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第四十章 不再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说不出话,只能用力摇了摇头。

    “要叫他进来吗?妈妈看他在外面站了挺久的。”

    我依旧淡漠的摇摇头,忍住鼻头的酸涩说:

    “让他走吧,就说,我不想见到他,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不想跟他说话。”

    唐伊嗯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我妈关上门走过来,说:

    “小池,其实妈妈看的出来···”

    我立马出声打断她,

    “妈,别说了,让他走吧。”

    “妈妈只是不想让你留下遗憾,如果他心里没有你,不会一次一次出现在病房外。”

    我抹了一把脸上多余的眼泪,说:

    “算了吧,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小池,你和陆深远一起长大,本以为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可是世事难料,现在想来也怪可惜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和陆深远即便误会再深,即便艾琳说的都是真的,也没有机会走在一起,想来我追随了他这么多年,最后却不告而终,可惜遗憾,只能让我带进坟墓里,永不再提起。

    唐伊走了进来说:

    “我照你说的,跟陆深远说你恢复好了就马上出国,他听完就走了。”

    我点点头,陆深远怎么会相信,他只是懂得,我不想见他。

    起身的瞬间突然腹部一阵痛感袭来,又像是有一件巨大的东西梗在胸腔里,我弓起背捂住胸口,耳边传来我妈慌张的声音:

    “小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说不出话,只觉得呼吸不上来,突然腹部有一种巨大的力量作呕将我往前推,我承受不住便附身吐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呕了多久,感觉肾脏都要被我全都吐了出去,直到一阵阵的血腥味传到鼻子里,我妈传来惊恐的哭声,我才终于卸下了一身的疲惫,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得太久,梦到很多东西,再次醒来却全然不记得,呼吸的时候闷闷的,看来医生已经给我用了呼吸机,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漆黑一片问:

    “我睡了多久?”

    唐伊贴在我耳边说:

    “三天了,还抢救了一次,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有些吃力,腹部像是不属于我自己一样,一下也动弹不得,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说:

    “不要告诉他··不要···”

    唐伊沉吟了半天才带着哭腔,一下下的摸着我的脸颊说:

    “好,我们不说,其实医生说你没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我便了然于心,这次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陆司然冲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周围有人了,只能听到些许声音,他抚在病床前说:

    “林池!林池?你听得到吗?”

    我妈哽咽着说:

    “你说吧,她现在已经说不了话了。”

    我听见陆司然说:

    “你别害怕,就是睡一觉而已,等你醒来的时候你就能看见了,能看见你妈妈,能看见我,也能看见唐伊,窗前的梅花也能看见,你别怕,我会一直守着你,你就好好睡一觉,我们都在。”

    我听着他的话,用力提起唇角笑着说:

    “能遇见你···真好。”

    此去经年,能遇见一些人,经历一些事情,然后带着遗憾离开人世,便是最好的一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