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雨霏霏的清晨,雨下的很缠绵,有的人打着雨伞,迈着小步,有的人小跑着。天空灰蒙蒙的一片,轻烟似的雾笼罩整个城市,大树似披着蝉翼,渺渺茫茫的覆盖在上面。树叶起了露水,像茸茸的毛发。云林来到策划部,看到空荡的办公室,他心里有些失落。三个人的办公室,蒋燕走了,曾志超又大部分在车间里,狭小的办公室显得很宽敞。曾志超走进了说:“许主管,车间有几台发动机出现了爆缸现象,你可以出来一下吗?”

    “你还是叫我云林吧,叫我主管,挺别扭的。”

    “不行,以前我们是同事,现在你是我上司,我们是上下级的关系,哪能没大没小。”

    “可你比我大啊。”云林说完,曾志超瘦削的脸上隐现一阵红。

    “这跟年龄没关系,你现在是公司的红人,董事长很赏识你。”曾志超语无伦次。“红人”,云林一笑,他感觉曾志超变化很大,对工作不像先前那样认真了,而是喜欢奉迎,当几个主管来车间时,他总是笑脸相迎,对他们很殷勤。但这能怪谁呢?只能说他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云林走出了办公室,曾志超紧随其后。

    云林来到车间,看到了辣妹朱倩正在修发动机,她现在是技术员了。云林走到朱倩面前,朱倩眼都不曾看到他,伸出手要扳手,云林从工具箱里拿了一把扳手给她。她又要起子,云林拿了把起子给她,朱倩全神贯注的修发动机,竟把云林当成助手。发动机修好,朱倩转过头看到了云林说:“哟,林工程师你也在这。”

    “他现在是主管,不是什么林工程师的。”曾志超说。

    “我就喜欢叫他林工程师,怎么样?”朱倩翘起嘴唇说。

    “什么都一样,顺口就好,辣妹,发动机哪里出了问题?”云林问。

    “你叫我辣妹,我很辣吗?”朱倩生气的说。

    “不是,只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撒谎,你知道我的名字,上次你还叫了我。”

    “有吗?”云林调侃的说。

    “有,只是你忘了,你们这些人一得志就忘本。”朱倩说。云林知道不能再调侃了,否则会碰一鼻子的灰。

    “我记起来了,你叫朱倩,这么好听的名字,可与本人不相配。”说完乐呵呵的走了。

    云林来到会议室,各大董事和主管都到齐了,赵刚开门见山的说:“同仁们,东林汽车已经投放到市场,但销售却不如人意,一个月过去了,公司只售出3辆汽车,如果这样的销售速度,公司的1000辆汽车猴年马月才能卖完。现在汽车销售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不知你们有什么意见?”

    “主要是我们的汽车没有摆放在大型的汽车专卖场里,只是在小型的汽车专卖店里,再加上东林车品牌度低,所以卖的不好。”赵卓说。

    “嘿,老卓,你搞市场这么多年,难道把几辆汽车弄到专卖场里都不行?”余泽洋说。

    “深圳几家大型的专卖场都只摆放名车,并且他们分红很高,摆放的价格也不菲。”

    “难道汽车就不能销售出去了吗?”赵刚有些无奈。

    “我是搞市场的,不是搞销售的。”赵卓说。

    “董事长,我早就说了,不要去生产汽车,你不听我的,如果卖不出去,公司只有破产了。”赵雅说。赵刚心里很急躁,他对赵雅说:

    “你总是给我泼冷水,这么多年你为公司做了什么?”

    “我没为公司做什么?公司的发动机卖不出去,不是我建议发动机出口,但国外去投胎,我远赴美国,联系汽车厂家。在香港市场上市,不是我积极奔走能成功吗?没有我能有东林的今天,现在居然说我没为公司做什么。”赵雅也很气氛,两兄弟吵得凶,赵卓急忙圆场的说:

    “董事长,明天在关内有一场汽车展销会,已经批准东林汽车展销,可能联系到客户,但我建议应成立销售部,负责东林汽车的销售。”

    “我也感觉到成立销售部的必要,你们认为这个职位,谁担任最合适。”赵刚平静下来说。大家把目光集聚在云林身上,认为他有这个能力担任。云林临危受命的说:

    “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会努力做好销售工作,还请各位董事和主管支持我的工作。”会议结束,云林握了一下拳头,回到了办公室。

    东林在一座大厦租了一层作为汽车销售部的办公楼。云林看着销售人员的简历,一位戴眼镜,面容清秀的男孩走入了办公室。“周海强,中山大学本科毕业,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云林伸出手说。

    “你就是许云林,很高兴认识你。”周海强握住他的手说。

    “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陆陆续续的销售人员来云林办公室报道。人事部女主管和赵卓来到销售部,女主管说:“怎么样?许云林,我为你安排的人员还满意吗?”

    “满意,很满意。”云林说。

    “他们可都是东林的精英,你看到了那个女孩没有?”云林顺着女主管的手看去,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在伏案工作。“别看她娇小,工作能力很强,她把人事部管理的井井有条,我这个主管倒成了没事人。我把她调给你,相信会对你开展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云林,汽车销售全靠你了,我那边的展销会,可能卖不出几辆车。”赵卓说。

    “不,主管,是靠我们大家。”云林说。

    天空的一边满是云,像覆盖在路面的雪,一堆接着一堆,天空的另一边却湛蓝湛蓝,蓝的像一块丝绸,轻阿缥缈。云林走在街道上,看着路旁翠色欲滴的柳树,妩媚的披散着头发,旁边矗立着笔直的霓虹灯,像守卫它的战士。柳树挂着小灯,云林感到有些遗憾,如果晚上经过这里可能会看到灯红柳绿,不过如此佳境,却让他繁重的工作,脱去了一层疲惫,浑身感到清爽。云林来到销售部,走到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面前说:“黄依梅,走,我们去参加一场拍卖会。”

    “去那里干什么?”黄依梅纳闷的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云林神秘的说。他俩来到一家酒店大厅,大厅内在举行拍卖,横梁上挂着横幅,上面写着“深圳永和街道新建国有商铺拍卖”。大厅内座无虚席,许多摄像机架在两边,记者云集,云林搬来两张椅子坐下。竞标开始,主拍人走到台前说:“深圳为了满足企业对商铺的要求,在永和街道新建了一批商铺。商铺地段优越,人流密集,是不可多得的商铺,现在1号商铺拍卖。1号商铺位于日佳超市的右侧,面积15平方米,起拍价5万。”主拍人声音刚落下,台下就喊:“我出5.5万。”一个西装革履的年青人说。“我出6万。”“7万。”要价声此起彼伏,一直喊道了18万,主拍人说:“有没有比18万更多,18万,1次,2次------”“我出20万。”云林举起87号竞拍牌喊着。会场上的人目光都集聚在这个年青人身上,“好,20万,有没有比20万更高的。”会场下沉默着。“20万,1次,2次,------3次。”“当”主拍人一锤定音,“成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