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贪婪,杀戮,恐惧,痛苦,,犯罪,灾难……谁说这些在未来的都市不存在no。。,比起静寂之都那个虚伪的名字,还是直呼你罪恶都市更为恰当。我们的使命从来就不是维护罪恶的统治,而是守护这个世界,为此,我们必须献出自己的智慧与身手。看似简单的的反叛却暗藏玄机,幕后主使始终没有浮出水面,被迫制造黑暗与罪恶的凶手也另有苦衷……已经死了太多的人,我只是希望,待一切都平静后,能够过上正常探员的生活。

    ——《终极幻想都市no。3。》

    第一章

    目标已经发现3号,正在向3号靠近。

    3号完全暴露在目标的枪口之下,危险指数高达98。5%。

    纪川遥面无表情的摘下无线电耳机,那从各方传达来的实况太过嘈杂,那会影响他的注意力。

    抬起手腕,按下电子终端的按键,其立刻映射出总部的资料信息库。

    目标:岐山明,确认身份id,犯罪指数427,允许处决。终端发出公式化的女声,但是是通过脑电波传达信息,所以只有使用者才能听到,因此纪川遥丝毫不担心会打草惊蛇。

    伸手取过被放置在地上黑色金属箱中的惩治者,并以极快的速度将其组装。

    要是放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前,这种武器或许应该被叫做枪。不过,惩治者可要比枪那种武器先进多了。

    城市安全局特侦组组长纪川遥,已确认使用者身份,目标:岐山明,犯罪指数427,允许处决,扳机解锁,系统自动进入实弹射杀模式。

    纪川遥待冗长的提示音结束后,左手按住右上臂,以防止惩治者巨大的后坐力将他弹出去。

    握着惩治者的手丝毫没有颤抖,不带一丝情感,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一道蓝色的寒光自枪口喷射而出,弹头以机器都无法跟踪监测的速度飞出,射向还不知身后危险的目标。

    弹壳向上腾起一股黑色的硝烟,随即掉落在纪川遥脚边。

    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的还有目标中弹后的凄惨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

    北原浅从梦中惊醒,嘴唇微微颤抖,抬手用衣袖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那是上个星期,他刚好来到城市安全局时参与的第一次行动。

    他真的无法忍受那种血腥的场面,尤其是纪川遥事后对他说的一句: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新人,是战斗力。接受不了就向上级申请调换岗位,在战场上就算你死了我们也不会回头顾及你。

    北原浅是倔强的。毕业水平检测的时候,他可是各项都得了a级的优等生,既然选择了特侦组,又怎能退缩,让人瞧不起呢!

    北原浅起身下地从冰箱中拿出一瓶纯净水,饮下几口后,发现盥洗台上方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脸色有了些许好转。

    手腕上佩戴的电子终端突然发出嘀嘀的提示音,在城市还处于沉睡中的凌晨显得格外刺耳,北原浅也吓了一跳,这是终端在提示他有人联络他。

    应该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找他,会是谁呢

    北原浅按下按键接听,其立刻映射出一张欢快的脸。

    哟,小浅,起的很早嘛,我还以为要多一会儿才能叫醒你这个懒虫呢……唉怎么了,脸色不太好诶,还在意老大说的那些话

    北原浅有些惊讶,悲伤的微微眯起眼睛,点了点头,这是他自从来到城市安全局后终端接到的第一个关于工作方面的通讯请求。宫泽前辈,我真的不适合这份工作吗

    宫泽美咲毫不迟疑的回答:开什么玩笑,别怀疑自己的能力!除了老大和一君那两个变态之外,谁能接受这种极其血腥又极度危险的工作啊。别想太多,慢慢适应就好。还有,不要叫我前辈哦,我也不过是比你早进入特侦组几年,年龄上我们差不多的。

    美咲你大早上起来那么吵干嘛,我还没睡够!从终端映射出的影像可以看到,宫泽美咲身后一个男子踹开了被子,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一脸不满。

    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北原浅这样想着。

    笨蛋!不要在我通讯的时候插嘴!……额额,让小浅见笑了呢,那,我们一会儿见,一定要上班哦!

    宫泽美咲匆匆结束了通讯,挂断后的终端落寞的显得有些失落,但北原浅的嘴角却微微上扬,有了笑意。宫泽美咲这段想要激励他的对话成功的起到了作用。

    特侦组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呢。

    的确,如果他被分配到资源管理科或者武器配置组一定会无聊到死。

    关掉终端,北原浅把瓶中剩下的水倾倒在头上,冰凉的感觉让他的头脑更加清醒,被水浸湿的栗色刘海柔顺的贴在额头上。

    他该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纪川遥呢

    ---------------------------------------------------

    自从六个世纪以前,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世界人口的数目与适宜生物生存的地域数量都在急剧减少,活下来的人们只能退居到没有被海洋和辐射所覆盖的,为数不多的几片土地上生存。

    像这样可供人类生存的土地数目极其可悲,其总面积加起来还不如战前一个中等国家的面积大,要想让这些地区独立成国是不可能的,于是,世界便成了一个新生的国家,这些都市也以数字为代号命名。

    在短短几百年时间里,世界的科技与制度都发展到了顶端,其中最先进的便是北原浅所在的no。3。都市。不过有利就会有弊,高傲的no。3。闭关自锁铸起高墙,不再与外界联系,并极其蔑视外界的人,认为他们皆是低等的人群,种族的歧视与距离都因而产生。no。3。从此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任何人都不得出入no。3。,并且对此制定了严厉的惩治制度。

    这些是北原浅出生之前很久的事,直到现在也完全没有改变。

    北原浅抬头仰望城市安全局那座高耸入天的大楼,脖颈略微有些酸痛。

    但愿一切都会顺利。

    他在心里这样说道。

    大楼的入口处有监控的机器,北原浅刚一靠近,公式化的机械女声就提示他需要出示终端。

    在no。3。,电子终端就好像是身份证明一般的存在,全民从出生开始就必须配置,一旦参加工作,终端也会写入使用者的工作信息,对于在机关工作的公民就更加严格。

    城市安全局特侦组探员北原浅,身份确认完毕,准许入内。

    礼节性的敲了敲门,北原浅推门一步迈进特侦组的办公室。

    哟,小浅,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要努力哦。宫泽美咲见他进来,立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秋山瑛祐也笑着向他说早安,真是,大早上就被美咲吵醒,害得我精神不振,呵欠连天可是会被老大秒杀的。秋山瑛祐忍不住向宫泽美咲投去幽怨的目光。

    北原浅有些吃惊,这张脸,这个声音,明明就是他早上在终端里看到的那个人,难道早上我和宫泽通话时的那个人是秋山可是……

    别可是了,两个人就是那种关系哟。一个笑眯眯的男子进门,接过了话题,给,你们的早餐。说着将手中的纸袋放在桌上,笑眯眯的看着几只饿狼飞扑向他带来的早餐。

    北原浅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明明……两个人都是男性。虽然no。3。的法律允许同性恋,但是总感觉怪怪的。

    说的就是嘛,zaki和瑛祐确定恋人关系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呢。吃饱喝足端着一杯热咖啡的蓝眸男子操着生硬的日语声色俱全的说道。

    说了多少遍美咲的读法是saki,不是zaki!你个白痴!!宫泽美咲咆哮道,不过,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小浅还没有见过他们二人吧,你身边的那个中国人叫做煜祺,姓氏是爱新觉罗,据说这是旧世界时非常尊贵的姓氏,只有皇族才能使用。上次执行任务时作为诱饵的3号就是他,不过后来你因为见了太血腥的场面,呕吐到虚脱,可能没有注意到他。

    煜祺向北原浅笑了笑,随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你对面那个意大利混蛋叫做波维诺修,上次没有参加任务的原因是咖、啡、中、毒!宫泽美咲在说咖啡中毒四个字的时候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像是对波维诺修恨之入骨,我最讨厌读错我名字发音的人!

    塞了满嘴三明治的秋山瑛祐吐字不清楚的说了一句:一君你也没见过的。

    被秋山瑛祐一提醒,宫泽美咲立刻补充,是的,千裕一,他在之前的一次任务中受了伤,至今一直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他可是一个很厉害的探员,我和瑛祐都是他的学生呢。

    千裕前辈的伤很重吗北原浅问道。

    看起来是的,不然也不会一直沉睡到现在。而且,一君是中国人,姓氏是千,不是千裕哦。叫他前辈其实很别扭的,他也只比你大了五岁而已啊。宫泽美咲继续介绍着。

    比他大五岁,那就是二十二岁,如此年少有为……北原浅对千裕一心生敬佩。

    看出了他的心思,波维诺修用腔调怪异,并且语法错误明显的日语对他说:特侦组的探员年龄都不可以超过三十岁的,可能年长的人会认为我们只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孩子,但事实证明,年纪大了确实手脚不利索。这是北原浅在脑海里努力翻译成正确语法后的版本。

    北原浅点了点头,目光移向了落地窗前的那个办公位置,纪川遥正坐在那里审阅文件。从他的角度看,光线从整面玻璃墙经过纪川遥的侧面射到房间里,他的镜片反射着太阳的白光,威严得仿若神祗一般,让人不敢接近。

    秋山瑛祐在他耳边好心的提醒:你应该去和老大打个招呼,说句早安也行呐。

    不可否认,秋山瑛祐说的十分正确,于情于理,他这个新人都应该去向上级报道。

    至少,要向他摆明他要继续在特侦组工作的立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