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大结局4

    “请进!”

    莱尼导师的声音传入唐雷的耳朵,唐雷进了屋中发现屋中除莱尼导师之外还有一位大美女站在莱尼导师身侧。

    她长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波浪似得垂道臀部,将翘臀的曲线遮掩,但人们人能感觉到她臀部的浑圆挺翘,一张鹅蛋玉面,蓝色的眼睛如大海一样迷人,眉毛弯曲的弧度刚好映衬的这双眼睛十分妩媚,嘴唇的厚度以及与唐雷相近,只不过弧度更大,显得十分性感,将那高挺的鼻梁鼻尖部位衬得十分可爱,五官搭配使得她整体看上去即妩媚又可爱,具有十足的女人味。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她胸前的汹涌波涛,仿佛随时都会破衣而出。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十分想与之比美的皇家学院第一美女坎蒂丝,怎么样,你认为你们谁更‘漂亮’一些”

    莱尼导师带有玩味神色看着唐雷,淡淡的话令唐雷觉得有些尴尬,好在唐雷脸皮神功已经大成才没有将这尴尬表示出来。

    唐雷见坎蒂丝正在打量自己,表面上不动声色,对着这位第一美女自我介绍到:

    “你好,我叫唐雷,我说和你比美的话是和莱尼导师说着玩的,你不要当真。”

    听了唐雷的话,坎蒂丝觉得唐雷很有朝气,于是伸出光洁如玉的右手,唐雷适当的轻握一下,算是握手了。唐雷得体的举动令坎蒂丝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而唐雷说要和他比美的话又很有趣,于是开口笑道:

    “呵呵,就算是真的也没有关系,你确实很帅,比以前的第一帅哥都要帅气上不少哦。”

    “谢谢夸奖!”

    尴尬的感觉使得唐雷在要了读书卡之后狼狈而逃,这令两个屋里女人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从头到尾坎蒂丝眼底对唐雷都有一丝厌恶,只不过莱尼导师和唐雷二人没有注意到。

    得到读书卡之后唐雷毫不耽误直接来到学院图书馆,刚才他已经向莱尼导师请假了,再保证年终班级前三人会有他一席之地之后莱尼导师直接允许他可以不上课待在学校图书馆看书,这对唐雷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恩赐,对比二人实力差距,忍住强吻莱尼导师的冲动后唐雷接连对莱尼导师说了十个谢谢。

    这个时候图书馆并没有几个人,唐雷找了一本《大陆常识》津津有味地观看起来,通过这本书籍唐雷对这个大陆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

    在这片大陆上主要有两大教派—黑暗教廷以及光明教廷。像很多小说上描写的一样,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是两大对立阵营,两大教派争斗了不知道多少年,但谁都无法将另一方消灭。

    四大帝国之中的光明帝国支持光明教廷,而黑暗帝国则支持黑暗教廷。在两大帝国的支持下,两大阵营都拥有大量的信徒,正是因为这些信徒的存在,为上界,也就是天界提供了大量的信仰之力,使得两大阵营不时地得到一些上界的赏赐。得到了甜头的两大阵营都妄想支持自己的帝国统治整个大陆,那样的话自己阵营就能获得全大陆的信徒,所能提供的信仰之力竟会大大增加,获得的好处也会更多。

    但是因为另两大帝国的联合之势使得整个大陆保持住了这种四分天下的局势。神龙帝国因为祖上原因和龙族签订了契约,可以在帝国中挑选一些优秀的骑士成为龙骑士,虽然龙骑士的数量很少,战力仍旧不可忽视,再加上那代表了龙族的意志,即使是两大阵营也不敢得罪龙族。

    而加森帝国的背后则是精灵族。精灵是一个神秘的种族,相传他们崇尚自然,热爱生命,不会轻易杀伐,但是在某一次族人失踪,而又被得知是被某个王国抓去享用的时候,精灵森林之中走出了四位精灵,大陆上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关注,那个王国就已经成为了历史名词,而那四个精灵则是毫发无伤地带着被绑架的族人回到了精灵森林。一向低调的精灵族的实力令其他势力不敢小觑,所以得到精灵庇护的加森帝国也不是两大阵营想要得罪的,更何况神龙帝国和加森帝国关系密切,成联盟之势。

    正当唐雷读的入神的时候,忽然觉得图书馆的人变得多了起来,而且大多都是女生,她们得在远远地看着自己,更有几个大胆的竟然来到唐雷面前要摸他,吓得唐雷马上拿着书逃出了图书馆。

    “难道长得帅也是我的错”

    唐雷十分臭屁地想道,然后看时间像是已经放学了,就打算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唐雷路过一家铁匠铺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想道自己要练剑法,手中却连一把剑都没有,不如定制一柄,想着想着便走进了铁匠铺,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左右的精状矮人,手里拿着一个和他身高不相符的巨锤在敲打着火炉上的一柄重剑。

    矮人是一个特殊的种族,矮人们大多数人身高不会超过一米,但像精灵天生就是好弓箭手魔法师一样,矮人却是天生的好铁匠,他们小小的身体里面蕴含着强大的能量,能够举起和他们身高差不多的巨锤,加上出色的铸造天赋,已然成为了大陆上不可或缺的种族。

    好像并没有感觉到唐雷的到来,矮人铁匠仍旧在自顾自地铸造者,一柱香的时间后矮人铁匠才放下了手中的活,而此时重剑也已经成型了,矮人铁匠注意到唐雷,向他招呼道:

    “小伙子,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我这里各种武器应有尽有,新换什么您自己随便挑。”

    “我想定制一柄剑,剑身长逾三尺,两边剑锋均为钝口,剑尖圆圆似是半球,可以吗”

    唐雷向着矮人铁匠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并且按照玄铁剑的外形去要求铁匠。

    “当然可以,不过小伙子,你想要这把剑多重”

    矮人铁匠提出了一个专业化的问题,唐雷想了想,开口道:

    “如果用你们这里最重的材料的话,作出的剑大概会有多重”

    “我们这里最重的材料是一种名为乌云钢的一种廉价矿,如果按照你剑身长逾三尺的要求,我想会有四百斤重,可是虽然乌云钢便宜,但它的加工费却不低,说实话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用这种除了重量一无是处的材料铸剑,他唯一的作用便是在使用极轻的材料铸剑之后,为了增加手感才会惨一些乌云钢,您确定要用乌云钢打造一柄重剑吗”

    “四百斤,”唐雷略微一思索,决定要了,对着矮人铁匠说道:

    “我要了,我这就给你画出这柄剑的图纸,你按照图纸铸剑,把建筑的越重越好,但也不要超过五百斤,可以吗”

    “恩,可以,你先等一下我去算一下这一共需要多少钱,您需要预先支付三成当做订金。”

    不一会儿唐雷画出了玄铁剑的图纸,矮人铁匠经过计算后,收了唐雷三百金币的押金,说他会专心制造这柄剑,要唐雷三天后来取剑。

    回到家后可人询问第一天上学的经历,唐雷将一切都细细地告诉可人后,可人竟然捧着唐雷的脸娇声道:

    “哥哥是很帅呢,将来一定会有好多漂亮姑娘喜欢哥哥,和哥哥做那天哥哥没有对可人做完的事,怎样才能留住哥哥呢”

    “小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再说这样的话我就打你屁股,知道吗”

    看着可人楚楚动人的模样,本来想要教训可人的唐雷只好将惩罚推到下一次,哪知道可人并没有被唐雷吓到,反而委屈地说道:

    “可人说的是事实嘛,将来一定会有很多女人喜欢哥哥,到那时候她们就会和可人分享哥哥,甚至让哥哥将可人嫁出去免得可人和她们分享哥哥。哥哥说过在可人想离开你之前你是不会让可人离开的,到时候可不要忘了哦。”

    说完还向逗小孩一样在唐雷脑袋上拍了拍,唐雷知道自己拿可人没办法,只好忍了。

    “今天咱们吃涮肉吧,那在哥哥的家乡可是一道好菜呢。”

    为了转移可人的注意力,唐雷马上将话题转到了食物上,果然可人听了唐雷的话马上大感兴趣地问道:

    “涮肉,和烤肉比起来哪一个更好吃”

    “都好吃,只不过感觉不一样罢了,我这就去准备!”

    晚上,唐雷和可人坐在餐厅,餐桌上放满了很多被弄成了薄片肉类、蔬菜、海鲜、放好调料的碟子以及一个碳锅。

    等到碳锅里的水沸腾之后唐雷将可人最喜欢吃的鱼片放进锅里,不一会儿便夹了出来,放在可人的碟子里,蘸了一些调料,用嘴巴吹了吹,将它送进了可人诱人的小嘴里。

    “恩,好鲜美呀,比平常吃起来好吃多了,放在嘴里有些烫烫的,也很舒服呀,哥哥弄得东西都是这么好吃。”

    可人称赞道,而且趁唐雷往碳锅里放海鲜的时候夹出了一片鱼片,蘸了蘸调料,急急忙忙地放进了小嘴里。

    “啊,好烫呀。”

    可人呼痛道,同时将鱼片吐出来,伸出小舌头,唐雷看到可人的小舌头烫伤了,马上向她的小舌头上吹着气,希望更够给她减轻一些痛苦。不知不觉间整张大嘴距离可人的巧舌已经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可人趁唐雷不注意将舌头伸进唐雷的嘴中,并挑逗着他的舌头,唐雷毫不犹豫地将可人的小舌头吐了出来,刚想训斥,却见可人此时正是一副小孩做错事等待大人惩罚的悔恨样子,也不忍心说些什么。

    “哥哥,可人不是故意的,刚才可人感觉舌头好痛,看见哥哥再给可人‘吹吹’,觉得如果把舌头放进哥哥的嘴里就不会痛了,于是才趁你不注意把舌头伸了进去,伸进去之后碰到哥哥的舌头真的不痛了,所以……所以……”

    说到这里可人地下了羞红的俏脸,唐雷看她红的想蜜桃一样的小脸竟然提不出一丝怒气,知道自己始终都没有惩罚她的能耐,便关心的问道:

    “那现在好些了吗”

    听了唐雷关心的话,可人知道哥哥不会责怪自己了,抬起头来俏皮的说道:

    “不疼了,哥哥那么紧张害的我都忘了我有阴之力了,刚才阴之力运转一下舌头就好了现在一点你都不疼了,所以可人还要吃。”

    这次唐雷可盯紧了可人,不让她再有伤害自己的机会,一顿饭足足除了一个时辰,直吃得可人平滑的小腹微微鼓起,可人才不好意思的打了个饱嗝,宣布自己吃饱了。

    “哥哥,可人吃的没有力气了,你把可人抱回房吧,好不好嘛哥哥。”

    最后唐雷将可人抱回房间,放在床上才发现小丫头已经睡着了。还好她在睡觉的时候体内玄阴决仍旧运转,否则即使是“虐待”她,也要将她拉起来修炼。不过经过半个月的修炼,可人已经入门,再也不用担心会被自身阴气腐蚀而死。

    看着她可爱地睡姿,唐雷忍不住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这纯粹是出于一个哥哥对于妹妹的疼爱,不巧的是正是这一吻将可人吻醒,当可人发现哥哥居然“偷吻”自己之后,睁开迷人的眼睛,笑眯眯地对着唐雷说道:

    “哥哥好坏呀,居然偷吻可人,这样做是不对的,以后想亲可人的话再可人清醒的时候就好了,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地。”

    “睡觉吧!”

    唐雷知道自己百口莫辩,干脆也不说什么只是让她睡觉。

    第二天唐雷来到学校之后就听到有些女生说什么他向莱尼导师请了一年的假在图书馆看书,她们要在图书馆劫住自己,真是无聊。话虽如此唐雷也不得不小心,最后决定在图书馆借书会教室里看,看完一本在换下一本,这样的话除了在换书的时候有点麻烦之外就没问题了。

    果不其然,在唐雷去退书的时候有一大群女生在那里围堵自己,唐雷还书的时候就有好多女生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唐雷,你好帅呀,能不能做我男朋友,我把自己留了近三十年的的初夜给你。”一位身高一米五,体重至少一百五十公斤的说道,怪不得这么花痴到近三十岁还是个处女。

    “唐雷,你有没有哥哥弟弟什么的,送给我一个好吗”什么!!她以为兄弟是用来送人的吗要不是看在她长得吓唐雷一跳的份上他一定痛扁他一顿。

    “雷哥哥,香一个好吗”

    ……

    三天的时间眨眼而过,今天一放学唐雷便向着矮人铁匠铺跑去,同时想着从开学以来到现在自己的悲惨经历,又仰天长叹一句:

    “长得帅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走进铁匠铺,发现矮人铁匠正在休息,唐雷马上上去问:

    “矮人大叔,我定制的玄铁剑铸造好了吗”

    张开眼睛看了一眼唐雷,矮人铁匠站立起来对着唐雷说道:

    “好是好了,但是你必须给我两千金币我才能将它交给你,我保证这仍旧是物有所值,怎么样”

    “奥”唐雷被矮人铁匠勾起了性子,说道:

    “那你得让我先看货,如果货好的话我绝不讲价。”

    唐雷开始对这个矮人铁匠产生了一些厌恶,先前明明讲好价了,现在出的货比较好就要他加钱,可是如果出来的剑不好,他会退钱吗

    唐雷跟着矮人铁匠来到了后院,在后院中只有一柄剑,此剑剑身长逾三尺,两边剑锋均为钝口,剑尖圆圆似是半球,通体深黑,给人一股稳重的感觉,光是看到这柄剑,唐雷就敢肯定对自己来说它值两千金币。

    唐雷走过去用手抓住这柄剑的剑柄,一提力,剑便被他拿起来。唐雷能够感觉到这柄剑的重量绝对在四百斤以上,用来施展玄铁剑法绝对没有问题。费力地挽了一个剑花,唐雷满意的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两千个金币交给矮人铁匠,然后将仿玄铁重剑放进储物戒指,兴奋地回到小院。

    “哥哥,今天有什么好事啊,快点说给可人听听吧”

    因为心情很好,唐雷将在门口等待自己放学归来的可人抱进屋里,对着小可人说道:

    “我得到了一柄好剑,一柄最适合我的剑。有了它我就可以练习我喜欢的两种剑法了。”

    说完唐雷便将仿制的玄铁剑拿了出来,可人打量了半天,越看越像一根铁棍,而不是什么剑,于是满是疑惑地问唐雷:

    “哥哥是在拿可人开玩笑吗别欺负可人什么都不知道,这哪是什么剑呀,分明就是一根铁棍,少骗可人了。”

    说完可人还作出一副被戏耍之后不高兴的可怜样子,唐雷听了可人的话也知道玄铁剑和这个世界的剑相差太多,可人难以接受也实属正常,看她有点生气可爱的样子连忙解释道:

    “先别急着生气,哥哥问你,你认为我这柄仿制玄铁剑和你认识中的剑有什么不同的呢”

    “当人有很大不同了,”可人马上接着说,好像在卖弄自己的知识,炫耀道:

    “剑是要有剑刃和剑尖的,而这把什么仿制玄铁剑则没有,没有剑尖和剑刃的的那还叫剑吗我看就是一根大铁棍。”

    “哈哈”唐雷哈哈一笑,对着小可人说道:

    “你说的好像也没错,可是我这确实也是一种剑,而且是一种霸道无匹的剑。”

    顿了顿,唐雷自豪的说道:“在我们的民族,曾今有一位天骄,‘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他第一柄剑长四尺,锋利无比,剑下石片下写着:刚猛凌烈,无坚不摧,弱冠前与河朔群雄争锋。少年人性格刚烈,对世界诸多不满,急于清除一切不公平、不完美的实物,满怀理想到处攻击批评,锐不可当,自觉无坚不摧,与河朔群雄争锋云云更是为之使命的事。 ”

    “后来就发觉问题了。第二片石片上没有剑,下面写着:紫薇软剑,三十岁前用,误伤义士,乃弃之深谷。软剑比平常硬剑难使,比之锐不可挡又上一层,但是一味自以为伸张正义,殊不知自己也会有错,以致误伤义士。到这时才明白但凭一时冲动的判断是多么不可靠。所谓不祥,是心生内疚,弃于深谷的不单是误伤义士的软剑,还有少年人不顾一切、不可一世的锐气。 ”

    “第三把剑顺理成章的事凝重的钝剑,我这柄剑就是仿制他那柄钝剑所制。他在石片下写的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之前持之横行天下。老练世故的人,早已学会怎样举重若轻、不露锋芒、反而威力更大。大巧不工这四字知易行难,最重要的是锻炼内力深厚。不过,钝口无知的重剑与利剑、软剑的分别,归根究底仍是技巧上的分别,目标始终是霸道,持之横行天下。 而我现在的阶级是四阶,有足够的内力使用玄铁剑,当然要选这玄铁剑来用了,这下你该明白这也是一柄剑,而且对我来说也是一柄宝剑了吧。”

    小可人好像也被一代天骄独孤求败的事迹所折服,旋即想道唐雷所说的长生不老,于是便问道:

    “哥哥,这位前辈好厉害呀,连哥哥都这么佩服他,他一定超脱生死,长生不老了吧!”

    “嗨,”听了可人的话唐雷叹了口气,不无遗憾地说道:

    “也许他已经武破虚空,不死不灭,也许他以化为一把黄土,我也不知道,虽然他具有惊世夺艳之才,但据我所知那时候并没有什么修仙之术,所以说他很有可能寿终正寝了吧。”

    “好了哥哥,别替那位前辈伤感了。”剑唐雷陷入伤感,可人马上转移话题说道:

    “你还是告诉可人这柄剑没有剑尖剑刃到底是为什么吧,你刚才说的可人还是有些不明白。”

    看着可人洗耳恭听的样子,唐雷当然知道小家伙是为了转移话题不让自己伤感,当下十分感动,接着为她讲解道:

    “在我看来,重剑重剑,最大的特点是一个重字。带有剑尖剑刃的重剑,剑尖剑刃制的突出,剑尖剑刃部分就会薄弱,那样就会得不偿失,而如果剑尖剑刃只是象征意义的为了趋附剑的造型制作出不突出的剑尖剑刃,剑尖剑刃不够锋利那要他又有什么用所以我认为重剑无需锋!”

    “奥,原来如此,可人明白了。”

    ……

    第二天当唐雷来到学校时便看见学校门口有一道美丽的身影站在那里,戏瞧之下竟然是艾琳娜。心情大好的唐雷向着艾琳娜这个自己在学院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打招呼开玩笑道:

    “嗨,早上好,你这么早站在学校门口干什么,难不成是在等情人”

    艾琳娜看到唐雷向自己打招呼,刚刚露出迷人的笑颜却被唐雷的后半句话顿时有些生气地说道:

    “少臭美了,我在等你,我怎么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开始最求我了”

    唐雷看着眼前的艾琳娜感觉她好像和那天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唐雷也说不出来,毕竟那天他们两个在一起呆了不到一天,谈不上了解,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等自己,于是唐雷有些疑惑地问道:

    “说正经的,你为什么在这里等我我记得那天是我赢了吧,也就是说我并不欠你什么债呀。”

    “你是不欠我什么债,但是我欠你呀,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就没有欠过别人东西,所以这几天欠着你东西总感觉心里怪怪的,感觉有很大的压力,所以我就是想过来问问你到底想要什么快点提出来让我解脱了好不好”

    说完还做出了俏皮的样子,如果让了解她的人在这里一定会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艾琳娜从小到大只有对她最亲最爱的爷爷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唐雷可不知道这些,因为天天看到自己的小宝贝可人,唐雷对女生这种俏皮可爱的样子已经有了一定免疫力,所以艾琳娜这个在她看来无往不利的表情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果。因为在看了艾琳娜这可爱俏皮的模样后唐雷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会是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