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第三十五章 我很好,你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2015年明明才刚到,时间却像倍速播放一样过的飞快,药瓶里的药丸吃的很快,我身上的肉也消失的很快,而我的头发也加速的往下掉。

    每日起床的时间也越来越晚,睡的时间越来越多,能想起来的事情也越来越少,爸妈吵着要辞职来照顾我,我又心疼唐伊一直两个城市来回跑,一狠心便回了上海。

    只是刚回到上海的一周后,有一天起床后我就突然看不见了,本来就已经模糊不清的眼睛彻底失明,终于变成了漆黑一片的画面。

    唐伊惊慌失措的叫来医生,查看后医生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现在只能···”

    我看不见唐伊的表情,但是知道她已经哭了,只能假装不在意的笑了笑说:

    “没事儿,总是要来的,反正···也要不了多久。”

    我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是我妈来了,我听见她低低的抽噎声,一边给我盖上被子,一边说:

    “妈妈请了假,以后妈妈照顾你,给你当眼睛。”

    我有些难过,因为我居然连我爸妈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身为子女,还要让我妈来照顾我快要破败的身体,一时间难以释怀。

    看不到了以后,我的身体更加疲累了,吃的越来越少,吐的却越来越频繁,并发症也很多,开始咳血,手指关节萎缩,很多次我摸着自己身上的骨头,居然已经瘦到凸起。

    因为看不见了,所以我只能每天都坐在床上,除了上卫生间,就是坐着发呆,眼前漆黑一片所以对声音便特别敏感,有一日来查房的两个小护士聊天,说着要四月要去武汉看樱花,我笑着问:

    “那现在有樱花吗?”

    听见一个小护士吞吞吐吐的说:

    “现在···现在可没有樱花,要到四月份才能开。”

    我有些惋惜的笑了笑说:

    “我应该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了。”

    小护士见我这样似乎是有些不忍,于是说:

    “不过医院里的梅花倒是开了不少,你窗前就有一束,你看···”

    另外一个小护士赶紧咳嗽两声,说:

    “不好意思···”

    我淡然的笑了笑说:

    “没关系,本来就已经看不到了,不过我可以闻得见。”

    以前不在乎窗外开了几朵花,树苗长了几寸高,就算看见了梅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如今看不见了,却特别想知道它长什么样,于是趁着小护士走了,便自己摸索着下了床,紧紧抓着床沿往有风吹进来的地方走,可是越走越摸不到边,我的手摸不到任何东西,找急忙慌的差点摔了出去。

    黑暗里突然有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扶正,那只手宽厚有力,熟悉的感觉袭来,我猜是认识的人。

    这人身上又好闻的香皂的味道,是很多年前我记忆中院子里吹出泡泡的味道,陆阿姨给我做好的吹泡泡的工具,我和陆深远围着院子里的小花园一边跑一边吹泡泡。

    随后那人又揽着我的肩膀往前走,我只能抓着他的胳膊紧紧跟随着他。

    “梅花开了?”

    我感觉到了窗边,于是问他,他嗯了一声,我就是知道了,是陆深远,身上好闻的味道没有变,手掌的力度没有变,淡漠的语气也没有变。

    我有些介怀的放开抓着他胳膊的手说:

    “你怎么来了?”

    他缄默了片刻,说:

    “来看看你。”

    我笑了,尽量用自己脑海里最好看的笑容对着他说:

    “我很好,你呢?”

    “嗯,还可以。”

    这可能是我短暂的一生里,和陆深远最平静的一段对话,我突然笑了出声,说:

    “要是以前也能这么平静的说话就好了,能想起来的日子居然一直在吵架里度过。”

    我看不到陆深远的表情,但是也能猜得出他此刻一定是皱着眉面无表情的嫌弃我又开始回忆从前,他说:

    “你看不到了?手术呢?”

    我忍住从心底泛起的酸涩,故意骗他说:

    “手术已经做完了,就在你离开海南以后,去北京做的,还算顺利,医生说保养的好能多活几年呢,眼睛嘛,还算习惯,只要不走路就好。”

    “那就好。”

    陆深远没有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站着,过了许久唐伊来了,陆深远便说:

    “那我先走了。”

    我感觉到身边突然空了,心生慌张叫住他,说:

    “陆深远,你以后别再来了,出院以后我会出国,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房间里沉默了很久,陆深远的声音沉闷的传来,

    “好,本来今天,也是艾琳叫我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