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生尘 第二章 凤楼春寒浅(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罗衣生尘最新章节!

    是夜,京城一如往常一般苍冷,天色却凝成了紫色,隐约透着鬼魅。

    京城最繁华的的街上,兰醉楼。

    一个俊逸的少年独自坐在临窗的雅间内自斟自饮。街上人来人往,兰墨时不时地瞥一眼。

    “兰公子好雅兴,怎地独自一人在此间消愁?”来人声音沉稳,一身藏色便装却隐藏不住峻拔的身形。

    “倒不知是那股风把石将军吹来了。”兰墨说着,手里的酒杯早飞向来人,带着旋转的力道,兰墨嘴角扬了起来。

    石斛身形一侧,稳稳接住,杯中的酒更是一滴不曾溅出。

    “兰墨,数月不见,力道见长啊。”石斛在兰墨对面坐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也不差呀,我当你只顾带兵打仗,原来一点儿也不曾落下。”兰墨笑了起来,声音是说不出的清逸,与石斛的厚重不同,多了些不羁。

    “哪敢懈怠,若是不勤加练习,怕是一招便被你毙命。”石斛说着,手中的筷子直戳兰墨心窝。

    兰墨脚下一用力,连人带凳向后直退三步,手中的筷子却是反手过来止住了石斛。

    “不玩了,好好吃饭。”兰墨坐定,拍了三下掌,便有人陆续地将饭菜端上来。

    “石斛,听父亲说你在西北中了埋伏,身受重伤。我以为,你我再不能比武了呢。”兰墨笑着,眼角的泪却是忍得辛苦。

    “说来也真是凶险,”石斛下意识地摸摸左肩,想起那日被围攻,至今仍心有余悸,“我这次被围攻的事情有些蹊跷,圣上已着人去查了。”

    “哈哈,也算因祸得福吧。你这次平安回来,可是连升两级,如今炙手可热的少将军,可是京城多少深闺的梦中英雄呢。”兰墨调笑道。

    “你这小子,怎么又不正经了。”石斛摇摇头。兰墨自小与他一同习武,谋略武功均不在他之下,却无心政事,真是可惜了。

    二人正说笑着,却见街上众人沸腾,皆向一处跑去。二人对视一眼,转身下楼。

    “大哥,你们这是哪里去?”石斛拦住一人问。

    “绮凤楼着火了,你们没看见吗?”那人说完就继续朝前跑去。

    兰墨朝东南方望去,一角天空已被火光染红。

    “石斛,我们去看看。”兰墨觉得事情不简单,绮凤楼是京城第一艺楼,不少权贵的聚集地,背后自然也是有人的,不知是谁要动这个京城消息倒送地,怕是冲着背后的林丞相去的。

    二人几步便上了屋顶,只见一白一黑两个身影飞速地消失在天际。

    绮凤楼中,临向湖边的房间中。

    “紫罗,你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记得我跟你说的话,记得我叶家的使命和仇恨。”叶芍拼命地推着紫罗。

    “姑母,你跟我一起走,这些年是我不该,累得姑母为我叶家赔上自己。”紫罗眼里噙着泪。

    “姑母必须死,不然他们还会继续追杀我们。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你记住,一定要记住你父母的死,一定要完成你母亲的遗愿。”叶芍用力把紫罗推了出去。

    “啊!”紫罗惊叫一声掉入湖中。

    叶芍看紫罗已经离开这个地方,转身走到对面,一跃而下。街上的人围了过来,鲜血顺着石板的缝隙流散开来,她的嘴角却露出一抹极释然的笑。

    兰墨和石斛赶来时,正是绮凤楼楼主叶芍飞身而下的时候。

    石斛刚要上前查看,却被兰墨拦下。原来是有一队官差已经拨开人群去抬尸体。兰墨和石斛便隔着人群看着。

    等火势退去,众人也四散而去。等人散尽后,叶紫罗朝叶芍坠下的地方走去。虽已入春,夜里究竟还是凉了些,紫罗又从水中出来浑身湿透,不禁觉得有些寒气侵体,打了个寒颤。

    叶紫罗跪在叶芍坠下的地方,望向头顶的天空。“姑母,我终究还是连累了你!”

    石斛拉着兰墨要走,却被兰墨拉着闪入一旁的巷口。只见一个紫衣少女朝着众人散去之处走去,脚步有些踉跄。那少女跪在地上没多久,便躺倒在了地上。开始兰墨以为只是她在玩儿什么古怪,拉着石斛不让他上前。过了许久,那少女还没动,兰墨和石斛便上前去。兰墨把那女子扶起来,拍了拍她的脸。

    “这女子看着好生眼熟。”石斛在脑中努力搜索着。

    “别管是谁了,救人要紧。”兰墨把那女子拦腰抱起。

    两人说话间,有一张薄薄的面具从那女子脸上脱落。

    “紫罗,我想起来了,紫罗。”石斛把紫罗从兰墨怀中抢了过来,大步朝前走去,也不理兰墨诧异的眼神。

    “石斛,你去哪,这离我家近,先送去我家吧。”兰墨叫住石斛。

    石斛转身回来,埋怨兰墨一句:“不早说。”兰墨捏了捏拳头又放下了,叹了一口气在和石斛一起扶着叶紫罗朝文心山庄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