今日如此失礼,石斛之意也是如此。

    饭毕,夫人说:“今日天气甚好,我和侯爷也好久不见斛儿,紫罗姑娘也是刚来,不如就在此处饮茶,你们这些小辈也好陪我和侯爷说说话。”

    石斛看看紫罗,紫罗欠身:“理当奉陪。”石斛便也答允。不时便有仆人商量撤去饭桌,众人便依次坐于堂前。

    “送紫罗来未曾禀告侯爷夫人,还请见谅。”石斛这才想起今日下朝来竟直接去看紫罗,回来还未曾见侯爷夫人,多少是有些失礼。

    “斛儿见外了,你自小与兰墨一起,我和侯爷也是把你当儿子看的。”白芷答着石斛,眼神却一直在紫罗身上。

    “母亲,你一直看紫罗姑娘,她会不自在的。”兰墨看紫罗有些局促,便提醒母亲。

    “不知是否紫罗的衣着装扮有不妥之处,还望夫人赐教。”紫罗也觉得侯爷和夫人甚是奇怪,从进门起就时不时地看着她,紫罗今日穿着皆是兰姜的衣物,理应没有差错。

    “紫罗姑娘误会了,我与夫人只是觉得姑娘生得颇像一位贵人。不知令堂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侯爷发话了。

    叶紫罗听到这问话一时有些错愕,莫非侯爷和夫人认识自己的父母?不过,侯爷和夫人毕竟初识,就连救了自己的石斛,虽是旧识,却也不敢轻易全信。

    “家父和家母在紫罗很小时候就去世了,紫罗自幼寄住在姑母家,只是一户平常人家,出小摊为生。”紫罗心里有些凄凉,这偌大的世上,自己竟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兰墨看看这个面色纯真却分明在说谎的女子,她在隐瞒什么呢。看昨日情形,她与绮凤楼的关系定然不简单。石斛心下也是有些疑问,幼时相识时分明见过她的父亲,不过当下也不便点破。

    “不知姑娘昨日为何昏倒在大街之上?若不是石斛刚好识得姑娘,怕是会有什么不测。”兰墨觉得这姑娘好生奇怪,为何要隐瞒自己与绮凤楼的关系,莫不是这背后,有什么隐情。

    紫罗一时有些局促,只想着应付侯爷和夫人,却是忽略了石斛和兰墨是在绮凤楼碰到自己,竟是疏忽了。看看侯爷和夫人都是探究的眼神,兰姜也是好奇的眼神。紫罗没有意识地把目光投向石斛,带着些许求助的意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