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神爱上网红女主播 第59章 找不到孩子父亲,去医院堕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浩劫一愣,真的有一条刺扎住他的牙床子,他手指伸进嘴里,费力薅出,鱼刺儿带着鲜亮血丝。他看到按照邱老六去做的结果:冒名牌产品不说,阀门,尤其是天燃气阀门,有严格质量要求的,出事就是大事故。即使不出事故,红星阀门厂多年的销售网,因假货混入给毁掉,几百人的饭碗砸了,自己成了罪人。

    “静挺好的吧?”邱老六突然提到花格衣服女人,是让张浩劫想到:是我邱老六成全你们的好事,连房子的租金都是我出的。他说,“腻了就……”

    “没腻,没腻。”张浩劫一听要弄走花格衣服女人就急了。他说,“千万别,她怀孕了。”

    “六哥,据说净月水库很馋,每年都有人淹死在里边,人长腮就好啦。”天刚故意高声这句露骨的话,他眼神充满杀机,问张浩劫道,“你会游泳吗?”……

    “静,邱老六黑上我啦。”张浩劫哭腔道,“我是逃不脱的。”

    花格衣服女人想千方设百计安慰他,端上自己做的豆瓣鱼头,他见到令自己心烦的东西,喊道:“你没抠腮,倒掉它!”

    她去厨房倒掉鱼。

    他们没吃好这顿晚饭。

    床上,她抓住他的手伸进自己的腿弯处,撩他道:“喜欢吧。”

    他没有动,平常她顶烦一件事,男人用手碰她的下身。但是他一点心情都没有。

    “你快要有儿子啦!”花格衣服女人告诉他,“我下午做了B超。”

    “儿子?”他高兴得跳起来,“儿子,儿子!”……

    “他高兴的样子始终在我眼前晃动。”花格衣服女人说,她手从黑风衣女人的紧握中抽出,揩揩眼睛,头狠劲摆动一下,朝棚顶望去,晶莹莹的泪珠还是掉下来。

    “为了男孩,为我们叫鑫的男孩,他答应邱老六的要求。”花格衣服女人愧痛道,“我没要那个男孩,他突然逃走,寻找不到他……我这一辈子,永远对不住一个叫鑫的男孩。”

    作为女人,作为母亲,黑风衣女人更能深刻理解花格衣服女人的心情:二奶,十八岁的二奶,生下孩子,又无处找到孩子的父亲。她惟一选择是去医院堕胎。

    “再后来,他和邱老六一起干起假冒红星阀门勾当。”黑风衣女人说,“是吧?”

    “我不知道了。”花格衣服女人说,“他逃走,肯定与我不知道他干的那些事情有关。”

    黑风衣女人从花格衣服女人的眼睛里看出她很诚实,没说谎。

    “警察大姐,”花格衣服女人还不知道黑风衣女人真实的身分,只能这样称呼,她说:“我来月经了,能给我弄两包卫生纸吗,得三包,每次都很多的。”

    “可以,”黑风衣女人答应。她到走廊里,塞给和花格衣服女人住在一起的米莉几张钞票说,“买三包卫生纸,还有内裤……她好像没带换洗的衣服。我去楼下。”

    西山——邱老六的别墅里正策划一次贩毒行动。

    驼子终于出场了,这完全在杜大浩的预料之中。在场的有邱老六、小九,还有两位杜大浩刚结识的人。

    “我来分一下工……”驼子一改往日维维诺诺谦逊样子,俨然江湖老大的派头,瞧今天的装束:棕色丝绸的民国时期的对襟便服,刚剃过的光头,精神矍铄。

    邱老六与老A打交道多年,三江的毒品百分之八十是老A提供的,邱老六负责出手。一晃他们已有一年时间未交易,蓝雀指示邱老六停止交易,为躲避风头。

    一年前,三江市公安局缉毒大队副大队长李婷发现以掌鞋为掩护的毒贩王娜,并开始跟踪她。

    主管缉毒的副局长胡克艰听取李婷汇报后,将此消息透路给邱老六,于是一场暗杀拉开序幕——

    “叫小九做了她。”邱老六狠狠地说。

    “不妥,”驼子说,“杀刑警不是闹着玩的,方式方法必须讲究,更不能失手。小九虽狠,枪法也不错,但他太嫩。”驼子出谋道,“设计个场面,将李婷引到个没眼目,我们又好逃脱的地方,让公安无法破案。”

    在眼下的这个屋子里,驼子就坐在杜大浩现在坐的单人沙发上,策划了那场暗杀……杀手由邱老六请示“蓝雀”指派,最后由“老狼”担当,因需要个助手,驼子亲自上阵。

    夕阳下的东郊大桥一带很寂静,农妇打扮的王娜鬼祟到桥堍处,将一种阔叶猪草割下扔进筐里,东张西望。蒿草丛中李婷对搭挡黄宁说:“沉住气,不管王娜那边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要动。胡局长叫我们只盯梢。”

    刚从警校毕业的黄宁多少有些紧张,李婷捏下他的胳膊以示鼓励。

    小九出现在王娜面前,他指指河边柳条棵子,示意到那边去,他俩钻入绿色之中。

    李婷拉下黄宁,想朝前挪动,以利观察。就在这时,两支安装消音器的枪管同时击发,李婷和黄宁甚至都未来得及回下头,便中弹倒下。成为这个阴谋牺牲品还有毒贩王娜,是小九杀了她。

    枪杀两名缉毒刑警后,邱老六接到“蓝雀”命令:一年内不准做“大买卖”,停止大宗毒品交易。

    当时省公安厅督办此案,风声吃紧,靠贩卖白面过活的小九,一年内没做大活,泡花格衣服女人没钱,才冒险去抢出租车,擅自行动,犯了规矩,遭到断去左手中指的惩罚。

    此时,他眼里兴奋着亮光,即将要做大活儿,做成大活儿,钞票大把大把地花,泡妞……当驼子说:“小九到站台内接应……”他雀跃起来。

    “坐下!”邱老六吆喝道,“听仔细,小九。”

    小九坐下来,撅着缺了中指的左手,骨头节发出咔吧咔吧脆响。

    “小九你和来人保持距离,不准接近搭话,护送出站。”驼子继续他的安排,“我的车在站前广场左侧的行李房前,大浩你隐蔽在出站口到行李房中间的电话亭旁,出现意外,负责火力掩护我撤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