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依依蹙了蹙眉。

    她本以为,之前的一掌,已然足够将死刀摧毁。

    然而,她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种后手。

    单单只是那种秘药,是不可能让死刀的实力,突然暴涨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死刀之所以能变得这么强,其实,还是那把妖刀的作用比较大。

    秘药只是配合妖刀使用。

    只是……

    任依依知道,使用这种方法,虽然能够很轻松的得到,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但是,对身体的伤害,亦是非常恐怖。

    如果多使用见次,恐怕就没几年活头了。

    "怪不得叫死刀。"

    "原来是这样……"

    任依依心中了然,俏脸之上,依旧没有任何波动。

    此时,台下的人,却已经揪起了心,恨不得马上上台,助任依依一臂之力。

    "真是够王八蛋的,居然还用这种手段强行提升实力。"

    "东洋人真是祖传的无耻,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好怒啊。"

    "任盟主加油,别输给这种王八蛋啊!!"

    ……

    台上的声音,对任依依没有半分的干扰。

    死刀却歇斯底里的狂笑出生。

    他的身体,半躬着,无来由的抖动、抽搐,脸上泛着兴奋至极点的扭曲表情。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长长的口水。

    显然,和一头发了疯的野兽,没有半点区别!

    "你能赢我吗?"

    "如今的我,力量高到能摧毁一切,我要把你们华夏人,全部都杀光,把你们这帮华夏猪,全部都踩在脚下!!哈哈哈哈!!!"

    死刀疯狂的叫着,然后,发了疯的朝着任依依冲了过来,疯狂挥斩,口中不停的叫着:"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杀光杀光杀杀杀杀!!!"

    此时,死刀完全是疯狂的挥着妖刀,没有半分章法可言。

    却也因此,他的刀法变得更加难躲,颇有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架势。

    但任依依见此,并不惊慌。

    她的脚尖轻点,施展出了凌波微步。

    顿时,她整个人的身影,宛如缥缈于云端,死刀狂乱的刀法,虽然疯到了极致,快到了一秒近乎能斩出十几刀。

    然而,却全部都砍在了空气上。

    没用一道能摸得到任依依的边。

    "你以为,靠着这种禁术,得到了这等摧枯拉朽的力量,便能战胜所有人吗?"

    "你错了。"

    "在我眼中,你现在只是一头,发疯了的斗牛而已。"

    "你所谓的变强,在我眼中。不过是更疯了一些而已,甚至,还不如你清醒时候,对我略有一些威胁力。"

    任依依双手背负于身后,宛如闲庭漫步一般,行走于死刀的身边。

    然而,就是离得这么近,死刀却始终没有一刀能斩的到她。

    近在面前,远至天涯,宛如行走云端!

    这正是凌波微步的玄妙玄妙之处!

    如果说方才,死刀是被任依依绝对的力量镇压。

    那么现在,他就是被任依依,玄之又玄的技巧,玩弄于股掌之间,宛如一只被耍到龇牙咧嘴的猴子。

    可笑至极!

    "第二招。"

    任依依出现在了死刀的身后。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