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第四十五章 林深见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林池走后的时间对于陆深远来说同样过的飞快,不知不觉他一个人度过了两个新年。

    第一年的新年尤为难过,陆深远买了很多东西,将自己的房间摆的满满的,做了一桌菜,吃的饱饱的,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诉说着,自己并不孤单。

    但是窗外万家灯火,还有烟花的时候,他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自己是一个人,以往的每一年,林池都会给他准备礼物,准备烟火,将他拉到小时候那个小花园那里,给他放烟花看。

    林池走后的第一年,他失去了所有。

    林池走后的第三年,他准备去北京了,因为记忆力好像林池说过,南方没有暖气,过的太过阴冷和孤寂,所以她想去北京温暖余下的生命。

    过年这天,因为父母出国旅游,陆深远这一年便又是一个人过,每每端着酒杯看着窗外万家灯火,他便跟面前放着的酒杯碰一下,然后笑着说:

    “小池你看,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三十个新年,今年我就三十岁了,马上就要老了,别人问我怎么还不结婚,你猜我怎么说?”

    事实上当然没有人回答,于是陆深远便笑着抬头看天空说:

    “我女朋友还没回来呢。”

    过去的这几年,女朋友,太太,仿佛成了陆深远生命中最常被提及的词语,但是说完以后,等旁人笑着走过,他便笑的苦涩。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窗前的月亮照进来,才显的陆深远没有那么孤寂。

    2017年末的时候,陆深远彻底离开了陆氏,临走前将“一池春水”并入了陆氏。

    陆司然一边给他收拾着行李,一边看着一旁闲散的陆深远,没好气的说:

    “你真打算去北京了?”

    陆深远把录音笔拿在手里笑了笑说:

    “小池说她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那里,而且居然是因为有暖气,我也想去感受一下,你要是在这里住不下去了,就去北京住一住。”

    陆司然不屑的摇摇头说:

    “我才不去呢,你把公司扔给我,我哪里走得开,太过分了!你拿的这都是什么啊?怎么还有林池的驾驶证?还有这些照片都是什么时候的了,为什么要带植物种子?”

    陆深远低头浅笑着说:

    “是兰花的种子,她喜欢,多数都是她的东西,去了北京也能看见多好,对了,晚些时候我去看看她,要一起吗?”

    陆司然同样是摇了摇头,良久后又说:

    “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爱了林池很久,可是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呢?”

    陆深远不语,看着手里的录音笔想了很久,陆司然又说:

    “你偷偷买戒指了吧?”

    陆深远怔住,然后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无奈的笑了笑说:

    “没忍住,看到了就买了。”

    “你啊,到底还是不肯承认早就喜欢她了,一辈子犟到死!”

    因为想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承认这件事情,陆深远当即就驾车去了林池的墓地,他顺路带了束花,也带了自己买了很久的一枚戒指,站在墓地前很久后,他才苦笑着说:

    “小池,今天陆司然问我,为什么不早些告诉你,我现在的确很后悔,看电影的时候我就在想,能不能重生呢?如果重生一次,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手,我们的孩子,也会平安健康的生下来。”

    “小池,你会原谅我吗?如果能够重生的话,你会吗?”

    一个人说着这样的话,陆深远觉得自己很无趣,于是留下那个戒指离开了。回去的路上陆深远开着车想着林池生命最后的时光,于是再次打开那个录音笔,里面林池的声音就已经有些虚无了。

    “陆深远,我可能真的要死了,今天医生又来抽了一次血,我哪有那么多血给他抽啊···陆深远,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来陪陪我···算了,你还是别来了,让你眼睁睁看着我死,我会怕我撑不到最后···”

    陆深远开着车,尽量让自己的双手不那么颤抖,录音笔里的林池说:

    “陆深远,虽然我看不到了,但是我能感觉到你经常出现在病房外,你真可笑啊,明明在乎我,却···我经常在想,如果有重生就好了,我一定不会再喜欢你了···但是没有呢···”

    录音笔就此暂停,林池的声音也停止。

    陆深远自此才觉得哽咽难言,胸口痛到手居然连方向盘也抓不住,眼睛因为泪水的摩挲模糊到看不清前面的路,顾不得自己还驾着车难过的一直抽噎,也就没能躲掉迎面飞驰而来的卡车。

    轿车瞬间被卡车吞噬,像是在挣扎般的翻滚几下后停下,方向盘因为挤压过度深深刺进了陆深远的胸前,血模糊掉了他的双眼,意识彻底奔溃前一秒陆深远觉得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不再发愁该如何度过剩余的几十年,庆幸自己不必每日看着她的照片夜不能寐,也庆幸没有她的未来,也没有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