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oss不准死 第一卷:流放之地 第九十二章 没连人带机甲炸成废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歌的机甲开成太空游乐场大型娱乐设施,不是过山车,就是跳楼机。剖开防撞胶落地作战,还真是为难了管控局的兄弟们。想要挪挪,又不知道机甲下步,到底是玩儿过山车,还是跳楼机。脱离吸铁石的作用,他们得在机甲里漫天乱飞。趴在地板上朝主控室疯狂射击,才是上上策。管控局的机甲都升级到第七代了,主控室的墙壁哪那么容易被枪械击穿。列阵狂飞的激光子弹,义无反顾地撞主控室的外墙上,撞得火星四溅。门和墙壁都打成蜂窝状了,就是不穿,只能打锁。打锁也不容易。士兵们枪法再准,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打个半厘米大的线小孔,弹无虚发的很少。只见门板上火花四溅,锁孔周围凹下去车厘子那么大个圈。激光子弹如既往地撞上去,火星波接波的在门板上迸开,迸成群魔乱舞主控室是双重锁,重是基因锁,重是机械锁。基因锁几发子弹就能打坏,它旦自爆,机械锁就会被卡死,得将上中下三个卡锁全部打断才能破门,没两三百发激光子弹打进去,是不可能的。不过,几十发激光精准无误地打进锁孔,还是很危险,离两三百发不远了。战况紧急,珊莎没能在防撞胶裹成的球里多怂几分钟。门锁被子弹打得“咯嗒”声脆响的时候,云歌就关掉了安全阀。她脱离防撞胶落地的时,还单膝跪地的姿势c深深地白了云歌眼,这才打开装在胳膊和鞋底位置的电磁铁系统,原地滚,靠到门贴了上去。门锁里,再是“咯嗒”声脆响,离彻底报废不远了。珊莎单手握枪,侧身靠在门后,回头“命令”金属球:“倒计时五秒,拆门。”金属球“嗯”的应了声,发现酒柜后面有个私人武器库,转身去里面倒腾出柄机枪c副防雾眼镜出来,让管理机器人扔给珊莎。他还扒拉出几枚迷雾弹来,往主控室里通乱扔。“皮皮弓腰。”金属球嘱咐皮皮弓腰的同时,管理机器人已经给她戴好了防雾眼镜。皮皮脑袋里片空白,被迷雾里的微尘呛了两口,条件反射地躬身抱住了膝盖。机甲里禁明火c明烟,枪战起火消防系统会自动灭掉。迷雾弹是怎么被珊莎那毛丫头装上机甲的,云歌想不明白,也不用想明白,反正他用了。烟雾散开,消防警报也响了,机甲里吱吱哇哇的吵得不可开交。云歌实在受不了这种热闹,被迫将消防系统关掉,放任枪战中的易燃物起火。“五,四,三”珊莎边倒数,边鸟枪换炮,手枪别回腰间,捡了机枪起来,还戴好了防雾眼镜。“二,,零!”倒计时“”字出口,门框里“咯嗒”顿乱响,系统将门拆了。倒计时“零”字出口,珊莎单手握住门把手,后弓步蹲好往后用力拽,整个门板都给卸了下来。门板在珊莎的掌控下横向旋,“砰”的声横卧在门口,地板都震起来了。珊莎与门板同时卧倒,匍匐在门板后面拿它做格挡,架起机枪就是通疯狂扫射。拆掉门板的刹那,狂飞而来的激光子弹,霹雳吧啦地在操作台前的大屏幕上。穿透迷雾的星空图,蜘蛛网样裂开,闪,黑屏了。同时黑掉的,还有主控室——局部断电。猜不准是屏幕碎裂引发的电路故障,还是云歌人为破坏的,总之电是断了的。黑暗里,穿透迷雾的,只有闷头撞在驾驶舱上的激光子弹,以及子弹溅起的迸向各个方向的火花。珊莎用的那柄机枪,型号以撒旦首字母“s”开头的,序列号x001,别名白色死神。它打出去的激光子弹跟其他枪械不同,冰白色的,看不到火光,隐蔽性极强。加上云歌那两枚迷雾弹和主控室断电的隐蔽效果,外面几乎看不清主控室里什么情况,也瞧不见子弹从哪个方向来的。横卧的门板后面,“噗噗”通机枪扫射,外面得扑倒片。外面的士兵们趴在地板上盲战,还没格挡物,很糟心的。单有颗想要拿下秘书长的雄心壮志,到底有什么用?这帮散兵,前方盲战也就罢了,还要遭遇后方夹击,太难了!池慕酒趴在二楼的搂梯口上,居高临下,瞄准个狙击个。尽管手枪杀伤力不及机枪,但是执政官弹无虚发,是位枪法极准的选手。楼上每声枪响,都能紧张得楼下的兵们后背僵直。机甲还是过山车c跳楼机交替着玩儿,起身挪动是不行的,只能匍匐前进。转身跟池慕酒对抗的,都在转身的路上被他击毙了,找个地方躲子弹才是正事儿。枪战打着打着,全都躲到吧台底下去了,休息区就那儿能躲。都这样了,也个投降的。秘书长的待遇是有目共睹的,谁还不愿意临死前赌把豪的。毕竟,拿下秘书长取而代之,与回去连坐接受惩罚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重甲的标准兵力配置是五十九人,不包含主控和四名副驾。士兵要轮岗执勤,休息室多多有余,不像池慕酒带的那帮拖油瓶,成天待在休息室里没事儿干。打到现在,近半的兵力快没战斗力了标准重甲,可以配备两架中型机甲和六架轻甲,做小型航母使用。但是重甲做航母有个致命的缺点,降低作战灵活性。非远程作战的情况下,中型机甲和轻甲通常单独行动,跟重甲组队——这样既能保证火力优势,又能最大限度地争取灵活性。珊莎这架指挥舰,平日里可能是作秀用的。航行时长不超过七十二小时的区域内作战,它竟然配备了两架轻甲。指挥舰上的士兵都晓得,这架重甲另有配置。腹背受敌没有优势,他们就且战且退,往收发站的方向撤。“全部歼灭,还是留不活口?”幺鸡通过精神链接问云歌。“留活口。”云歌极其简单地回了句,还让幺鸡给池慕酒和珊莎发简讯:“放他们过去。”池慕酒和珊莎收到简讯,也不神枪手了,枪枪都打不准,让这帮散兵匍匐式往收发站方向撤退。指挥舰里面打得热闹,外面更热闹。管控局追击“圣火联盟”的机甲队折回来了。不晓得“圣火联盟”用什么技术忽悠这帮大兵的,差点个跃迁将他们带进黑洞。当他们死里逃生再跃迁回来的时候,“圣火联盟”已经没了踪影。眼看功勋的徽章就要落在别人手里,他们怎么甘心?折回来活捉珊莎·史密斯那叛徒,才是升官发财之王道。云歌跑路已经跑得很辛苦了,个不留神,头顶上就围过来二三十架机甲,全是跃迁隧道里跳出来的。围成圈的导弹直往下怼。指挥舰即将升空的跳跃动作,硬生生被逼成了自由落体。机甲底座位置,“嗙”的声闷响,燃料箱差点被闷火逼爆。云歌赶紧熄火,靠惯性“下落”,这才没连人带机甲炸成废铁。它屁股后头还追着队机甲,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开,躲开飞驰而来的导弹,开放护盾逆行插队,遇上躲不开的机甲全都硬撞上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