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第十四章 心如死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睁开眼,依旧是熟悉的白墙,依旧是唐伊忙碌的身影,我张口叫住她,唐伊见我醒了,走到病床前开口便哭了出来:

    “你傻啊!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生病了,林池,那是肝癌啊!”

    我勉强的笑了笑,清了清嗓子问她:

    “陆深远呢?他知不知道我的病?”

    唐伊低着头抹了一把眼泪摇了摇头说:

    “应该还不知道,把你送到急诊抢救的时候我就来了,他中间接了个电话便走了,过了好久你才出来。”

    我顿时松了口气,问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唐伊立马打断我问:

    “你不做手术?”

    我看着她笑了笑说:

    “不做了,也没什么用。”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

    我见她虽是掉着眼泪,但是神情却有些闪躲,一时心慌以为我又出了什么并发症便拉着她的胳膊赶紧问她怎么回事,唐伊擦了擦眼泪,沉默良久才缓缓说出一句,

    “你知不知道,你怀孕了?”

    怀孕?晴天霹雳,我顿时像是被暴雨雷电击中了一般,呆愣着身体僵硬起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怎么会怀孕?我和陆深远总共就那么几次,怎么会怀孕,而且我现在的身体,怎么可以怀孕?

    唐伊见我也是一脸的惊异,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说道:

    “刚刚四十天,陆深远应该也不知道你怀孕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咙里像是哽住了一样,只顾着流眼泪,我怎么能怀孕?我现在这幅身体怎么能再去孕育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算生下来又有什么意义,我现在生命也只剩下半年了。

    一旁的唐伊见我哽咽着不说话,便又安慰我说道:

    “林池!做了手术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能再活半年,况且你现在有了孩子,医生说现在还不晚····”

    “做掉。”

    我目中空洞的抢过她的话,而后又笑了笑,说,

    “把孩子做掉。”

    唐伊已经哭的满脸泪痕,我抬起手想替她擦掉眼角的泪,从高中到现在我从来没见她这么哭过,即便是被人误会到不得已出了国,她还是一直在坚强,我把手放到她的手背上说:

    “别哭了,我觉得活着很痛苦,既然命不久矣,也就这样吧,至于这个孩子,就当他来错了,等我死了见到他,任凭他处置。”

    她抹掉脸上的泪问我:

    “那陆深远呢?你不打算告诉他吗?难道就打算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抗下所有的事情,然后离开吗?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清楚你的肝癌是怎么来的吗?如果不是他陆深远,你不至于变成这样!”

    我僵硬的点点头,说:

    “唐伊,你千万要帮我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陆深远,就算到时候····葬礼,也不要让他参加。”

    我说完这些话,唐伊已经哭到泣不成声了,她不停抽噎着,我看着她抖动的肩膀,不由的有些泪意。

    医生说现在孩子还未成型,是做手术的最佳时间,我点点头同意了,亲手签字流产打掉孩子。签字的时候手指颤抖,唐伊在一旁忍不住偷偷抹起了眼泪,我也想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可是眼泪涌出来那一刻便挥发的丝毫不剩。

    第二天下午便被推进了手术室,唐伊担心我的身体会经受不住,医生说现在还好,等孩子大了会更加难做手术,我笑着跟她说:

    “现在做吧,就算现在不做,我也活不到他长大的那一天。”

    只是被推进手术室后我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是痛,什么是失去生命所爱,什么是绝望。那种眼睁睁看着一个小生命因为自己的无能从身体里拿掉的感觉,比起感知死亡,强不到哪儿去。

    所以,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陆深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