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生尘 第三章 凤楼春寒浅(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罗衣生尘最新章节!

    把叶紫罗安置到易一阁,请府上大夫诊断过后,兰墨和石斛在易一阁的花厅坐了下来。

    “石斛,你认识这人?”兰墨呷了口茶问道,这一路石斛走得极快,想必那女子与他有些渊源。

    “何止识得。”石斛叹息一声,“说来话长,日后再慢慢说与你听。”

    “哥,我听说你和石斛哥哥带了个人回来。”银铃般的声音,从一旁闪出一个娇俏的少女,已是初长成的模样,面若桃花,身段玲珑,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然而兰墨和石斛却在听到那声音起就面露难色,石斛更是皱起了眉头。兰墨的妹妹兰姜,自幼就什么热闹都凑,也因此惹出不少麻烦。

    “姜儿,你怎么来了。”兰墨放下茶盏,拦住兰姜。

    “我听他们说你们带了个女子回来,我要去看。”兰姜眼神流转,尽显狡黠。

    “人还在昏迷,等她醒了再介绍给你认识。”石斛沉声道。

    “拜见父亲。”兰姜朝着二人身后一拜。石斛和兰墨回身看时哪有人影,再转身时那兰姜早已趁着空档溜进房内。

    “哥,你们从哪里寻得如此好看的女子?”石斛和兰墨追进去时,兰姜正呆在窗前。兰墨顺着兰姜的眼神看去,那床上的女子玉骨冰肌,紫芝眉宇。许是因为身体不适,睡梦中仍蹙着蛾眉,却显得更让人怜爱。兰墨抬头时看着石斛盯着叶紫罗一脸关切,暗叹了一口气。

    “她身上怎么是湿的,”兰姜坐在床边抬起头质问兰墨和石斛,一脸责备,“就说你们大男人不仔细,这样人是要着风寒的。”

    “晓胧,去拿一身我的衣服来。”兰姜叫进自己的侍女吩咐。

    “你们站着干什么,快出去,我给她换衣服。”兰姜连推带搡把兰墨和石斛赶了出去。

    给紫罗换好衣服后,兰姜蹑手蹑脚走了出来,轻轻把门关上。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在这儿看着紫罗。”石斛对兰墨兰姜说。

    “折腾了半天也快五更天了,你休息一下就得去上早朝了,这儿离宫里还是有段儿距离的。我们在这儿也不方便,就交给兰姜吧。”兰墨提醒石斛。

    “也是。兰姜,那就拜托你照顾紫罗了。我明日下朝再过来。”石斛不安地朝房内望了一眼,便起身离去。

    兰墨回了自己的悦风居,躺在榻上眼前却总浮现叶紫罗的脸和石斛关切的眼神。这个叶紫罗是何人物,自己和石斛情同兄弟,无事时便在一起,竟也没听石斛提起过。难道叶紫罗,竟是那个人么?那事情就麻烦了,叶紫罗与绮凤楼肯定是有关联,如果她真是救过石斛一命的那个人,那石斛岂不是要被卷进这风波里?兰墨思绪烦乱,竟是一夜无眠。

    紫罗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一片荒漠之中,炙热的太阳熏烤着大地,自己已是极度脱水的状态,转而却又溺入水中,紫罗自信水性不差,却在这水中不能呼吸,她挣扎着,却看见姑母往深处沉去,她想喊却什么也喊不出来。

    “紫罗,醒醒。”石斛一下朝便赶了过来,紫罗一直昏迷着,现在却又挣扎着,怕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姑母!”紫罗惊叫一声坐了起来。

    紫罗缓了缓神,却见眼前锦绣罗帐,画壁雕栋,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紫罗,你终于醒了。”石斛一激动,抓着紫罗的胳膊就喊了起来。

    “好疼。”紫罗挣脱石斛的手。

    “对不起,我一时失礼。”石斛赶紧放开紫罗。

    “这是什么地方?”紫罗这才问道。

    “这是我家呀!”紫罗顺着声音望去,一男一女推门而入。那男子面目俊朗,身形清逸,一看便是极有修为之人。倒是那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小姑娘,俏生生有趣得很。

    “紫罗姐姐,你可终于醒了。”兰姜坐到紫罗床边开心地说着,“从昨天到现在,你睡了足足十个时辰。”

    “我隐约记得昨日自己昏倒,不知是哪位救助于我?还有,你们怎么会认识我?”紫罗摸摸脸上,面具已脱落,心下想着虽是本来面目,但多年未见世人,眼前之人识得自己倒是有些意外。

    “是我两位哥哥救了你。”兰姜指着石斛和兰墨说。石斛早在兰墨和兰姜进来时就起身与兰墨站在一起。

    “多谢二位搭救,在下定当报昨日救命之恩。”紫罗想要起身行礼,却被兰姜摁在了床上。

    “紫罗,你好好休息,我去命人送些吃食来。”石斛见紫罗并未将自己认出,心下有些忧伤。

    石斛转身一刻,紫罗却觉得行动间露出的刀柄上的花纹极其眼熟。

    “我想吃糯米鸡,你可知怎么做?”紫罗脱口而出。

    “紫罗,你,认得我?”石斛试探地问。兰墨看着这俩人,只觉得扎眼,自己怎么不知道什么糯米鸡,石斛也从未提过。

    “石斛哥哥!”紫罗眼里泛起了泪。从兰墨的角度看去,更显得紫罗眼神澄澈,倒是越发看不清这是个怎样的人了,明明有复杂的身世,却怎么会有如此干净的眸子。

    “好了,既然你醒了,就随我们一同去用晚膳吧。”兰墨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

    “别见怪,我哥脾气古怪,经常犯浑。你要是不舒服就不要去了,我叫人把饭菜送进来。”兰姜尴尬地说。

    “不妨事。理应去向主人道谢。”紫罗微笑着,“想来令兄也是个性情中人”。

    “来,我扶你。”石斛看紫罗脚步有些踉跄,便赶忙扶着。正好碰上紫罗充满歉意的笑,石斛脸上蓦地一红。

    “多谢石斛哥哥。”紫罗仿若没有看到石斛的面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